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禅

林钰堂上师之英语演讲
二〇一〇年十月十七日
于波兰.华沙.勘则安僧伽中心

林上师审订
弟子疾呼笔录
弟子虚明用波兰语传译
弟子善修中译


虚明告诉我这是一个禅的团体,而禅本身,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超越语言的,所以如果我试图在这里说些什么,我是在试图对你们显示我是无知的。但不管怎样,因为在西方土地上传播的禅门修法是从日本或中国来的,因此,实际上由于翻译的原因,在禅里面,有着不同。所以,我需要首先问你,你知道,当你在静坐的时候,你试图做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我需要一个回答以继续。(佛教徒:不随我的念头。)那意味着使你的心平静。

这种禅,只是通过专住来息心。而,当然,有技巧来导致这个,并且其中也有证量的深浅。但你试图达到的第一步是自然地坐在那里,并且没有念头。但实际上这要花许多、许多年的修行来实现这个。但甚至在你开始这个修行之前,为开始从事达致这目标的禅定,实际上你需要首先有某种前行。而那前行,实际上是写在所有的有关禅定的经书中。而它只是说了几句话——它说,当一个人认识到,生命中没有什么是值得去追求的,然后,他去到一个隐居的地方开始修行。因此,实际上,即使这前行阶段都是很困难的,你必须首先在你的心里放弃世间,然后你还要真正地退出这世间以便孤独地来修行。那,我提出这点因为,有了这样的了解,那么你们必须开始,越来越少牵挂到这世间,以使你们的打坐会是真正有效的。

但你怎样能够使你的心免于世间的牵挂呢?当然,一种方法是通过呼吸的修习,专住于你的呼吸。理由是因为心和内在的气是不可分地相关的。所以,你可以通过心的专住使你的呼吸从粗到细平息下来,或者你可以通过专住于呼吸来平息你的心从胡思乱想到心一境性。而一个简单却有效的长养专住或心一境性的方法是念一尊佛的名号或咒语。理由是因为我们的心习惯于抓住什么,而通常它乱跑,你知道,是由于任何你的心倾向于喜欢的或更为牵挂的事物。所以你需要专住于一尊佛的名号或咒语,因为那个是,与你原来世间的以及自我中心的事情没有关联的。因此这个是我所推荐的,因为,对于初修者,这将是一个趋于专住的有效方法。

而且,如何准备好,你知道,经由变成越来越少牵挂世间的事情?如果你只是说,「噢,我不在乎,」然后,你还是,你知道,只是自我中心的,你只是担忧着你自己。因此变成越来越少牵挂这世间的方法,是靠发展你的菩提心,那意味着,你知道,你用更多的时间检视生活、检视这世界,而认识到每一个人都在受苦,所以,我们正在做的是试图最终找到一个方法,使我们能够自己(从苦)走出来,并且然后,传播这方法去帮助其他人走出来。因此,我们的出离不是疏离于这世界,而是试图找到有效的方法真正地帮助这世间,而它是一个和平的方法及一种内在的革命。所以我们不会对这世界、对其他人造成损害,而是会最后真正地帮助他们。

现在我们来到另一种,通常没有被大部分西方人真正了解的禅,因为它是远远地超出无念的心地,甚至在那以后的事。这种禅是记录在禅宗公案里的禅。但你必须去看看那些禅宗行者如何做这种修行。通常他们所做的是,首先他们开始寻找一位师父,而当他们听说什么地方有某位师父,他们就放弃一切而步行几千里路去投奔这位师父。因此,这个朝圣也是对世间生活之出离。而且因为这个朝圣是如此地艰难,你实际上关心佛法更胜于自己的生命,你可能在路上就已丧命了。那,当他们见到师父,他们得到什么?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东西;他们只是待在那里服侍师父。他们以这种方式来放弃他们的「自我」,而为什么他们必须这样辛勤地修行?因为他们想要达到所谓的「开悟」,那是对这世间生活的完全超越。

