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禅和大圆满

林钰堂上师之英语演讲
二○一○年十月十九日
于波兰.热舒夫.佛教中心

林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笔录
弟子乐法务.色若梅用波兰语传译
弟子善修中译


问题一:觉知在当下,此时此地;关于这个密宗里是怎样的?在密宗里,他们也教导,我们应当觉知此时此地吗?或者为什么他们像那样教导?

答:要来到这个问题,首先,让我们了解在这个说法:「专注在此时此地」中,有不同层次的证悟。头一种是,通常在做小乘的修行时,他们说,噢,要觉察当下——你行走,你观察你的呼吸,所有那些事情。那种觉察实际上是基于稳定的观察;但我们由「稳定」所指的是一种可以被称为「专注的状态」的心的状态。它意指你的心是清明的,没有散乱的想法,并且你不是不觉察你在做什么。因为,有时候你没有念头,但你可以是像要睡着了。因此,这种,术语叫做"Dhyana"。而当翻译成中文就叫做「禅那」。但是,然后,后来在中国,他们从菩提达摩开始,禅的教授。但是不幸地,头一个字是相同的,禅那和禅,是相同的中国字。所以,还没有真正地研究它或体验它的人们,溷淆这两者并且说,认为它们是相同的。

但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把这个区别提出来?因为实际上这两者是在非常不一样的修行层次上的。单就禅那而言,那是像一个所有修行的基本要求,不管你修小乘、大乘或金刚乘。因为除非你的心是清明的,免于散乱,你怎么能够做任何其他的事情?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你也需要一定程度的稳定、专注。但现在,因为我们只是在谈论它,所以我们可以说,噢,这是这样基础的,这样基本的。但是,实际上如果你尝试去修行,你知道即使这个实际上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的心习惯于想这想那,一直我们都对它无法控制。而我们免于这样的少数情况,是因为我们睡着了。因此,实际上这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们尝试长养这种觉知是重要的,所以,在这个层次,它是对所有的都共同的,并且它也是重要的。

因此,首先,现在我们可以了解说,当然,即使在密宗里,这种觉知也是重要的;当然,为什么不呢?但是,例如,当在密宗里,你开始做即使只是基础加行,或观想,或甚至较高的修行,理想地,当然,你在稳定的、禅那的基础上做它。所以,当然,你觉知此时此地,但是你需要认识到这个此时此地,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的此时此地。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普通人的「此时此地」是,哦,他有一个「自我」,他会说:我,而这是我所知道的「此地」,这是我所知道的「此时」。因此,有这个二元的过程涉入。但实际上,因为密宗被认为是所有佛法教示的顶部,所以依理论严格地来说,当你开始做所有这个,即使只是基础加行,你应当已经在一个相当高的层次。这层次是什么?那是,你实际上应该是基于空性的哲理来做所有这些。而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实际上你是出乎免于二元在做它;而当你是免于二元的,实际上,理想地,你甚至是免于时间和空间的观念。因此,在那个层次,这「此时」是所有的时间——过去、未来、现在,全在一起。而这「此地」就仅仅是,不只是这个身体或这个房间,或这个国家,而是一切处,没有界限。所以,如果你懂得有这种观念,那么这些「此时此地」就变成如此地不同。

而现在,如果我们说到禅宗之禅,你必须认识到它不再是基本的,只是专注的修法。一个真正且真诚的禅的行者,首先,已出离一切,这世上的一切事情,甚至他的生命,他不再关心。他试图在一瞬间达到圆满证觉,但是,当然,在一瞬间得到它不是那样容易。但是禅的行者持续地参某个问题,在所有的时间;而以这样的努力,在他已经出离一切以后,以此努力,他试图,突然之间,移除所有的障碍,这些自我的限制。但是,如果你检视它,多少人能够真正地维持那样的努力?它不再只是,噢,我在这里打坐,而它不再是,噢,我只是坐在这里并且我能坐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那种事情。

无论我们能够说什么,我们无法真正地达到所有这个。然而,有这样的了解是好的,因此你不会溷淆它们,而总是认为,噢,它们都是一样的。所以,当然,你要从在一切处、一切时的觉知开始发展。但你应当还要知道究竟的「此时此地」不是有限的那个。有了这样的了解,会有机会说有一天也许你够开放了,你知道,而能在道途上取得真正的进步。否则,你变成一个只会说,「噢,我觉察这个,我觉察那个」,但你在做什么?实际上,我们有些事情要做因为它都是基于菩提心。因此,我们必须做的是,一方面,(变成)越来越少关心世间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们致力于佛法修行,因此我们的心变得纯粹,而后我们成为真正地与一切相连。没有这样的了解,你可以说,「噢,吸烟是很好的,这是此时此地;噢,喝酒是很好的,这是此时此地,我完全觉察这个」——没有用。所以,虽然这只是回答那个问题,但实际上,关于,到禅为止,说得够多了。

