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经验谈


MP3


开示及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九年九月四日 讲于马六甲

 

我第一次来马六甲是那个空慧请的呵,是一九九三年啰;所以,现在已经——这一次的话,是二十六年,是第十次来那个马六甲。所以,大概是因为当年来的时候,每次他们都叫我喝那个「三宝井」的水,呵呵呵,所以就一直回来,呵。那,在那个二十年那一次来的时候啊,就二○一三吧,就纪念说二十年,所以,平常放生是一卡车,那一次放了两卡车;空慧发心说,三十年来的时候,放三卡车,呵呵呵。

那,每次我出来呵,我想说,啊,很难得有机会跟大家讲佛法,呵,又是从美国来到亚洲嘛,所以,我以前都是说,你们有什么问题,来问;所以,演讲题目呢,就是说当地的弟子们你们建议,然后我才跟你说讲哪一个啊,什么;这样子。那,但是这一回呢,同样的心说,啊,很难得呢,可是,我这回就不是要你们给题目,而是我自己这回在这里、在北京、在台湾,都是要讲这个题目;为什么?我就想说,我这一辈子——我已经七十三岁了,我这个修行的经验呵,我觉得要修行佛法,重要的是什么,我要讲给你们听;这样子。

那,这个题目呢,你要注意了,不是说「谈修行经验」;谈修行经验的话,是什么?是说,哦,我要告诉你我有什么修行经验。那一些呢,也是会有一些好处啦;什么样的好处?就是说,喔,你参考嘛,参考说人家修行,结果有什么,这样知道一点说修行里面会有一些真正的什么东西呀,什么。那么,另外一点有好处,是为什么?因为大家呵,真正的修行经验,当然是不可能都一样的,因为每个人——呃,程度不一样啊、资质不一样啊、那个人生经验不一样啊,什么、什么;种种不一样。在那样的情况下呢,是不可能说修行的话,你一定是经验到这样、这样;是不可能的啦。但是呢,大致上它是一个解脱的路呢,会有说,喔,心里怎么样慢慢松啰,身体慢慢尝到那个解脱——松的那个经验;这些大致上是会、会一样的啦,呵。

但是呢,那样子讲来讲去呢,因为大家基本上不一定完全一样,所以,参考、参考而已,对你不一定是真那么大的帮助;而且,我这一辈子随时修行的那个经验呐、感受哇、对法的瞭解啊,什么,都已经有那么多作品了,在我们的网页上都有公布呵;网址——有好几个网站,我就列一个就可以,因为内容都一样的,呵;就你们可以慢慢去看那一些啰。如果是开始学佛的人呢,我是建议说可以先从我的那一些演讲——我们有分类嘛;演讲类里面的,你去看一看,可能就有一个——因为我的演讲不会说只偏重理论,或什么,总是讲的说到场的人真的有点收获,这样子。所以,从那一些去——可能比较容易开始有些瞭解;这样子。

那,这一回要讲的呢,是说,根据我的修行经验,我来谈说修行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头一点我想要跟你讲的是什么?就是说,佛法你到底是要讲什么东西;因为佛法的理论可以觉得很复——有的是很复杂,有的很玄呐,抓不到要点啊。讲「空性」,你看、你看,很、很不知道在讲什么——理论,呃,又是古文啊,什么、什么;然后,有的人讲了,你觉得讲来讲去,就是文字里面绕来绕去,你还不是——还是抓不到,到底什么是在讲「空性」。我是有用比较浅白方式解释了,可是,讲来讲去呢,是理论嘛,就是话而已;所以,需要讲清楚说,到底是讲什么。我跟你讲,讲来讲去,是讲什么?就是说,我们做为有情,当然,我们是人,主要是讲人啰;做为人呢,你经验——你所有的经验,这个它基本上是一个怎么样的性质?就是说,在讲的,只是我们、我们这一生,因为我们这一生,逃不开就是我们一生的经验嘛;对不对?你的一生是什么?就是所有的经验嘛;就是这一些经验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它是在讲这一个。

