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我」谈起


MP3


开示及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八年十一月廿二日 讲于美国加州

 

现在呵,要讲的题目是〈从「无我」谈起〉。啊,这个题目呢,是我自己想要讲的。为、为什么想要讲这个题目呢?因为「无我」呢,是我们佛法里面呵,最根本的一个观念嘛。因为你说空性、空性,就是指「无我」啊。但是,实际上的社会,它构成的基本,就是说一个「我」的观念嘛;就是说,每个个人,喔,一个一个的自我。所以,他有他的责任、权利、义务,喔,然后,从这样去建构,喔,团体啊,什么、什么;而且,有国家的「我」、民族的「我」、社团的「我」、宗教的「我」、宗派的「我」,呵,种种的。那,我们即使佛教徒说,喔,我们强调无我、无我,诶,你的生活里面所有的一切,从世间来看,你还不是有「我」?他看你,怎么有各有各的山头啊——你有、你有你的宗派啊,你有、你有你的修行啊;都是、都是有「我」嘛,哪里没有「我」?呵。

所以,这样子讲的话,就产生一些问题说,喔,那,我们佛教徒讲「无我」,你到底是,啊——说一套,做一套吗——言行不一致;还是说,光是唱一些高调,做不到的高调——实际上,你还是做不到,呵。所以,这样子呢,就要——需要说明一下说,为什么佛教要讲「无我」?「无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讲清楚的话,那,谁会相信啊?明明都一切都是「我」的,要、要怎么样去信这个「无我」?呵。

那,这个「无我」的观念,是佛法——它是怎么来?释迦牟尼佛祂当年想要解决说,所有的有情啊,为什么要在轮迴六道里面这样子苦?呵;而且,生老病死,谁也逃不掉?呵。那么,这个到底有没有解脱的方法?有没有办法说,可以完全从这一些,一再地生老病死,这样永远不断地受苦里面出来?所以,祂是等到自己真地体会到怎么样子出来以后呢,哦,祂要来帮别的有情啰。那么,对人类呢,祂要帮的话,祂当然得用一些话来讲啰,不然,怎么样瞭解?呵。所以,祂就要讲一套话,来使他们瞭解说有道理,要这样照做,才会出来嘛,呵。那么,这里祂就是讲的就是因缘的方法啰。祂就是说,哦,为什么会这样?哦,往前推,它的因是什么?那一步的往前推,推来推去,推到最后,祂说,根本无明。但是,这种所谓「根本无明」,这种东西是非常微细的,你也必须修行到,哦,心很定啊,定力很深,又很清净,什么东西已经都、都丢掉了,那么,才能察觉那种非常微细,根本没办法表达的那种心里的那种开始有分别、开始有冲动、开始有执着,那一类的微细的东西,那是实际上的人,一般人根本不会体会的。所以,你跟他讲这个,也是空洞理论嘛,呵。

但是,即使这样呢,我们可以从不去要求说,非要体会到那个说,喔,这个讲的是对的。光是理论上,也是有可能解释说,你看吧,这个我们所有的事情呢,你一开始说,哦,这样好、这样不好;哦,这样舒服、这样不舒服;这样我喜欢、这样我不喜欢;一开始有了分别、有选择,有一个说,我要什么,比较好;一有这一些的时候,那么,这一些怎么来?就是佛法通常所谓的「着相」,或者「执着」啰。就是你、你说,这样子,是一个好的,我要;这个——起了这个分别啊,把某个特别的情况界定了。或者——然后,你说,我要,这就是一个执取嘛;就是我希望抓着不放啰,呵。就是说,由这一些开始呢,那么,接着呢——我们当时这一些是很自然;为什么?你是有情,你当然觉得这样舒服,你要、要啊;呃,这样会痛苦,我当然要躲开啊,呵。可是,问题是在什么?每个人都这样的时候,每个有情都这样的时候,那,比方说,现在能够舒服的、能够好的这一些东西,很少的时候,怎么办?哦,大家为了自己舒服,哦,管你啊?就——斗争嘛,就是甚至害、害对方,都没有关係嘛;有没有?结果就一定是——所以说,轮迴没办法停,就是因为这样。只要你有这一些根本上的这一些分别跟执取,那么,下面就是谁也挡不住了。而且,你也不能说,我不要,就好了;没有用啊。呃,别的人要啊;还是、还是会斗你啊,呵。所以,这个东西,不是那么简单说,懂了道理,他就能出来的,呵。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意思就是说,原则上,你只要说,哦,无执啊、不着相啊,这其实就是可以解释说,佛法修行的道理跟根本选择的那个方针喔,从那边来的。但是,这里面为什么强调一个「无我」呢?因为所有的这一些呢,里面最厉害的,就是我们有一个「我」的观念。然后,这个观念呢,就我好,就好嘛;我要嘛、我喜欢嘛,呵;我不喜欢、我讨厌、我恨。哦,你看,这个根本的那个指挥我们的想法、做法,呵,心态的,是这个「我」的观念。那,为什么要去说「无我」呢?明明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吗?那是因为你仔细去瞭解的话,什么叫「我」?你所执的这个「我」呢,就像说你的身体吧,你当然,你的「我」的观念,里面跟这个身体离不开啰;但是,你这个身体,照我们现在懂的说,新陈代谢啊、什么,它里面也是东西一直在换啊,时时在换的,呵呵;一下子东西进去,一下子东西出来,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东西在那里嘛。就是说,实际的世界是一个一切都在一直在迁变的东西,呵。我们说光阴、光阴,就是因为,你看吧,那个太阳光,照到的地方和暗的地方,还不是一直在动啊;有没有?呃,一直在变化的;光的强、弱,什么,都在变的。

