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之要点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及初校: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晓艳
录音档从0:36:10到最后
二○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 讲于马来西亚古晋

哦——今天还要讲〈静坐的要点〉那一些啊,呵。(弟子提醒上师)

这个哦,哦——「静坐」这个东西,其实不是说——哦,来了,教你一个姿势啊;然后,教你要念佛啊,或者,心——观——注意在哪一点啊;不是只有讲一个方法啊。所以,其实要看——应该看我那一本《金戒子》啊。因为,我那是——也先读过一些这个「习定」的书啊;然后,有师傅的教导啊;然后,自己的经验、什么,这样——才写出来。然后,那个是——最先写是一个中文的短篇,叫做〈佛法习定入门〉;然后,根据那一篇文章呢,有人请我去用英语演讲,讲了三次——分三天,讲了三次——讲完,而且包括那个听众的问答。然后,过了好多年呢,哦,波兰的人也注意到,翻成波兰文——波兰的弟子。然后,不久前,差不多两年前吧,我才请上海的一个弟子呢,试着把它翻成中文,然后,我帮他改了;这样子。那么,今年才印出来。这、这一本叫《金戒子》,它所以叫做《金戒子》,是因为我最先,刚——英文的刚完成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天语——所谓「天语」,就是听到声音这样讲说:「其他的是ring,这个是golden ring。」就是说这是一个「金戒子」。那,这个——「戒子」,它有一个意义,就是说,有个意义「总持一切」嘛。那么,「金戒子」当然表示这是、这是很好的一个法本喽,哎。

那么,那里面呢,就要讲到的,就是说,你真正习定,其实,有很多东西——等于说,预备的。就是说,你还不到那个——呵,没、没有修到那个阶段的时候,你想要习定,其实是——很难啦,哦。因为,比方说——我们说「八正道」,哦。「八正道」里面,它——「正见」、「正思维」呀,然后,什么「正行」啊、「正」、「正命」啊、什么。这样——一点一滴呢,就是要你改呀。当然,也有讲说,所谓「八正道」,是一体的八面,那也是可以讲啦。你如果已经圆满的时候,它是一体的八面;你还没有的时候,你开始要一步一步去达到的时候,其实,它是——你要先有「正见」开始指导你嘛;然后,你依着「正见」来思维——怎么样才是对的,怎么样不对的;就是说,合于佛法、求解脱这个路呀;这样一步一步。然后,你要注意到说,你的生活是不是跟它合啊?比方说,你现在每天忙得要死,你说,你能不能习定?哦,你自己也知道不可能嘛!你心——坐下来那个时候,又累了,又——心里又乱了嘛,你要怎么习定?哦。

而且,大家没有注意到,就是,其实我们专门在讲「习定」的那一些经书啊,它第一句话都是讲什么?都是说,当一个人已经瞭解世间这一切是——呵,虚幻的,那么,他就离开众人呢,自己到一个寂寞——寂静的地方呢,自己坐下来开始修。所以你说,你几个领悟到这一些都是虚幻、可以放的?然后,几个又跑开了,已经不管世间事,自己要去修了?所以,不要看它前面只有两句话,其实是跟你讲得很清楚:你要真的能做到开始习定,你要先已经看破世间、放下了,而且愿意专门去做,那个时候,才是开始习定呃,哦。所以你对于习定的瞭解,我那个书你要去看啰,因为它里面也包括说,哦,你要注意喽,比方说,你——穿得太暖喽,穿得太冷喽,这个也都会影响你打坐嘛。太暖了,你很容易睡着啊;太冷了,你不舒服啊。或者,你——比方说,你打坐、你盘腿喽,你如果膝盖的地方、肩膀的地方没有盖好,久了以后,那里冷风进去——而且,你那时候血液循环不好——以后长久是一个关节的问题啊。所以,很多方面都是要注意到的,不是那么简单,只是说,哦,你知道一个方法,你自己就可以怎么样,哎。然后,这里面其实最难的,还是这个心理上;有没有?你、你是不是能够真的寡欲知足喽,世间的能够少惹喽。那,这一些都做不到的时候,你、你心还乱的人,你怎么定法嘛?