现在,他还要我谈大圆满。因此,我们必须了解,禅和大圆满,这些都是最后的阶段,实际上没有办法谈论它们,但是因为人类依靠这说和写来把教示传递下去,因此,我们还是有这些文献,或某些方法试图给我们掌握这阶段的把手。但实际上很少人能够真正地使用它们;像禅的途径,虽然我们有成千上百的公案,但除非你有一位真正知道最后阶段是什么的上师,所有那些其实都是没有用的。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当他们有这个,它变成只是文字——他们在执着文字;而且他们提供解释,他们认为它是某种他们能够靠思维解决的事情,但实际上所有这些都是超出思维的。而这就是为什么,在禅宗里,他们总是依靠去亲近某位开悟的上师。或者在密宗里,为什么我们强调依靠上师?因为实际上,要想达到超越,你需要依靠已经超越的人;否则,你知道,就只是以盲导盲。而什么是大圆满?当然,如果你阅读文献,你说,有且却和妥噶,所有那种事情,以及这些姿势,这种见解。但实际上,大圆满它本身是佛的境界;也许有一些观点,一些姿势,你试图,比如说,噢,也许这会帮助我,这会帮助我。但是,是的,有些人能够从那个得到帮助,但那些是已经几乎成佛的人,然后那可以帮助他们。否则,对于我们,这些依然只是文字和姿势。

但我们还是可以了解大圆满的概念。了解这个概念的最好的方法是,首先,你想,为什么你能够说它是「大圆满」?因为实际上在这世间我们看见这么多不圆满,这么多苦难。但我已说过了,大圆满就正是佛的境界,而佛的境界是什么?他已经超越所有的界限;他是与一切一体,不只是有情,一切事物。因此,从我们有限的观点,你知道,这是好的,这是坏的;这是苦难;这是我喜欢的,这是我不喜欢的。但对于他,都是一体,而且都是无限的,而,这也是我,这也是我——一切事物。而这部分变成像那样,这部分变成像那样,都因为所有种种条件的运转。就像一个大海洋,所有种种的水流入——有的急,有的缓;有的肮髒,有的乾净。因此,你看这个小小的区域,噢,这么不同。但这海洋看来,噢,全都一样的;种种不同是自然的,因为条件是像那样。而所有这些都还只是言说来帮助你看到实际情况的模样。真正的情形是真正的一体;真正的一体,所以没有办法谈论任何事情。不管什么发生了又消逝了,就只是发生了又消逝了,而不再有任何关系。是的,所以,从那个观点看来,就说:大圆满,你知道,并且没有修行,没有任何东西。因为当你说,噢,有一种见解,有一种修行,有一个果;所有那些都是阶段,但它是一切一体。

因此,实际上从那个观点看来,甚至那些教示也全都是错了,因为那不是真正的东西。所以,这是真正的圆满;关键是,我们如何进入那样?但是,佛陀所教示我们的是要告诉你,实际上,你就是像那样,除了现在你被你的想法所矇蔽之外——你被只是一些小小的想法所矇蔽,但它把你绑到这微小的一丁点上。如果你能够变成免于这样,你就能够变成那个大海洋——无边无际。并且这不是空谈,当你,通过修行,渐渐融入那一体,你能够——奇迹般的事情只是自然地发生。所以,我们所能说的只有这么多,而我所能作证的是,我的经验是,这真正地是这样的。

接着,也许她可以告诉我们昨天在典礼期间她所见到的,并且我们也可以给他们看照片,你有没有带那些来?给他们看那些出现的光,是的。那么,也许让她先讲,先告诉(你们)。

(在此有一位具有眼通的波兰女士玛丽亚告诉听众,在敬献宝瓶及圆帽加被典礼期间,她所看见的加持的光如何对社区和地方产生净化。)

问题二:他是特别的,他是聪明而有头脑的,但他有许多情感上的问题。他的狗几年前死了,而也许他说,他为之发信给您,请修颇瓦超渡了,而他关心:这条狗现在怎么样,对于这条狗发生了什么?

