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与大圆满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通透;笔录:弟子达实
二○一二年七月九日 讲于 维鬘精舍

MP3 A B

啊!这个题目呵,〈禅与大圆满〉呵,这个──这个题目就是说:「你如果是实修的人的话噢,这像是一个『陷阱』,呵呵呵。」就是说实修的,你敢讲这个吗?呵。为什么叫做「陷阱」呢?因为禅本身,它又不是讲禅定,你如果说讲「禅定」的话,我们可以说有怎么样的修法啊、怎么样的境界啊。但是,所谓「禅」是指,我们中国的,禅宗的禅呐。禅宗的禅,它标榜的就是说,呵,不依赖,佛、佛说的话嘛。就是说,那一套全部要撇开;它、它一撇开的话,你还有什么话好讲呢?你如果敢讲的话,呵,呵,谁知道你讲的是对、还错、还是乱……乱吹牛,呃。它自己本身说不要讲呐,但是它本身虽然说不讲呢,欸,年代久远了呢,哦,还是有些禅、禅宗公案留下来啰;呵,那这样想,好像也是可以讲的。

但是,有的人去参这个禅宗公案呢,他觉得说,哦,这个什么意思、那个什么意思,呵。那这样是对,还是错呢?可以很明确地说:「认为禅宗公案有意思的,其实都错了。」为什么?他一开始就叫你说,呵,不要去依赖那个经书啊。意思就是说:「这个东西,不是在你──人类的那个思想观念的里面的东西嘛。」啊,这个东西,佛当年证到的时候──他之前,呵呵,也没有一个佛跟他讲什么经啊,呵,呵;他自己可以碰到的。所以禅宗才敢说,既然是,他可以自己去碰到的,我们,呵呵──照、照这个佛教理论讲,基本上,大家一样啊,都是叫做有佛性、什么的──我们也可能碰到啊;这是人人可能碰到的一个真理,噢。

所以在这样的意义上讲的话,就是说,首先要了解呃,你、你如果去读那些禅书的话,你要了解说,那、那个──你如果去用……想的,要解释有一个意思,呵,其实全是错的,呵。所以,好啊,这个是,呵,不能讲的,我们又要怎么讲呢?还是可以讲──怎么讲咧?不是说他真正证到的东西,你可以讲;而是说,你要看他是怎么做的,呃。

你想,古时候的人,他说参禅去了;他参禅,他通常怎么做啊?他要先找一个师傅说──这个是已经开悟的,他要去依止师傅。但是这个听说是开悟的人呢,哇!呵呵,身在千里、万里以外,呵,你都放下一切,就跑──要、要到他那边去、去跟在他身边服侍他。那你想这一放,离开乡土啰、离开家人啰。这一路上,也、也许遇到虎狼啰、蛇啊,呵,遇到强盗啊,遇到什么啰,水灾啊、什么,你不知道啊?就是说,光是他的起步啊,他已经是认为说,这个能够证悟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连生命都放下了,不要说世间的一切。生命都、都置之度外的人,那么去到那里,还不一定有缘呢!这个师傅这里,欸,好像又不行啊;哟,有的师傅还乾脆跟你讲说,唉,你跟我没有缘、去哪里,哦,又得再跑了。哦,你说我们几个能做到这样子。所以就是从佛法平常讲的这里面来讲,无常、出离,啊,然后你说什么持戒、什么的,这些人都是已经超越这些了,有没有?他已经完全做到彻底了嘛。那么,这样的人,他真的有资格说,去碰这个机会说,我要一步成佛一样──那样的一个工作啊,哦。所以这个东西,先要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噢。