然后,「定」的方法呢,有的是对治啊,有的是什么,有很多;我那本的好处是,我归结了结果。我后面推荐几个开始修的方法,我的原则都是选择说——「恢复本净」这个原则啊。就是说,你只靠着重复一个单纯的佛号,或者咒语,或者礼拜——单纯的活动呢——或者只注意呼吸呀、什么,藉着单纯的活动,使你的心回到「本来」。什么样是「本来」?「本来」就是说,没有任何世间观念、想法在干扰啊,你就回到原来很纯真的样子。那么,这样的话,你看,你如果对治的——对治的,有时候你说,喔,我为了针对我的哪个问题,我来做——做到后来,你变成执着另一边;这样也是不好嘛。所以我推荐的都是说,回到你本来就是怎么样!呵。比方说,你说念「阿弥陀佛」喽,喔,我们开始也是——也许念的时候会想喽,哦,这是我要往生喽;哦,这是无量光佛喽、什么——还是夹了一些观念在里面喽。可是,你要是真的几百万、几百万念下去的话,你到后来就真的是纯粹——就是说,念的时候,就只有——「阿」就是「阿」,「弥」就是「弥」啊,什么也没有。你要回到那个——它本来只是怎么样子。而你不要以为念到只有「阿」、只有「弥」的时候,是只有「阿」;不是!到那时候,连它自己的那个界限都没有,就是——那个「阿」就是一切呃;其实是这样子!我们是被观念绑住,总是有个限制在;你念到真正纯的时候,是所有的限制不见的时候。可是,这个是不能讲的嘛,因为讲来讲去,是观念内的。是你真正体会到的时候,就是——那一下就是——融入一体了,就没有什么、哪一个了。嗯,哦。

那,这、这一些原则,不可能一下讲的,那个——我那一次讲了三、三次的;所以,还好有书出来了,你们可以去看了,哦,嗯。而且,更重要的,就是瞭解说,习定不是只有、只有一个方法,你自己每天去磨练而已,是你整个人要改啊!你整个人不往佛法来,你习不到定的,嗯。

那,我的网页……嗯?那边还有写是吧(上师询问,是否有人在写纸条问问题)?网页——欢迎你们去参观喽,因为,哦——上面我很多作品喽,我尽量都是很多诗啊、什么,短短一篇里面呢,就我——比方说,我提到一个修行过程中想到的一个问题,但是我每一篇都尽量就在结尾,我就要告诉你,怎么样从问题出来。我不会说,只给你一个问题,让你去伤脑筋呢;我总要给你指一个路说,怎么样子,我们可以从这个里面出来,哦。所以,因为是这样的精神去写的呢,而且,都是很多是修行生活中的见闻,或者感触啊;所以,你看的话,对你的真正怎么样把佛法用到生活里,往往会有帮助的。你就东看西看,就得一些帮助;这样子,嗯。

弟子:师傅,你说要跟我们一起打坐。

上师:啊?刚刚我跟你们大家一起坐喽。有啊,那就是一起打坐喽,哎。

主持人:关于打坐方面有什么问题?看今天来很多人,大家心里面应该有很多问题要发问。尤其是我们学——在我们「八正道」里面都有提名的就是「正定」,所以肯定呢,总有一天我们都要坐下来,修禅定,帮助我们得到解脱。那么这个「定」的修法呢,或者「禅修」的修法呢,有南传的、北传的,显宗的、密宗的。那么,既然大家来到这边,大家也坐了一阵子,就不要「入宝山而空手回」,觉得可惜呃。

上师:他说「八正道」那个「正定」,那是最后一个。就表示说,你前面的,噢,都要、都要弄好了,你后面才有「正定」呃,哎。

主持人:所以,这个「宝山」在这边;大家不要光坐在那边。

上师:不过,这个「宝山」是佛法的,所以里面是空的,哈哈哈哈(上师与大家笑)。

主持人:哦,我请教上师一下。我们讲这个——「气」,不过南传都讲,其实南、北传都一样,说我们的身体——色身啊,是「四大」——地水火风。那么,关于这个「风」字,是不是跟那个「气」的意思是一样的?

