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瑜伽法之要点  

 

开示与校订:林钰堂上师
录音:弟子疾呼? 笔录:弟子海涵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 讲于北京富力城

MP3 A B

海涵要问那个「上师瑜伽法」呵——的那个要点,要我说明一下。这个「上师瑜伽法」呢,通常说在修那个四加行里面,好像是放在最后面的。其实呐,这个从修整个密法来讲,其实是一个最根本的地方,它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密宗它注重的是传承,因为我们这个给你的一个特别的这个加持,是靠上师一代一代这样传下来的。那么,你如果对上师不是信心圆满的话呢,那么,你很难得到圆满的这个传承的加持,因为你自己的心里总是有些自我啊,或者世间见解啊,或者对上师有批评啊,有什么……。这些念头从修法上来讲,其实就是只是阻障而已,从得加持上来讲,完全只是阻障,因为本来清净,没有这些东西,可是你不放,那么这样就很难了。

然后这里面还有个特点,像《依师之道》里面,我也指出来了,就是说,上师已经是一辈子奉献给佛法的,这样的人你都没有办法跟他一体,那你还有什么众生你可以一体?那你若要成佛,是要跟一切成为一体,那你一定做不到了,对不对?连这样的人你都不能信了,那你还有谁能信呐,对不对?你永远抓着你这个思想的东西的话,你就没办法投入。所以常常都强调,你看——别的说,做十万遍、十万遍,这个一讲就讲一百二十万遍,什么,有没有?就明显的——它的重视不一样!然后他们古时候说,供上师说,哦,家产什么、什么的,都给师父﹔师父也是会还一些给你,可是,师父还问说,「还有什么剩下?」一隻跛脚的羊,他说「去背来、去背来,你不能存一点点。」你要完全「我」没有了,你才真的得到上师加持啰。这里其实重点都不在财产,而是在说你真的愿意把自己放空了,那么以后你才有可能跟佛真的接上去啰,所以这个是修法的重点啰。

你自己要努力;别人也没有办法勉强你,不能说叫你忽然今天就能全放了,对不对?你总是,放也是慢慢练习,越来放得越开,心越来越大,这是实际的嘛;但是你不知道最后的话,你就很难达到最后;你早点知道最后是什么,你就容易说,哦,我再做、再做,这样子哦。那他这个法里面呢,严格讲也不一定非把你自己就观成是哪一尊不可,但是呢,比较好的就是,因为我们密法都是要修说无我嘛,那么无我你就这个时候你也是修,先一切观空了以后,才出来的,不要再去想原来那个形象,所以就教你说,观一个亥母,观一个谁,观一个移喜措嘉,观一个什么……。

他那个重点是说,你这个法重点是要跟上师一体,那么你要跟上师一体呢,你要观一个跟上师容易一体的,那你观亥母,或移喜措嘉的话,因为我们主要是莲师嘛,那莲师跟亥母,跟移喜措嘉,移喜措嘉就是亥母,然后,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那这样子你又多一层因缘呐,让你早点达到这个一体,所以你最好呢,你就自己,如果是莲师,你就观,哦,我就是亥母,或移喜措嘉。然后,接着呢,那个详细的你就照法本做。

然后它里面一个重点,就是说,哦,想四灌的加持嘛。那四灌的加持,这个也不是说我们可以,喔——自己凭空想像就叫做「四灌」,没有这回事的,因为密法它是,严格讲,就是连这个算是加行、预备呀,预备也是经过传法的,也是经过灌顶的。所以,在那个时候呢,师父已经真的举行过那个法会,给你初灌、二灌、三灌、四灌,做过一次了。后面这个是什么?这种等于说「自请灌顶」,自己已经有了那个基础以后,有了上师给你的密法的传承加持的种子以后,你自己等于说,一次、一次再回想,把这个经过再重温一次,使得你这个灌顶越来越多,越成熟。因为比方说,你也许原来很髒嘛,洗一次可能没洗乾净呀,里面还有很多阻塞呀,所以就自己去回忆。但是你是因为真正已经领过,每次回忆,只要你真诚够呢,佛、菩萨又给你、又给你,帮你洗得更乾净,这样。

那么你要跟上师一体呢,就是说,哦,你的身语意呢,都要跟他一样,所以先就是所谓——初灌是身嘛,就是白光啊,接着红光啊,蓝光啊,呵,这样子来加持你,就是使你这个更快地成熟。最后呢,他也希望跟你一体嘛,所以,他把自己的那个代表整体的那个「吽」字,在第四次的那个「吽」,就不是只有代表心啰,身语意,不是只代表这个,是代表整体,他的整体的那个最重要的呢,哦,就放一个出来到你心里,那么就跟你真的是没办法分了。然后,再来才是那个、那个「吽」出来也跟你的「吽」变成一个了,这回完全没办法分了。刚刚加被的话,还可能说有个、有个源头,有个——那个有水;这回是真的源头也在你那里了。那么,他最后甚至想成什么?要跟他一体。你要「无我」,他说你自己就整个不见,到上师那里去了,所以搞来搞去,就是,其实也不是说,非上师不可,而就是说一体,重点在于一体。