那,参、参禅要参悟,当然,看、听他这样讲,是很不容易了。但是你如果知道禅宗,它不是这一些想来想去的东西的话,禅师倒是人人可以做,呵呵,为什么讲?呵,人家如果提出问题来说:「是不是这样?」他只要有问题,你只要跟他讲:「不是!」就对了,呵呵呵。所以禅师是人人可以做哦──但是你能不能帮他开悟,我也不知道,噢。然后,但是这样子呢,你也不要完全觉得禅是绝望的东西。你说:「我又不能做到他们古人那样子,咦,也不知道到底要追求什么东西?」欸,还是有可能,为什么讲?你说,他们古的、古时候的人,有人说,他开悟,是什么?丢一个石头──那个声音,他那一下开悟。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子,我就天天来丢石头就好了;你大概还是不可能,为什么?他那个人是已经什么都丢了以后,那一声帮他开悟。你是什么东西都还没丢的──所以,再多声,只添了一个烦恼说:「怎么今天还没有开悟?」而已,呵。所以,禅呵,真正讲,能够讲的,大概是这一些。

那,一个提示,免得你被那个公案迷的话,是怎么讲?就是说:「你要知道这个公案在那里讲,它不是在讲一个道理啊!」它是在讲什么?就是说:「一个人,他如果已经没有这种执着的时候,遇到有执着的人,他一个直接的反应──他其实只是记录这样一个经过。」你要这样子去看,禅案啊、公案啊,比较有那个可能说,领会一点东西啦,呵。但是,说来说去呢,禅门不是没有修法啰;它说,哦,你、给你一个,你自己找一个问题吧──你觉得真有问题呢,那么你老想这个问题,这叫「参话头」。但是它这个参话头,是不准你间断的。所以你看,这个也是很不容易啰。

你说念佛要念到,呵,念念都是只有「阿弥陀佛」,非常不容易。参禅,有点像那样。只是,这边只是靠,念一个佛号;那边是,老想一个问题;这可能更难啰。谁能够对一个问题,存疑心,存、存得这个样子,不眠不休,老是不忘这件事?噢。但是,说破的话,它这个方法也是怎么样?基本上,这个东西,第一步,你要能够不被人类的观念绑住嘛;所以它头一步就只是说,你要能够,让你这个思考停止喽,呵;让你能够有无念的时候。所以你要懂这样的话,你做这个功夫,这个从禅宗本身来讲,就是课……题外话的──你这多讲一句话,他又多一个念头,这个就反倒妨碍他了。但是我们现在要从旁边讲,就是这样让你了解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呵。真正做起来,你不能再理我这句话喽——那我就害你了,呵。

那么,这里面我讲一个例子。以前,有个、有个弟子啊,他在一个地方,看、看到卖那个珠宝做的一个小地球仪。他觉得很好,他马上买一个;可是他又想说,啊,这么好的东西,我应该要供师傅;可是他又想说,这个东西买了,又要寄,又要挂号,很麻烦;他又希望说,师傅不要就好了,呵呵呵呵。所以他就、他就来问我啊,说:「你要不要?」可是我知道说,这个人是正在这个矛盾的心情(听众笑),所以我就跟他讲:「要!」啊,其实我这个要,不是说我真的要。我这个要,就是要免得他又在那里矛盾,呵。你这样子,这个就等于说,告诉你说,所谓「公案」是做这种事情。那,禅就是讲、讲这样子,就是讲很多啰,呵。应该没有话的,居然被我讲这么多——这个人很奇怪,噢。

然后再来呢,又要讲一个「大圆满」。大圆满这个东西呢,严格讲,也是没有话可以讲,为什么?他在密宗本身也是讲说,这是最高的法了,呵。最高的法呢,它里面有说,哦,他的见解是叫做「本净见」,就是说:「一切本来清净。」「一切本来清净」,从我们显教来讲,就是说:「一切万法皆空嘛!」,本来、本来所谓「空」,不是说没有──而是说,本来没有人、人为的说,这个高、这个低,这个好、这个坏,什么都没有;就是完全离于人类的这一套啊,它本来是怎么样,呵。但是我们又没有到那个地步,我们怎么知道咧?所以你,从他那个法本身来讲,不是我们可以讲的。因为我们都是,啊,在对立分别里面,有色眼镜里面的人,你要去讲那个。你、你根本也看不到的情况,不是又乱讲了吗?呵。

