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的生活〉讲后答问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通透;笔录:弟子开明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日 讲于财团法人台北市艋舺龙山寺文化广场

MP3

林上师:啊,外面有摆一些我的著作啊、什么,然后,那里面我希望你们注意,就是应该在著作的背后都有写一些网址啊,因为我一……一辈子写了很多的东西呵,中文、英文都有,然后很多都是,就是讲到生活里面,真正怎么样,是应用佛法的。所以对你这个「淡定的生活」也是会有帮助的。欢迎你们去拿那一些书,都是送的呵;看呵,然后可以上网去看我的作品,呵,嗯,嗯。

问一:我要提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说:「一般人会遇到,不管他的婚姻、事业、身体呵,或是其他的不顺利,那会到庙里去拜。那,这样拜会产生效果吗?呵,就是说,不见得说佛教徒,因为实际上,一般大众也是,他常常遇到困难;他说,那就如果信一般,因为宗教都是信,在台湾除了特别信基督教、回教徒,特别以外,一般民众他会到庙里去求,也不见得到佛寺,也到土地公也好,去拜。那这样,怎样会产生这个……这效用?或者是说,诶,为什么大家要去?」;第二个问题就是说:「再其次,去庙里又会抽签。那这个,抽签会不会灵呢?那,是怎——这个签跟人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我想提这两个问题。

答:好,好。头一个呵,去庙里面去拜呀、这些,有没有用呢?有用的;不然,人家不会去拜呀!而且呢,这个是,因为,一般是这样啦,有的是生来他就会看到有神鬼这一些的,那么,对那一些人来讲,这个当然是真的,也不用讲啰。还一种是,你修久了,修久了以后呢,你也可能有这一方面的经验,可以知道说,真的是有这一些事情,呵。还一种是什么?你在人生里,你遇到问题了,你没有别人可以帮你啰;看别人拜,你也去拜啰。那这为什么真的会有结果呢?是因为,在超乎我们,肉眼的这个层次里面呢,确实有这一些精神的存在啰,呵。那么,你跟祂求呢,祂能够做「神」的,通常都是,就是说,祂有相当的这种,正直,呵,还有,纯洁,呵,到一个程度,祂才能变……变神,能够比我们一般的人是高啰。所以祂才能够帮助你,所以,这一些是会有结果的,呵。那么,当然我们也知道,有些什么是神棍、什么,那是另当别论啰。那是,不好的人利用这个要做什么,那是另一回事。但一般而言,呵,是……是有结果。

然后签的问题是这样子,咳,签的问题,因为,我们抽签的话,通常也是说,你还要去那个掷筊(师用台语表示),问祂说,是不是对的嘛!那么在这个筊,允杯的允许里面呢(师用台语表示),神明是可以起作用,让你得到祂想要告诉你的话的,呵,是的。但是,作为那个,修佛法来讲的话,认为这个不是究竟啦!佛法讲究的是说,我们不要只是图眼前的问题解决了,是希望能彻底的,呵,生、死,这一生里面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的话,又不是只解决自己的话,就不提倡说,你偏重于去仰赖这些啰。但是呢,在弘法上呢,我们也是希望有神明来帮助我们啦,呵,因为要弘法的这个事情能够圆满的话,有很多方面,那个条件,不一定能够容易——如果,人来帮忙,我们都欢迎,何况说有神来帮忙。所以,我们对神明也是很尊敬,呵,要礼……礼敬祂们,希望祂们变成护法,呵,这样子,嗯。

问二:我想请教一下呵,就是说,一般来讲,我们都在讲说,这个修行、修行呐。那因为我们在家里,事情比较多,那怎么样子,在……我们在家的人的这个生活当中,来从事这个佛学的修行呐?我想请教这个上师,看看,啊,依您的看法,我们在家的人应该怎么修?刚才那个林委员有提到说,这个抽签喔,那因为,一般我们抽签的时候,是先,呃,心里的话跟神明来问嘛;不管是菩萨也好,这个,因我们……我们在龙山寺的那个观世音菩萨,备有观音签嘛,呵。这观音签据一般大众去抽签,都觉得很灵验。可是,他们的要求是说,你问了之后,如果祂许可,就第一次,用筊喔,这个,嘿,表示说可以的话,那你再去抽……抽那支签,但这支签的时候,就变成要三次,如果你三次都是圣……圣杯呵才可以(用台语表示),那这种情况之下,一次跟三次又有什么不一样?所以我想了解这两个问题,谢谢。

答:喔,头一个是说,我们先答第二个问题,因为比较容易讲。它这个是表示慎重啊。因为,它怕说,我说一次就准的话,人家说,喔,你是碰运气的。所以它跟他说,喔,我真的是三次都准了,那,这个碰运气的机会就少了——减少人家这种讲法而已,呵。其实,真的灵验的话,一次就可以,为什么要三次?呵。那,至于说日常生活里呵,在家人怎么修呵?生活里面的两个原则呵;这是一体两面,一边叫做「能够放」,一边叫,要……看要「能够开」呀。「放」是说,自己的偏执啊、见解啊、什么,要能够——不要那么紧,抓得那么紧,要说愿意让步啊、愿意放,这样子,呵;另一边「开」,就是说,考虑……考量事情,不要老是自己这边看,从各方面看,呵,那么,心……感情上也是开呀,就要平等对待,不要偏说,我这边、那边,这样,呵。这是原则,生活里的原则。

