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与密宗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通透;笔录:弟子达实
二○一二年七月七日 讲于 台北大乘精舍

MP3 A B

啊,谢谢!谢谢乐老居士给我这个机会,来这里跟大家,呃,讨论一下呵。今天的题目喔,是〈净土与密宗〉呵,那么,在讲到这个题目的内容以前呢,我觉得最好是先谈一下说,呃,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学佛?因为你要了解这样的话,你在谈这些问题的时候,你比较不会迷失了。怎么讲咧?就是说,你也可以在那里光在讲说:「因为有的人是认为只有哪一边是好的,呵,」或着说:「密宗呢,是怎么样的才算是佛法,哪一部份又不算佛法。」很多这种,可以说历史的讨论、学术的讨论,呵。那,那一些呢,有些就是终生去,呵,研究的结果也很难有定论的呵。所以,如果走那样的时候——走那样子的路径来讨论,是有点迷失——在我看来噢。

因为我们学佛要认清的就是说,都是希望说,哦,能够从轮回的苦里面解脱嘛,然后能够达到证觉嘛。而且呢,要达到这样的话,佛法教我们「无我」,所以不是说——为、为一己而已嘛;因为你如果只是为一己,这是跑不出来的,呵。所以一定是说,希望众生呵,都能够从轮回里出来,呵;能够达到证觉,呵。先、先了解了这样以后,再来谈到〈净土与密宗〉的时候呢,就可以把很多那种,等于说,只是理论上空谈的,我们可以避免了,呵。我们没有时间去、去争论那一些问题,呵。

那么,这样子的时候,我们要先、先来讲说净土与密宗呢,它有一个什么特别呢?就是说,在我们中国佛法的分类里面呢,十个宗里面,大部分呢是属于谈理论的比较多——哲理,呵、佛理,这样的研究。那么,一般而言,认为说,真正跟实在的修有关的,当然并不是说,其它宗的就不修了——因为他专心去研究的人,他当然也会有他的持戒、有他的行持啰。但是就是说,偏重于修的呢,说是有三宗喽,呵——就是净土、密宗,还有禅宗,噢。

但是禅宗,我们今天不在题目之内,而且它说的是——严格讲,它是「教外别传」。所谓「教外别传」,就是说,它强调说,我们,呵,不要再去看释迦牟尼佛讲的那些经论,不要陷入语言文字的思考里面,我们要直接去了解成佛是怎么一回事。因为释迦牟尼佛开始成佛的时候,他也没有经论啊,呵呵,他自己可以达到;我们应该也可以达到。他是这样子的,说我们自己、自己来也是可以的。自己来当然是有可能啦!

但是这一些呢,禅宗和密宗又有一个什么共、共通点?就是说,这一些好像是说,你不是完全投入、完全放下的,难、难得有结果了,呵。因为人生很短啊、精力很有限啊,呵。你如果还想说:「等我退休喽、等我有空喽、等我心情好喽,我才去摸一摸的。」你以为这样就能够了、了生死——不要说自己的都了不了,呵,这是不大可能的。那么,怎么知道他们是需要这样咧?因为禅宗呢,你看以前的故事啰;他——一个禅师,他如果要去,想要求说——参悟的话,他头一个,就是说,听说哪里有师傅——他认为是要师傅的领导下,才有可能了解真的怎么样达到;那么,为了去找这个师傅呢,他可能要走几百里、几千里。这一路去,又是古代,你看,什么都丢下喽,然后路上可能遇到狼、虎啊、蛇啊、遇到强盗啊;就是命也不顾了,呵呵。要有这样的,呵——发心,这么大的毅力的人呢,他们才有可能说,哦,也许会碰到这个结果--成佛——到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噢。

那密宗的话呢,它强调说——在藏密的话是说:「一生就要成佛啰。」呵呵,有这么容易吗?你时间那么短、精力那么有限;你忽然一个,呃,烦恼丛中的凡夫,怎么样能够不但摆脱这些,还能够超越,还能够——如果一生就成佛,还要广渡众生,也是非常难。所以这,照他们的目标来讲,这一些都是等于说——你不是完全投入的人——等于说,只是妄想啦!呵,如果要走那两条路。