而且,它这个东西呢,所以叫「大圆满」,它是什么?它其实是佛的境界啊。它想要告诉你说,佛的境界;但是所谓「佛」呢,它的境界是什么?它无限的,它这个、这个无限不只是超出我们人的观念,它连时空、什么都没、都不能限制它的──完全无限。「完全无限」,本来那个的情况呢,我常常讲说是一个无限的一体啊。就是说:「你完全没有任何的、后天的东西的时候,它本来整个一切是一体呀。」这个「一切」,不只是一切有情,是──不管你有情、无情,什么都是一体啊,噢。那这种情况,我们是离得很远呐,因为我们的执着很多啊。

所以,只是这样讲,你其实也不知道真的人家在讲什么,呵。那么它,从本净的、从那个无限的来看呢──我们有限的看,喔,这个满意、不满意,这个好、这个坏,有种种的这一些想法;可是他无限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整体啊,噢。而且,这个所谓「看到」,不是看到啦,就是说:「不是我们平常对立的看,而是就是说,它整个就是融成一体。」所以呢,显、现在因缘显这个样子呢,在他来看也是一体,也是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那再变得怎么样?我们说啊,这样受不了啦、这样很坏啦、这样怎么样;在他来看,只、还是一个东西,只是变来变去,显不一样而已;而且这一些变能一直再变,没有哪、哪一点可以……可以抓住的。所以,永远叫做「大圆满」,是这个意思啊。

就是说,从那里来看,看不出什么──什么地方不圆满。而且呢,因为是整个是一体的话,他已经在那、那个能够进入那个境界的话,那么,谈不上什么,噢,见、修、行、果,这种阶位的分别都没有了。因为你是有分说,噢,你苦……受苦的众生、轮回的众生,然后解脱的,慢慢一步步,菩萨啊,然后最后圆满,佛啊;有这些分别的话,哦,你要怎么样一步一步、慢慢爬上来啊。他现在讲这一种的,其实是都在讲佛的境界──从佛看来,本来、本来没有事,也没有受苦众生,什么都是一体,显这样的相、显那样的相而已。所以,真正讲大圆满呢,是那样子。

当然大圆满里面又有说,啊,第一部份叫做本……「本净」的,呵,「且却」呵,本净观喽。然后,「妥噶」的地方,是在讲说,啊,「立断」,能够马上原来的这一些执着、什么,完全断。它又有些说,什么姿势啊,怎么样帮你啊、什么。但是我跟你讲,这些呢,头一点,讲到这一些,也已经有一些不大、不是大圆满了。虽然属于大圆满的教里──真正大圆满,本身是佛境界,所以,没有、也没有修,也没有行,也没有……什么都没有。它、对它来讲,就是已经完全没有事、完全解脱,呃。就像说地藏菩萨在地狱里面,他是自在去的。哦,他在里面,地狱也还是光明啊!呵。是你的业障让你这么苦,而我──他就在你身边跟你一起,他一点苦也没有啊!那、那么,你要了解说,这一些到最后,又因为在人间传啊,就老是要留一些尾巴下来。

但是这一些呢,你也要了解,它是所谓「最高的法」, 是什么?你这个人如果不是完全投入去修,然后已经有相当、相当多的那个密宗通常教的那一些气脉、什么、什么的基础的话。你随便一个普通的人,你摆什么姿势,一点用都没有的。现在我觉得好像有个问题,因为昨天有、有人提问啊,后来我问他说:「你在学的到底是什么?」我就发现就是这种问题。就是说,他们没有真的了解密宗里面的那一些说,气脉是怎么修、什么,然后就随便跟着人家。人家教的一些,从密宗来讲根本不是这样的作法;他也许是在弄道教的、也许是在弄印度教的东西,走的路线、什么,都不对的。然后他也没有密宗规规矩矩的,这一些加行要做好的、基础的。然后他就说:「哦,我们是在修拙火了。」其实是乱搞啊!你根本还没到那个地步──你只是人家跟你讲了一些说,该怎么想、该怎么做,你在那里搞来搞去,你不晓得在搞什么;不会、不会得到真正那一些东西的,呵,欸。