答:噢,我不知道,但在我们做颇瓦以后,大部分时候,人们会了解它是有利益的,因为他们自己有某些经验。有时候请求做颇瓦的人会看见亡者,像快乐地来,穿着打扮很好,或者有时候他们感到解脱,突然地解脱了,心灵感受到轻快。

问题三:他在(问)非常,您知道,高深的问题,因为他在问关于果位的,像禅的果位是与密宗的果位、或大手印的果位、或大圆满的果位相同,或者它们是同样的果,在最后的结果,还是有什么不同?

答:是的,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只有一个——圆满证觉。但它可能因为它们的方式有异而显得似乎不同。因为当你采用不同的途径,那么你就会看到不同的风光。但是,你要知道,那些都是离我们非常遥远的因为那意味着成佛。所以,虽然我们知道,噢,有这样一个好地方可到达是好的,你知道,对我们来说,实际上还是要一步一步地走。并且所有,任何途径,基本的理念是空性、无我以及慈悲,因此……。

问题四:那,您能否说一些关于修行净土宗的事情,像,比如,修习「嗡阿弥答哇啥」好吗,还是也许修习「南无阿弥陀佛」,您能否讲解一下关于修行净土宗?

答:噢,净土宗的修行,他们强调,你知道,你要相信这个,而然后你希望你能够往生净土,那么接着你做这修行。但是,除非你有真正关于净土的经验,你怎么能够对这有真正的信心?并且除非你知道,实际上有那境界,你怎么能够真正地希望去?但还是可能从只是修法开始。而如果你不——对这最后的目标还没有信心,你可以把这修行看成是使你的心平静的一个修法。而当心平静下来,免于散乱、东想西想,那么身体会变得越来越少紧张——放松了。所以,如果你开始这修行,你会逐渐感受到它的利益,因此你会(知道它是)值得你更投入。而当你已经做得够多了,你会真正地感受到来自佛的加持,或者你会真正地看到佛,并且接着,当然,你的信仰、你的信心以及你要去的愿望,都会自然地发展。

至于修习哪尊佛的名号或咒语,实际上你选择哪一个都没有关系。因为任何一个都会引导你到净土;因为,毕竟,净土是什么?它是佛的国土。什么是佛的国土?它是无限的一体的境界;它是全都一样的。但是,噢,你选择一个并且然后执持一个——只是持续重复那一个——这是重要的。为什么?因为只有通过习惯的力量的威力,这一个才会真正地切断所有你的想法,而把你越来越深地带入专注、稳定,那类的境界。实质上所有这些修法都是在试图使你免于念头,你变成没有其他的念头,那么就更接近于你本来的状态。因此,只要挑一个并执持它。但是,比如,就所谓的「净土宗」,「阿弥陀佛」这一个来说,噢,因为语言是不同的,在中文里你可以要么念「南无阿弥陀佛」,那是六个字,要么「阿弥陀佛」,那是四个字。但是,比如,如果我要对西方人教授这个,我只说"Amitabha"(「阿弥他巴」,只是名号部分——来简化之。是的,只要重复这个简单的就够了。或者,如果你选择密宗,那么你只要念「嗡妈尼悲咪吽」。(或者修习「嗡阿弥答哇啥」?)噢,那也很好。只要选一个。或者「嗡搭蕾督搭蕾督蕾娑哈」;没关系,只要选一个。并且你必须懂得所有的佛都是无限的。如果你作分别,那只是因为你是有限的。而变成心中如此纯粹让你能持续重复一个是不容易的,所以你要致力于此。而这样修的利益你会逐渐体会到,因此我不需要再多说。

问题五:她在问,你是怎样想的关于,在西藏人中,他们在使用转经轮?

答:噢,西藏人的观念是利用所有我们的经验来引导我们的心趋近佛。所以,任何能够(在这方面)帮助你的事物,他们都尝试使用它。因为传播佛法的传统术语是,比方说,「转法轮」。实际的意义是:佛法之轮有八辐,而那意指八正道;而转动它,意味着传播这教示至每一个有情。但他们把这观念用进另一种方式;他们说,「噢,我把咒或经文放入这轮里,并且我转动它;当我转动它,飘散的风会把教法的加持带给每一个有情」。因此,这是一种你以菩提心的动机来做的行为,而佛经确实是有加持的力量。所以,当你做这个,你是在做某种锻炼,你长养你的菩提心,并且加持真地会传出去。还有,为转动法轮,他们也利用水,你有没有见过,他们有那样转的轮,法轮转动,利用水的力量。但它永远是被造成是顺时针转动的;佛教徒说该以这种方式去做,因为佛陀要将佛法教示与印度教的区别开来,所以他说我们要顺时针转。是的,与印度(教)相反;是的。还有,他们有利用热能的法轮——你有一盏灯或蜡烛在这里,你点燃它,而这热气上升,而这经轮被这热能推动。