上师:对呀。它是说,把你身体的物质层面来看呃,就是——当做四种元素喽,哦。那——「气」当然是属于「风」这个元素了,嗯哼。

主持人:那么,我再请问师傅,是说——这个「气」,或者这个「风」,会不会影响我们的心、影响我们的心理?

上师:会,会,会。哦——比方说,你现在很劳累啊,或者你运动啊,那么,你气很粗重的时候,你很难做那个——微细的那个思考啊。你想,你要——那个做细密的思考的时候,都是要心静下来的时候。你正在——哦,或者你正在生气,生气的时候,这个人情绪很激动啊、什么,那时候,往往想——没办法想嘛,就只有原来那个念头这样——冲、冲出去啊;诶,会的。

主持人:那师傅,我再请教一个问题。再说,喔,这个密教里面,它会比较强调这个「气、脉、明点」,它这个——这一套修法。那么,当然我们知道从书本上来说,修密教一定要——比如说,要成就的话,一定要修「气、脉」跟「明点」;是吗?那么,所以这个气、气的调御呀,就非常的重要。

上师:可是喔,就是像我刚刚讲的,其实,它、它密教里面,它是有次第呀;次第的话,它是假定你已经大乘都修好了。所以,它——其实,它讲「气」的时候,它没有讲出来的是什么?它不得已,因为开始修密的人,不一定你大乘已经修得很好。所以,它先说,叫你做一些「加行」、什么,去——等于说,做补充、补充的训练嘛。但是,如果大乘修得好的话,问题就在哪里?就是说,其实这些人也懂空性,也有习定,所以,就已经是「定」上已经有基础的,才谈——才开始谈密宗的修气呀,嗯。然后,它的那个「脉」啊,它那个「脉」,它当然也教你说,怎么观啊、怎么观呐。但是,真正到——那个气会走对路,其实不是「观」的路啊,是它自己走的路才正的,嗯。然后,「明点」是要到说,你这个人,气、脉这方面都好了以后,他又是很有智慧的时候,它是自然会变的——身体自然起变化的。因为,我们平常人的身体,你看——粗重啊、杂念啊,贪、瞋、痴、慢、疑啊,什么都溷在里面。那——它这个物质的方面,不可能叫做「明点」呃。它是等到身心已经都净化以后,它身体的那个——精华,也会有不一样啊。而且,这一些是——真的会有。比方说——我做大礼拜的时候,好几年喽,一直白痰一直吐出来;吐、吐、吐、吐、吐,这个一方面也是把痰——出来,一方面也是——气力大了,才痰出来的。你平常人有痰,你出不来嘛。到后来呢,才痰都没有了;痰都没有,可是怎么样?我到外面去吃,它用的是那个——人工的那个佐料、什么的话,我吃完,或者刚离开餐馆没久,我会两次——「哦,哦」,就两口痰出来,就刚刚不好的已经都出来了。然后,那个——正在修的过程中,大便奇臭,好几年,非常的臭!可是过了那个以后,没有味道了。真的是会生理起变化的——净化的过程,哎。

主持人:上师,我再请教您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说佛陀的这个「智慧」。刚刚修行,比如说在开悟的那个阶段,他具足这个智慧;那么这个智慧,刚才师傅说起,这个——一个自然的升起。那么这个智慧,是不是说,开悟的那个智慧呢,经过这样的修行呢,它是自然升起的吗?还是靠思维去得到的?

上师:早就超出思维喽!他能定的时候,已经——念可以停了嘛,哎。祂、祂那个智慧,就是说,以前都是有限的观点;祂到最后一刻,真、真的所有微细的那个——执着,和那个——意识作用的所有的界限、什么,都不见的时候,在那一刻,祂,祂跟一切融为一体呃。然后,祂从、从那边才开始,什么都变智慧了。祂教的一套,都是从那边来跟你讲说——你根本还没出来,我教你怎么出来嘛;基本上只是讲这一句话,哎。所以,那个、那个是超乎心意识啊,不是我们平常想的,你以为可以用观念去界定这是智慧、不是智慧,那一些都不是啊,嗯。

主持人:哦,师傅,我们再倒回来说,凡是修——比如说有心要修密的——密法的,是不是要回到——比如说,最基本的,做这个「四加行」和做这个「大礼拜」,对我们的身体,对我们的气,是不是有帮助?