那么,它是怎么样讲?它——你说,它当然讲说,喔,人生无常,人生有苦啰;这个大家只要活久一点,谁不知道咧?可是,问题说,你怎么样从这里面出来?啊,为什么要讲一个不是一般世间法的?世间都是说,喔,经济,经济问题啊,怎么样解决;政治问题呀,要怎么样解决;什么现在环境污染,要怎么样解决;什么地球暖化,要怎么样解决。搞来搞去,「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不一定能够大家一致;而且,就算你都能够一致想,你也没办法强迫嘛——每个人不一样。你现在说,喔,我们地球暖化,多危险了;你有办法叫全世界的人都、都怎么样子生活吗?没有嘛。每个人还是照他原来去生活。所以,就是说,实际上讲,就是无解啦;就我们看得到的解决方法,都是每个人在一个小范围努力、努力、努力,可是,没有人有办法让所有的都一致做什么;你、你怎么解这个问题嘛。有的就是不理你,你有什么办法;对不对?有的还是赚钱第一呀,你要怎么办咧?有的是只要我好,就好,你怎么办咧?所以,但是呢,佛、菩萨——我们为什么会来选择追、追寻佛法?是因为祂去找到说真正的解决。那一边,你看,那样子讲,你就知道说,再怎么搞,解决不了嘛,呵。

可是,佛、菩萨是说,我们人一切,逃不开就是你一生的所有经验的总合嘛。那么,这个经验到底是怎么样子的?如果知道祂只是在讲你这个经验的话,祂是讲说,哦,我们这个经验呢,虽然随时你都只在这个经验里,可是呢,你已经习惯于不是真的在这个经验里;为什么?每个人从小到大,有习性、有见解、有文化的背景,什么,你总是随时这个经验里面,加上了你滤——过滤的,你抓到的是这一套;每个人不一样嘛,每个人抓不一样的一套。喔,所以,斗来斗去,所以也都是斗这一套嘛——我这一套才对、你那一套才对;有没有?有的还要强迫别人,要用武力,甚至不惜杀了你,呵;对不对?那,其实真正的问题根源是在什么?就是说,每一个都是被束缚的、有限的,然后,就活在这里面,而离开了真正的经验本身。真正的经验本身呢,是没有这一些东西;可是,我们已经是习惯于一个人的想法、做法的,你怎么样能够从这里面逃出来,呵。如果你有办法从这里面逃出来,随时都只是在整个经验里面的时候,那你想说,那不是没有用吗?我、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不是有见解、什么的话,那我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吗?诶,可是不是不一样;因为我们看到说,释迦牟尼佛是找到方法说,使得自己后天的这一些都能够没有掉,完全进入只是直接的经验以后呢,可是,祂还是可以出来说,教你一些佛法,帮助更多的人经过修习于佛法呢,可以也都回到原来的只是直接经验的这里面去,呵。

那么,它那个道理是什么?佛法讲的方法,就是让你一方面就是减少你再去重复你原来的那一些执着,另一方面就是使得你呢,都做一些单纯的事情呢,就松开了啦;执着慢慢不去、不去坚持的话,松、松、松、松、松,你才能回到本来是什么样子,喔。那,这样的时候呢,你瞭解是这一件事的时候,你可以瞭解说,为什么佛法有的说什么——都是不容易瞭解的话——有的说「本来面目」;有没有?「本来面目」——「本来面目」是什么?可是,你瞭解的话,它只是讲说回到实际上你一切经验是怎么样而已——随时你在的那个经验;而这一点有什么了不起?因为你现在是一个人,你以为说,哦,都、都是我有限的经验;不是这样的。你如果能够从这个人的观念完全松开,身体也完全松了以后的时候,其实这个、这个直接的经验是无限的,随时是一切在一起的。比方说,你现在你听到我的声音,可是,其实你听到的声音里面,不只是我的声音呃,还有风扇的声音;还有,你如果仔细听,外面车声也有,就很多东西呀;只是我们习惯就是,喔,来听演讲,你就只注意演讲的声音,其他你就——有没有?其实,你真正看,你的经验里从来离不开这一些。而且,所谓「声音」和「看到的」,我们就分得很清楚嘛,呵,声是声,看到的是看到的,其实它是同时在的。你也没办法说,喔,我只要声音,或者我只要那个,它直接的经验是一切溷在一起的,包括你现在身体上的感觉;有没有?它是一个整个一体的东西,呵。如果你能够老是在这里面,没有后天的想法的拘束的时候,你看我们修行久的,为什么可以给不管多远的人祈祷都可以,因为它其实——你不抓眼前这个,因为你抓什么——你看,我这样子看,我如果抓眼前这个,那,为什么我可以这样一转头,马上眼前这个又不一样?有没有?因为那个东西看起来很实在,其实它是——你真正的那个经验的本质呢,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它不会说被这个东西绑住呃,只有你心里去抓它而已呀。你实际上的经验的话,它是随时都不一样,对不对?随时不一样;你等一下出去以后,又、又不一样啰。所以,如果这一些是实在,那、那,你绕那边的时候,为什么都不见了?祂讲的「空性」是这个意思呀;就是说,你要体会,真正你可以感觉的这个东西,其实它是什么都没有;所有你能感觉的呢,其实就抓不到。你说我抓它,那,我去到那里,已经没有了,我怎么抓?呵。所以,你知道的话,所谓「本来面目」,好像很、很重要、很莫名其妙,哦,其实,就是讲这个,呵。