所以我们一般而言呢,又要上班、又有家庭、又事情忙得很,现代人又这么多事,你老实可靠的一个路,是说:修净土。那么修净土的话呢,它这一、这一门呢,它强调的是甚么?就是说,哦,这个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说:「有一个阿弥陀佛,有阿弥陀佛的净土。」那么呢,我们要是发愿往生的话,只要常常持他的名号、念诵他的经典、对他做礼拜供养,那么呢,因为阿弥陀佛,原来成佛之前,发的大愿里面就有说,凡是有众生相信我、愿意来我这里的,我都要在临终的时候,来接引他,呵;那么,靠着他这个大愿呢,我们如果能够深信,而且能够真的做到他说的,哦,平常就是要念佛啊、要念他的经啊、要拜他啊。那么,这样的话呢,是——这是一条我们一般人比较有时间、有精力可以做到的。那么,这里就要有一个问题了,就是说,哦,你说:「有那样的净土、什么」,我们又没看过。你说:「释迦牟尼佛说的」,我们虽然很信佛咧——只是书里印的一句话,呵呵。那喜欢挑毛病的又说:「你看,佛、佛讲的话都口传四百年,四百年后才开始有文字记载,这中间哪些搞错了,我们也不知道,呵呵。」你要挑毛病的话,真的是好像没办法信的啦,呵。

所以,要怎么样来了解说,净土这个门呢,是可以信、可以修,噢。这个——我通常是劝人家这样子做,我先从我自己的经验讲起来。我开始的时候,在美国读、做那个博士研究生,已经那个候选人资格拿到以后,比较有时间,然后自己就看了一些佛书啊、也看《圣经》啊、什么。那佛书读了几年,我就变成喜欢读禅宗的公案。禅宗虽然说不靠语言呢,人类还是,呵呵,不、不靠语言,又怎么传咧?结果,总是留一些东西下来,呵。看来看去呢,发现什么?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因为你过几个月,想法又改变;头一个,不知道怎么样是真的答案。第二个呢,道理好像是这样,可是这个人呐,没有真的改变,就是说,心里没有力量、没有安定,呵。

所以我自己就是说,哦,我挑一个法门——我就挑念佛的;为什么挑念佛的?因为你——这个——其实你说:「哦,我不信佛,我也不信你有净土。」但是你有烦恼是真的啊,你这个烦恼要怎么样除啊?你要有个方法来除这个烦恼。那么,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说,嗯,至少可以藉念佛这个修法,就是老是念一个「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这样子啊,来练习说,我能够控制我的心嘛!我的心不再是无、无、无所,无、无从加以控制,那样的乱想——胡思乱想;而是,哦,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可以要念「阿弥陀佛」,就是只有「阿弥陀佛」一念。当作一种心理上的调、调、调练,这样来做起。欸,这样做了三、三个礼拜——咦,三个月以后呢,欸,遇到同样的生活里的事情,觉得说:「欸,自己心里有、有些安定。」而且,呃,念佛念多,慢慢觉得,哦,从肩膀开始松起来,身体也会松;不但是心里,呵,有安定的感觉,而且身、身体也慢慢松了,呵。