上师:应、应该要这样做呃。因为——头一个呢,所有密宗的教派都是叫你从「加行」做起。而且,你如果——像那个究朗巴,他们是——严格的那、那个传承的话,就是说,它的加行,比其他教派的加行还要多,而且,规定你根本就只能做乞丐;然后,只能住在坟场;而且,坟场还——住七天就要换一个坟场,呵——这样的修法的。那,人家每一派都要求的东西,你哪一个是生来就是阿——阿弥陀佛,你不用修啊?你不能有自己自傲的这一面嘛,你、你一定要去接受这个磨练嘛;你连这个都不肯做,你——其他的不用讲喽,嗯。

主持人:所以,我们谢谢师傅了,呵。所以,刚才师傅讲的都是——所谓这个「精髓」呃,呵,尤其是密法的精髓。我们今晚应该是说,入了宝山,就挖了一点东西出来了,哦,不要空手而回。

上师:可是呃,最重要是什么?从最基础一点、一点做。因为没有人有办法怎么样子——改了。你——你看,我开始就是念佛啊,我自己挑念佛,我就念佛啊。念佛、念佛,机缘到了,你才进密法;不是说,人家说什么好——你这边碰一下,那边碰一下;没有用的了。你真正这个基础有——诚心、菩提心,不要说只是为自己啊,为、为众生来做这个;那么,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这个基础做好,慢慢会、会接引呃——佛、菩萨会接引你,会、会带你上去,哎。

弟子:所谓「身体的精华」,是指什么?

上师:「身体的精华」,那一些就很难讲了。因为,这个要到有经验的人才好讲啊,讲不清楚啊;对不对?但是,就是说——整个身心会起变化。我刚刚已经在跟你讲说,我会痰吐那么多出来,吐到没有痰;然后,我的那个大便会那么臭,变、变成没有味道了。那你看,这中间是不是有排毒的过程?那么,经过了这样子排以后,这个——它回到比较天然的状况,它就不一样了,诶。我、我以前光是开始念佛,念、念、念、念,我已经三十几岁,那个脚底都有厚皮的,哎,忽然就——两、三个月里面,两个脚底的厚皮自己掉哇;自己掉,完全没有说用什么东西,没有!它自己忽然就掉了。哦,那,你看,这个东西,不——超乎我们想像,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个事嘛,可它真的发生过,诶。

弟子:上师,还有一点,就是,刚才你有讲说,那个「气脉」,我们的「脉」,身体的脉轮有形状,就是有「三十二脉」、什么,这样子……

上师:哦,那一些是这样子,它——传统,它密法里面,它有教说,哦,你自己想成你就是哪一个佛喽;然后,你的身体里面的气,走的路是什么喽;这些只是一种帮助啦——帮助你去、去开展你的气脉,让它走对路、什么。

弟子:那、那我们修的时候,是不是要观这些脉的不同的——比如说,顶轮的脉、
喉轮的脉、心轮的脉……

上师:对呀、对呀!

弟子:是不是要观?还是,不用去观它?

上师:没有,没有。这个「观」是说,你要知道它是怎么样子;然后,平常你在——真正气脉在走,也只是左、右脉进去,进入中脉,然后,再左、右脉出来而已啦。但是、但是呢,它这个理论呢,跟你实际的经验是合的;因为,你——在那个阔——松的过程中啊,松的过程中,是、是会感觉啦,会感觉这些东西。但是呢,你不要老在那里强调说,非那样去想。因为,用想的东西,它就是一个意识作用在;所以,反倒会干扰它那个——你只要——好像说,哦,我就是佛,我相信里面的那个气是这样;然后,我气——它真正怎么走,你也不知道啊,你只是想成是这样子在走;对不对?你只是这样子,吸——住——出;这样子,它自己会发展,不要去管那么多。

弟子:意思是说,我们——理论上,我们知道说,脉轮是这样的形状,有多少、多少;然后,当我们真正修的时候,我们不要去看它。

上师:呀,不必去管那么多!你只要想成说,我就是这样一个、一个结构——that's it。你、你主要在修气上,就是入——住——出,嗯哼。

弟子:那,到最后的时候,我们修到有成就的时候,我们的脉轮的真正的开发和形状也是像理论上所讲的一样吗?

