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说法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林上师  笔录:弟子疾呼
二○一二年七月廿八日   讲于加州

MP3 A B

现在呵,要来讲这个关于说,我在说法的时候——人家请问一个问题呀,或者我在做一个演讲的时候——我是在做什么事情,呵;帮助人家了解。这样的话,听我的演讲,也许会更得益。那么,这个——我演讲的时候,头一点,为什么都是说「没有准备」呢?这并不是说,一个人可以完全没有准备,他就能讲东西呃。我所以没有准备,是说,因为我已经是很多年研读佛法;然后,有——自己有一些心得,知道里面的主要的原理是什么,又依照这个在修法啊,什么;而且知道怎么样应用佛法在生活里。那么,这就是我平常的准备,呵;不是说完全没有准备,一个人就可以讲一个题目。

那,我平常的准备是这样;那么,到了真正给我一个题目的时候,比方说,你先——几天——或者什么时候给我。那么,我当然这个之间,有时候有去想一想,喔,这个要怎么样准备、什么。最早以前,我开始演讲的时候,当然也都有写出纲要来呀、写出重点来呀,什么。可是,为什么后来我都不做这些事了呢?因为佛法的一个基本教示说——无常啊。它「无常」的意思,就是说什么?就是说,其实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什么情况,你不知道。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任何情况,你遇到的时候,你真正能够应用到的,就是你有多少,你就到时候,只能用那么多。所以,如果体会「无常」的教示,也包括这一点的话,我就是在练习说,哦,随时我遇到一个题目呢,我当时,我有多少,我就尽我的全力来应用而已。但是,我也不想说,哦,非要死记什么;因为一个人如果死记一套东西,不是——就变成很呆板嘛?他就没有办法思考;他整天被一些想法绑住嘛,没有办法真的灵活嘛。所以,也不是靠说死背的,而是说,当场我有多少,我尽我的全力啰,那就是了;练习说——接受这样子的处理和生活方式。这也是我对无常的一个体会。

所以呢,我就——慢慢就不再写这些大纲啊,什么、什么;几天前有想什么,想到了,我也没有要把它记下来;我都没有,完全脑里没有任何东西,这样去到会场的。因为我是这样呢,所以,有时候他们可以当场给我一个题目,我马上就——接着就讲了。所以,我一点都不会说,喔,你要给我一点时间准备、什么;都没有这回事。你来了,我就讲了;我能讲的,就是这么多;我想到的,我就都讲了。所以,好像呢——我的东西有点好像——喔,也许有时候,有漏了什么,或者什么。但是,事实上,人生就是这样,你不可能什么都是百分百圆满嘛;当时能怎么样,你尽了力了,就是了。

然后,另外呢,这个——虽然不一定说什么都讲到呢,但是,另一个重点是在什么?你给我一个题目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我当场就是马上在那里思考,所有跟这个问题有关的佛法的东西,这样子。所以呢,我为什么笔录呢,都跟弟子们说,尽量把——不管我的那个口语里面、口语里面呐,有那些什么——嗯、那、啊、什么的,都把它保留下来。为什么呢?因为我是要让人家体会说,你真正一个人面临问题,在处理的时候,不可能是像事后修剪好的一篇文章那样,没有那些东西呃。没有,我们正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你就是这样子,你就是很自然、本 能的,想到什么,你讲什么,就是这样而已呀,呵。

所以呢,你如果能了解我这个意思的人呢,你反倒——有了这些哼、啊、什么,夹在里面呢,你比较能够——也跟着在那里想说,哦,这个人,原来他是这样在想的;他为什么一下子又、又插了一句话、什么。就因为脑子讲到那里、会想到什么,马上又出来了。所以,让你看到真正一个人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心里是怎么样的过程。

那么,这样对你来讲,有什么好处呢?就是说,你——其实最重要还不是学说,我讲的那个内容。那些固然重要,更重要是说,他遇到这个问题,他为什么是这样想的?这个就是怎么样去思考问题;这一点其实更基本、更重要,呵。所以呢,其实也许以后,我演讲以前呢,先给大家三分钟、五分钟呢,自己想这个题目;为什么?你自己想这个题目,然后你用张纸呢,大要记下来说,你想到是什么、你有什么问题。然后,你再来听我讲的时候,更能让你体会到说,喔,那么,我比较多一点经验啊、什么;那么,我讲的为什么会——跟你有什么不一样了。这样你得了益处,因为有比较,更显示出来那个差别。那么,你得的益处呢,可能就更多了。

