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能有安全感


MP3

开示及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八年九月十七日 讲于中国北京

 

今天的题目呵,是〈如何能有安全感〉。这是因为有弟子说,哎呀,现在的世界呵,事情变化得好快呵;而且,看这种变化,都好像觉得是越来越艰难呵,所以就问说怎么样才能有安全感;这样子。那,这个——佛法里一个根本的教示,本来就是说「无常」嘛,呵;一切其实都是可以忽然间「天翻地覆」的,呵。那么,但是佛法讲「无常」呢,不是要让我们吓一跳呵,变成说更不安啰;那不是。而是说,怎么样在这种一直变化、无常的,没有保证的,然后,你不想要的,又一直逼过来;你想要的,又——要么,要很辛苦维持;要么呢,无法维持,呵;种种的,不管是世间那个自然的那个环境的变化,或者人际的关係呀,或者社会上的那个变迁呐,都是——特别是现在,你看,科技这么发达,什么东西都一下子变得好厉害,呵;我们有的年纪大的,还对这个新的东西,根本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呵。在这样的情况里,然后,等一下自己个人又面临说,欸,也许忽然,喔,人际上起了大的变化;或者忽然间呢,那个——喔,生活上啊,喔,生病啰、有残疾啰、什么,种种事情会发生,呃,家里的人任何一个有了问题,也是全家都牵、牵连啰,喔;所以,当然是很不安的啦。一般讲是——等于就是说,很、很累呀,不但不安,而且很累,呵。然后,心里不安的话,你看那个紧张啊、那个压力啊,呵,很多人睡觉都睡不好嘛,呵,种种问题。那,身心又互相影响;身、身体——心里越紧张,越担忧,哦,身体就越、越不好;有了病,再加上担忧呢,病又重了几层,喔。所以,就很难呐,实在是很难,等于是从世间的想,特别是我们作为一个人,总是有希望嘛,希望家里好哇、希望儿女成长顺利啊,一切——那,更、更是——有没有?

然后,你说年纪大了,看说,哎哟,前面不晓得会变怎么样,自己是越来越衰老;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喔,退休了,进账也没有了,什么;有没有?那,能不担忧吗?就是说,都是一定、一定心头挂着一个、一个压力在的,喔。那,这样的情况里,要怎么样求安呵?很明显的就是说,你世间的任何的设备,安是安一时,安是安一方面。你说,喔,怎么样的慈善做啊,喔,能稍微减轻你一些负担,不能保证你后面一直是好的;没有——因为没有东西长远嘛,呵。所以呢,这个时候这样想的话,你就更瞭解说,释迦牟尼佛祂、祂去努力,为什么?就是祂太敏锐了。祂在最好的环境都看出来说,哎哟,后面是、是没有保障的,喔;要、要有个——要是能找到万全的解决,才好。头一点就是——所以就是,佛法不是希望说眼前的问题能够暂时解决;因为这个都是一时应付过了,后面也不晓得怎么办。而且,现在能应付,将来能不能应付,也是不知道;应该讲没有办法应付,因为总是会老、病、死嘛,喔。所以,祂就是看出来说,哎呀,所有的——不只是我们人类啰,所有的动物,你看,要是来个大颱风,你看,那个整个一次的灾害,是多少的灾害,对多少生物,呵,有情的灾害。所以呢,祂是——佛法它目的是找到一个「一劳永逸」,永久的解脱,呵。

那么,祂找的结果,你看,祂的找法是说什么?这一些——祂是先避开这一些啰。就是说,世间问题祂全部不去管,祂去找说,是不是能够使得这个一直会在轮迴的这个心呐,能够有个安啊;祂等于去找这个东西,呵。那么,你看祂,祂最后呢,祂说,算是——我们照佛经来讲说,祂找到那个解脱了的那一刻呢,是叫做「觉悟」。所以,等于祂说,祂找到的答桉,不是说,哦,喔,我知道怎么样建一个房子,永远安啊,什么;不是这一些的。而是说,祂找到说,我们所以不安的原因呢,在哪里?祂把那个解了,祂就、就以后不会再不安了。祂找到的是什么?就是说,哦,原来呢,我们任何有执着,那个是我们烦恼开始的地方;你要是不抓的话——那,这样子讲的话,你会讲说,那,这个、这个是不是只是说,喔,自己就不再有任何要求了,就当个木头啊、当个石头啊;也不是这个意思。

这里我想到的,顺便再讲一个。有的人就是说,哦,我们、我们要什么——有自信啊、什么,就跟自己讲说,喔,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我一定什么的。这种呢,自我催眠,也、也不是有用的;因为你要是遇到那个问题,比你——呵呵,明明你克服不了,你这一些自我催眠,没有用的。因为有的世间是教人家说,喔,你要心安,你是靠要对自己说我是行的,什么、什么;这种也是不可靠的,呵。