但是,更重要的是,每天的那个……一个「定课」很重要。定课,因为你一天能够作修行时间很少嘛,所以,你最好找一个时间呢,说,这个时间我应该是不会被打扰到。那么,固定这个时间,固定……最好还定点,因为定时定点很容易养成习惯,我一定在这里至少给佛磕几个头啊。磕头好是为什么?因为一来也是身体的运动,二来呢,这个磕……给佛、菩萨磕头呵,消业、培福很快,呵,而且减掉自己的慢心啊、这些。然后,另一边呢,基本的功课另一种就是念诵。所谓「念诵」呢,你可以说,我专门挑——念一个经啊,呵,或者念一个咒啊,或者专门持一个佛号,这样子都可以。欸,这一些要是能够每天做呵,长远的就很好。

然后,还一点是我刚刚讲那种,我称它为「法界观法」,就是说,你不要想成只是我一个人在做,只为我做;那你想吧,你这一生短短的时间里做多少?这一点能够什么、抵什么?没有什么用的。但是你发心很大——我是为一切众生,我来做这个事——就好像,你已经变成为国家做事了,你、你……这……你的举动都不一样啰。那样的发心,你天天给它培养,开始的时候就先这样想:前面就说有佛、菩萨,跟着我一起做就所有众生,这样子做。做……做下去的时候,就专心念就可以了。专心念佛、专心拜佛、专……这样就可以了。但是到最后,你又要再想一次这个……这么大的,为一切众生,在一切佛面前;那么,这样的时候,回向,就是说,希望这个好处呢,就是——大家都一起做,大家都得到。这样子培养你的大心的话,那么,即使在家居士,久了,这一生都有可能改变很大。嗯,嗯。

问三:请示上师,一个小问题啦。其实,今天这个题目喔,想要淡定,其实就是一个非常不淡定的题目呵。就像上师刚刚讲的,这个是,欸,蛮杂而且不容易做到的一个题目呵。因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里面啊,免不了呢,随时都分别,随时都有成见,一不小心的话,落入圈套里面。所以上师在上个月或者在五月底,我忘了呵,就……曾经出来一篇教示啊,就是说,希望我们放舍这个蓝图,呵,就是不要,就是说,一定要怎么样、一定要怎么样,呵——规画了一定怎么样,然后抓着就不放,啊。可是,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呢,因为那个时候是一个比较辛苦的一个年代啊,然后,欸,父母啊、所有师长啊,都教啊,教我们呐——要拼,啊,「爱拼才会赢」(用台语表示),喔;然后什么事情要刻苦,要努力呵。那么,不知不觉的话,我们就会往一些……欸规定,一定要走的目标,然后就执着在里面,然后养成一种习性,然后就一直延续过来,呵。

所以说,我就一个疑问啊,那么这个,上师要我们放舍这个蓝图,可是我们人生总会有一些目标;比如说,我想要怎么样,呵,我想要达成哪一个目标,呵,那么,这个,什么时候,我们需要去放舍它?因为,总会经过一个一段,后……在事后里想的话,总会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才想说,哎呀,我走这个路会不会是白……是不是白搭啦?呵,意思是说,在里面,可是也没有什么成效,呵。对这个,什么时候我们才……才……才需要去醒悟?因为自己都不知道,一直都沉着在里面,然后就……就……就一直偏向里面呐一直走啰;然后等到痛苦到一个阶段啦,诶,才知道说,哎呀,我不放不行啦,就放了。那么,在这种心路历程里面呢,上师能不能教我们一些,欸,在根据您的经验里面呐,能不能有一些能够告诉我们的,能够教示我们的,怎么样,才会走得比较轻松?

答:嗯,这个是当然不容易;为什么呢?因为习惯的都是从个人的角度去想、去看。但是它,佛法,你真正讲的话,它是什么?它是对人生——所谓「人生」不是某一个人的人生,而是说一般呵,做为人的人生呵,它有了一个整体的,检讨以后,它才决定说那样的。啊,我们一般的话是,还没去看到整体人生是怎么样,你就从你的个人的生存,要谋发展,只有从这里面看——主要差别在那里。所以,真正说要学佛,其实不容易,因为你这个说,对人生作总检讨,哪一个,那个头脑智慧有高到够……够做这个事情?即使它跟你讲了,你也都知道生、老、病、死,苦、集、灭、道,你什么都懂了,可是你开始去想事情,又回到你自己嘛,所以你没有办法看出来。而他是,所谓「佛」,他是已经出来了这个以后,他能够,呵,皇宫、什么都放下来,有没有?他已经放出来以后,他看得——真的看到人生以后,他不是没有努力啊,其实他很努力啊,他一生弘法,对不对?可是,他是从那样子看以后,他努力的方向跟你不一样而已啊。

而我们所谓「放舍蓝图」,主要就是要放舍说,你这个只是个人的一套而已呀;你这一套,其实从整体来看,那每一个都有一套呀,你要怎样去维持这一套?呵呵!他每一个那一套都是为他自己的,不会管你的;你只是在那里当憨人(师用台语表示),有没有?自己不懂是这样,以为说我这样子就会怎么样;其实你这个等于——只要你有一个蓝图,你就是到处碰壁一样嘛,因为每个都不是照你的蓝图的。所以你是,这是智慧啰。看出这一点以后,说,那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懂得放的人,真的放得下和真的看得到,是一件事——真的看得到全体这一件事,所以难是难在这一点。讲佛法,你看很容易,他说修佛、修佛,他又变成在我执里面了嘛。他又是在——「我念了多少佛,我拜了多少佛,我有多少师父,我有什么……」,整天在讲那个,还是「我」嘛!因为他没有看到众生呀!所以,最主要意思说,不能离开菩提心,就是这个意思。真正的佛法,离开菩提心,就不是佛法嘛,就每个人自己的爱好而已,有什么了不起?对不对(师用台语表示)?

