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问答
MP3

答问及审订:林钰堂上师10
初校:弟子疾呼
录音:弟子通透 笔录:弟子达实
二○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讲于台北美仑饭店

 

问题一

弟子容宽:师父呵,讲实在话呵,容宽非常厌恶这个娑婆世界。我没有甚么期望——我现在的期望里面,是把我的责任完全完了;我不想再来。那么,我是不是每一天照着我们「普贤王如来坛城法脉」里面,这——都一直在——持、持诵这一些经典,还是要另外一直里面念着〈六字大明咒〉,还是阿弥陀佛的圣号;是不是要这样子?

上师:你、你——不是啦;这样子啦,真正讲呵,有一个方法是,可以光是念「嗡妈尼悲咪吽」,或光念「阿弥陀佛」,就可以。

弟子容宽:就好啦?

上师:可以;对。那是——年纪大以后,最、最重要——其实,任何人都是——要能做这样,就是很——最、最、最简单,最快,诶。因为你——真正修,修到后面,你是要消了业障;消了业障,你要超出思考嘛!所以,老是说非要依赖,呵,一套,那个其实不是最究竟的,呵。但是,因为一般他很难说,光是念个「阿弥陀佛」,所以就——哦,这个念、那个念——有帮助嘛,总是好,经也有加持嘛!所以也都是说,喔,做吧、做吧、做吧。可是,真正、真正——就是等于武士这样,一刀、一刀砍的呵,是「阿弥陀佛」,就是只是一个这样。

弟子容宽:这〈六字大明咒〉呵,弟子已经默诵——里面最少两千万次了。

上师:对啊;就是说,这个、这个才是真正那种根本地方着力。

弟子容宽:最重要的;是不是这样子?

上师:对、对,不要贪多,根本不需要,诶;这是经验谈呐。

弟子容宽:是、是。

上师:你要谈到根本自然——根本自然没有念头起来,你不要担心呃;它、它自然无念,那个以后才是——进步了;诶,进、进步,才是开始进步。前面都是preparation、preparation(准备、准备)。问题是,一般很难相信说,哎呀,只要——最简单变最难。因为你要做最简单,你要把什么都放了,就是这一点难。

弟子容宽:是、是、是。

上师:嘿,就是这一点难。

 

问题二

弟子杨江海:就是说,刚刚说他不喜欢这个娑婆世界,但是,我们即使诵……

上师:没有、没有、没有。现在不要去管他的喜不喜欢;不是。我跟你讲为什么、为什么。

弟子杨江海:我们都祈请过去大德再……

师父:哦,那、那种是另外,那是「乘愿再来」;那是「乘愿再来」,那个——我们也应该是那样发心。不过,现在呢,应该是只要他有个动力、努力,就好了,不要管结果。因为你只要念下去,念到后面,你会超越这个的。是——所以,这只是motivation(动机)呵,只要有motivation(动机),就好,不要紧的;不管有没有perfect(圆满),不要紧。只要做,做到后来,他超越,那,本来问题没有啰,就、就没有事了。

 

问题三

弟子慈霖:是不是说希望临终的时候,也还可以这样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直念下去……

上师:理、理想是这样;理想是这样,但是,有的老年痴呆了,有的病啰、很弱啰,根本没有力啰,那时候怎么办?你不要担心;为什么?所有的东西呵,整个法界,它是因果;就是说,我这一辈子,什么时候开始瞭解这个,我有多少努力啦。你做过的,不会说不算的。不是说,喔,你到时候老年痴呆,你就前面的都是白做;没有这回事。交给佛、菩萨,就好了;而且,佛、菩萨不会说,不管的啦!诶,不必担心哪。

但是,你要想,你真正到最后,能够,哦,又有什么东西——都要离开啰、正在难过啰,还能念,就靠你现在就当临终这样拚命啰。你不是这样念惯的人,你到时候才要说,哦,我这个要放、那个要放,已经来不及了;你牵着一大堆,你要怎么放?呵。现在就、就丢了,才、才有办法,嗯。早点觉悟啦!这个——什么时候,不知道!