所以说什么——啊——「不行而到」。喔,修行说,喔,三大阿僧祗劫啊,要经过多少阶段呐,什么,多辛苦啊;啊——佛的国土——净土是在十万亿佛土,每一佛土多到——好像「遥不可及」,时间上又是多久、多久。诶,可是禅宗又说,喔,「不行而到」;为什么「不行而到」?只是回到本来的这个直接经验里嘛,只是把心里的这一些束缚哇,生理的束缚,都没有掉而已呀;所以,所以可以说「不行而到」。你根本不用走哇,你走到哪里去?不管你到哪里,只是你原来的那个经验而已呀,都只是你的直接经验而已,呵。所以就是说,很难懂的,就变成根本废话。所以,你要知道真正是在讲什么,你才有办法瞭解所有佛法这些东西;而且,你才不会被那些理论把你绑住呃。不然的话,你听,会很痛苦嘛;一边说不行而到,一边说什么多远、多远啊,什么多久才会到;有没有?就是——然后,什么「空性」说什么——喔,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因为你所有的这一些生灭、垢净,分别呀,都是心理作用的。可是,你真正都只是回到现在的这个直接经验里面的话,它本来就是随时一直不一样,可是呢,也没有事啊;有没有?是生灭、什么,都是心里记住了一个以后,才变成说有生啊、有灭啊,什么。他、他不这样抓一点一滴的人的话,他什么都不抓,随时都只是一个整个经验整体,这个经验整体是包含一切,也没有分别我跟你怎么样,什么、什么,根本不会有什么斗争、有坏事,什么都不会有的,哎;而且,你本人可以很轻松的。你、你为什么会紧张?你有顾虑嘛——我要保存,我、我要什么、我要什么……,那、那你当然会紧。你真正能松的话,回到它本来清净,没有问题的。

而且你要看呐,你要想想,我们说,喔,我要学释迦牟尼佛,我要成佛;你真正去想,祂所谓「成佛」的时候,是怎么样?是一个人在森林里面六年,都差不多要饿死了;祂成佛那一刻,也只是坐在一棵树下。哦,所以从世间来看,就是「一无所有」的人,什么都没有的。所以,你在那里学佛,你说,喔,我要什么、我要什么;你搞错了,告诉你。真正人家成佛的时候,完全跟这一些没有关係呀;这个不妨碍祂后来有徒弟呀、有什么、什么。可是,真正「成佛」这件事,你要知道是「一无所有」啊,只是你本来嘛,只是你本来什么都不执着的那个纯真的那个;而且,你不用费力的,这是所有有情同样的,你的基本直接经验而已,呵。所以,你要搞清楚这样的话,真正懂这个的话,你说学佛会不会有什么——什么说怎么样要、要跟人怎么样比;都没有嘛,就只是回到你自己、自己而已呃。你真懂这个的话,你书也可以不要、师父也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不要;因为只要你净化你自己,你能够随时都只是在直接经验里,那、那你就是接近祂了。但是,为什么我们要靠佛法?因为,说是容易呀,这个人这个习性、这个程度,有那么容易改?当然不可能嘛;很难、很难的。那,佛法,它是已经经历到怎么样从后天的这个束缚里面完全身心都解脱,回到一直只在本来经验里面;然后,它教你说,你要这样想、你要注意什么、你要做什么;你都照它的去的话,那么,慢慢、慢慢,你尝到那个好处。但是,你要了解,跟世间的是无关的;不要有世间心呐,呵,学佛才真正的是纯粹的,可以有希望达到最后那个只是回到本来而已。这、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不然的话,一般常常搞了半天,不是留在理论里面,就是在争那一些理论,呃,其实都是忘、忘了说,到底你这个理论是在讲什么;是要——讲的不是什么东西,没有东西可以抓的。但是呢,你根本不用去费力,就讲你的直接经验而已,你能不能回到直接经验,这样而已呀,哎。那,这个是最、最根本的,因为一般就是不瞭解这一点,都是变成在斗、斗语言文字啊;或者说,哦,要怎么样修才好啊,什么是——就是错了啦,就是搞错了。

