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生活中修「随缘」


MP3

开示及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八年九月四日 讲于云南楚雄

 

今天的题目是——本净提的吧?他想说——讲讲说如何在生活里面修「随缘」啦,呵。那,这个先要讲说我们佛法呵,都讲说,喔,「空性」,可是另一边呢,也讲说一切是「因缘」,互为因缘的结果,呵。所谓「空性」,它的意思是说,哦,所有的东西呢,它因为是种种因缘合起来的时候产生的一个现象,所以呢,它本身其实没有一定的,呵;没有一个说一定不变的东西。这个什么意思呢?比方说,现在你们看是这个样子,我们如果把灯一关,哦,比较暗了,看的又有点不一样了;对不对?就是说,所有的——你生活里所有的经验的东西,都是说受种种的条件影响的。你比方说,现在这里这么多灯啰,你要是拿个东西往上面一个一个——一盖、一盖,它一没有氧气,全部没有了,呵。就是说,它能够烧是靠着有这个环境里有氧气呀,呵。所以,就是说,因为这样呢,就是说,没有说这个火是一定永远在这里的。

同理呀,我们认为说这个人在这里,可是,真正想的这个人,从生出来的时候,到现在几十年,那中间的变化可大了,呵;从那中间的那种差异也太多了。怎么样去讲说有一个一成不变的东西?其实是找不到的。只是我们因为社会里面都是想说,喔,要这样讲啊;喔,谁该付钱啊、谁的责任啊,什么;要、要处理事情方便呢,当然得、得这样去讲啰。可是,你真正要找那一个——因为这个人今天可以想这样,明天又想那样;对不对?他自己都没有办法把握说我一定是怎么想的。所以,就是说,其实要抓一个说一成不变的东西,抓不到的;这样的意思啦,呵。

那么,这样子讲的时候呢,那么,有的就想成说,喔,这样讲的话,喔,一切都因缘定的话,那,又说我们有很多生、很多世啰;那,过去生做了什么事、什么事、什么事。所以,我们大家常听到说《了凡四训》的那个——那位先生,他去遇到懂得算命的人,那个人一看到他,就跟他讲说,你几岁会怎样,你几岁会怎样、怎样……;完全都对。那,这样讲的话,就是说,哦,我们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努力,反正也跑不掉,就是这个样子,就是定了。是这样吗?也不是;为什么?因为——对啦,过去的所做的,包括我们这一生呵,目前为止所做的,当然会影响到你目前的情况和——也会影响到紧接着的、短期内的情况,都会受影响呃,呵。但是呢,并不是说就完全决定了;为什么?你现在开车吧,来到这里,有个三叉路口,诶,往哪一条走?走哪一条,以后当然都不一样,但是,你现在你可以选说我走哪一条嘛,呵呵;可以有一个新的因缘加进去啊——我有这个我们人可以决定的因素在里面。所以,它随时就是说,固然有过去的事情的影响,可是呢,也是可以有新的因缘进来;要是没有新的因缘可以进来,那,我们生做什么人,我们就一辈子就是这样啰。那,我们哪有可能成佛啊?我们哪有可能说帮别的众生啊?有的他观念想错的,他就是说,哦,放生也是不应该;为什么?牠们会生做那种生物,牠有牠的命啊。你如果去——啊——参、参预,改了牠的命,那,本来应该是牠受的报你会得到什么。他那个完全想成说,哦,就只是人与人间的这个因缘的这个纠缠而已;他没有想到说,你如果你这个心不是说,我对你好,我希望你将来回报,而是说,哦,我现在救了你的命,又替你唸了〈皈依〉,使你跟佛法结了缘,那么,你将来下一辈子就可能转生好的,将来可以早点成佛啊,什么。欸,这个就不是个人的这种因缘了,这不会害你的。而且,我们不这样帮,佛为什么要来帮我们啊?都是无条件的;有没有?我们就是要学佛,就是要学这种无条件,愿意去帮人家得究竟解脱嘛。

而且,在这里顺便可以讲说,我们佛法——其实,你看释迦牟尼佛,祂成了佛以后,祂有没有说,喔,我赶快来做慈善啊、要照顾你生活啊、什么?为什么没有去做这一些?因为这一些搞不完的嘛。你说你自己的小孩,你都一辈子照顾不了,你、你能帮助谁?帮到哪里去?呵。你真正能够帮他的——而且,另一边你看,有的他是不缺,衣食住行,什么都不缺,还很好的,可是,他有忧鬱症啊、他有什么……;心里不、不快乐的,你有办法吗?就可见说,佛做了——解脱以后,祂没有做那一些,而是说,怎么样教导你说,道理是怎么样,你瞭解的话,你不要去纠缠你自己,你心要开了,呵,你不要执着啰;哦,那么,你所有的这一些不断纠缠的问题都会解,那才是彻底的安乐嘛。所以,祂教的,也是做这样。

