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上师林钰堂瑜伽士开示录

去执无执

 

弟子药恩来电邮提问:

问:我在修习整体超越时,虽然内心没有起念追究,但偶尔发生一会儿注意力在体会色的化上,等下听到声音又去注意声音的变化;即心有注意点,而且还不断地转换着注意点。这时我该怎么做?

答:不用做什么;都随它去。
你的问题在于,老是要用心——法界何曾有心?

问:那我在修的时候,虽不起念追究,但因暂时无法做到完全不动心,注意点会偶尔转换——此时在「色」,彼时在「声」,是否符合上师「放下执着,转而开阔注意力到直接经验中自然现前的点滴滴,就能让波涛回归无限的大海,而恢复平宁。」的教示呢?

答:是的。

问: 上师在〈海与波浪〉中提到:「放下执着,转而开阔注意力到直接经验中自然现前的点滴滴,就能让波涛回归无限的大海,而恢复平宁。」又在最近的开示中提到整体超越是:「不注意任何一点,不联想任何问题。」此两者开示的差别在哪里呢?

答:前者是「去执」;后者是「无执」。

问:「不注意任何一点」是不是″Pay no attention to any one point of the Dharmadhatu″?也就是《金刚经》中说的″mind abides nowhere″?

答:「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儿说的「生其心」并非要起心动念,而是本觉自然灵明的意思。

问:学生知道「生其心」是指虽无执,但非无记与昏沉的意思;无执时,本来清明。问这个问题是想确认您开示「不注意任何一点」是指注意法界的任何一点都不对,是吗?不管外在世界的还是内在心理的,也就是心不住在任何地方的意思,对吗?

答:注意只是觉察;住则执矣!

问: 不注意任何一点,是不注意法界中的任何一点,对吗?

答:难道还有法界外的一点吗?

问:最后一个小问题;您说直接经验中,色声香味触法是圆融无限的整体。请问上师,这里的「法」和「念头」是什么关系呢?我们平常说「自然无念」,「法」对应着「意念」,那意念停息,是这个「法」停息了吗?

答:是。但是,进入一体圆融后,有念也是无念,因为念念随起随灭。

 

二○一九年十二月十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