而且,这个事情真的是——到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谁跟你多亲、多什么,都没有用;只有你自己嘛。你自己要面对啰——这个已经要「上车」了,也没有人跟啰;你怎么办?呵,靠你自己到——现在的力——哦,努力。现在准备好,就是说,哦,到时候还是就是念这个,就可以。就是——不用想的啦;就是我就是一直这样念,这样就、就没事。

 

问题四

弟子通透:弟子想要启请师父开示一下,就是说,生病的时候,怎么、怎么维持那个、那个修行?因为有时候人一病起来,就是、就是很弱……

上师:没有、没有。主要就是瞭解说,是业障啦;背后原因是业障。所以呢,你就——就是说,你——要是还有能力呢,就做点帮助消业的事情,呵。有时候放生啊,或者念一些——供——经、经典啊,什么;啊,一方面忏,一方面说功德迴向一切众生,这样比较快啦,呵。

然后呢,这个——很弱的时候噢,你要知道业障要消呵,就是——一方面靠佛力,一方面是你自己的「执」要能放,呵。就是说,你、你现在不要想说,哎呀,这么难过、这个就是讨厌,什么,在——也是一种纠缠啦。就是藉这个机会,就是练习说,就是接受它,随它折腾去,交给佛、菩萨,呵。那么,体、体验一下说,病苦是真的那么苦吗?当然苦啊,当然苦;苦是苦,苦也不是永远的——它也是一直在转变嘛。从这里去体会佛、菩萨平常教我们说,有没有?一切东西,呵,就是它自己——观、观「无常」,什么;那、那一类的意思啊。就是说,你、你不要再纠缠,痛苦是痛苦,让、让它痛苦去;就是——就是不要心里多一个作用在想说,我很苦啊、我什么。那个就是自己搅自己,更、更厉害;你不搅,你松了,身体还更容易调;难的是因为我们不容易——不懂得「放」,不让它身体自己做事,诶。

弟子通透:啊,可是,有时候就是还是……

上师:对啦!因为你已经没有力了嘛;根本没力,你不要想啊。所谓这个「放」,是——你要知道法身是根本不——远超出思议的,你不要去想啊,就丢给它啰;不管。就是、就是要有那种心,好像说,死也没有关系,都是接受,那个就容易过。

 

问题五

弟子慈霖:上师,面对死亡的时候,我觉得有时候你想,还是会怕;你一直要放、一直要放,你还是会想要……

上师:没有、没有、没有。你、你现在不能用想去解决这个问题。到时候,它那个发生的情况呵,都是超乎你想的;你想也没有用。先瞭解这一点,现在就是不想;不想,就是说,我相信我只要一直念佛呢,到时候,我很多问题——原来别人会是问题,你都不会是问题;为什么?你本来身体有紧张——有心理的结,所以,身体也有紧的;就是那一些东西,使得你的气脉不能走正确、不能——呃,走不过去,有堵塞,所以,死的时候会痛苦。身——这个心跟身本来密切呃,它要分呐;它要分的时候,它又走不掉。因为,要走,要靠有气;气塞住,走错路、什么,走不动;它要努力过去,哦,那,这个人很、很痛。

但是呢,你现在念、念、念、念、念,你单纯到根本没有其他念的时候呢,它自己气都会走原来正确的路。就是你现在就——把别人临终几个钟头里面要经历的事呵,你现在还有——比方说十年、二十年,你已经慢慢——有没有?先、先松开了。你到时候呵,就像你来的时候,也是轻松就出来,走的时候,也是轻松就走。

弟子慈霖:现在就准备死亡,这样子吗?

上师:对、对、对。你说「闭关」,为甚么闭关?我跟人家讲说,「闭关」其实就是练习面对死亡——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就是你自己;要怎么办?有没有?你还在那里搅那一些,都没有用啰,呵。就是说,练习说放掉、放掉,诶。啊,可是,说是容易放掉,没有谁放得掉。所以,靠佛号啊;佛号跟这一些没关系,你一直念,你才放得掉。

所以,不要去想了,你用想的话,无解啊。啊,其实,到时候你才知道:白想;因为什么?会怎么样,你根本不知道嘛。临时忽然就这样子了,什么都来不及讲啊,已经要走了;所以,不是想的。是现在开始知道,这个是人家有经验,而且做这样子,是真的得到那个松的好处了;那么,你要相信这个,就是自己去做了——这个别人没办法替你。你自己念;念、念、念,念到功夫够,你就慢慢体会那个松。那你就知道,喔,原来将来要、要还的债,现在已经还掉一部分了,你到时候就轻松啰;主要是这一点。

 

吉祥圆满

 

二○一八年十一月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