所以,我们呢,要学佛的人呢,你也是这样——你努力的目标,不是说我要做多少好事,让人人都说我好;不是那样子。而是说,你自己要走这个路,知道说怎么样我可以心里很安啊。这个环境的变化,谁也没办法控制的;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坏,谁知道咧?可是,不管遇到怎么样,我因为瞭解了,我不纠缠,我不执着,我能够开阔,能够想到全体,诶,我心总是安乐的;这是真正重要的地方。所以,你要修呢,你也不要去那里纠缠说,哦,你对呀、你错啊。你整天讲,有谁听你的?人那么容易改吗?也没有人要改的;都要自愿改,才会改嘛;有没有?所以,你要——我讲这一句话,就是说,经验啦,所以,怎么样我们要省力啦,我们不要把时间、精力浪费掉。我们要来——真正照佛法去修,修到说自己心体会这个法的好处,真的身心解脱的那个好处。那么,有了经验,遇到人,我可以跟你讲。我跟你讲的,没有讲什么一大套、一大套,我只跟你讲个念佛、拜佛。听起来太简单了,谁不会?可是,你肯真地好好做吗?你真地好好做的时候,我们自己做的人知道说有好处,所以才跟你讲最简单的,可是,是真正有用的;好是好在这一点啦,呵。

那,这样讲的话,现在就回到——先要讲这样子,才来讲这个「随缘」啰,你比较能瞭解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说,通常我们说,喔,修行要随缘啊、随缘啊,常常会好像,以为是一种很消极的;就是说,哎呀,反正现在就是这样呢,我也没办法,啊,那就算了,就跟——就照着这样下去吧。一般以为好像就是说,修「随缘」就是只是修我们很无奈的、很被动的、消极的这种、这种心态而已、做法而已;不是的啦。「随缘」是什么?你想,我们是说要学佛、要成佛、要帮别人成佛,呵;所以呢,所谓「随缘」是说,因为一切是照因缘做,所以我们现在要看清楚,头一点,看清楚说眼前环境是怎么样。比方说,喔,我现在知道佛法很好,我也希望我家里的人都能学佛,诶,这个根本不听,这个忙着玩电动游戏,什么、什么,你、你怎么样去抓他来说,你也要这样做?不可能的。就是说,客观上看清到底是怎么样;客观上看清了以后,这里「随缘」的地方是什么。但是,不是说就这样而已;因为我们有一念,我们希望自己成就,还要帮助别人嘛。就是说,要去看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样的——比方说,三条路嘛,选哪一条?我怎么样的做法呢,可以即使不是一时,慢慢长远,呵,使得他们也会慢慢往佛法上来,慢慢也懂得佛法的好处。这才是说生活里修「随缘」的一个道理啊;呵,不是只是说一切事情,喔,我们就接受啰、不反抗啰,就是这样啰;不是。你遇到什么事情,你还是要想,眼前情况下,怎么样做是理智的,不是强求的,是能够长远有用的,使大家都往佛法上走。这样才是你修「随缘」的基本的心态,呵。所以,它里面也还是——「随缘」里面有一个积极的地方。

那,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啰,你看穿啰,眼前他们不听啊,没有人要理你啊;怎么办?自己好好修。呵呵,因为你也跟他一样——就算了,那、那,这个整个事都没有了。你真正好好修了,他慢慢,欸,生活里谁将来不遇到事情的?过几天、过几个月,遇什么事情,欸,这个时候呢,有的生气、有的忙乱、有的……;有没有?不知怎么样处理。欸,他说,这个人呢,也不生气、也不怪人,也能沉稳,啊,也能理智地解决,他能够跟你讲该怎么想;欸,他慢慢觉得说,他是比较高明嘛,他就会愿意照你的想法、讲法、做法去做啰。

所以,最主要生活里修「随缘」,我觉得是这一点。你慢慢——没有人能够一下子忽然什么事都做得圆满的;不是的,都是学嘛,呵。喔,我们以前的话,讲好多大道理;讲很多大道理,几个人真的能够被大道理绑住啊?现在听,喔、喔、喔,出去就忘记了;对不对?所以,长远只能靠说,自己好好做,不断地做,做久了呢,人家说,喔,你是诚心的,愿意听你的,又看说你做的有点什么好的影响,哦,愿意做;只能这样一步、一步慢慢做,呵。所以,在我来想,就是说,讲说生活里怎么样修「随缘」,就主要是提醒你说这一点;就是说,你要先是看清楚目前的因缘是怎么样,然后,要想积极地说,在这个里面怎么样才是佛法长远上对的选择,这是修「随缘」——生活里修「随缘」的方法。都没有办法的时候,就是自己一个人好好做你的佛法、修法,这样子。

那,你提出这样问题来,你有没有这方面有什么问题吗?就欢迎你讲。

本净:我记得是,也就是可能——因为就——其实很多人就是当没办法的时候,啊,所以,找不到出路的时候……

上师:对呀,可是,那个、那个就是因为他想到的只是说,啊,反正搞不来了,就是认命啰;他只是这样意义,就少掉我们做为佛法修行的人应该有的「随缘」的意思呃。就——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想说,怎么样子我长远是在佛法上。这样才不是说,哦,只是认命;认命,那,大家都没什么好讲啰。