所以,然后,这里面还一个问题;有的人说,哦,现在的人,哪有时间看你这么、这么——人家一看,讨厌,就不看了嘛。你这么多这个不需要的文字,为什么不弄掉?一来,是因为我刚刚讲的说,让你比较容易身入其境;第二点的原因是什么?就是说,真正佛法这个东西,你如果把它当知识的话,哦,那么,我们只是提供人家消息的话、讯息的话,那么,当然我们应该弄得很好,让人家很方便,读起来很舒服啊。可是,在我这种修行的人来讲呢,就是说,真正能得到我讲的话益处的人,必需是什么?必需是他——多多少少成见比较轻了,愿意——呵,摊开心来听这个人,有什么可以讲的。他如果不是这个心态的呢,我讲的对他可能没有真的什么好处,你知道吗?所以,我不期待说,人家觉得,哦,这个是包装得很美的,所以我要它。而是想讲给什么?那些人想说,这个人为什么肯这样投入一生,去佛法里面修行啊、弘扬佛法啊?那么,他这样的人,又是都是没有卖钱,有没有?这样子真诚的,他讲的话,我愿意从里面吸收一点好处。有那样的心态、有那样的谦虚的人呢,才是我真正希望能讲的。因为不是这样的心态,其实很难听出这里面一些重要的东西。你有成见的话,你遇到我讲一句话,就说,喔,这个好、这个坏,这个对、这个不对。那、那,我整篇的那个——想要跟你讲的,已经被你弄成不是原来的东西了。

所以,我也不期待说,那样的人可以从我的演讲里得什么真正很多东西呃,呵。所以,我也不急着说,要很多人,因为文字很优美,来看;不是的。这些都是留给——希望能够留很久呵,真正有心修行的人呢,肯虚心的、慢慢的,随着这一些话,加了很多哼、哼、啊、啊的;喔,他在那里进入那个情况,去想这个问题。然后,从这个——吸收到我的经验、吸收到我的心得;这是我的意思。

而且,还有一点要讲的是,在——可能一九九几年吧,我去那个,维基尼亚州的华盛顿与李大学(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中文叫「华李大学」。在那个地方演讲的时候,欸,我发现到一个什么事情?就是说,并不是我有意,而是我修行,那时候已经差不多十年了嘛,呵。十几年了,从读佛书开始,到念佛什么开始,十几年了,欸,我发现什么?就是说,而且我这十几年后面——喔——八三年底以后,就是完全投入了嘛。那,我发现什么?哎,我正在讲的时候呢,我——那个嘴里讲的,跟心里的,是完全一致;就是说,心里没有其他念头。所以,我不是在这里先思考了,然后,把思考的又整理了,然后才嘴里出来给你;不是这样。完全是同步的,就是说,你现在听到的,就是我心里正在经过的东西;我没有另外其他的念头啊,我也没有任何前面的准备、后面的考虑,什么都没有啊,呵。

那么,这一点当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这个是投入修行的人,慢慢、慢慢变成这个样子啰。所以,你就知道说,哦,听我演讲的时候,我所以没有准备,还有一个——这个层面在啊。就是说,我其实当时——你听到的,就是我的心声呃;完全这个人,这个时候,只有这个念,没有别的念呃,呵,耶。所以,这个是对于——呵,我的演讲——整个一个说明,呵。希望能够经过这个说明呢,以后听我的演讲的人,或者看到我这类的,没有修饰的——这种文稿的人呢、讲稿的人呢,都会得到更多的好处,呵。而且我们这些讲稿,虽然没有去修饰那一些口语呃,但是呢,每一篇我公布之前,弟子们作完,我都有亲自校订过的。所以,里面如果有他们听了误解的,我都改好了,呵。所以,都是相当可以信赖的——这些讲稿,呵。好,就这样子,哎。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七月廿九日
佛安居    于古晋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