那么,另外要讲的就是说,正是因为是这样,回到——只是自己回到——都没有——我们要真正早点能够成就的话,能够回到本来喔,为什么注重说早点自己回到本来?你自己都搞不来,你、你去帮谁呀?有没有?你跟人家都总是在对立呀、在计较啊、在什么,那样的人怎么去帮别人也回到这个?要到你自己真的是没有什么执着了,真的是很自然的就是这一切是你的一体,那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帮到别人的,呵。所以,你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就变成什么?修行上呵,我、我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在提出来说,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什么?不要去管人家。所谓「不要去管人家」,不是说,喔,我们自私自利就好;不是这个意思啦。就是说,你的精力应该花在专心纯粹修行上,不要再去惹别的;你、你管的,也没有人要听啦,就是你自己浪费了精力而已;有没有?或者跟人家争而已呀。真正重点只是自己修,修到自己很纯粹;自己慢慢尝到说,心里的执着松了,随之呢,身体也尝到所有一层、一层的那个松和解脱的那个过程,喔,那么,才是真正在佛法上进步了。你去想说谁怎么样、怎么样,都错了啦,都浪费精力了。你等到你成佛了,你看释迦牟尼佛,千秋万载继续帮人嘛;对不对?那是彻底真正帮到了。你现在在那里跟他争这个这一点、这一滴;这一点、这一滴,结果两个人就留在轮迴里面而已呀,也没有帮到别人,也把自己害住了,呵。这个我觉得在修行上呵,很重要是这一点;看清了,少花时间在——其他的都世间法,即使是在讲佛法,也是世间法。你能不能回到纯粹,呵,能不能超越这个想法的束缚啊,能放得掉啊,哦,那么,接近了,呵。

然后,我不久前写一篇——我那时候是说,孔子说∶「少之时,血气——喔——怎么样……,然后,要『戒之在色』啊;后来,就要『戒之在斗』啊;然后,老的时候,『戒之在得』啊。」然后,我想说,那我们修行人的话,怎么样?修行的话,也不分你年纪怎么样了,喔。我发现说,修行就是「戒之在积」呀;就是积聚——心里面不要积事情,不要积想法。身上的——世间的东西要放得开啊,不然就——光这一些就把你绑死了;有没有?修行上不可能回到说它本来是什么都抓不到的。真正的经验本身里面,你能抓到什么?什么都没有啊,都是撇、撇、撇、撇、撇,一直过、一直过而已。就是说,明明是这个——你的经验是像一个大河,那里面的水一直不断在流、不断在流,你去抓哪一段?你、你这里抓一点,那里抓一点,人家真正的河是一直在流的,你在抓什么?然后,有几个瓶子的水说,喔,这是我的积水,这是什么……,呵,你忽略了实际是什么,实际是一个没有边的河一直在往前跑,根本没有、没有地方可以抓的,都已经过去了,呵。

所以,以前说修行,陈祖师说,人家说修行的人要什么……呃,心中的事情要少——不要、也是不要积嘛;口中的话要少哇,啊手中钱要少;就是说不要、不要在那里营谋啊,呵。你、你真正要修行的人,你都知道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可以让你抓到的啦,啊,一切都随、随缘去,就是了,嗯,喔。

