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上師林鈺堂瑜伽士開示錄

了悟与去执


弟子药恩来电邮提问:

背景:
尊贵的上师,直到前几天我熟读《金刚经》,我才真正和彻底地理解上师的〈大圆融心旨〉。 几年前您曾说我理解了〈大圆融心旨〉,用词是"fully comprehend",但是这次完全不一样,比如:

一、上师的很多作品多次提到需要「无念」,「无念」才会体会到什么、等等,让弟子下意识觉得念头是不对的。 直到我近来读《金刚经》的「不住色生心,不住声香味触法生心」才明白:「心中的念头没有错,即色声香味触法中的『法』没有错,错在执着自心的念头并随它攀缘。『无念』只是修途的一个境界。」 随即弟子回看上师的〈大圆融心旨〉,才明白「色声香味触法本自圆融,任一法皆因执成障,离执即归圆融」,这与《金刚经》的教示如出一辙。
二、弟子曾迷惑「任诸法自起自逝」中的「自」,以为是「自己生起自己消逝」的意思;现在才明白,这裡的「自」是「自然」的意思。
三、越放下执着,就越能契入无限圆融。当我们进入无限圆融的整体时,回过头来发现,原来我们当初的执着也都是虚妄的。

上师在文中用了四个「法」;色声香味触法本自圆融、纯淨、无限。任一法皆因执成障,离执即归圆融。任诸法自起自逝,即诸法不流(整体无来去)之流(境遇有迁异)自然契入无限圆融。由圆融整体自然生起纯淨念行,消融幻现之诸执,回归整体圆融。仅第一个「法」是指内心的情绪和思想,剩下的「法」都是指所有有相、无相的事物。

弟子因为阅读了太多的密续、经典和仪轨,A师傅说A好,B师傅说B好,莫衷一是,而且因为各师傅修持有差别,在解答问题时也不一样。于是弟子就想找到一个核心的、了义的要诀,做为根本修行指导,彻底奉行。现在上师这篇作品就给了我最重要的启示,但是因为写得太好了,以至于弟子产生了文字执着:这么好的文章,为什么上师不在文字上再完善一下呢?若上师不在〈大圆融心旨之说明〉中阐释前后「法」的含义不同,大家一看,会搞混淆。

这种执着就像苦寻多年的宝物,等我找到它的时候,发现它总有点小问题,内心很纠结。

请示:
尊贵的上师,这份执着我知道不对;我该怎么消除它呢?
上师会觉得,这种执着不是很小吗;何必在意?其实这份执着背后也蕴藏着我想结束多年闻思囿于文字探讨,而于实修「浅尝辄止」的痛苦。还请上师告诉我,该怎么消除这种文字执着?一旦我放下这份文字纠结的执着,我就会把〈大圆融心旨〉牢记于心,奉行一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份执着,就唠叨这么多吧;希望上师能耐心指导一下,谢谢!

愿上师永远健康、永无疾病、永远住世、永不涅槃、弘扬佛法渡众生!

答:

你的了悟很好,所以我将提问及回答都供众参考。
你了悟的过程,显示了传授及领教中的根本难处,就是各人对文句的解会不同,因此会有许多误差。但是,经过不断的思索及请教,是有可能通达的。而最后的彻底了解,是在察觉自己在见解上的执着之后,才能得到的。

已经开悟者的言行及举止都是从彻底无执中发出的,对于尚存种种见解及习性之执着的有情来说,是免不了误会的。只有心地无限者,才能领会开悟的行为。

〈心经〉为了提要,只用简约的文字;不能了解的人,需要从通达者的开示或诸家的注解裡领教;同样的,〈大圆融心旨〉是提要,所以简约,而〈大圆融心旨之说明〉便提供了说明,来帮助大家了解其中的深义。

对文字及思考的执着习性,一般只能藉由修持佛号或佛咒来渐渐摆脱。若是能捨的根器,只要想到:生死关头,思索何用?便可立即断绝。一生是要老是「瞻前顾后」来过,还是随缘行止,只在各人自择。

 

二○二○年四月十三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