欸,所以离……你要知道怎么样抉择,主要是你要——眼光能看到一切众生。那么,你就容易抉择,欸,嗯,嗯。而且我——讲一下了,就是说,这个东西也不是空话啦,这就怎么讲?就是说,诶,我当年为什么拿到博士,我第二天就什么东西都放下,我就继续做,一……一来是因为我这个人就是,生来做这个的;所以,我很喜欢做这个,你不用叫我,我就一直……就是佛法,呵;你叫我做别的,我都没有兴趣。一来是有个人的这种,呵,天生的这种偏好;可是另一边就是说,因为我,虽然大家看不到这个呵,我看到,而且知道说修下去,佛、菩萨这个都是真的,有那一些经验呐——祂真的可以加持你,可以给你,辅助你,替你解决问题、什么。那,虽然一下子别人看不到呐,但是我自己好像说一个人挖到金矿,不用等别人都说,你……你有东西嘛。我就继续挖金矿就好了,所以我能够不……不管——在做,因为我知道我有真东西嘛,呵,就……就可以撑一辈子这样做下去,欸,嗯。
问四:我想,再一个问题呵,就是有关这个佛法里,像、佛像,「像」的问题。呃,据我的了解呢,就是说,释迦牟尼佛,呃,涅槃以后,在原始佛教里面,并不重视或是没有这个像,包括——那个,释迦牟尼长怎么样子。但是,对佛教重要影响是亚历山大的这个东征来到印度以后,西方的这个雕刻,把这个释迦牟尼佛啊,佛像啊,做出佛像来,所以东亚、印度有很多的佛像呢,是西方的脸孔。但是我们这种佛像,这种东西又传到中国以后,中国也重……又宣……这个宣导佛法上面,也做了像,甚至观音变成女性化,为了便于让女人接受等等。那但是呢,又一种讲法,例如说,有些寺庙呢,就是说,呃,尤其中国大陆,它又不准人家拍照,它就是说,呃,拍照不好。然后又说,你拍了照,以后对你们不吉祥啊等等,讲了这种话。那,那天我讲的,事实上佛法有像以后,对于佛法的宣导是有帮助的。那,再来讲,我们讲西藏的唐卡,它也是像,呵,也是有像。那,所以说,这个一方面我们要讲就是说,到底这个在寺院呵,我们照相,呵,跟这个「像」,跟佛法有没有什么冲突?呵,我想这一方面,听听上师的看法。

答:呵,这个问题是这样呵。头一点呢,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什么像都不要有?因为佛……佛真正要教你的呵,他说,众生本来是佛啊;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说,你只要你这一些错误的,偏执、什么,都没有的话,你好好的,你有什么事呐?啊,这个好好的,哪里是,什么像可以拘束的?呵呵,所以当然不需要有像嘛!我已经希望你把你的执着都丢了,我还给你加一个东西让你去执着吗?所以不需要有像嘛,呵。但是,你如果说,喔,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应该把所有的像都丢掉的话,那个也不是完全对,为什么呢?就是说,基本上是要使你这个人活起来,但是,就像你要教小孩子呵,你不是每一个都可以说,喔,你不给我跳到游泳池里面去,你……这样子叫做「学游泳」?有的要先让他去玩水啊、什么,让他不怕水啊、什么,一步一步来呀,呵。所以呢,在教导众生上面呢,你不能执着说,喔,一定什么像都不能有,反……反而是什么?有个像呢,利用这个来教他的时候,喔,有个叫佛,那你……你还有烦恼,你是众生,那么你要像佛这么好吗?你来怎么做、怎么做。喔,你可以带他,使你没有骄慢的心呀,你帮他可以得福呀,就变成一个方便呐——整个佛法是个方便嘛!

整个佛法是个方便的话,喔,这个佛像也是方便里面的一部分而已,佛经也是方便而已呀,任何修的法都是方便而已呀。他目的不是叫你变成一个人每天只会「阿弥陀佛」跟「拜佛」呀,绝对不是这样的。但是,因为我们的烦恼太深了,所以,往往我们做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清掉,才说继续这样做,不然的话,有什么意思呀?把一个人只是变成只会做这个事情,难道这样就叫做什么「大成就」?不是这样的,他那个所以肯继续做,是因为他发现到说,这样子做下去,净化了他的心灵以后,他的身跟心,都真的,一步一步的轻松,得到很大的改变。像我念——我先是看佛书啊,看了几年,喔,我发现说,一来呢,不能真的得到答案,因为人的想法想来想去,一下子以为是这样,等一下子过几个月,又觉得不是了,一来是不知道怎样是真正的;二来呢,心里不会有什么真的安定的力量的感觉,所以我就自己选念「阿弥陀佛」;那个时候都没有人教我啊,我自己念的。但是呢,念、念、念、念,念了三个月,诶,开始觉得两边的肩膀的最外面开始松下来了,呵。然后呢,我那时候不晓得,我也不记得念多少的时候,忽然呢,喔,在一、两个月里面,两个脚的那个脚底的那个厚皮啊,就自己……自己脱落了。本来我那个时候三十几岁,脚底都有厚皮啊,厚皮自己脱落了,就说,生……生理上都起变化,呵。这些东西是你深入以后会……会瞭……会……会体验到的。所以,从这样来讲呢,它佛法是教你活呢,它本身也是活的。所以它……它教你说,喔,这个佛法是像个船呐,你过了河以后,你不要又把它揹在背上啰——就是说,你要放下啰,呵。