然后呢,这样讲了以后呢,回过头来就是说,讲起来是这一些,可是,对一般的生活来讲,就是还是抓不到;对不对?你讲了一些我不知道要怎么办。那么,真正的生活里,我们现在的人又生活都是这么忙碌哇,时间、精力太有限,什么、什么,真正讲呢,就是你做一个佛课呢,简单的就好;念佛号啊,或者持一个咒啊,不要搞多,专心一直做;然后,每天呢,不断地做。然后呢,喔,我通常是建议说,念佛——那是——不是说只有念佛号啦,你观音也好、地藏也好,你念咒也好,就一个呵,专、专门做一个,念佛、拜佛啦;拜佛因为——身体嘛,身体有运动啊,呵。然后呢,我的经验是说,我到七十几岁,我又是已经投入佛法,从自己开始看佛书四十三年了,我们——那个空慧刚刚算——我、我这样子完全投入的人,我都还有在体会到说,诶,又有更、更解脱的。所以,我只能劝你说,你这一生你就是不要想说,哦,已经够了,你就是要不断地佛法的功课一直天天就好好做;就是说,是个无限的啦;你不要以为说,我这样够了。只要努力——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个嘛。你只能说,哦,给它一个好环境;就是说,你不要去害自己了;你不要又去世间心、世间什么,你让它每天一个佛课,喔,使得它能够有机会——这个潜能啊,能够出、发挥出来,喔,你就照顾它就是了。但是,它的成长需要时间呐,跟任何养植物、什么的,养动物都一样嘛,你得等它嘛,呃你就好好照顾它;这个是实在的话了。就是说,回到我们现实生活里,就是你要有那个简单的佛课,然后,不断地做。然后,你、你越能够——你能够二十四小时都做,那是最好啰;就是这样子,哎。

这是从讲那么多里面呵,最后回来还是只是劝你说,不断、不断佛课啦,没有别的办法。啊,还有一点呐,只有你自己能帮你自己;为什么?执着是你的嘛,谁知道你的执着在哪里?啊,你不肯放,谁有办法?释迦牟尼佛,为什么还是轮迴照旧?呃,已经有佛都轮迴照旧;因为每一个众生都不放念,佛也没办法;有没有?所以,就是你要瞭解说,你自己是你的唯一的救星啊;你不修,谁有你办法?你不放,谁有你办法?哪一个神仙、哪一个菩萨都没有办法帮你的,最多只能跟你讲清说,诶,老兄啊,是你害你自己啊,你要救,也是只有你能救你自己啊,佛、菩萨只是只能跟你讲路啊,跟你讲道理啊——喔,你搞错啰,你自己看是不是应该这样子改?喔,你改不改,祂也没办法,呵。所以,我们懂了呵,当然我们希望帮每个人,可是,你要知道说,他各有各的执着,你不可能勉强任何一个,你只能对一般的、公平的,每一个你肯听,我跟你讲道理是这样子。呃,听进去了,做不做,我也不可能叫你天天要去做功课啊;你自己不做,我有什么办法?我才不管你呃,我还有我自己的功课啊;对不对?这都是——所以,搞清楚了,要救自己,就是靠你自己了,真的,呵。啊,别人能帮你的,就是说,一生修行经验就是跟你讲这一些,都是非常重要啦;你记住这一些,你真的就有希望进步了,你不浪费时间再去管别人啰;有没有?不是你不关心他啊,而是说,我们知道他时候不到,我也没办法。啊,我们也设法说,参加法务活动啊、弘法,什么;为什么?我们当然希望他得好处,可是,他有他的时间呐;他什么时候真的肯看,什么时候看了,真的进去;进去以后,还肯改,那个也要、也要有那个力量、那个决心呐,那、那、那,只好、只好随各人的缘啰,哎。

好,就是跟你们讲这个啰,我觉得这个就是说,因为体会说见面不容易呀,人生无常啊,所以就是说,等于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我、我要讲出来,呵。所以,你今天能听到,而且这一次是第一次讲这个——我这一次出来,又会讲三次啊,应该都是同样这一些话而已呀;可是,你们、你们最有福气的,你们是第一批听到的。好,我的话不会多的啦,因为只是真话讲完,就没有了,哎。然后,你们就是要注意自己的功课,就是了,嗯。

 

吉祥圆满

 

 

二○一九年十月廿一日
佛安居    于古晋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