那,所以这是一个——对现代人来讲呢,你不能强要他说,我、我又拿不出阿弥陀佛给你看,我又不能把净土搬到这里来,也不能请你坐飞机过去,我要你怎么信?我是劝人家说:「你试试看这个方法呢,你心、身都会慢慢松弛下来,噢。」那我、我是觉得说,这是好的办法,我就连论文我也不管。我一天念一万声「南无阿弥陀佛」;开始的人一做,就等于一天要念八个小时,呵。这样子,我做了、做了好一阵子。那么,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咧?咦,很奇怪,我不记得是念了多、多久以后呵;咦,我那时候已经三十几岁,脚底本来有厚皮啊,忽然那个厚皮自己就、就掉了;就是说,也没有任何——它自己厚皮掉,然后就脚底又恢复那种很光滑的样子,呵;所以这种也是想不到的一个后果嘛,呵。那,慢慢我念到四百多万啊,喔,我就有缘去认识我的师傅啊——因为我本来也没有想要学密宗啊,呵。所以,那时候有人、有朋友认识他的介绍啊,那,他,正好我师傅那时候,开始讲〈净土五经会通〉,我就跟着他去啊;这样子,就慢慢跟随他啰,呵。

那么,为什么会从一个并不相信密宗的人,愿意去追随密宗啊,而且把拿到博士学位以后,第二天,就什么东西都放掉,专门来做佛法的事情——来修行、来弘法;是因为深入以后,慢慢有感应啰,知道说,哦,这些佛、菩萨是——不是假的,是真的。不管你在哪里,你够真诚,你心是为众生的话,那么,他可以加持你;怎么样加持你?你感觉到力量来,你感觉到光来——你看到光,你感觉到热来,有种种的事情,呵,这样子。所以呢,在这里面呢,我、我劝大家,就是说,一般而言,最好就是——就算你相信密宗呢,开始的功课,其实一样。因为这些不同的法门,它归根结柢怎么样?就是要解、解除你的烦恼,使你离苦得乐嘛;希望你能够慢慢地修成菩萨、成佛,好来渡所有的众生啊。所以,他这个发愿说,要往生阿弥陀佛的国度,也不是说:「哦,我去那里,我以后享福就好了。」而是说,因为我去那里,修得圆满了,我可以再来救渡更多的人。

所以这里面一个很基本的东西,就是「菩提心」喽,呵。整个佛法,不管你是修净土的、修密宗的,这一个东西是一定要记住。你、你说:「我只、只为自己啊,或只为家里啊。」或者说:「喔,家里的都还没渡啊,我怎么渡别人啊?」你这样想的话呢,会有什么结果?就是说,有些他因缘还没到,你老是只、只顾着这几个呢,你就白费了力量了,呵。反倒你是平等地对大家弘法呢,使正法留在世间的话,他将来因缘到的时候,他还、还学得到真东西——要这样想才是「智慧」跟这个「慈悲」,平、平衡圆融的方法,呵。那你再想,你如果说,有个人说:「喔,我只有这么一点点,啊,念的功课,怎么可以分给所有的众生?不是就没有了吗?」错了!为什么?你如果老在那里想说:「喔,这、这是我的、这是我的。」那我问你:「你知道你以前欠过多少债?」多生多世的债,你根本都不知道,你、你只靠这个——这一辈子念几声的,你要怎么样去还啊?你要一个人、一个人算的话,你还不完的——反倒就错了。

反而是,正因为,你现在一开始念,你都想说:「我是为一切众生。」你想修的时候,你就想说,父亲在这边、母亲在这边,前面呢,是有所有的冤亲债主,呵,就是过去生、现在跟你有关系的人,后面呢,是六道的众生——最靠近你的,是最需要帮助的地狱众生,然后饿鬼道、畜生道、人、阿修罗、天人呵,大家都在——你念佛、他也念佛,你拜佛、他也拜佛,你诵经、他也诵经。前面空中呢,你如果是念「阿弥陀佛」,就以阿弥陀佛在中间,念「观世音菩萨」,就观世音菩萨在中间。那么,其他的诸佛菩萨呢,所有圣众都在空中环绕着,在看、看着我们修行啊;这样,他在照顾我们,我们在向他祈祷。这样子的心呵,每次做任何功课,不管你修净、修密,你先这样想;这样的话,你的心量就变成是整个法界那么宽广。你这么大的心,你就是念一声都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噢;而且你不用担心说,我这样子就、就少——不对!正因为你心大,所以功德大,所以能够抵自己的业,还救所有的人。所以这种很重要——要学。

