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寂”印的制作过程介绍

王浩


顶礼观音示现金刚莲华林上师!
顶礼普贤王如来坛城传承圣众!

缘起

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向林博士提请古代印人的颇瓦名单时,请求为他刻制一枚法印,以略表对他无私济众的感激之情。林博士慈示:“今天我写了一首题为《深寂》的诗(F715),此诗有佛法上的深义。佛的涅槃也称为“大寂”。因你有将有情送至颇瓦以得解脱的想法,因此也有关联。如果你想为我刻一印,请刻“深寂”。”

林博士在以后的信中说,他的法印多数由陈祥耀居士刻制,陈居士一般会画数十稿,直到获得有关法印印谱的佳梦,才依之定稿。我有过一些法梦经验,但梦求印谱是第一次听说。二○○三年三月六日,林博士进一步开示“深寂”的内涵:“智慧深时,慈悲生寂。慈悲深时,智慧生寂。深寂乃无我之自然结果。”

学印

我想这枚法印与一般的印的不同之处是要梦到印稿才可以刻石,而首先应做的是画出各种可能的形式来。那时我对印的理解是肤浅的,甚至看不出来一些佳作的妙处。刻过的印也是屈指可数,多数都是送给朋友存念的。但我每学刻一方印都会尽心尽力,都要比前一方有进步的地方。这一方印自然会更用心。

开始画印稿的时候,仅仅将前人用过的篆字拿来用,中规中矩地放大缩小然后拼在一起,按阴阳和不同的印形,排列组合,很快得到数十印稿。我暗自欣喜地想这是件很轻松的事。但慢慢就发现,这样画的印缺少生气,原因是它们出自不同的印,我没有掌握其中变化之道。“深”“寂”都有“宝盖”,“宝盖”这种形式在视觉上会有膨胀感,两个在一起就更难处理得好看。因此我不得不学着协调变化这两个字,还模仿一些名印来创作,我想行家一看就会着笑说,你这方是照某某印画的,那方是仿某某派画的。

二○○三年农历九月廿九日,基于我对林博士智悲力三德的信服和在种种佳梦感应的鼓舞下,我皈依了至尊林上师。次年年初,梦到“霁”印(参看《恭制“霁”印感应录》(F1040))后给我很大信心,上师在那时开显了题为《寂深无限》(F950)的金刚道歌。

铃杵

除了参考古人的印作以外,读字帖时也常留心它上面的收藏印。我还通过《说文解字》和小学著作瞭解“深”和“寂”字的本源和字义,也曾按造字“六法”将“深”字的“水”移到了底下,这种用法在金文中是常见的,日本的空海上师则将他的行书署名的“海”字之“水”放在了“每”的下面。

我家中有一套《三希堂法帖》丛书,一天偶然在书里见到一方两字圆形朱文印,作者按“六法”挪让伸缩,布置成中轴对称的形式。这方印给人的印象是均衡和完美的。我模仿这方印画了一个杵形的印,其中心是横卧的“水”字,接着用相同的字体画了一个圆形印。当时家父问我:“杵中的“水”如同卦象,是否这个卦表示“水”呢?”我猜形式相同的符号,在内涵上也应该相通,结果查出“水”形是“坎”卦,代表“水”。它们后来成了定稿的第一份草图。我后来请教上师,“杵印 ‘水’下‘火’上,是否可以代表双运?”上师说“是,实修上的术语称为 ‘燃滴’”。

得梦

我很想找到一个很快获得法梦的办法,但久久都不能成功,要获得的那种感受就如同是要去朝礼一个从前从没有去过的圣地一样,在没有到达之前自然是无法体会其中意境的。我请示上师该怎样做才好。上师回以“当无我深寂自显”。并作《谐音》(F1105)示下。“深寂”本来是成佛的境界,我们普通人自然无法体会。但是“无我”也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我”伴随自己生活多年,一切见解和行为都受这个“我”的制约,修法时也难免被“我修法”“我祈祷”限制住,如果说“我要‘无我’!”,那还是有“我”,要怎样做才能“无我”呢?去年四月的一天,忽然想到说,“可以把上师的三首道歌写成书法,写毛笔字容易放松,写上师的金刚语容易与上师相应,这样不就可能领到加持了吗?”

