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  通透 

 

 

自小体质就差,肠胃不是很好,身体总是瘦瘦的。身体本来就差了,大学时,体育课因同学及自己的疏忽,被同学以头部朝地──「倒栽葱」的方式伤到胸部的脊椎,身体是「雪上加霜」差到不行,人生充满了黑暗,天气只要有变化,脊椎的疼痛简直是要人命,严重时好像有人拿刀割你的肉,慢慢割,生活品质非常差。

约三十三岁,因种种的压力,肠胃及脊椎问题轮流作怪,终于身体承受不住,胃及十二指肠出血,最后吐了一大碗的血;后来住院治疗,把胃病暂时止住,但身体还是越来越糟。约三十四岁时,有段时间严重到东西没办法吃,药也没办法吃,吃下去就吐出来,要不然就是不消化,在胃里面折腾很长的一段时间再吐了出来——有时中午吃下去的东西,到半夜十二点再吐出来;这中间的过程,痛苦那是不知如何说起,最后对医药都没信心了。最严重时连自己最爱的小孩都不会想见,只想好好休息(我那时候自己一个人住——身体如果较好时,假日会迫不及待去看小孩,那时候小孩是最可爱的时候);当时就有一个体悟:平常我们心理习惯的认知和想法,在极端压迫状况下是会改变的。

后来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因之前曾参加过林上师在台南主持的放生,心里想说要不然试一下放生——死马当活马医,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信心,不是很相信这种事啦!而且对放生这种事,骨子里觉得不是很有水准,而且还有很多想法——环保的问题、社会的观感、把钱丢到水里真是呆子、倒不如拿去做其他的好事会更有意义等……。总之对于放生,心里是抗拒及瞧不起的,但说真的,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试试看。假日的时候,我就回竹山老家放生,放完生后拍照寄给林上师,祈请上师加持(那时还没皈依林上师)。就这样没多久的时间,身体居然慢慢好起来,也没有服药看医生,这时候才真正相信放生的力量。

这时人生又充满希望,身体好了之后,觉得人生还是美好的,也有体力做一些法务,就和我太太达实假日时跑坟场、放生、忙法务,忙得不亦乐乎。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四年前(2017)开始懈怠,对法务及修行不是那么认真,达实就提醒我,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还是要好好修行做法务;但我没听她的,依然故我。2017年底上师回台湾前,我就突然胃不舒服,没办法吃东西,约一星期没办法吃东西。但见到上师后和上师在一起,就又可以正常吃东西。

上师回美国后,我还是没有警觉——能够正常吃东西是上师加持,自己也要努力修行,消业培福;但自己还是那么地懒散。终于过没多久,身体状况如雪崩式的方式往下掉(请看以下照片就可以知道状况多严重);体重最轻的时候是43公斤,我171公分的身高。就这样痛苦了快一年。2018底上师要回国前,状况也是颇严重,也是病到没办法吃东西,要不然吃下去之后,在胃折腾一段时间再吐出来,虚弱到不知怎么说。当年在台北,上师有装龙王宝瓶的活动,照理说我应该几天前到台北准备一些事,但实在是病到无法北上,躺在台中的家,拖到装宝瓶的那一天才北上。那天装完宝瓶后,半夜居然会肚子饿——我已经有很久很久时间没这种感觉了。参加完龙王宝瓶献瓶后,身体就慢慢地有起色,但自己还是没有很警觉——要好好地修行,还是懒散。而且还「变本加厉」地忙世间事,真是不要命,真是学不乖(以下照片会附说明)。

2019/6/23起,老毛病又开始了,背痛,东西吃不下,有时吃了就吐(诡异的是:同样的东西,有时吃了会吐,有时吃了不会吐,到后来吃东西都会怕,因为这就像赌博一样);这时候我是惭愧,没脸祈求上师加持(但心里还是相信上师、佛、菩萨会加持)。也硬着头皮继续放生、做法务,那是拖着老命做的。这时大家可能会问,有没有到医院检查,病得这么严重?当然有,家人很担心,曾带我到台中大里仁爱医院检查、透过关系到台中荣总医院做很多检查,但就是查不出甚么大毛病,只是有胃溃疡的毛病,不是非常严重的那类型,通常服用制酸剂等药物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我也服用了这些药物,有抑制胃酸过度分泌的效果,但不是都是有效的,有时胃酸会突然不受控制而大爆发。