那么你一开始念佛啰、拜佛,因为你要专心在佛号上、专心在拜佛上,你可以就不再这样想,但是到最后回向的时候呢,你又再想一次——就是说,刚刚做的这一点呢,啊,确实是大家的;这样子的结果呢,今天不觉得怎样、明天不觉得怎样,你几个月后、几年后,你这个人就、慢慢就变了,呵。这样做的才是真正佛法,才是真正有功德,呵,才会有结果,这个很重要,要记住的,呵。

那么,再来呢,不管你是说,修净土,还是修密宗啊,它基本的功课是一样——基本的功课,叫做「念诵与礼拜」;「念诵」呢,喔,你信、念阿、修惯了阿弥陀佛,你就念「阿弥陀佛」,你不用说,人家说什么好,你就换来换去——不是这样的!这些佛、菩萨,他的佛号是干什么?帮你来清净你的心而已嘛!哪有说一定要哪一尊才可以?不是这样的——每一尊,他本身是无限的——他有什么限制?是你自己的心去限制了,是你的错误喔!你要了解,他是无限呢,所以哪一尊一样的;你已经念惯的,就是最有用的。而且你要知道,你这一辈子胡思乱想几十年喽,你想说我随便念几声就可以抵掉——不可能的!

什么法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法,就是念得多,呵。这边真正放进去的心力够多了,那边自然不见了,呵;所以这个——这一点很重要,呵。而且你正在念的时候,什么杂念来、什么,你不要说:「哦,这样我念得不好啊;这样子我要、我要克制这个杂念。」错误了!这个都是跟你念的佛号没有关系,你念「阿弥陀佛」,只有「阿弥陀佛」四个字,什么、其它都不是啰。这个法只有四个字;你一觉察不是在这四个字上,赶快回来就对了。不要花时间再做别的事,那就是精力浪费了,噢——这种就是真正诀窍的地方,呵。那又为什么说要拜佛呢?——喔,我刚刚讲那个原理就是,你如果是密宗的,你、你念个咒就是了,呵;我也不管长咒、短咒噢,你同一个道理,呵。

那么,为什么强调拜佛呢?这个也是都是从实际的,啊,这个弘法——跟人家接触的经验里,从别人那里学到。就是以前有个人呐,她妹妹才二十几岁,已经是植物人,但是植物人,只是不能动,她心还是会苦啊,有时候就会心情很不好,就哭啊、哭啊、哭啊。然后呢,他们全家都是信佛的,所以每个也都想说:「哦,我们来替她做功课啊,要给她回向的。」可是呢,她那个业很重——她哥哥要给她做的,就马上自己生病,根本就不能替她、替她,连替她回向都没有办法。那这一个来找我帮忙,这个人呢,是个姐姐;这个姐姐呢,她可以帮她做,不会说自己病,但是她问我一个问题,她说:「为什么我念那个《阿弥陀经》,每次念到那个佛名的时候,就后面有人推我?」我跟她讲说:「因为你念到那里,念到佛名——你要拜、你要拜佛消业,嘿。」所以,拜佛是可以消业的,当然也可以培——增长你的福、福慧,呵。所以,开始的人,这两个很重要;而且拜了佛呢,等于每天有个功课,做、锻鍊你的身体嘛;这样不是很好吗?呵。所以你最主要记住是这一些,呵,开始修,不管你修净、修密,呵,念诵的功课、拜佛的功课;然后要记得这种法界的观想——菩提心。没有菩提心,你不是佛法,呵。把这一些记住的话,这就是实、很实在的东西了,呵。