所以这里面又显示说,弄清楚,应该一步一步是怎么走。然后呢,照着步,基础打稳很重要啊。因为你基础踏实的东西,要是做好了,你自然慢慢有那个机缘。因为佛、菩萨是希望说:「每一个人都能救得啊!」你有心向这边来咧,他会、你程度到了,有那个真诚,他慢慢接引你,让你遇到正确的,一步一步带你上去。
所以不要急着说,什么高法、什么。我们一来提、谈的都是禅、圆……大圆满,我们应该做的是问自己说:「喔,佛说的苦啊,这一些我们有没有真的体会?」这个苦不是只是说,你一个人的苦啊!是说,整个世间一切众生的苦。

那么,无常这个事情咧,你不要以为,你说:「哦,等我退休再说、等我什么再说。」没有人等你的啊!它、无常就是无常,随时可以来的,呵。你要是有这些了解,那么,你修的时候,一个很重要的是什么?你不能说,我修、为什么修──为小小的个人啊、我的家人啊、我的学会啊。这样子不行的,为什么?这样子都有一个执着在,一个小范围在。这个就害死你喽;怎么讲害死你?你本来,你过去生,还不知道佛法的时候,不晓得欠多少债……业债,这些靠你一个人说,喔,我、我今……今生多努力,积多少功德,你能做多少啊?你有多少时间、多少精力?你做的还是太有限了。这么一点点东西,你说要抵以前的债,不晓得抵得过、抵不过,都不知道;你还要救别人?不可能的。你唯一能够这么一点点时间、精力,做一点点事,能够算做,喔,有力量,可以做什么的,是靠什么?菩提心呐!你修都是想说,一切众生的苦,大家都是一样的,大家其实一体的。
那么,除非大家都懂这个,都慢慢懂得净化自心;噢,改、改善自己的言行的话,不然的话是,轮回是不可能止的。

为了要救一切众生呢,我们先得自己好好修,才能教别人怎么样也慢慢一步一步出来。抱着这样的心,来修、来弘法,那么,因为这个是跟所有众生有关,又是跟所有佛、菩萨的这个愿力,紧密相合的,那么,你做的,即使一声佛号,有无限的功德。你不是这样的话──没有用,呵;救不了你自己啊,不要说救别人,呵。所以搞清楚这些基本的,然后踏实的方法──不是说,忽然间说:「我、我怎样子就可以,哦,忽然,一下子就参悟了、顿悟了、什么。」不要搞这种啊!几个能够顿悟啊?没有那个智慧的——大、大部分是没有那个智慧!

真正的事情是说,喔,我们每天还有多少时间做功课,在这个时间内,踏实地说,做一个我做得到的。一般人来讲,做得到的是什么?基本的功课是「念诵」跟「礼拜」;「念诵」就是说,你常念一部经啊,或者你常念一个佛号,或者常念一个咒。你也不要东摸西摸,搞多没有用。这个东西最主要是甚么?要抵你一生的这么多杂念呵,你必须投入的──在佛法上投入的心念要能比那个多啊!你几分的心念,抵几分的……的烦恼。所以,念诵的功课,每天一定要做,然后有时间就提起来念。另外一个踏实的是拜佛,为什么拜佛?一来呢,也是个运动嘛;你每天有个运动,对身体也好。另外一点是经验呵,修行的经验知道说,拜佛消业跟增……增加你的福慧呵,很有帮助。所以我对一般人的建议,就说:「你抱着菩提心呢,来做这个念诵跟拜、礼拜的功课呵,就是很踏实的修法。」

然后,怎么样子,使我们刚刚讲的这个「菩提心」,能够很具体化呢?就是你在做功课之前,呵,你就先想说,你的右边是父亲、左边母亲,前面是你的冤亲债主──就是跟你有关的所有有情啊,后面是六道众生──最需要帮助的地狱道众生,就围着你后面,饿鬼、畜生、人、阿修罗、天,都跟着你呐,都做同样的事。前面的空中呢,是所有的佛、菩萨;那么,你如果是念「阿弥陀佛」,就阿弥陀佛在中间;念「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在中间;其它的佛、菩萨围绕着。然后呢,你念佛,就想说,所有众生都一起开始跟、跟着你在念了;你拜佛,你想所有众生跟着你一起在做。这样子做久了,然后一进入真正念佛的阶段,你不用说一直在想这些啰。可是你发心是这样,到最后结束的时候,你再想一下这一个,前面是所有的圣众,啊,身边围绕着六道众生,这个再想一次。那么,这样呢,「回向」就是说,大家一起做、大家都有功德。