然后它又说,喔,咳,「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啊;它虽然有「像」呢,它跟你讲得清清楚楚,你不要被这个……这个东西迷住了。所以,你要是真的懂它的话,喔,这一切都只是说,喔,不同的时候的方便。诶,像我们已经所有佛法的这些理论都懂了,喔,我们也是看着佛像拜呀,我们也是继续藉着它来修自己嘛。这样子才是真的活啊!你说,喔,我一定不能拜,喔,我一定要拜什么,都死在那里嘛,对不对?你明明知道它只是一个方便呢,但是,方便能使我变得更纯洁,为什么不用?这是活的地方,佛法整个精义在这里,要使你活,它本身也是活,你不要变成被佛法套住了,那才对的;否则就辜负佛法,欸,嗯。

那么,而且更深一层来讲,你真的进入那个说,心念……心里的这一些观念的束缚,都没有掉,观念不起作用的时候,诶,它说本来是一体的;所以呢,真正是一体;所以呢,你不要看它只是一个画的像,只是一个雕刻的像,它是一体,它就有可能就是佛,它就可以起佛的作用。所以,到那个境界的时候,你就不要再去分是像,不是像啰。像也是佛,欸,都可以有的。但是,这个东西问题在于,你自己修到什么程度——你修到一个程度,你才能够有那样的经验,就是这样子,欸,嗯。

问五:欸,再请示上师一个问题。我记得我在多年前啊,曾经在敦珠仁波切的——他的传真里面有一本书,书名怎么样我忘了呵,但是里面有一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说,呃,整个的,那个,宗教的,他们……他们方便法门啊,是「以幻治幻」,幻想的「幻」,啊。但是,呃,虽然说,我们常常在说,书里面有教是说,这个、这个,所有大千世界呐,都是心所示现;那么,这个都是幻,那个也是幻;但是我们看所有的东西都是真实的,有哪一样是幻的呢?这个、这个,呃,让我痛苦的照样痛苦啊;让我想要的照样都是想要的。那么,以这个……「以幻治幻」,这个……方便法门来看的话,呃,我是一直没有办法,那个、那个——想得很透呵,不知道上师能不能……做个解释?

答:你要知道呵,佛法里面所以讲说,这个也幻,那个也幻,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就是说,不管它你觉得是多么真实的经验呢,无从捕捉;是「无从捕捉」这一点,叫它为「幻」;对不对(师用台语表示)?你说,这个很真啊;很真,可是,真的一下就过去啦,呵呵,你去哪里抓它啊?是你心里在抓而已,它本身其实无从抓起,呵。所以佛法要解释这一些的时候,它的——佛法是什么样的论?它所——什么叫做「空性」,你知道吗?它的……它的意思就是说,(不论)什么东西,基本上一样——它的意思只是这样而已。所以,你要这样讲的话呢,你也可以说:「全是幻」;可是呢,你也可以说:「全是真的」——你只要说它基本上是一样,你抓住这一点,就是佛法理论的那种,它的……它是这样的方式来讲的。但是它,这个、这个,全部是一样的时候呢,所以,不能分真或幻,一分的时候,就有……有……有真有幻,就不一样啰。它要嘛,全真;所以我有个弟子,我就跟她讲(这个道理),就叫她「全真」,就是说,你叫「真」没有关系啊,但是你要说「全真」呐;你不能分说,这个是真,这个是幻,那个还不是抓——没抓到佛法的意思嘛。佛法在教你的是说,要嘛,全真;要嘛,全幻。全幻的时候看,就是以幻治幻;全真的时候,就是以真治真啰。我实实在在磕大头,所以我……我能够改我的烦恼啊,没有关系的,但是它的重点是在你不能去分真跟幻,呵呵,你真跟幻的时候是——二元对立,那个都是兴起分别后的……的事情。它是要带你回到还没起分别,还没起分别的方便的理论就是,要嘛,全真;要嘛,全幻——全真的话,不用分嘛;全幻的话,也不用分嘛。那,所以你也可以叫「空性」啊,空性也只是叫你说,跟你讲说,都一样而已嘛,对不对(师用台语表示)?啊,其实你的心念,都一样啊,都不可抓啊;是你要抓,才自寻烦恼,在那里痛苦(师用台语表示)。你要是放得下,有什么?欸,所以解脱的路,基本上还是自己的心,自己的心能开(师用台语表示),呵,能够放,那么,什么问题呀?对不对(师用台语表示)?就像你说,你修「容忍、容忍,无不容忍,无不乐容忍」,诶,修下去,本来是问题,就变不是问题嘛。是在你的……你自心够不够大,够不够有智慧放,呵,嗯。这样就可以瞭解「以幻治幻」的意思啰,呵,嗯,嗯。因为你平常一听到,你就还是陷在「真幻对立」的那种想法里去想,其实它不是那个意思,它是,要嘛,全幻;要嘛,全真,那你就没这个问题了。