上师:那个要等你自己碰到,才知道啊;因为你修成哪一尊,不知道啊。

弟子:就是每一尊本尊都——脉轮都不一样?

上师:它会不一样的,因为它有的很多头啊。

弟子:哦。那,如果我们是有修本尊的,我们是不是应该要——需要知道说,那一尊本尊的脉轮的形状?

上师:哦,那一些要问师傅哦;知道是有帮助啊,嗯哼。

弟子:那,修本尊法的时候,是不是连这些脉轮的观法也要一起来修和一起来观?

上师:知道就可以了。

弟子:知道就可以了。谢谢!

主持人:所以,疾呼师兄跟着上师很多年,所以,她知道问什么,呵。还有谁——关于这个「静坐」的问题呀?可以发问,尤其是今晚,很难得,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可以提出来。

弟子:上师,我想请问一下,就是关于「观想」的部分。比如说,刚才上师说我们在念「阿弥陀佛」,我们要把白光观成(净化)黑色;同样的,像我们——比如说在对一般的「加行」里面的「上师相应法」,在做这个观想的时候,我们要怎么观?观呢,应该要用怎样的状态?只是纯粹去想,还是真的要想成一个比较实际的状态?

上师:头一点喔,所有的那个——你可以坐下来(上师让弟子坐下)。所有的这些密法,它那个想的东西哦,它叫做「虹光」,如虹光啦。就是说,都是——应该是明、明显,但是都没有实质。头一点要记住:没有实质呃!只是说——然后,第二点呢,因为,如果我们老是说,用心去想的,这个是夹着意识作用,也不是真的观呃。真的观是空性里出来,应该是没有对立的。所以呢,结论就是什么?它——法本这样写呵,你、你就照着念;念到这里,它说,哦,莲师放一个光来,到你的哪里,你就是想成说——哦,现在真的莲师那个光来到这里;这样就可以了。你不必去——想说,我一定要怎么样去想到、看到,不是这样子搞;这样子搞,你永远在意识里面绑住啊。你就是相信它,照着法本就——但是这个东西是,你修久了,它有时候,自然真的显了;你不能期待它,它、它自然——你、你够清净的时候,它就出现了,嗯哼。

弟子:上师,我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当我们在做这个「加行」的过程里面,我们是不是应该要把一个佛咒,或者是念佛号,当做是一个最主要的功课?当有了这个基础之后,我们来做加行的功课?

上师:那是好的。先、先基本上持、持咒、什么,很好!但是,你如果要开始做「加行」呢,你就——「加行」有不同做法啊——有的是说,我完成一样,再完下一样,那样也是可以;还一种,就是说,你弄个仪轨呢,就是——每天什么都修一点、修一点,这样也可以;或者说,哦,这一阵子我想修什么,累积到哪里,哦,我又换一个什么。但是,我是觉得,基本上就是说,念诵啦,那个调、调配比较好——你整天念诵,也不可能;整天大礼拜,也不可能。但是,你每天也做点礼拜,每天也做点念诵,每天也做点曼逹、什么,这样不是很好嘛;有没有?而且,我们有一个那个——荣利编的嘛,「四加行」合修的啊,那个——照那个也可以啊,就每次都可以四种都修喽,嗯哼。

弟子:上师,第三个问题是关于——刚才上师有讲到我们的身体的——身心是即一的。那,在饮食上的部分呵,像显宗的很多上师——很多都会提倡说素食——素食的这个营养和状况会更符合人的身体的要求,这是很多营养师都在推动。那,在密宗上,我看到很多出家师傅,其实他们不提倡一定要吃素或吃荤。那,对于这个观念,上师您有什么看法?