2019年底上师回台湾,我身体仍然虚弱,吃不太下东西。我记得在竹北参加完火供后,没办法开车回台中,是父母帮忙开车回到台中。回台中后当天晚上,上师在台中装龙王宝瓶。我晚餐不但没吃,还一直冒胃酸,记得是到半夜才全吐出来。隔天到台中港放生及献瓶,一整天没办法吃东西,身体很弱。再隔天到沙鹿坟场,上师修「颇瓦」法超渡众生,我们随侍在旁;上师修气功——「唏」、「呸」时,我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地方有股气往上跑。从那次之后,就又可以开始正常吃东西了。

写这篇短文主要是感谢上师、佛、菩萨、家人、同门佛友、朋友及同事的恩情——无以回报,只能更加努力修行报答。另外想告诉大家,要对上师、佛、菩萨有信心;其实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是有「没信心」的时候,痛苦到很想自杀,真的很想死。但想到如果连信心都没了,那就真的没希望了——无论如何,要有信心!有时候很痛苦,没办法念佛,那就用看佛像的方式,或者心里忆念,总之要有信心。另外有一点提醒,生病当然也要看医生,不能偏废。

 

 

吉祥如意!

 

二○二○年十二月十五日
通乐居     于台中


 

 

照片


2017/8/13拍摄,还没生病前,不知大难要临头。



2018/3/15拍摄

 

 

 

2018/5/27拍摄

 

 

2018/5/27拍摄

 


2018/7/15拍摄

 

2018/7/26拍摄。夏天,大白天天气很热,但身体居然冷得发抖,需要泡摄氏40度的热水。有时虚弱到对现实世间,觉得不是那么真实,有点陌生及距离。


2018/8/16拍摄

 


2018/8/22拍摄,当日恭迎上师回台湾。

 

      

2018/9/14拍摄


2018/10/3拍摄

2018年底,经上师加持,自己的身体有改善,但却不知道要好好修行。还变本加厉,于2018年12月起,利用下班时间读书,准备考试。心想说现在的医生有够没用,看不好自己的病,只好自己来,决定考学士后中医,研究中医,把自己弄好。


 

2019/3/29拍摄

 

2019/6/23拍摄。于台湾高雄考试(2018/12/1~2019/6/23的这段时间胃都没事,所以可以唸书),这是第三间学校,最后一间的考试,考到下午第一节时,悲剧来了,胃酸又冒了出来,最后是吐着回台中。从这天起,悲惨的人生又继续了,真是不要命了。

 


(成绩单,证明真的有去考试)



2019/7/8拍摄。吐完后的自拍,每次都要吐这么多,一定要吐到这样的量;这两年不知吐了多少遍。

 


2019/8/26拍摄,恭迎上师回台湾。



2019/10/2拍摄

 


2020/3/13拍摄

2020农曆新年时胃又不行了,又开始狂吐。后来想想,这一定要亲近上师,求上师加持;计画2020年4月去美国亲近上师,要不然会没命无奈新冠肺炎的关系,取消了行程。后来痛定思痛,还是要好好做功课——学佛二十多年,都没认真,只是在玩,不当一回事。《地藏经》说到:南阎浮提众生,其性刚强,难调难伏——那就是在说我。更可笑的是——网路帮忙回答佛友提问问题时,大部分是劝人要唸佛及拜佛,但自己根本都没做到,觉得很惭愧,无地自容。下定决心拜佛忏悔(这时达实也带我去看医生服药,我也开始慢慢拜佛,这时服药效果就好很多,没有胃酸突然大爆发的问题);刚开始很痛苦,因为没体力,身体又虚弱,简直是要人命。先做小礼拜,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做大礼拜。以下照片可以证明真的有在拜佛,虽然每天拜佛的时间不长,约三十分钟,但坚持每天拜,对身体很有帮助。

 

2020/12/13拍摄,额头因拜佛关系,颜色不一样。

 

2020/12/14拍摄

 

 

 

阅后感言

弟子通透亲身经历,了解到世间无解的问题,经由实修佛法可以转变改善。他能摸索到此理,并且还有时间及力量可以忏悔补过是有福之人。找不到正路,后悔莫及的,太多了。

我不对弟子讲求戒律,也不督导佛课;有时会让人以为是不尽责。其实,这是因为我深知学佛修行是要靠当人自动自发,才有效的。外在的应对,无以深入,无从长久。真正要开悟,需要自愿投入修行及自决彻底放下一切执着;别人又有什么办法「越俎代庖」呢?

 

二○二○年十二月十五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 work:藉病进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