问六:有两个问题请教博士,诶。我在很多年前就开始非常喜欢看博士的诗集,欸,开始是在网站上看,那后来我们就有那个出版品喔,诶。其实在看诗集之前呢,我更喜欢一本《劝念佛》,就是博士的演讲集那一本呵。那,我从里面知道,欸,上师呢,你念很多次的「阿弥陀佛」,然后、然后就有这个——一路上就跟随他的……陈祖师,这样子呵,然后我自己也念了,就学着,念五百万次,可是我花了五年的时间,因为一面要上班。后来我……我就有机会遇到了大宝法王呵,这样子。然后,但是我心里是一直在跟随上师呵,这样子;嗯。那在跟随诗集里面呢,我……我特别有感触的呢,是——一个就是〈挂念珠〉;那是,呃,那……那其实也是有一个……有一个呃,发生在身边的故事。就是那——有一阵时间正好都有……都有那个诈骗集团呵;那他们会制造假车祸。那……那有一天我们经过一个路口,然后呢,后面就有一个……一个骑士呢,摩托车,来敲——我们在等红灯的时候来敲我们的窗,跟人家说:「欸,你们撞到人了」,这样呵。那就——结果我们回去,就是培根下车嘛;然后我那时候,我在车上一直都是拿着念珠在……在念佛的呵。然后我一下车,我就说:「啊,阿弥陀佛,希望大家都平安。」结果、结果呢,欸,培根到了……到了那个路口往回去看,什么都没有;然后问了那边所有的人,通通没这件事情。那……那我们再回来看,那个骑摩托车的人,他也不见了。那我们就可以推定,他其实是一个……一个诈骗喔。那我想这个,欸,挂念珠、念佛,让我在生活上遇到某一个难题的时候,就这样化解掉了。所以,我想这个挂念珠这一部分呢,除了说这样的意义之外呢,我们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啊,另外一个我们要——比较喜欢的诗之一就是〈离牵缠〉,那刚才……刚才提到那个「淡定的生活」,那我们……我们会很想说,在整个生命里头呢,是一个非常和谐、非常快乐的,这样子,然后一生是没有遗憾的;可是有时候我们真的会觉得,怎么就是会有「怨憎会」呵?然后,我们非常的……非常的想要去把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能够化解,尤其是在那个工作场合,那个工作又是一定要做的,可是,有的人就是会想来跟你计较,或者是有一些抢夺,那这样的人会让你觉得是,欸,心情,就是做一份工作不是那么地愉悦的去完成呵。那么我想,欸有关于「离牵缠」这一部分,是不是请博士也跟我们再做一点指导?谢谢。

答:呵,头一个说挂念珠呵,我那时候写那一篇,我记得意义是说,就是说,挂着念珠呢,是想做甚么?就是希望说,也许有的人看到呢,他就问你说,喔,这是干什么的?那么,就多一个机会呢,跟他讲说念佛的好处,是那样的心态说挂念珠这样,呵。那,另外一个,你说那个「离牵缠」的事情呵,这个东西是这样子,呃。我们刚刚有讲过那个说,生活里的原则,一个是「放」,一个是「开」嘛,呵。你就一方面呢,就是说,你心里会埋怨啊、不喜欢啊,这一些,你要去放,呵;另一边「开」呢,就是说,你就拿那个——这一些事情呢,当一个机会来瞭解说,喔,事情的处理,如果这样处理,可能会有其他的见解,会有其他的批评,那么要怎么样子,减少这一些……这一类的摩擦,这样子。当然,所谓「离牵缠」,基本上原则是说,我们不……不去跟他纠缠在一起、计较啰,呵。但是,你藉那个机会来想说,这个事,我要怎么样子处理呢,可以减少这样的问题,就变成——你自己去学开阔,这样子,呵,嗯。

问七:老师,我可能就会在……在某一个想法里头,会想说,啊,离牵缠,那我是不是就是避开它?可是因为觉得是,是不是我没有能力去面对这个问题,所以我必须去逃避?

答:不是、不是,「离牵缠」的意思是说,我不跟他纠缠下去,但是并不是说逃避问题,因为他已经找上来了。这时候你换成要想说,我怎么样子,这个事情为什么处理到他会变成这样子?那么,我如果怎么样子换一个方式处理的话,也许就可以使得他不再这样子纠缠。就是往这方面去考虑了,就变成你这个人学怎么样子比较开一点、比较圆融一点,呵,嗯。

问八:林上师好!那,在这里呢,难得机会跟您致谢,因为是那个网路上的殊胜,这样子。那,就是因为那个林上师牵提,我们比较有机会去阅读那个陈上师他的著作,或是林上师的著作。那,想要请教上师,就是说(用台语表示),就是分享一下,因为,像我们自己是那个——在家修行者,那个密教行者,那,只是说,就是在想说,这个闭关,像我们这种要工作的居士呀,可能……有没有可能?因为以前看那个陈上师早期那种——教一些短期闭关的方法,那,闭关是不是,对一个小乘修行人,是不是很重要?那,它那个主要工作可能是什么?那,请上师指示,谢谢。