那,释迦牟尼佛那边,祂是怎么样?祂是说,为什么祂在没有执着的时候,祂就安了呢?因为我们一直以为要怎么样保护,什么、什么的时候,其实是在一些想法里面,以为说这样比较好、这样比较不好。每个人抓的不一样啊;有的重感情的说,喔,人际圆满是最重要,其他不重要;有的觉得说,世间的这个、这个拥有是最重要,有的说权力最重要;有没有?每个人他一套想法;每个社会、每个地方的,追求的不大、不大一样,不完全一样。这一些呢,是自己编的,以为说这样子就好的。祂发现的是什么?这一些,开始是因为有「我」的观念来抓的,可是,「我」的观念其实是人的脑里一个念头而已呀。然后,这个念头为什么会有?当然是从小经验累积出来;然后,社会、文化这个背景、生长的环境,慢慢调——构成的一个东西,慢慢自己心里构成的一个东西。

但是,从这样来研究的话,最——最初、最初是一开始抓,那一点是那个根源啊。但是,因为你这个构成的这一套观念已经这么强了喔,你随时遇到事情,你的反应是根据这个「我」来反应的。所以,你很难、很难出来的;你怎么做,都还是跟这个「我」有关的。祂是一切都放下以后,才能慢慢、慢慢,心静下去、静下去、静下去,才发现说,哦,这一层、一层的这一些,松掉、松掉,松到最后发现说,哦,所谓「一念无明」啊。「一念无明」就是,一开始——就是说,本来是一片啊,里面你一注意哪一点,那、那一刻就开始产生问题了。因为本来是一片的话,它是这一片是一直在迁流的——你不去抓的话;就是说,这样也是这一片,那样也是这一片;不管情况变得怎么样,总是这、这一体呀。可是,你一开始抓一点,哦,你就——抓这一点的时候,就忽略其他了。你就开始——有没有?盲目地,一点、一点编织起来了,编了一个故事起来了,自己就关在这个里面。

所以,祂——而且,祂发——祂这个不是一个理论而已;理论的话,就没有用了。理论能帮我们什么?不是的。祂是实在自己去体验,体验、体验到说,欸,完全不抓的时候,欸,为什么说那一刻超出轮迴,超——得到解脱、什么?圆满证觉、什么?为什么?祂发现其实实际的情况,不但没有你、我,而且是无限啊;完全没有任何限制,而且是一个整体了。就是说,不管什么时候,其实是真相是只有这一个;这一个东西,整个这一个,随它怎么变来变去,那只是一时现象而已,其实根本,呵呵、呵呵,在这个整体上来讲,没、没有变化的;就是说,没有差别。现在觉得很好、现在觉得很不好,可是,就是好像说是海呀。这个大海有时候很平,你觉得很好;有时候狂风巨浪,你觉得很糟糕;可是,搞来搞去,还是这个海而已。

现在问题是,我们明明是这个海呢,哦,忘掉是随时自己真正的经验是整个海,你忘掉了;你只在海里说,一滴水。你说,真的海里有一滴水啊;我到海边去,手里放海水里,再起来,欸,滴,这不是一滴海水吗?可是,那是你这样子在有这个环境看的时候的。现在的问题是,你永远只在海里呀,你的整个经验就是一个——你跑不出去的;就是说,你——比方说,你现在就在大海里面,丢在海中心,你、你去哪里找那一滴水?这样也是那个大海,那个——整个就是、就是水而已呀;你要怎么办?就是说,实际真正的是抓不出一个任何一点的;所有抓的只是我们自己心里、脑里的一个念头而已。我们被自己的念头骗了一样,整天照着这个想的去那里——不但对自己想东想西,对别人也是要求,也是照自己想的嘛,所以很多冲突是这里来呀。呵呵,自己的想法太强了——欸,你这样子,不对呀、你这样,我不满意呀、什么;有没有?要搞清楚这个的话,欸,就全松掉啰,呵。

所以,真正要能心安喔,你要超出世间的这一些,不然的话,你永远想成,哦,现在加税啰,喔,这个我压力大啰,什么、什么;有没有?就是——这个是无解的嘛;这个哪个地方没有这些事情?随时都是谁有权力,谁做什么;有没有?你根本没办法的事情嘛。喔,你、你人多,资源少,当然是真的嘛;这一些世间的事无解了。你要在这个无解的环境里面,你能有解,就是说,你瞭解说,哦,这一些所以在苦,是因为都不了解自己被自己的想法绑住了。我们如果有佛法的修持、什么,你要超越这种、这种,不再是我跟你怎么样、我跟你怎么样;都想成说,哦,全部是可怜虫,跟自己一样,可怜虫。哦,哪一个先从可怜虫的心态出来了,就要想说,我最好的就是帮他们一个一个慢慢从这个里面解脱而已,呵,没有再跟哪一个要对、对抗,呵,呀。

而且,你说吧,谁能得意多久呢?现在看,好像他们很怎么样;我们活几十年,就看多少个朝代兴亡了;对不对?有哪一个是永远的嘛?那个在那里想要怎么样的,其实是,哎哟,老天爷,他都不晓得明天他会怎么样;其实是这样子。可是,人看不穿的时候,就——现在我有权、现在我有钱、现在我有什么,就要求了,就开始要——你能多久?没人知道的,呵。所以,不、不必有对立的心态,而是想说,哎呀,这个就是——还不懂的,就在那里——就让他闹吧,看他能闹多久;我们要紧的是自己先修到自己解脱;为什么?你解脱,你懂这一些道理,你才能帮别人也解脱嘛。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方法?没有,实在没有办法,呵,诶。当然这个不容易啰;你看,自己原来的成见你要出来,就是不容易;你原来的习气你要放掉,就是不容易,呵。