那,可是呢,我们一有了观念说,我怎么样,哦,这个是什么,我们就会很容易就留在只用观念去想,忽略了说,实际上你所指的,其实已经都一直在变啰,呵。换句话讲,就是说,我们被我们的观念喔,好像蒙住了真正的眼睛,变成看不到真实的经验里面,我们真正经验的世界的里面的一些真相,看不到,都留在心里想的这一套啊;啊,这一套里面最强的是这个「我」的观念啊。啊,其实,「我」的观念你要是懂得它只是人心里的一个观念,而且,每个人虽然我们说同样——喔,我们讲同样的语言啰,同样的几个字啊,叫做什么观念、什么观念,可是,你心里对这个观念是怎么瞭解,和我心里对这个观念怎么瞭解,也是不知道,因为没有办法去比较;除非我们做起事来,喔,冲突了,才知道说,哦,我们的观念还是不同。所以,呵呵,用同一个名词在讲,喔,到时候我们观念还是不同,那,你要怎么办?有没有?就是说,先要看清楚说,所有人、人的观念啊,所有我们造的这些东西,呵,它蒙蔽了我们啊。一方面它在指导我们的在生活里运作,可是,实际上它有很大的蒙、蒙蔽真相的这个作用在。那,它所谓的「无我」,只是说,你要认清这个东西只是人心里製造出来的一个东西啊,其他地方并没——不存在啊;等于说对一个个人来讲,只在你心里啊,呵呵,哪、哪——别的地方没有啊,呵。

那,你要是看穿了这个呢,你才有可能从所有的观念的这个笼罩里面出来。你要是能修到这个从观念的笼罩里面出来以后呢,那么,有什么好处呢?就是说,我们真的这样修的人,慢慢久了,体会到说,照这个道理去修的结果是什么?就是说,身心方面呵,都有说不出的,呃,解脱、平安啊。因为你以前是像说揹了很大的包袱,观念的包袱嘛,很多烦恼嘛;然后,你在一个牢笼里,你的观念把你绑成非这样不可、非那样不可,很紧的,对自己很紧,对别人也很紧,要求很多;诶,这些都没有的时候,你看,多舒服。而且,这个不是只是说,个人得到解脱的快乐、的那个平安呐、的那种法喜啊,它另外的是什么?就是说,真正这样修了以后,从「我」的这种束缚、观念束缚里出来以后的人,诶,他发现什么?它其实一切是无限的一体。「本来清净」就是说,没有人为的分别以后,它其实一切是没有一个界限在那里;是一个整体老在这里的。只是一直迁流的整体,不是一个不动的整体,而且没有边限的。因为是一个这样的东西呢,这个真实是这样呢,结果会怎么样?结果就变成——那个——喔,有很多世间无可奈何的事情,像说有的病啊,怎么治也治不好,或者有的人,他的病痛,一下在这里,一下那里,换来换去,换来换去,医生治也治不好,找也找不到原因;诶,可是呢,找到这种修行久的人祈祷呢,诶,就可以解决啰,就有时候甚至很快就没有问题。或者说,有的说,哦,有遇到鬼啊,来缠啊,来求、求什么啊,诶,也是世间无解,可是,找这一些修行久的人超渡啊、什么,哦,做佛教的功德啊、什么,诶,也可以解决了;这都是实在的事情啊。不然的话,修行的人,你说整天说给别人祈祷,给别人超渡、什么,谁要找你啊?没有结果,谁要找你啊?呵。

所以,就是说,这个东西,不是只是说个人的问题;这个——真地往——这回,呃,能够看清,不被观念绑住以后,他能够那个——进入的那个情况呢,是对大家都好的,喔。也就是因为真的是有这些呢,所以,我们可以说,根本一般人听不进去,不可能相信、不可能做的,为什么有我们愿意奉献一生来、来投入、来做?就因为我们嚐到说,后面是真的非常甜美嘛;对自己、对别人、对很多人,根本不需要认识的人,只要找祈祷,都有帮助的,那么——这么、这么好的一个东西嘛,呵。

那么,这一些呢,当然,不可能说,喔,勉强哪一个人说,你非接受「无我」不可啊、什么;有没有?我们没有那么愚痴啊;知道说不可能这种事啊。但是,只是要把这个「无我」的道理呢,佛法的这个修行的好处呢,用这样子来讲,希望说有缘听到的人呐,能够瞭解了以后,肯试一试;然后,慢慢越来越多的人呢,可以得到佛法的这些好处,呵,就是这样而已,呵。好,今天就讲到这里。

 

吉祥圆满

 

二○一八年十一月廿三日
佛安居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