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经验之整体性〉之解释

MP3

开示及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与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 讲于高雄

 

F2217〈直接经验之整体性  

吾人之直接经验乃形、色、声、香、味、触及意融合而无可分割之一整体。在此整体中并无可特别关心之「我」,亦无可漠不在意之「他」(平常「人、我」之分别只是一种意念)。在此直接经验中亦无「物、我」之对立(「有情、无情」之分别亦只是意识作用)。

若能安住此直接经验之整体中,自然远离佛经中所谓之「颠倒分别」。修行至「自然无念」后,有可能如斯安住。

如此安住,便自然契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免于堕入「顽空、空无」之误。

修行佛法,或因法执而长滞偏颇歧途。若能净心安住直接经验之整体,便可「住于无住」,而任运皆即解脱。如斯安住,心无罣碍,实乃究竟解脱之捷径——当下即净土矣!

 

解释

这一篇题目喔,叫做〈直接经验之整体性〉呵。什么是「直接经验」?就是说,你不管在任何时刻、任何地方啊,喔,你——在那一——那一个时间——点,在那一个地方,你整个的那个经验,呵。那,这个、这个经验,为什么叫「直接经验」?就是说,这个经验你如果再(加上)说,我现在在哪里;一有这个观念的时候,那不是直接的经验,那个已经掺了意识在想东想西了。可是,即使你在想东想西呢,你这个想东想西,跟其他的这个能够看到颜色能够感觉到、能够闻到、能够听到,还是混在一起。所以,这个直接经验就是说,所有的这一些你在某一个特定时间、地点的那个整个感、感受到的呢,那么,我提出来是它的「整体性」呃。

什么叫「整体性」?就是说,我们用观念来想它,哦,这听到的声音;哦,这是里面的声音,这是外面的声音;这是我心里想的;这个是——就很多、很多的分别啦。可是,实际上,你——暂停你这样去分别、去想,你想一下,是不是不管任何时候,所有你的看到的形状、看到的颜色、呃,听到的声音、听到的——呃,闻到的味道,呵、呃,你碰到的东西的感觉、什么,整个根本是一体的,其实它分不开啊。观念上可以说,喔,这个有不一样、不一样;当然不一样。可是,就是说,我就在这一刻的这个整个、整个感觉的话,你——它没有说,哦,这是别人的声音,你就听不到哇,喔;外、外面车子走,你还不是听到?呵。你说这个好吵我,它还是照样来啊。这一些分不开的;跟、跟你要不要哇、是不是你的啊,什么、什么,都没有关係的,它这个是一个整体。

那,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们平常太习惯就是,都是心里的想法呢,使得我们没有办法去体会到这个整体是不可分的。我们总是在那里只挑一些——哦,这个噪音啰,哦,设法把它隔掉,我要听我的音乐;哦,我、我喜欢我的什么节目、什么;有没有?哦,这个人讨厌、这个人怎么样,呵;整天的呵,不断地在——给这个真正的经验本身加油加醋。而且,心里的这一些判断那么重呢,使得你没办法随时都体会到它整、整体的是怎么样子。比方说,你现在正在注意看这个,你可能其他都忽略掉了。其实,它是你经验的一部分,可是,你完全——就是你、你是等于说戴着有色眼镜看世界啰,或者自己闭着眼睛,不听什么了,这样;有没有?随时在做这、这一些事情。

但是,你要是能够停止这一些作用,后天学到的作用——习惯、习性慢慢积起来的这一些作用,你随时都在就是真正直接的体验里面。而且,因为它整个是一体的,所以,这里厉害的是什么?你要是能够那么单纯哪,就好像刚出生的小孩,哪、哪有分别什么——这是我的、不是我的,这是喜欢、不喜欢;那样子地回到那么纯的时刻的时候,你想想,这个整体的经验里面,有没有分我跟你呀?当然,我们现在看是好——几十个人在这里呀,可是,你——直接经验本身,它是整个在一起,没有说,哪个跟我亲,就一定跟我近一点、什么;有没有?它是整体,大家是分——整个经验是分不开的;分开的都是你心里的取捨而已。