那,讲到密宗的话,当然啰,它、它为什么会说,哦,跟净土有什么不同呢?头一点要了解,佛本身是无限的。所以阿弥陀佛的话——你相信他,他、他是可以直接加持你的,不管你在哪里,你跟他的——你念佛念得够多了、拜佛拜得够多了,你可以感觉的——他可以很多事情帮你,呃,可以帮你身体好、帮你有智慧,什么都可能的,呵。那么,我要讲这一点,是因为有时候讲密宗的,就会强调说:「哦,密宗因为它有一个加持的力呀,什么、什么。」不要误会啊!阿弥陀佛一样的!呵,不是只有密宗有啊。那是、那是你功夫不深入,误以为如此而已,呵。头一点,要了解这个。

但是呢,另一边也要讲说密宗,它有一点真的就是说,它是——这个——从释迦牟尼佛开始啰,那么,它一代一代的这个肉身的人呐,一代一代传,传给这个——如果下一代还是真的菩提心、还是持戒,哦,那么,这个一个加持的力量是真的有一个东西在那里的。所以,它——密宗说,呃,学什么法要给你灌顶啊、什么,那是真的有那个东西啊;但是那个东西呢,也不是说你到处乱碰,你就又会碰到真的——因为会穿这个衣服的人,很多啊;会这样耍的人,很多啊;哪一个真的?你不要担心呐!这个东西是这样,你——刚刚讲那种基本功课,你要是做得踏实、做得够多呵,你慢慢会有机缘遇到真的;这个、这个东西是这样子。

因为这一次我在那个什么?昆明——昆明两个人呵,一个是什么?他根本不知道我、我去昆明;他就在前一天晚上呢,梦到他去昆明,一个密宗的道场——唯一的居士的道场,叫做「莲华精舍」;他梦见他去那里呢,有个上师来了,他、他也不知道是谁,他想说:「大概是诺那祖师。」然后他就在梦里,就痛哭、忏悔啊、什么。所以第二天,他自己就说:「喔,我今天一定要到『莲华精舍』去上个香噢。」他去的时候呢,我那一天去「莲华精舍」,只有两个钟头——因为那个之前,我先去送宝瓶;然后到了「莲华精舍」,我讲了一场,呃,《净业朝暮课诵读本》的——每天怎么修的。然后我就做一个烟供;我在那里做烟供,他去——看到我,他马上认识我,因为他有上我们的网页,看过我的照片。你看,就是这样子来的,他就皈依了。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我、我去那边的,他就是那个因缘来碰到。

另外一个人,从姚安,姚安是离昆明四个钟头的,开车要四个钟头。他在姚安,他那一天就说:「喔,我今天得去昆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去到了昆明,遇到同乡,同乡说:「你来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可是他来到昆明,遇到同乡,就知道说,喔,我正在昆明。那他为什么对我们有信心?因为他以前听楚雄的弟子,在跟他讲我们的法脉的时候,他就梦、梦到什么?一颗大树上很多果,要给他吃,他说:「哎呀,我、这么多,我吃不了啊。」他只吃了一个,但是他就有信心说,从这个可以得果。所以他、他莫明其妙,就是硬是来昆明,然后,喔,师傅在——赶快自己来,又找人来、来皈依,这样子;就会有这一类的事情。机缘成熟的时候,你看多不容易啊!我是从美国去到昆明的,他完全不知道的人,都能碰到我,呵。

所以,这个东西就是说,先都不要急什么,你相信佛、菩萨的事情是真的,自己踏实地做功课、发菩提心,呵,然后要持久。这样的结果呢,你慢慢,你做够多了,你就会自然接上去——深入;而且你没有这些基本的,密宗说要做「四加行」——可以做起来,就磨、磨你好几年了。你要是不肯踏实修的,你后面的那一些,你看到多少书、什么——没有用的啦!根本不是你能碰的东西,你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你要做什么?噢。反、反而是这些肯踏实修的人呢,他到时候一有机缘,喔,可以一步一步,真的上、往上走,噢。那我、我讲的都是从来没有稿子,就是心里真的这一些经验的话,跟你讲,呵。然后呢,现在就欢迎你说,哦,有什么问题,噢,虽然题目是〈净土与密宗〉,只要是佛法上学佛的问题,都可以提出来讨论,呵。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七月卅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