上师:哦——最早没有吃不吃素的问题呀,因为都是沿门托钵嘛,人家给你什么,你吃什么,哦。然后,后来会引申这个「吃素」的问题,是因为说到了大乘,说我们要修「慈悲」喽;那么,这一些也是有情喽,也是爱命喽,我们应该放生,而不应该杀生喽,哦。从不杀生,就接着就说,哦,要劝人家也不杀生呢,那我们最好大家都素食,那他就没有理由去杀生了;这、这样子推来的啦。那么,你做为一个戒律,自己要来修「慈悲」,这也是很好啦,哦。但是,到了密宗的时候,它有的——它是这样子,也不是说密宗就非吃肉不可,密宗它有的修阿弥陀佛,修观音,修绿度母(为本尊)啊——净土的,它也是有吃素的,哦。但是呢,其他的呢,它有的——它说,修法,它修到后面,它——也许需要一些营养啊、什么。那么,但是,它也一样是坚持——坚守说,我们不杀生嘛,哦。但是呢,市场上有那一些已经、已经杀的那个肉啊、什么,你可以买来食用;这样子,哦。那个——最早的规矩也是——比方说,鸟如果是自己死的,你看到还是可以拿起来吃啊,诶。就是说,真正的戒律,重点在于不杀生呃,嗯哼。

弟子:上师,什么是「智慧」?

上师:「智慧」呵,不是用话可以界定的。但是,一个人——「我」——受「我」的限制越少的时候,「智慧」就相对地就会开啦。因为,「智慧」这个东西,主要就是说,能看、看整体,看各方面,看长远。啊,比较起来,我们每个人很有限,所以,看的都是很、很少一部分,而认为只有这个对的话,你、你做的事情,就——有没有?就是离真实很远了;你以为对的,其实正好搞错喽。所以,重点在于说,怎么样子从「自限」这里面出来。你如果能够从自己加的——加油加醋这一些,把它抽掉的时候,你比较能够看到真正是怎么样子。所以,你修行里面也是很、很多时候是这样子。你——你能够——少着相、少计较、少比较啊,你智慧会比较多一点。因为,你那一些搞的全是——呵,自己抓东抓西,都是——有没有?你心里的一套已经把你绑得很厉害了,哎。而且,会影响到你真正瞭解真实是怎么一面;不用说什么真实,连别人心里怎么样,因为你猜来猜去,也都是很难准啊。反而是没有、没有猜的,他直觉有时候可以体会到,嗯。所以,不是可以「讲的」,而是,最多只能说,在我们的份上,只能说,怎么样子,你可能智慧高一点;就要减、减少「我执」啦——基本上讲;减少「自限」——自己把自己绑住,嗯。

弟子:上师,刚才您讲解这个「心气合一的修法」。那,修——修心,到最后,也是跟修气是关联的?

上师:会、会。因为它会自然影响到气。

弟子:那——我们基本上,我们要先修心先呢,还是先修气?

上师:一般讲,我觉得从修心入手啊,诶。因为,你气呵,你说几个人能够整天在那里注意那个气?啊,你如果要说修深呼吸,也没有人有那么多时间整天在弄。那——修心的话呢,我们说,哦,提倡一个说,随时随地念佛,比较容易啊,嗯。

弟子:那——这个修心和修气的方法,如果这两个修心和修气都已经融为一体的时候,那这个一体的修法,是怎么样的讲法?

上师:嗯,就不用修了啊!是——呵——这个是因为这一些都、都还乱的人,才、才说,修心呐,或者修气呀,或者设法使它配合在一起修啊。你——修到、修到纯了的时候,根本不必修啊,什么、修什么?它本来就是一体的,还要你修?呵——它是本来好好的、一体的,是我们自己搞乱了!现在只是要让它回到「本来」而已啊,没有可修的。你本来是佛啊!(上师欠身作礼说﹕)阿弥陀佛!(上师与众笑。)

弟子:上师,为什么有的人修那个「禅定」,会修到有点走火入魔,这样子?