因此,关键只是利用一切方法把你的心导向佛法,导向佛。有些人缺乏这样的了解,他们说,「噢,如果有一个形像、有一个凋像,噢,这是偶像,你被表相矇蔽了。」但是,当然,我们不是那样愚昧;我们知道它是一个形像、一个凋像。但有它在我们面前,向它礼拜,把它想成是佛,它确实会帮助你专注于你的修行。所以,这实际上是非常聪明地利用任何我们可用的东西。他们不敢有任何相,他们是执着于空无;那(也)是一种着相——空无的相。

问题六:好,那么,他的问题是:印度教密宗和佛教密宗之间有何不同?

答:噢,根本上的区别是:一个有无我的领悟;另一个没有。为什么?他们也说,「丢开你的小我」,但他们说,「进入与大我合为一体」;所以,还是有一个我。但佛法的观点是:无我。为什么无我?因为一切事物都是依于条件的;即使这大我也会变,没有东西是永恒的——那是佛法的观点。一切事物只是许多条件、许多因素的组合;没有任何东西你可以说,「这是最后的、终极的;不会变化。」

问题七:他说,在印度教里,他们是以不同于在佛教密宗里的方式修能量,还是也许有时候相似?他们使用气脉,您感觉如何?

答:噢,那是不同的,因为,首先,我们还是必须说明那些哲理上的不同,因为,为什么佛首先,学了所有的,印度教里的所有的东西,而然后他不满意呢?因为他足够聪明而能注意到,最后还是有一个非常微细的执着。并且,他超越那个——他放下它。所以,他完全解脱了,彻底的自由,圆满地无限。而为什么那个非常微细的执着是一个问题?因为从那(微细的执着)它能再次变成巨大的。所以,你看在基督教的经文里,你知道,上帝会发怒。因为如果你有什么东西,还执着一个「我」这样的东西,你知道,那么,那些事会发生。至于他所说的能量的修法,佛陀发现有比传统的印度教的方法更简单的途径。因此,(佛教)密宗里教授的观想是与印度教不同的。他们观想为,你知道,(昆达林尼[译注:印度瑜伽所谓卷曲于人体底部的灵力蛇)),是的,是的,但佛教的途径是直的。

问题八:他的问题是:在中国,致力于气(内气)的能量,它是否类似,如同致力于昆达林尼?而我的问题是:关于拙火的能量是怎样的,也是这样吗?但他的问题是关于气和昆达林尼。

答:是的,我知道,中国的传统又是不同的。中国的方式是:他们,通过实验,他们发现,你知道,噢,在我们身体里,有那些通道,你知道。(经络),是的,他们有那样的东西。所以,他们的方式,又,(是)不同于印度教的。而根本上的不同,光就内气而言,你知道,还是因为不同的哲理。佛教的有无我的智慧;因此,他们的气是超出世间的。印度教的方式总是留在,从佛法的观点看来,一种世间的气、内气。

所以,从佛法的观点,以那种方式不管你做什么修行,你都无法超越轮回。因此,因为到目前为止关于这个我们已经讲了这么多,你知道,在这里我补充一条备注:「颇瓦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何以颇瓦能够帮助亡者超升是因为,一方面,你必须开发佛法的脉,把它们打开,而还有,你需要那种智慧的内气去帮忙;否则,他们没有办法超越轮回。

问题九:他有与这个有关的类似问题。他的问题是关于,在中国传统里对于祖先(的态度)。一方面,他喜欢中国传统,并且他试图与他父亲保持联系,比如他有祭坛和相片来纪念他父亲,而另一方面,他的想法是,也许,有一些障碍会滋长,也许有一些执着,或许他应该与祖先保持怀念父亲那样的关系,还是或许他应该,不保有任何执着?