那么,从头到尾,你这样一直是菩提心地做呢,一天、两天,看不到结果。你要能坚持每天,最好是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做,养成习惯。那么,将来呢,很快地,你会察觉身心都得到舒缓,呵。慢慢体会到这一些感应的事情。慢慢说,喔,可以帮别人回向啊、什么。因为我们世间很多问题无解啊;然后也不是你讲了,人家就愿意听啊──很多是越搞越糟的。那么你,人、人的方法没有办法的时候,靠佛──就是你在这个回向给一切众生,希望一切众生早日成佛之后呢,你可以祈祷说:「啊,眼前看到有哪些事啊,希望加被,能够好转啊,这样子,呵。」你慢慢会感觉这个都是有用的。

那我刚刚在讲那个说,「愿一切众生早日成佛」是甚么意思?叫做「菩提心」的话,头一点,你也必须是为一切众生的;然后呢,你如果不是希望他成佛──不究竟嘛,呵,你总要希望他彻底解脱。但是又加上一个「早日成佛」是甚么意思?就是说:「这个地方是我们自己菩提心要努力的方向。」就是说:「我不是只是祝你说,喔,成佛。」那你什么时候成佛,你的事,我不管啰。我希望你「早日成佛」的话,就是说:「我自己要是做得到,我帮助你早点成佛。」所以怎么样帮助呢?就是智慧和慈悲要平衡的,做普遍对一切平等的弘法。这样子的弘法,你不会说,哦,只是因为他是我的亲人啊、我的朋友啊,我就死命要怎么样子、千方百计要……要渡化他;可是这个人机缘还没到、智慧不到,噢,另有见解,你要怎么办?你就白白浪费力量;反而是你平等地对一切弘法呢,欸,虽然他一时不能得渡,将来他遇到人间的苦,要找出路的时候──正法还在,他就有机缘可以得渡——这样的作法,呵。

那么,你们希望听到的是说,那个最高的禅与大圆满,幸好我、我没有到那个境界,所以无话可说,呵呵。只能跟你讲这一些、很踏实的,就是说:「如果这样做,也许有希望,我们一起达到禅与大圆满,呵,嘿,就是这样。」(听众鼓掌)

那么,有什么问题的话呢,欢迎你提出来噢。我、我的讲话通常是三十分钟就讲完了,因为「肚子里面无墨水」(上师用台语发音),呵呵呵呵。呃,修了一辈子也就是这么几句话哦,就全部给你了,噢,嘿。啊,我们有网址啦,网址──给他们卡片啰;网址上面,就是作品很多呵,而且没有任何限制,都可以去看的哦──随你喜欢的去看,中、英文的都有,呵。像那个 陈上师的那个《禅海塔灯》呵,我也已经翻成英文了。有的人,他懂中、英文的呵,他发现说,那个、参考那个英文的翻译哦,有时候很有帮助。因为中文的,我要让那个中文,让人家知道这个在讲什么,而且又不误导人家的时候──我翻译,其实是很难的,呵。参看那个,有时候你如果看禅案,参看那个英文的,也有、也会有帮助,这样子,嗯。

问:「是中文的,还是英文,比较可以正确表达?」
答:「没有啦;中文的地方是 陈上师原著。但是我英文翻译的时候,因为你不懂禅的人,你一下子翻译,就把自己的那个见解加进去了。所以我那个翻译,难在难说──不加入自己的见解,但所有你去看英文的时候,有时候你比较容易知道一下,嗯。那,还有英文的作品,有一个特点哦──我们中文的文字是比较艺术化的文字;你可以讲一个很漂亮,可是其实意思很模糊的,好像很对,可是真正问起来,搞不清楚意思。英文不、不允许你这样;英文那个文法结构呵,你讲、你非讲清楚不可,不然你就是不晓得在讲什么。所以英文作品也有这个好处,有时候,得、得靠英文呢,把它讲得很清楚,嗯。啊,你们中文是很会骗人的,呵呵。」(听众大笑)