答:闭关的话呵,是有帮助,当然有帮助;为什么呢?因为闭关重点在说,禁足、禁语。就是说,你……你在一个地方呢,呵,自己一个人,你不再见到别的人。那么,设一个日期呢,说什么时候进去,什么时候出来呢;这中间呢,你完全没有做世间任何事,没有电视,没有电……报纸,没有信件,什么都没有。那么,在里面专门只是修一个功课,或者只做佛法方面的事情,呵。那么,这个东西呢,它当然对你的修行有帮助,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你平常没有经过这样子的呢,你——已经不习惯说,孤独了。其实,人是孤独的,就是说,精神上你是;但是,你习惯于,就人老是有跟人家,这样——不管多小的接触——有没有?总是整天在这里面。那么,因为那样呢,你的心比起来是很杂乱的,呵。所以,通常讲,闭关的话呢,不鼓励说一开始就闭长期啦,因为你没有习惯过的话,不容易,呵。通常你在家的,你可以利用说,比方说周末,或者连续假期啦,就两天、三天啊,呵;在一个下午,傍晚的时候进去,然后要到——必须上班那一天的早上才出来嘛,呵。那么在这个期间呢,嗯,你会发现说,通常都要这样单独自己差不多三天以后呢,心才会真的静下来——需要那个时间。

所以,你若没有过这种体验的话,你连自己心不静都不知道,有没有?太习惯于在很多杂念里面。那么,闭关——其实,另一边,在我来想是什么?练习面对死亡,有没有?因为你死的话,谁能替你呀?当然是你自己一个,呵。你现在已经习惯说,喔,只靠我一个,我也是很安然——没有事,不需要怎么样。那么,你将来遇到那一些,非孤独不可的时候,你是不是比较有准备好了,有没有?呵,啊,当然啰,因为你在那里面不去搞别的东西,你这时候做的功课,就比较能专心啰,呵;而且可能这几天里面做很多啰——平常你不可能做到的——有没有?呵,都有种种的好处啦。那,基本上原则,就是说,有机会可以试;然后循序渐进,慢慢长啦——不要一下子很长,有时候出毛病,呵,嗯。

问九:上师,在那个,欸,献宝瓶跟修颇瓦方面呢,就是现在应该是「举世无双」,那个大师啦。那,欸,想请教一下,是不是每一个在家的居士呢,都适合来修颇瓦,学或者修颇瓦?

答:颇瓦法呵,它是密宗的超渡的方法。其实,它这个——这样子,问题是这样——就是在西藏,他们通常也是怎么样?就是年纪比较大的人啰,想要准备以后往生啰,就去领颇瓦的灌顶呀。然后,修一修,也不是常修——一个月修一次啊,或者一个月最多修两次啊、什么,就是准备说,到时候往生,佛来接引,比较容易而已。好像说,已经知道是要往头顶上走啊、这种路线啊、什么。那么,一般的人来讲,所谓「修颇瓦」,只知道这个地步而已。因为……什么,真正你要说,修到颇瓦本身——照它那个法应该有的地位的话,很不容易喔。因为,它里面的那个,让那个气喔,往上走的那个,那个你如果——陈上师有写那个〈迁识证量论〉,你如果那个脉、什么,都没有开,或者你的气不够啊、什么,不可能的啦,呵。你……你想要走,可是你这个路还没有开,你……你怎么走?呵,所以不容易啊。

啊,真正修得好的话,一定是,都已经到说,喔,也能观本尊啊,然后,气功也修到一个程度以后,那么,修的才是真的所谓的「颇瓦法」了,呵。而且,颇瓦法一定也是要上师的传承啰、什么,才可以的呵;不是自己本身就能够修到什么,因为做超渡,总是佛、菩萨一起来的呵——不是我们个人力量,嗯。然后颇瓦还要修到头上开顶、什么,那个是真的。真的——头会觉得像要裂开一样的。不是说忽然一下子啦;就会有几次那样经验。然后,真正所谓「梵穴」的地方呵,从这个髮际开始八个指头呵,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呢,真的会,咳,会先——有时候流点黄水啊,或者有一点血滴啊,然后那个地方,会开开。开开以后,它那个地方会凹下去,然后——我自己的经验是——凹了以后,然后才慢慢的,因为凹开了,它才又长出来,上面才隆起,呵,这样子,嗯。所以,真正你要修颇瓦,修到能够给人家超渡、什么,你基本就是要开始——你从投入佛法,从加行做起啰,呵,嗯,嗯。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问题,我们就到这里呵。还有问题呀!

问十:上……上师,那个,呃,超幽那个——我有留一点米。然后,我知道,要供回去——加了米新的——要供回去撒喔。那,我也可以这样做吗?……,那,我也不会修,直接念这样,……?……,流汗,有时候会流了汗在里面,没关系吗?

答:可以啊!可以啊!你拿到那个颇瓦米的话,你就是——所谓「新米」,就是没有用过的米呵,然后,你那个颇瓦米从上面——因为是加持,从上面放上去;那,你把它搅拌。喔,因为你拿到的是颇瓦米,你虽然不会,这个米本身有加持的力量,你可以去……你就念……念「阿弥陀佛」啊、念「观世音菩萨」、念「嗡、妈、尼、悲、咪、吽」,这样撒就可以啰。那没有关系、那没有关系,不影响的,嗯。然后,如果你去到坟场,你一个重要的是说,有机会,你读一读那个墓碑啊,因为它一个、一个墓碑,它会写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啊,什么、什么;有的合葬啊,有的什么——你可以慢慢瞭解很多人生的短故事在那里啊,你会看出来有他的故事在;而且呢,你本来满脑子,喔,什么问题、什么问题、什么问题,去到坟场看,喔,原来人生就只是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问题都不见了,可以有静心的作用,会生有静心的作用,嗯。

问十一:请问这个日本的空海,那书上写的说,他是修行,来中国修行密宗;然后,回日本以后呢,叫「真言宗」啊。那到底这个——呃,空海,他是还有附……参加,那个——附和别的宗,还是说单纯是密宗?