答:哦,如果你有正确的态度,就不成问题;为什么?中国人,他们认为,你知道,有后人祭拜他们很重要——他们试图有(血脉)延续下去,世代延续下去;为什么?因为,你知道,因为我在做这个(佛法服务),我帮助许多人(解决)他们的问题,而我通过这个过程学到,如果祖先,他们辞世了,而他们还在鬼道,他们需要帮助,那么他们不能够要求随便哪一个帮助他们;他们只能够要求与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人来帮忙。所以,如果你,你知道,供奉他们,你知道;把他们供在祭坛上,你知道;那么,他们就安全了,他们就高兴了。但如果你忽视他们,他们有问题,他们没有其他人可以要求解决,他们就给你找麻烦。但是,大多数情况,他们无法与你沟通。所以,他们唯一能做的事便是,给你制造麻烦。而后,当你有很多问题,你试图解决这些问题,你到处去请求帮助,而最后你发现,噢,是由祖先起头的。

所以,当这是中国人的情况,我总是说,噢,你最好有,你知道,牌位,上面写着「所有的祖先」,并供奉他们。但这不是——你不要把它想成是,噢,我有一个执着,而那会障碍我开悟——不,因为什么是开悟?开悟是,懂得一切都是因缘的,涉及许多因素。而开悟意味着,我们都是一体,因此我们必须大家互相帮助。因此,你拥有的一切,都托荫于你的祖先,而你试图帮助他们是自然的。而你必须做的只是,想说,现在我试图帮助他们不仅是以物质的方式——做供奉,而是还要帮助他们成为开悟的。并且把他们想成在所有的众生中——他们也是你要关心的众生。但是我们有特别的关系,所以我特别地做一些报答;所以,没有问题,是的。

问题十:他感兴趣,我认识他好多年了,那,他感兴趣关于,像UFO(不明飞行物),您知道,像宇宙飞船来地球,……关于它您怎么想?

答:啊,那部分,你明白,我不知道。我也听到其他人说,噢,他们知道一些关于这个的事情。但我没有亲身经验,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是,实际上人类所知道的是非常有限的。因为所有我们称之为「知识、知道的」,仅仅是我们能够观察到的事物。但通过推论,我们知道宇宙中大部分的物质是,没有光。因此,我们知道有东西,但我们对它们一无所知。所以,我们的知识是有限的并且也许完全错误的,当你进入这大宇宙。

问题十一:而他的问题是,许多人,他们是非常积极的。他们没有时间,但他们还是想要开发并经由精神的途径。因此,他的问题是:如果我们非常忙,在我们的每日日常生活期间,我们怎样能够简要地修行?

答:那你要审视你每天的日程安排,并试着找出一小段你不会被打扰的时间。然后在那个期间,你决定你将不受干扰,并做持诵和礼拜这类简要的修行。并且重要的是,你总是在那段时间做它,而它变成为一个习惯。当它成为一个习惯,你会有力量——习惯的力量。

问题十二:她知道一些来自密宗的咒语和观想的修法,但她有一个困扰:重复咒语对她来说比较容易,但观想本尊也许不是那么容易。而她问,也许是否她只专注于咒语,将来它会稳固、更清楚,而后观想便会更清楚并且有力?

答:是的,首先,你专注于咒语,而你知道,在你能真正地专注于咒语以后,然后你再用心于观想。而观想你像这样来做:首先,你使你自己熟悉你观想的形像;随后窍诀是,它不是像说,你说, 「噢,我把它想成这样,并且我要它出现」,因为带着这种意图,它不会出现;为什么?因为它是二元的——你有一个人试图在心理上描画它;它不是像那样的。(正确的)方法是相信它就在那里,像那样。如同现在,你知道,你不需做任何努力,你看见我在这里——你想它像那样出现,不费任何力它就是出现。那么就没有一个人试图去想什么事情——那是二元的。当时机成熟,它会出现。只要相信,就像它已经在那里——只是像那样。当然,你必须知道你在观想什么,但是然后你只要想,噢,它已经像那样在那里,而我做我的修法。还有,不用担心他怎么还没有出现;噢,所有这种想法、期待只会使修法分心。不用担心;只要想:噢,它是一棵树,逐渐地成长,而你必须等到春天它才会开花,像那样。你担心得越少,它会出现得越早。而还有,他们出现,不一定以所观的形相出现,他们也许以一道加持的光那样出现,或者你感受到某种力量或某种热能,是的。

好,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听众中传来笑声)。


吉祥圆满


二○一○年十一月七日
养和斋   于加州

中译
二○一二年二月八日
静纯庐    于上海


[Home][Back to list][On Chan and Dzo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