 

圆满吉祥

 

二○一二年七月廿五日
养和斋    于加州

 

问答节录

MP3

问一:啊,我们刚刚听了 林上师的开示,呵,如醍醐灌顶,而且也是当头棒喝。林上师要我们珍惜、脚踏实地,定课、礼拜、念佛,这是最实际的;只要能够脚踏实地地做,成佛就不会很远的。 林上师的著作以及陈上师的著作,都在网站上,有非常多的资料。二、三十年前,陈上师来台经常做公开的开示,我都有去听。讲实在话,那时候听不懂,因为他讲湖南话,那、那湖南的乡音,我根本都听不懂。讲了两、三个小时,呵,听不懂几句话、听不懂几句话,很有意思噢。啊,那经常他会请叶曼教授来做翻译。那最后晚年,陈上师来台湾的时候,都是讲〈净土五经会通〉;他——陈上师发愿要讲四十八次,呃,〈净土五经会通〉,好像没有讲完,他就圆寂了……。(上师:「讲四十五次,后来我讲三次。」)呵,林上师就把他补了三次,那是很精彩的〈净土五经会通〉。

我跟陈上师也是有很深的因缘。因为以前我都是在「慧炬」服务,而这个慧炬呢,呃,几乎陈上师来台湾,啊,大部分都是慧炬办的活动。那为什么会有这种因缘呢?啊,那是跟美国佛教会有关,跟沉家祯先生有关——沉家祯先生呢,他曾经供养过张澄基教授,张澄基教授又是陈上师、陈健民上师的好朋友,他们都是在一起的。那么也因为这一种的因缘,所以他来台湾,呃,他在台湾几乎,啊,几乎我都有机会亲近过他。而陈上师当年来台湾也曾经,呃,有一个很大的风波,那就是关于净土法门,所谓「消罪往生」,呵、「带业往生」——「消业往生」、「带业往生」的、的问题。

啊,陈上师他就讲,啊,佛经上面呢,没有「带业往生」这四个字,啊;人要往生一定要消业,啊。这一句话就引起了很多传统派……传统派的净土行者的激烈反对。因为净土行者都,呃,遵从印光祖师所说的,呃,「带业往生」——这个业障都完全还没消除,那么只要临终一声佛号,就正念提起,也就可以往生到极乐世界去,所以传统的净土行者,呃,都是认为要「带业往生」。但是陈上师啊,呃,他就带领一批弟子,啊,这个翻阅《大藏经》,就找不到任何经论上有「带业往生」的字眼,啊;他就主张,这个「消业往生」。那当然这种的见解,在台湾,后来好像到香港、到其他地区,呵,都有很大的诤论在,呵。那陈上师他讲的「消业往生」,那也并没有错,呵。他意思是业障一定要消除;你业障不消除,不可能有净念相续;业障不消除,修行不可能得力的。虽然完全清净的业障,就成佛了,根本都没有必要往生。那,但是消业往生,还是有必要,呃,如果大家不做消业的功夫,啊,只依靠着临终一念「带业往生」,危险性会非常大。

呃,有关于「带业往生」跟「消业往生」,我们是不是请我们 林上师来做、做这个开示,因为这个是非常精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引起过诤论,啊。(上师:「嗯、嗯。」)我们就来听听上师的开示。

答:好啊!(听众鼓掌)这个呵,啊,我先插讲一个就是说,今天的题目〈禅与大圆满〉,在那个二○一○年,我去欧洲的时候呵,用英语也讲过,而且英语的也已经大陆的弟子翻成中文,我改过,也发、发表在我们的网页上;但是我也不、不会去记得说,当时讲什么,因为都是临时心里的话。所以你们有兴趣,同样的题目,跟你讲一下,可以上网去参考,呵。

