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本尊观」的关键


MP3


开示及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讲于美国加州

 

现在要讲的是什么?就是说我在四月的时候,写了一篇叫做——啊——〈本尊观的真髓〉,呵,那个档案号码是F2270啦,呵。那,那一个呢,我刚刚又看一次,因为我有想再讲这个题目,我就去看我是不是已经讲过。结果我看了,我就知道说,我那时候讲的是比较理论性的;就一般而言,「本尊观」它的一些意义呀;这样子。

那么,我现在要讲这个呢,所以我题目就要讲的是〈修「本尊观」的关键〉。就是说,这一个事情,修这个法呵,真正是在做什么;这样子,呵。那,这个要怎么样讲起?就是说,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呵,都有一个——没办法说很明确,可是,有一个「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形象」的观念在。当然,你从小到大,形象一直在变嘛,就是身材呀、身体是怎么样,可是,因为你每天总要照镜子、洗脸啊,什么啊;然后,照相啊、看啊,什么;所以,都有个这一个。然后,这一个呢——而且,这一个为什么说是说不清楚?因为是潜意识里面抓了一个说,我是这样一个样子嘛。啊,其实这个也是一直在变啊——我们人有时候胖一点、瘦一点,什么;喔,然后,年纪当然越来越老,又不一样囉,头髮白了,什么;种种问题呀。可是呢,基本上有抓住一个说,我是一个怎么样,特别是我们身体有感觉嘛——喔,这是我身体的范围呀、这是我的手、这是我的脚;有、有这些观念在。

那么,但是呢,你要严格地去讲,就是说,你这个潜意识里存在的一个说,「我的形体」的这个观念呢,其实是东一点、西一点的经验凑在一起的,一个抽——还是一个抽象的,一团呐;所以,其实不是一个很明确的。当然囉,你现在来跟我量吧,喔,现在多少高、多少重,什么;喔,身围多少,什么;这一些当然是可以、可以定啊,可是,也只是眼前嘛;但是,我们不在那里——不可能一直在量嘛。你平常的呢,就是说你身体有个大概的——至少是你感觉到这个说,「我的形体」的这个观念在。但是,这个观念呢,其实是一个抽象观念;可是,这个抽象观念控制着你嘛;对不对?你一想到你的形体,你很多关、关心的问题都出来了嘛,呵。所以,这里面呢,妈几脑准祖师啊,她的做法就是说,喔,我们修「施身法」,呵呵,其实那个也不是真的在切这个身体嘛;她在做的就是要根本上把你这个原来的这个,看能不能——呵呵,这个控制你的,可是,其实是一个模糊的观念的,看能不能清掉了;清掉的话,你才有可能回到「本来清淨」去啊,才能——什么——空性、什么,这一些东西。所以,她那个是在这样做啦。

但是,这种方法是算「对治」;所有的对治的法有一个问题,是什么?你一对治的时候,你已经是等于说,把那个东西当一个东西在了。这个在某个意义上,有时候——就是更加强那个东西;为什么?就是说,我说,我不要想这个事;你说不想的时候,其实你是在想嘛。所以,就是说,对治的有这种问题。你要不对治,呵,怎么样从这个心里呵,这个潜意识的「一个形体」,这个观念出来呢,它是修「本尊观」;为什么?「本尊观」它是法上是教你说,先观空;就是说,先都忘掉一切嘛。忘了以后呢,从这个什么都没有里面呢,哦,出来一个——它只是从种子字出来;就是说,不是世间的观、东西了。就是说,照佛、菩萨讲的呢,哦,你去想一个,喔,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几个头啊、几个手啊,什么,就完全跟原来那个没有关系了。

那,这个为什么是这一种方法?这就是跟「念佛」一样。念佛的时候,就是说我们心里老是个「我、我、我」,放不掉,只能找个跟「我」没有关的「阿弥陀佛」来——一直念「阿弥陀佛」。现在你这一套原来的这个「形体」的这个观念,放不掉嘛,只能找一个说,呵呵,完全跟世间你原来靠这个感官经验累积,这样一个模糊观念,完全没关的说,空性里出来的一个本尊,想要用这个来取代那个,使得那个观念不见;知道吗?而且,这种取代法不能是说,我想要你不见;不是的。我只专门在修这个,修到我真的一直自己就是这样子的时候,就是本尊的样子的时候,那一个因为没有人去想它了,就不见了,喔。

所以,我现在就是——我的心得就是指出来说,修「本尊观」它的最重要、它真正的是什么?就是跟我们讲「念佛」,来取代平常「我、我、我」,同一个道理呃。但是,它现在要——它要取代的是那个你原来有的这个形体的观念,它要用这一个来取代。但是呢,你如果懂这个的话,你要了解,你这个「本尊观」什么时候才可能修得好,就是要你原来的这个形体的观念呵,要能放得掉;你要真地完全能放的时候,那一边才可能修出来。就是、就是——不讲的话,也是可以,你光继续去修嘛;修「本尊观」,修、修、修,修到你——多少年闭关,专门修那个,哦,那个出来,你这边是已经忘掉,那个才出来。可是,你如果懂这个的话——这是我现在的心得;为什么?就是说,我们身体呀,会有时候,哦,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那一些呢,其实是你原有的形体的观念也在里面作用的。因为你一注意到,哦,这里不舒服,那,其实,你一在那里注意它的时候,就是原来那个形体的观念在作用着,所以,会有一个紧张在那里;你知道吗?但是,你如果懂这个的话呢,你就要完全不去管它,虽然现在不舒服,我完全不管;完全不管,反而呢,就是说,你要知道说,原来那个观念,也是这样想出来的,东拼西凑的经验的一点一滴呀,把它凑起来的一个东西呃。所以,我们——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形体」,也可以用这个取代的。就是说,其实那个也是想出来的;心里那个观念呐,那个形体观念,也是想出来的。

那么,现在这个呢,我可以完全那个不去管的时候,它松了;松了以后呢,欸,了解说,其实我可以这么自在,哦;为什么?我甚至形体可以想成是那个,其实,也是可能的;就是「本尊观」能够修成,是要有这一些体会呀。就是说,哦,我这个不是在胡思乱想,因为我原来的那个——这个形体的观念,就是这样累积、累积、累积,它变成潜意识里一个你无法控制的一个东西在。但是,你如果了解这个,你任何身体的问题,你硬是放掉,不管,那时候呢,哦,你慢慢体会到说,其实是有那个自由。就是说,因为你真地不管的时候,它反而就自己才真地松开呀;那个松,你才知道原来有好多地方紧,都一起松的。在那个松的时候,同时体会到说,哦,原来我们是心可以有那么大的自由,你可以把自己是形体观成那一个,也是没问题的;这样子。

这是我近、近来的体会,我就提给大家做参考;然后,我觉得这个就是说,修「本尊观」这个法呵,它的真正关键是在这一点。现在我终于能够讲出来,修「本尊观」是——就是说,跟修——啊——「阿弥陀佛」是一样。就是说,你必须一个跟「我」没有关的;啊,那边是针对「我」的观念,这边是针对「我的形体」的这个、这个模糊的一个深深笼罩着你的这个东西,你要从里面出来,用这个方法;这样子。

                                                                             
吉祥圆满                                                    

 

二○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
佛安居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