答:呵,他那个所谓「真言」,就是讲咒嘛;咒语,他叫「真言」。所以他……他只是密宗啊。但是,空海他是从——嗯,唐朝的时候去到我们中国呵,然后跟着学的那个叫「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那一些是直接从印度来的。但是他们所学到的呢,从西藏的密宗的来看呢,就叫做「下三部」而已。就是他缺乏西藏的那个无上……无上瑜伽部,所以从西藏的系统来看,他们学到的是叫做「下三部」,欸。而且这个不是乱讲,不是说我大乘,你小乘,不是那样子的;因为,第一点,他们的法,在西藏的那个里面都有,呵;然后,第二点是因为它那一些法,真的,你如果整个都懂了话,你就知道,那一些是等于预备法啦;就对于无上瑜伽部来讲,是预备法啦,就比较——呵,基本、容易的、浅的;那一些有了的话,那么,才……才修无上瑜伽部。但是呢,因为他下三部的很注重那个,你修的时候一些很细的细节,那么,如果你很真诚地,照那个细节——喔,什么坛城要怎么摆呀,什么衣服呀、什么手印、什么,一点一滴去做,有时候他——有一些那种感召鬼神护法的力量很大的,这样子,嗯,嗯。然后,还一点,你看,比方说,下三部也是有火供、什么的话,他只是在一个房间里,一个桌子上,一点点东西而已。到西藏的密宗的火供的话,他就在外面很大的规模在做的——嗯,都有不一样。

问十二:上师,我想要请教您,刚刚您提到那个坟场喔。那么,因为我们——中国人的习俗呵,就是说,过去是土葬,现在是比较卫生的,所以要用火葬。那么,在土葬的时候呢,往往会有——就是说,呃,「捡骨」跟「不捡骨」的这种区别啊。但有时候,一样,也有夫妻呵,那不同时间过世,但在一般的习俗上来谈,就有地理师会说:「啊,今年是属东西向呵,明年是南北向。」但要一个在今年,一个在明年,那,这个是不是没有办法把——将来捡骨的时候,把它凑合在一起,会不会有这种问题出来?那,假如说,我们一般的信众还是执着在这种问题的话,我们应该如何来面对它?

答:呵,这个东西是这样子呵。风水的事呵,因为是……也是人类经验累积,就等于说一种学问啦,呵。所以,不能说,它没有……没有道理,呵;它有它的道理,呵。但是呢,佛法讲究的是说,喔,什么是最究竟的?呵,那么,这一些东西呢,从佛法看,是——不是最究竟的东西;它不是强调这一些的,呵。但是他——比方说,死的人,自己有要求啰,或者他的子孙们自己有他的见解啰,这个呢,我们只能跟他讲的就是说,喔,佛法教我们要,心比较开呀,不要太执着这一些;你如果道德好,呵,比风水好还要紧。用这一方面的来跟他讲呀,呵。但是,实际上的解决呢,就是因为他如果要做,你只能照他自己想要做的去做,呵,嗯。

问十三:我想请教的是呵,一般新的——可能很粗浅的问题——就是,我,还有我的朋友呵,谈我们在念……做晚课,还是什么——自己会念〈心经〉,还是什么呵;那,常念到一半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就——脑筋就似乎想到别的思想去了。那,我的朋友,他们也是耶,有很多也许还没有退休的,或者是其他朋友,他们都碰在一起,就说,「这时候怎么办呢?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平常虽然很想很专心,可是心就是静不下来。」那请教——呃,上师,应该怎么样来让自己心能够比较专注?谢谢。

答:这里面呢,呃,回答有两部分。一部分就是说什么?这个就显示呵——就像我们说习定一样,呵;习定不是说,喔,我……我知道了该怎么做啊,然后每天一个时间就去做啊,你心里真的就能够定下来;为什么?因为你的生活里面还太乱了,太多事情了。所以,这个东西要解决呢,头一点就是说,不是在于当时做功课的问题,而是在于说,你平常的生活里,你应该要看到说,一切无常,时间不多啰,能够放的我就要先放啰。你要生活里面,慢慢的以佛法为主,能够其他的,只是应酬、什么,都要放掉、放掉、放掉!这样子呢,你才有可能呢,心能够真的集中在功课上;这是头一点。第二点是,正在做的时候,遇到这个问题怎么办呢?你不要花时间在想说,「哎呀,我怎么这样?」或者「我一定不要这样!」这个都是杂念。唯一的方法是,一发现就回到原来的功课;原来断在哪里,接下去——原来是佛号,继续佛号。这样子,最……最快的方法。就说,不要再分心,又去想,呵;后悔呀、什么;都不对了——就是直接回到原来做的功课上,欸。然后,不要……不要被这些东西打断你,继续每天做功课啊。但是知道这些要点以后,就会改善的,嗯,嗯。

问十四:那,如果这样子,刚好静下来,然后很多杂念——虽然是杂念,但是刚好想到一些你该做的事,或是怎么样的时候,是继续想这个——诶,我忘记了什么事该做——还是说要回到……回到那个呢?