那关于消业或者带业,这个问题呢,是这样子的,就是说,噢,消业的话,是因为说净土这个东西呵,是要超出轮回,才叫做「净土」嘛。那你如果说,可以把业种带过去的话,那么,会不会说那边带着业的人多了,他、他一群人在一起,又有机会又起现行。这个就、就会有这种理论上不圆满的地方啰,呵。那么,所谓说这个人在最后念佛,就能够往生的呢,是那个《观经》的那个〈下品下生〉的地方喽——〈第十六观下品下生〉。

但是你想,真正的情况的话,有几个人,那么好,说,喔,平常是做恶的,然后到时候,还能够遇到大善知识开导?所以这个因缘,就已经很少了——因为他平常根本不跟这些人接触的,然后他又能够马上真的完全相信的。喔,这个人在死的时候,有时候心里六神无主啊、慌乱啊、迷恋世间啊、什么恐惧啊,呵呵;这个人还能够信——信了呢,还要有时间念个十念,这些就是在实际上讲,都是、等于是,呵,不可能碰到。因为念佛一辈子的人,到时候都还有老年痴呆、不能念啊,什么都有的;还有到时候冤……冤家、债主来了,他不愿意念了——都有的,呵。所以在那个情况下,这么坏的人,为什么这一下子念个十声佛号,就算真的有这样子的事啰,为什么可以走?他这个所消的业呢,是——头一点是仗佛慈力,经里面是写「仗佛慈力」,是佛、菩萨的加被的关系;不是你本身能够忽然净化,是因为你念了佛号——相信佛、接受佛,佛的力量无限,所以这一下把你改了。但是他消的是什么业呢?我们有「烦恼障」跟「所知障」,他是烦恼业必需消掉才能去到净土;所知障的话——净土本来就说吧,你有的人就是去了,生在莲花里多少年啊,你不能一下见到佛——为什么?智慧不开嘛;慢慢有点智慧喽,喔,开了,慢慢在那里,又上善人在一起喽,慢慢学;所以你愚痴是没有关系的,愚痴去到净土呢,慢慢学、学会智慧啊。但是烦恼业的话,你如果带去的话,理论上,我们就不知道要怎样分清你这个净土与这个轮回,这个鸿沟啰,你怎么能够超出,呵。那么,而且呢,你做为一个口号来提倡,你说消业的话——他可以说,喔,我得小心喔,不要再造业喽。你老是跟他讲带业、带业——他说,啊,没有关系啊,今天也带一点、明天也带一点,到时候仗佛慈力,我有去了,噢。就是说,整个做为一个提倡的口号,对修行来讲也是消业比较好啦,呵,嗯。

问二:噢,我再请问 林上师一下,这个带业能不能往生?刚刚 林上师说是消除烦恼障;所知障,可以带着去,那是不是一定要烦恼障消除掉,才可以带业往生?

答:对、对。理论上来讲的话,你能、能到净土的话,净土是空性里面啊,你一定是烦恼障已经除净了,才能去,嗯。

问三:在经上,有没有「消业往生」这四个字?

答:现在我就不知道了哦,这种要去查经喽。不过,现在可能不难喽,现在用search(搜寻),一下就……嗯,嗯。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八月四日
养和斋   于加州

 

补志

上面的第三个提问,意在求「消业往生」之经据。当时我只就此四字是否在经中有连成一词出现而回之,故请提问者自行以电脑搜寻之。后来忆及经中确有明文开示,于念念佛号中消百千劫生死之罪。今日特地上网搜寻,而摘志于下: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内有云:
「下品上生者……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除五十亿劫生死之罪。」
「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
下品中生者之部分,亦有:
「遇善知识,……,即为赞说阿弥陀佛,……,广赞彼佛,……;此人闻已,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
下品下生者之部分,亦有:
「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
佛示经题时,亦云:
「亦名《净除业障、生诸佛前》……」
其后又曰:
「但闻佛名、二菩萨名,除无量劫生死之罪,何况忆念?」

经中明示如此恳切,经题亦即「消业往生」之义;净土行人何以尚迷于「带业往生」之见?试问汝究竟有何生死之业可带去佛前?

二○一二年八月十九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 work:谈禅和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