所以,这里说如何能有安全感,就告诉你说,真正讲是,从这个我们刚刚讲的意义上讲,就是连要安全感都不要;为什么?那个安全感、什么,都还是从一个小范围来想的嘛;真正你要有安全感,是你要超、超越这种要不要安全感的感觉;可是,这个不是说的——说到就能有的,是靠修啊。你真正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到念头可以止,那,你的压力就——那时候就很少了。你平常都是自扰嘛,自己心里一大堆,一直搅自己嘛。你、你看,你如果能够真的一天,喔,没事,你就不想,你多轻松啊;那个距离,离你现在,就很远嘛,你就要努力去先做这个了。等做到不但是念头不起,而且,你真正感、感觉那个、那个「一体」啊,喔,那、那就不一样了。那个时候,不但不用去担心安全感,你还要——可以给别人安全呐,你可以替人家祈祷,帮助别人,呵。

所以,我们从佛法来讲的话,就是这个。那,为什么这样的题目,我、我说、说佛法的人,我愿意讲?因为佛法不是离开我们世间问题的;佛法要是不能面对我们的世间问题去解决,没有意义嘛。我们所以献身佛法,是因为,哦,它是从根本解决啊;它不是不解决,它是根本解决。根本解决,因为不是一时可以达到,所以,很难看到它的价值嘛。可是,你真正投入,你自己有那一些经验,越来越知道说真的有用嘛。而且,像你刚刚讲说,释迦牟尼佛最后证入说,哦,真的「无限一体」;这个——哦,怎么样……。

最近那个云南那个弟子,只差我两个月,也是七十一岁的人,哦,他根本还不知道我,连我有作那一些赞颂,根本都不知道的。诶,他自己有那个因缘,就是说,他之前有开始发心呵,到庙里去——每一个庙去唸九部《无量寿经》、什么,做了一阵子啰,呵。欸,他就可以梦见说,哦,有感觉——他没看到我跟陈祖师啦,感觉我们在那边;他梦里是跟着一个弟子,已经皈依的,他那时候根本不认识我,我今年去,才看到他嘛,喔,他感觉他们都在。然后呢,就,那个空中呢,金粉,金粉就捲起来,就显那一些字;他居然能记得那么多啊,呵,差不多五、六篇的那个赞颂。而且,他是只有读过小学的人,根本是不懂繁体的,繁体他还要靠前后文来猜意思的这样的人,他居然能够不但看到,还起来以后,还能够都、都记住,都描出来呀,描出所有的字啊;很不简单啰,呵。

那,你、你想吧,不是「无限一体」,怎么有这些事情?我写的那一些赞颂,他根本不知道的,他、他还会看到,诶;冥冥之中超越我们感官的东西太多了。像这回马六甲那个放生的时候,那个光束啊,也不是肉眼看得到;喔,照相啊、视频呐,呃,才、才发现有这个事情;就是有加持来,我们也不知道,呵,诶。

喔,我的演讲通常都是很短的,呵呵;但是,跟你讲的是很、很那个——很重要的那个精髓的地方嘛,呵。那,而且,像这样的问题,这样讲的话,我也没办法先想的;我根本没有想,呵。就是说,你就要想说,哦,师父遇到这个世间问题,他是这样去想;先从世间讲,讲、讲、讲,讲到后来就是说,为什么佛法解决是根本的。你这样的话,你自己以后遇到世间问题,你就要学习说这样去想嘛;有没有?这样你以后你就知道怎么样用了,嗯。而且,我们佛法那么多理论,很难瞭解;你要记住说,它真正最后达到是什么?「无限一体」;记住这个。

从这——懂得说最后真正东西是「一切无限一体」的话,从那样来,什么佛理都很容易了解的;有没有?它那个是从我们这边有限的方面,想要把你带到那边去;可是,你不知道后面是什么的话,很——摸象啊,猜来猜去,很难懂,因为你只靠记着文字,再解意思,那你很难的。但是,你要知道说,结果是那样的话,哦,所有的这个道理,它只是要设法引导你往那边去;你从这边过来看,不是很容易啰,呵,呵。啊,为什么我讲到这一些,都是人家临时给题目,我就可以讲?我就是都是从这样来,来想、来看嘛,所以,我就容易告诉你怎么样是最单纯、最容易,可以修,然后达到的方法嘛;哪里是一大堆理论呢?你已经够烦恼了,还再、再背一堆,更重啊,呵,就很难嘛,反而很难进入那个「无限」嘛;反而就是越要简单、简单,搞到你根本不会想,那个还、还容易一点——回到本来嘛,呵,嗯。好,就今天讲的。

 

吉祥圆满

 

二○一八年十月十日
佛安居   于古晋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