上师:那个就是因为——根本上还是有执着,嗯。所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要——有时候要靠师傅,就是这样。如果师傅——呵,没有这些问题,他帮你点的话,如果你还肯听,就、就有救了。

弟子:像我们自己修的话,就是老是——像您讲的这样,好好这样修下去,就是了。

上师:老是那样修,但是,我是希望你不要忘记菩提心,就对了,嗯哼。

弟子:先把心——修菩提心,很正念了,才……

上师:不是,你一边修,一边就是不要忘菩提心嘛,嗯,诶。

弟子:上师,我们怎么知道说,啊——修心修到一个程度,我们才能够开始修气?

上师:哦!你如果心里没有什么杂念了,哦——变得人单纯的时候,就差不多可以喽,诶。就是说,不、不要想多啦,想多,就、就难了;一想多,这个心里复杂的时候,气是很难(走对路)的,诶。所以,这个、这个地方,就是你、你要知道说,念佛不容易呃。你几个肯说,老是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很不容易呃!

弟子:上师,能不能开示一下,有哪几个方法能够在修心方面得到提升的帮助的?几个修法?

上师:最、最主要一个就是——不要去抓啦,就是不要「着相」。所有的问题都是从、从想东想西啊、比较啊、什么,这个开始;这个一开始,你自己已经进入一个圈套,可是不自觉啊。你觉得你想的都对的,怎么出来?你不晓得说,一钻进去,在想东想西,已经是错了;就是能够说,放得下,说,「哎呀,不用想,没有关系,都好。」这种心态的话,比较容易。

弟子:有什么方法,能够让我们说——放得下,不要想东想西呢?

上师:因为、因为你要想说,我不是要做一个人,我要做「佛」啊!佛是——心永远是这么大、这么大——无限的。你在那里抓东抓西的时候,你自己不晓得,别人一看,都(马上看出)——不是「我执」,是什么?因为只有你关心这一点啊,还有谁管这一个?对不对?你每个在想的,都只有你在关心;谁管你呀?你要从这一点就——出来嘛,就容易了,嗯。每个都有他的想法,每个都觉得他对啊。

弟子:我们是不是——就是——每天就是念个佛号啊?就是好比法师每天念咒啊,念咒就慢慢……

上师:我、我是觉得念佛以外,拜佛也很好;因为也是运动啊,也重要嘛。

弟子:我们瞭解法师所讲的,从今天起照着走吧……

上师:先——先深入这个,就——很重要。因为,你只要记得是菩提心,是为一切众生修的话,呵——因为,这里面就很深,你就、就要走很久,诶。所以,先不要想那么多。(弟子:就是老是发菩提心……)对、对,你只要相信说,我是菩提心,然后,我深入、投入,后面会有机缘的。佛、菩萨是、是——恨不得帮你那个——但是,因为你不够投入,就接不到;你知不知道?嗯。你先不要想那么多,因为这个、这个就靠能够单纯呐——你又在那里想什么,都不是佛号嘛。你要到能够真的——就是甘于说,就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哦,那再说吧。那个以后才可能自然无念啊、什么,深的才有可能,哎。而且,你这个过程中,你自己体会到身心起变化啊!那你就知道说,真的是可以深入的东西。

主持人:时间也差不多了。

上师:好、好,喔。

主持人:我觉得我们都不是很努力的那一种,所以——师傅来了很多次呃,大家都还是在那边徘徊。所以,大家要加油啊,加油、加油、加油!念「阿弥陀佛」就——非常的广大,哦,最大的密法,就是念「阿弥陀佛」,踏实地在念。下一次师傅来,如果大家还是在很乱着,就不好意思啦,呵。那,我们明天做荟供,就是……

上师:密宗殿。

主持人:密宗殿那边,护法的荟供。我们不用这边,因为这边有其他的团在用,我们去密宗殿,就是佛教菩提幼稚园那边,有个钢门、有个钢的门,把它打开。大家去了三楼,有个密宗殿那边。你们自己可以带一些供品来,啊——饼乾啊、糖果啊、水果,都可以,呵。好,我们明天仪式八点开始。就——我们就谢谢师傅喔。

 

吉祥圆满

二○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丰泽堂     于北京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