啊,但是,我们很少能够回到那么纯洁说,我、我不用去分呃。啊,其实,经验本身它没有、没有分你、我,甚至没有分说,这是东西、这不是东西;就是有情、无情,也没有分的,呵。那么,你如果了解这样的话呵,你想,要是你随时随地,你都只是在这个整、整个一体的经验里面,不再去自己东搅西搅的话,呵,那么,你就会达到什么?佛经说「远离颠倒分别」——这个〈心经〉我们都知道。其实,那么简单咧,你不需要去哪里找一个特别的净土啊、世外桃源啊、什么;不是。你只要能够随时说,回到我直接的经验;这个经验里,根本没有去分好坏,没有分敌对、什么,哦,你就「远离颠倒分别」啊。

所以,我、我讲这个,是要告诉你说,你不要以为真的这个都是你要修多少年后啊,喔——三大阿僧祇劫、十地菩萨、什么,我才能什么;其实,它要你只是回到你原来最单纯。你要是懂得是这样子,你常常以这个当时的经验来提醒自己说,一切其实整体的、不可分的,你、你可以从很多自寻烦恼里面出来咧。你很多紧张、什么,都是很多顾虑;可是,你这一些顾虑,将来世界——这个事情演变、什么,会照你想的吗?不会的啦;大部分都是不照你想的。

而且,我们如果真的心是说要为众生的话,你就要超出个人的这一些担忧啦,呵。啊,这个也没有办法叫你说停啊——你习惯想什么的。唯一的方法说,唉,去看看你现在真正的经验,现在是谁让你这么紧张?像我的徒弟,有的就是说,喔——师父啊,我这样是不是很、很糟糕了、什么?整天在担忧。其实,只是他心里的放不下而已呀。你——看别人,我们不是要批评别人,而是拿他做借镜,来看我们自己——我们自己多少问题是同样的?自己在搅;放得下,就不一样,呵。

然后,但是呢,有谁能够说,自然地老是住在这个直接经验一体里面?要到修到什么时候?修到你「自然无念」啊。就是你念佛、念佛、念佛,念、念、念、念、念,念到所有杂念停了,那个时候开始,比较有希望;因为心清的嘛。清了以后,才能看到说,其实只是这样子,喔,只是自己在——心里在多虑了;能够从那个松出来。那么,你如果是常常都能够留在这个经验的整体性里面的话,那,你就要了解说,〈心经〉里面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其实就是讲这样而已呀;就是,你眼前这个,其实,没、没有什么问题的。你在那个时候才——自然这一些经里的话都契合的,呵。

然后呢,我们说修行的,有时候修久了,喔,变成——喔,只有我接受的这一套是佛法,其他的,就很排斥、什么;有没有?像我们今天去,我们要送个礼物,他都、他都嫌说,你要——我不知道要怎样处理,什么、什么。就是说,其实,你应该是——一个有这么多人来拜的地方,谁都会拿点什么来拜佛;你、你一定有处理的话,你居然会不知道怎么处理,呵。这种地方就是说,自己没看到说自己有一些偏执啦,呵。啊,但是呢,你如果是懂得真正佛法要你的是回到这个直接经验其实是整体的,那么,轻松解脱的话,就可以免于这、这种事情,呵。多一块布、少一块布,一个庙真的处理不来吗?不会的啦。我讲这一些绝对没有说批评他的意思,只是说我们正好遇到这个例子,我们来了解一下说,呵,喔,有时候人就是看不到说自己问题在哪里,呵。

而且呢,其实,你要是懂得这个的话,这就是平常常常在讲说什么?喔,「法界即净土」,或者说「当下即净土」;其实是这个意思啊。你这一刻心能够解脱,不去纠缠,就是这样而已呀;佛也逃不出这一些啊。释迦牟尼佛现在如果跟我们在一起,唯一的不同,只是说,祂不去自己打搅自己而已呀,而我们是总有一些放不下的啊。不然,祂做为这种人体的结构,祂能有什么地方比你超、超出啊?还不是差不多,呵。

所以,写这一篇呢,就是说,我也是觉得说,我、我这样子去想,喔,我当晚很、很松、很松。那,我想,这一定是有好处的见解嘛,所以就写出来,呵;看每个人读了,呵,领会多少啦。但是,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个不必去哪里找什么、什么,你就要想到我现在真正的经验,呵,不要在这里自己添油添醋。你就——诶,忽然很轻松啊,呵;常常这样子,就——普通、普通日子,诶,可是,可以过得很好,唉。

好,就是这样,呵。

 

吉祥圆满

二○一六年七月廿五日
佛安居    于古晋

林钰堂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校阅
二○一七年八月十四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dted work:直接经验之整体性 Oneness of Direct Experi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