但是一体,我们——没有形象中要怎么样代表这个一体?就是这个已经有证德的上师做为一体的代表,那么你就是跟一体融为一体,回到本来清净就是了,这是整个上师瑜伽法的那个重点。然后,这些观想,然后中间有一段,他说,哦,你现在就持咒啰,喔,那里就是——你专心持咒就可以了,持越多越好、越多越好,平常也持,呵。然后那个什么?我们修任何法的时候也是,最好开始先观一下那个全法界,有没有?所有众生都在修这个法啰——前面所有圣众,当然是以上师为中心嘛,那最后,都不见了的时候,下座回向,也想一想,又是所有众生啰。那么,有的呢,说,哦,我们不持莲师心咒,持上师心咒,也可以。那时候呢,你观的那个上师,就观我这个样子,或者观金观音都可以,因为有时候金观音你还是觉得不像你已经见过的(上师)那么容易观嘛,所以你就观我这样,也没关系,呵,就是重点就是这些啰。

弟子:上师瑜伽基本上是分三步,第一步自观亥母,然后四灌,然后后面是那个——莲师加持放光,这样子。这三个过程——时间怎么掌握,每次都要做下来,还是说……

上师:每次都照着做,但是你不必强调说时间很久,你就等于——心里想着这一部分就是这样子,就是过去了,你不必等到说,什么观想都非常明显,不必这样子,整个最重点还是在持咒那里,嗯。

弟子:那个顶轮是在这,还是在这儿?(弟子比划着)

上师:顶轮不是上面,顶轮是这个(上师比划),你都要想成是虹光身嘛,这个空的,这个头啊,这个头的中间的,这个上面的这个中心,这个空间叫「顶轮」。因为他都是中脉嘛,你想——中脉是在体内呀,中脉体内一线呐,沿着这个中脉最顶端的这部分——圆的这个空间,这部分叫「顶轮」。头的这部分,他的形状,他的分出来的脉,主要的脉是这样子。(弟子:是下来?)如果观四轮的话是,顶轮是这样子,喉轮的出来的是向上面,然后,心轮的是这样,脐轮的向上面。如果观五轮的话,就是——上面两个这样,底下脐跟密是这样,但中间心轮就观成平的,平的出来,八辐,这样子。

弟子:观莲师是在对面,和在上面都可以?

上师:你观那些放光啊,当然都是在对面比较方便呐,观上面就不方便啊。

弟子:那个四个字是观那个汉字,还是观种子字?

上师:观汉字没关系,「嗡、阿、吽」。对啊,就观我们汉字,没关系。就是「嗡、阿、吽」,对。然后照陈上师教的,就是——比方你说,「嗡」写在这里,在顶轮,它是在顶轮那个圆的中心,那个字是朝着这边(右面),就从前面看是一条线而已,根本看不出有偏斜。

弟子:观莲师一般是一肘高的,这样子?在对面空中?

上师:对,在对面空中就可以了,这样子放光过来。

弟子:上师,最后那个放光、那个住定,那个好像是没办法把握呀﹗

上师:当然没办法真的做到,你就想成说真的一切不见了,就好了。但是这样子做久了,也许有一天忽然真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也有可能。

弟子:每次我观的都是从你的头那边上来一个种子字。

上师:对呀,没错呀,它是从顶轮中心,但是顶轮中心出来,当然是从头出来。但是更严格讲,你应该是把我观成也是透明虹光身,所以你看得到从顶轮中心出来的。

弟子:那自己呢,也是观成虹光身吗?

上师:对呀,因为我们开始全部观空啊,观空以后,你如果即使观成你原来形象,也是虹光身,原来形象,就已经不是原来众生啰。因为它是加行,所以它里面——法本是会写说,也可以就是本来身呐,是有这种许可的啦,但是你既然知道,你也可以这样试着想嘛。

弟子:上师,这个最后收,怎么收呢?

上师:哦,全部化光以后,你就——在那里定一下子,等有念头起来的时候,就想成说又出现了,但是出现的时候,不要想成是,虽然显的是凡夫身呐,要想成说是——跟上师一体以后,所以,已经是上师的化身了,可以——就代上师在这里做弘法的事业。

弟子:上师,就是如果修一座,好比说念一圈,完了之后,下面最主要的还是在持咒,持心咒,相连?

上师:对呀,对呀。不,他持咒不是在整个完了以后,是中间有个地方,他说这里开始持咒;从那里持咒。整座里面最重点你还是持咒,但是你照着它法本讲,你要这样想一次呀。

弟子:如果下座以后,还是重点在(持咒)?

上师:在持咒而已,然后下座。可以平常想成,上师就在你顶上啊,或者在右肩,都可以。(弟子:或者在心里?),心里面也可以,就想上师在心里面,也可以。心里就是想小小一尊,只有这么高啰,心轮的中间。就身体中间,中间坐着上师。好,就这样啰,这个很好。这个也要笔录,这个非常重要,让海涵笔录吧。

吉祥圆满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
怡和苑     于北京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