但还是有一些方法在那里。这传下来到我们这儿的方法是通过沉思一个问题(参话头)。这问题必须是一个对你来说是真正的问题,你真正地为这问题所困惑。例如,这里我们看到写在那里的它们中的一个,「是什么」,是什么?「什么」就是「what」,「是」就是「is it」。但你怎能持续地想、关心着像那样的一个问题呢?只有有高度专住力的人才能这样做。所以,这种禅更深,在你能让你的心免于乱跑以后,然后你能够开始尝试这个。而如果我们严格遵循这种禅的传统,这演讲只能在这里停下,因为超出那个,只有通过修行来了悟。但是,你知道,我来是很难得的机会。所以,由于我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因此是难得的。所以,我要问你们另一个问题,你们要我继续还是不要继续?如果我不继续,那就是严格地按照禅的传统,而你们必须自己努力。而如果我继续,我也许在这修行上不是帮助你,而是伤害你,所以,你们的决定是什么?(来自听众的回答:我们不知道。)你们不知道;那我将继续。原因是因为,毕竟,不管我说什么,只是几句话,而很快你们就会忘记,所以我不会永久地伤害你们。

好了。那么我要告诉你们,他们那些参禅的行者们所真正试图去做的是什么。首先,他们出离了一切,甚至包括他们的「自我」、他们的生命。然后他们希望以这样的投入,也许什么时候,他们突然地当下圆满成佛。之前当我们有一个「自我」,它就像一个杯子,你知道,我们在杯子里面,被什么东西盖住。但现在,因为他们已经放弃了这么多,这杯子已非常薄,而也许,因为他们持续在这种状态里,并且他们持续参一个问题,也许突然这杯子能被打碎了或被翻开了,而他们就见到了全体。但这全体不是什么新东西,它是本来就在那里,但你被遮盖了,现在遮盖已除,而你就见到了那里实际上有的东西。因此,禅师不能叫你去做这或做那,因为不管他说去做什么,或不去做什么,都是非常有限的。所以,不管他说什么让你去遵循,那将是在杯子上又加了一层。所以,帮助你出来的唯一方法是,当你参这问题,而你认为你有一个答案了,只需告诉你:那不是它。因此现在如果你记住这个,你们所有人都能成为禅师。但,那不意味着你可以是一位好的禅的学生。因为,你看,禅师只是试图叫你不要执着任何东西。当你以为有一个答案,那永远是错的,因为最后的东西是没有任何限制的,任何有限的东西都是错的。所以,你们记住这个,接着你们可以开始甚至那个修行,而不会忘失真正的目标。因此,我把禅全部的秘密都透露给了你们,但那不意味着你能够通过听到这个来真正达到它,因为我们中的每一位都还是在(个别)一个茧里面,而你必须靠你自己的努力从里面出来。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停止谈论而开始致力于松开这个茧。将来的某一天,在外头和你们会面!好啊,有任何问题吗?

我的中心是心灵的中心,因此它在互联网上。当然,如果你要找我,你知道,你必须成为像古时候的禅行者那样,越过大洋,飞来美国。给他们卡片以使他们知道网址,书和卡片。这本书(《金戒子》)是关于第一种禅,专住,的修法。我们还有一个波兰文的网站,但那里讯息要少得多。(虚明:您能否讲一些关于赠送这些法物的实践的事情?它们非常难得;没有很多佛教老师像你这样赠送许多法物的。)这些书、那里的小册子,以及卡片和书签,是弟子或佛友们自愿制作的,所以我们可以免费赠送;所有我们的法物都是免费赠送的,网站,也是,一切都是免费的。我们只是遵循陈上师树立的好榜样,你知道,佛法上的一切总是,免费供众。而这本书,《金戒子》(之波兰文译本),大约三年前翻译的,而这次,你知道,通过你(指弟子虚明)的朋友的慷慨资助,它已可以提供给这里的每一个人。

 

吉祥圆满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一日
养和斋    于加州

 

增补:

在禅中心的墙上,有两句话,用毛笔写的中文,挂在佛坛的两边。它们中的一句已在讲演中提到:「是什么」。在此讲之录音结束后,我还解释了另一个句子:「放下着」。我说,「它意指:放下,随它去;但你要放下的是什么?它是此刻在你心里正在抓着的任何东西」。

佛坛上有一支点燃的蜡烛。我要求把它拿来我坐的地方。然后我的右手拿着这支点燃的蜡烛,我说:「有一次释迦牟尼佛以手拈花微笑。在大众中只有弟子摩诃迦叶领会了。而因此摩诃迦叶被公认为禅宗的初祖。现在我拿着这支点燃的蜡烛,并且我祈祷从现在起它将持续在你们心中发出菩提光辉来指引你们通往开悟的正确途径」。

于是演讲就这样结束了。

在我发出笔录稿以后,我想起了上面这些有意义的事情,因此我为你们把它们补记在这里。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二日
养和斋    于加州

中译
二〇一二年一月一日
静纯庐   于上海


[Home][Back to list][On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