金刚上师林钰堂瑜伽士开示录

 

法身无相


弟子药恩来电邮提问:

问:尊贵的上师,〈大悲心要〉在与人接触的时候好修,遇到嫉恨、辱骂、诬陷、指责等提示自己容忍,但是独处的时候,没有人在,或者深入简出的人,该怎么修呢?

答:心中还是会有种种回忆升起,就利用往事修开怀。

问:另外,观空时,舍对立分别,现一体本净。您翻译为Renouncing antagonistic discriminations,国内将antagonistic译作对抗的,敌对的;discriminations译为种族和道德上的歧视,不是二元对立的分别。是国内的很多词语教导不对吗?感觉我们学到的很多可能都是国外词最一般的用法,随口问问。

答:通用的译词并不等于原字只能如此了解。当然我也可译为dualistic distinctions.

问:经典上说「法身无相」,《金刚经》也说「离相」,为什么我们观空的时候总是强调天蓝色光明,不是应该也离开蓝色光明的相吗?

答:好问题。「法身无相」是说没有固定不变的可以捉摸的性质,但不是说没有任何相,事实上是不断有种种相在迁变中。「离相」是说不要被任何相所缠缚,也不是说什么相都没有。观天蓝色光明藉以将原先对感官的内容的记认放开,而光明是无从把捉的,所以也不易升起执着。没有执着光明,就是离光明相。

 

二○二一年九月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