答:没有。所谓「做功课」就是说,这个时候,我就是宁可忘记,我就是要回到这个而已呀,呵——这样才是真的在做功课啰。你不能说——你……你做功课的时候,就是佛课第一啰;其他的事,忘记都没有关系。因为佛法(功课)能够做到这样,是因为想说,等一下也许死掉了嘛——都要从那样的觉悟去想。人不——谁知道你还活多久咧?等一下也许死掉了;所以,现在这一刻要念佛;就是要练习到说,临终的时候,你也是能够好好地念佛呀。不然的话,你修一辈子也没有用啊。你想说,喔,还欠谁三块钱,呵,完了,呵呵,西方极乐世界不用去了,呵呵。就是想说,已经就是要放掉,这个时候,就是生死关头一样,嗯。

问十五:那,再请教一下呵——对于一个没有学佛的人,我们如何让他会有想要学的兴趣?

答:呵,这个呵,欸,比方说他小孩子的话,就是带他一起活动嘛。那么,他耳濡目染,比较容易有兴趣啦,呵。但是也不能勉强;勉强,恐怕他以后反感——以后长大,他根本都不要碰——那我们反倒害了他嘛,呵。那,至于一般的人呢,他是完全不相信的时候,你不能一来就要讲说,真的有佛、菩萨,什么、什么——你又拿不出来,呵。你只能讲说,喔,你是不是有什么生活上的问题啊、心理上的问题啊?那么,如果怎么样想,比较好,呵;怎么样看得开,比较好。那么,这一些呢,是因为佛法教我们,怎么样,是有什么道理——讲道理给他听;还一边呢,像说,劝人家念佛,其实不容易嘛——他……他不一定要念,就跟他讲说,因为我真的这样做以后呢,我发现说,这是一个方法,可以使我的……培养我的那个心……心力能够集中啰;心力集中,对现代人来讲,还是很有帮助啊;你心力集中才能做事嘛,有没有?讲这一方面的,就是说,这是心灵的体操啊——就像你每天要运动一样,心灵也要净化啊、也要锻练啊。我都是这样……这样子开始讲的。所以,我……我写一篇叫做〈谈念佛〉嘛。那一篇在我一个——那个什么《净业朝暮课诵读本》里面,也有附的——就是写给一般人看说,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呵。啊,因为一下子讲不清楚,就看一看那篇呵,嗯;那一篇是很容易劝一般人信……念佛的,嗯。

问十六:我再问一下呵,因为一般很多人,我们到寺庙里面去,都是一个「有求心」呐。那,他会觉得说,我依赖这个菩萨呵,比较快。那,反而说,要自己要学佛,还是什么,自己瞭解到这个知识,他觉得说,这样的话,好像对过去的信仰,比较不究竟啊。他会觉得说,学佛是要靠我自己;那,我靠「他力」,会不会是比较轻松一点、比较快?那,我今天向菩萨求,菩萨也许会满我的愿;那么,有时候会这样子的想。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如何去跟人家解释说,这个……这个,呃,「有求心」是在佛法上面比较不好;是不是这样?

答:喏,这个东西是这样啦,就是说,头一个是,让他瞭解说,佛法基本上的观念说「因缘」、「因果」嘛,呵——一切是靠因缘、因果才能成就的,呵。所以呢,你来求菩萨呢,也不是完全靠菩萨的力量,为什么?也要靠你肯相信佛、菩萨啊,呵呵,也要靠你肯求啊,呵——这……这也是因缘呐,对不对(师用台语表示)?你不一定相信,你不一定求啊,呵。有的人想说,我靠我自己,我不要求你,呵。所以,然后呢,佛、菩萨所以说,你来求,祂帮助你呢,诶,因为祂眼光很大——祂是想说,你肯来接近我,不容易了,因为更多的人是跑开,根本不理我的,呵。我不可能一下子让你说懂得学佛、懂得什么;可是,你肯听我的时候——嗨,这个小孩过来、过来,有点糖果吃,呵——先让你亲近这个老爸爸嘛。亲近了以后,哦,慢慢有时候讲一点、讲一点,你听一点、听一点——祂是这样慢慢带人的。所以,佛、菩萨是方便,是这样子的。祂不是说,马上怎么样、马上……马上要百分百、马上要什么。不是这样;喔,有缘就很好,啊肯修就很好,慢慢来。因为都不是可以勉强的。

但是厉害的是说,有了缘以后,喔,慢慢接触了以后,他发现说,诶,真的好啊、真的有帮助啊。喔,啊,别人相信了是怎么做;喔,他慢慢自己越往里面钻了。这才是祂真正要的东西,所以不必去那里分那么多,自力、他力、什么,不是这样。祂都是整体看事情,不是在你那里计较说,我自力、他力;不是这样,嗯,嗯。所以,像我,我……我现在这几年来都是,每年这样跑一趟啊,喔,马来西亚也去几个地方,大陆去几个地方,台湾来一下。哦,好像没什么、好像没什么,可是,喔,每一次,哦,有机会遇到几个人、遇到几个人,慢慢、慢慢,就有些人就对佛法的瞭解又不一样了,有没有?都是我们没有存什么心说,非要怎么样不可。但是有了缘,慢慢、慢慢,可以有影响,欸——希望能造福更多,欸,嗯。好,那没有别的,呵,今天就讲到这里。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八月十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 work:淡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