本净:所以,我就是想听上师讲,就佛法上讲,比较能瞭解;就是想听上师的讲法。

上师:对啊;所以,我讲的就是说,这一点而已呀。就你要学的只是说,在眼前的环境里,你要想说现在怎么做,才是长远的佛法的那个有结果的做法;照这样去做。所以,你、你是被眼前的因缘限制住,但是,因缘限制里面,你能做的范围,你还是朝着佛法的修行走。

本净:我的理解,那就是你要看清楚目前状况,就因缘,对吗?

上师:对啊、对啊。但是,你也要瞭解说没有人能够完全看清嘛;太复杂,而且一切在变化,我们也不可能去掌控啊。但是,不管怎么样的时候,你的反应你要想到说,不是在那里做「个人」间的说,我一定要你怎么样、怎么样,这种都是没有用的。而是说,不管怎么样,我知道怎么样继续修,那么,长远可以有结果。

像、像我这样子,几十年啰,就是一直做佛法的事;啊,你们跟我这么久的弟子,也都知道,我也没有什么图谋,也没有什么计画说,我们要做什么、什么、什么;没有嘛。可是,不断地就是,佛法的事一直在做;有没有?这也是一种「随缘」啊。我没有先说好,说,喔,我一定要去做一个什么,我都没有啊,可是,我不断地在做佛法的事情,呵。然后,你也看到说,真的有些影响,有些呵;这样子,嗯,就是「随缘」不是就没有做事了。我天天就是「随缘」呐——谁来找我,我就回答他问的佛法的问题嘛;我也是随缘的。

然后,如果有其他什么修行上问题,都可以讲出来,呵。我因为已经去马六甲几天了,所以,就比较累,就有、有点痰啊,这一些,嗯。

顺诚:师父,我想问一下,就是——师父我们这段时间也在做一些像「无常观」啊,这一些课程,也就是观修这些东西。但是,我有时候要求——就是说做的时候,觉得这个观想的时候,这个没办法集中,反正念头到处跑;非常、非常——正乱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要怎么来?

上师:这是很好的问题。这个问题喔,就是说,修行里面呵,其实它有次第啦;「次第」就是说,你读书的话,这一本跟你讲这样,这一本跟你讲这样,好像什么东西都是每个人一来就可以做——其实不是这样。那么,我们做世间事,也是这样嘛;没有、没有一个刚入门的懂得做后面的事嘛。它这里面为什么会有这深浅的问题?就是说,你讲的,头一个就是说,心是乱的——开始都是心是乱的。你心还没有到能够静下来,没有到杂念不见的时候,其实后面的都做不到的。可是,没有人跟你这样讲的话,你就一来就说我要观想了。所谓「观想」,是什么?一方面是要在「定」上面做;一方面呢,任何——真正所谓「观」的是要从——除了说南传的那种说观、观呼吸呀,观什么念头一直走啊,什么,那一类以外,平常密宗讲的「观」啊,那种都是——照法理讲,就是先要能够「观空」,就是一切不再执着——它虽然出现,也好像不在一样,然后,从这个完全只是光明里面显出来的东西;有没有?并不是你这个世间的想法去想的那个东西。所以,你如果不瞭解这个的话,你以为说我只要在想,就是在「观」啰,其实两码事、其实两码事。而真正讲呢,不要去急那个后面还没做得到的事,先说心能不能静下来——你自己知道杂念嘛。先说我一直念佛,念「嗡妈尼悲咪吽」,我能不能念到我念的时候,能专心;这就已经很难啰。说是简单,其实光这个就很难了;为什么?因为你离不开你这个乱的嘛。这些在纠缠你的,都是你生活里实际面对问题,你怎么离嘛?所以,现在就靠说每天功课,早晚有时间,凑个时间非做不可;另外呢,能够丢开的时候,就丢开,我就去念。只有靠这样,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先、先做这个最踏实第一步,后面的先不要管。

然后,我、我——这些道理我有一本书,我是用英语先讲的,所以叫做"A Golden Ring"。就是说,书成的时候啊,听到天语讲说,「其他的只是Ring,这是一个Golden Ring」,所以就用这个做名字啊。那,我们中文——已经翻成中文了,弟子翻——你拿来、你拿来;弟子翻的,我有给他订正的。喔,就是这一本书,这个就是基本上讲习定啊;可是,这里面的道理不懂,后面的根本都不用讲了。而且,你仔细读吧,嗯嗯;这个懂了呵,你就不会在那里烦恼说,为什么我又修这个,又是修不来的;有没有?你懂次第,懂道理,我们照道理来嘛,就是这个意思。

 

吉祥圆满

 

二○一八年九月廿九日
佛安居    于台北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