我从书法字典里把《谐音》的字查到,写作品的同时将这四句偈刻石供曼达领加持。朝朝暮暮沉潜于斯,有从前的那些漫长的等待在,我也不再执着是否可以写出好的作品了,也不再期待会画出什么好看的印稿了,也不再计较周围的环境了,全当这是练习,是最后成功的一个过程,一切顺其自然。

我领会到一幅作品的每一点在时间上是息息相关的,在空间上是彼此照应的,它们是有生命的有情感的一体,并非孤立地占个位置而已。而完美的作品应该是超越一切观念和时空概念的,那么法界的一切何尝不是如此呢?我想这个体会是因为我书写《谐音》,因上师的加持而得以领会的。我以“和谐一体”的概念,很快画出一个长方的阳文印印谱。我想,如果先能确定字的阴阳和排列方式,下一步就容易做了。

在身心都比较放松的情况下,连续得了三个与此相关的法梦。在第一个梦中见到一方大印石,有一侧立面上,按“田字形” 布局分别在右上、右下、左上部位,有等大的方形小龛,每个龛内都有竖排的不同篆体的阳文“寂深”两个字。在“田字形”的左下脚没有小龛,平行石面刻有跋文,上师的名字刻在了第一纵行。我想这个梦是说可以采用长方形的阳文印稿。

接着,我整理出一份有十五方印的印稿,扫描后呈给上师圣览。上师问我会选哪个。我忽然发觉杵形印和那个同构圆形印,刚好成为一对“铃杵”。这不就是上师开示的“智慧深时,慈悲生寂。慈悲深时,智慧生寂”吗?我选了它们和那个长方形阳文印。上师在回信中说:“好的选择,我喜欢。实际上你提出“杵”和“铃”是极妙的。如果深寂离开了功用那就不是真正的成就。以杵和铃为象征,深寂的功用通过密法的作用,是真正的法界深寂。”

第二个梦仍与长方阳文印有关,在醒来前看到一块白亮的经版,上面有很多种阳文竖排“深寂”, “深”字“火”的两点在起笔处有细丝相连。上师开示:“这个梦肯定了你前面的判断(即长方形阳文印稿可行)。当深寂之时全体是不可分的。”并命我采用这个细节在最后的印作中。在第三个梦中,我见到闪闪发光的金质的经版上有“深寂”两字,上师开示说:“这是表示这个供养如同金子般珍贵。”

选材

这样我就有三方同样题目的印要完成。先前制作的“霁”印,我只用了普通的青田石,一直引以为憾,这次有条件了,当省下日用买上等的章料供养上师。有一天我梦到江底有水晶山,还拣了些水晶柱准备充做章料。上师说:“用白水晶好,因为它代表法界本净和无限。”上师后来告诉我象牙也可以表此含义。经多方询问知道,水晶的硬度是七,刻刀硬度最高是五,所以水晶印多是用电脑控制机器刻的(我后来尝试用特制的制砚刀攻水晶,勉强能契入,切刀和冲刀都不管用,只能一点跟着一点慢慢努力)。我担心机器无法胜任此事,就决定买牙章自己刻制。

首先上网学习鉴别象牙的方法,再访问象牙专营商店对比学习。象牙的截面有人造品难以仿制的菱形交叉纹,称勒兹(Retzius)纹理线,这是鉴定象牙的关键。小摊上有用白犀角溷在象牙里卖的,几乎可以乱真,这是需要留心的地方。象牙细腻华滋,光洁可爱,一见便知牛骨之失。为了买到上乘的象牙,我跑了几次批发市场,一次早晨梦到被大蛇咬,是得龙加持的意思,终于在那天备齐了章料。

印成

现在的定稿是我闲时再次勾画的,放松地就很快就完成了。长方阳文印的成稿是直接用毛笔一次即画出来的,如同一笔书。在师佛驾临北京之前,连续刻了一周仍没能完成,牙章确实需要很多时间耐心收拾。这三方印刻了这么久,真的是很歉疚,恳请师佛和传承圣众宽恕。今天是药师佛圣诞的前一日,恰逢弟子皈依师佛三周年的纪念日,刚好完成印作和本文,我很开心。我从一个初手到完成法印,经历种种,我坚信这全部都是源自师佛智慧和慈悲的圆满加持。

谨将此三法印呈献给无比深恩的 金刚莲华如来林上师,祈祷师佛圣寿无疆,喜乐康泰,广转深密法轮!祈祷法脉清净永续,普贤王如来坛城早日建成!愿一切轮回众生早日消尽业障而获究竟解脱!愿法脉有众多弟子能够证得如师佛无异的成就!

                       二○○六年十一月十九日
                       农历丙戌年 九月廿九日


Deep Silence Seals
2006-11-21
深寂诸印

林钰堂

Four years ago I gave Wang Hao a two Chinese characters topic, Shen Ji, Deep Silence (Poem586) to carve into a seal. Now he had finished it by presenting three seals: one in rectangular shape, and the other two is in the shape of a pair of Dorje and Bell. See attached jpg file.
四年前我给了王浩「深寂」两字为题以刻成印。现在他以呈现三印完成所托:一个是长方形的,而另外两个则是一对铃杵之形。请看附呈的图档。

Each of the three seals presents one way of presenting the two characters as an unity, and all together they show the fundamental pervasiveness (by the rectangular shape) as well as the all comprehensive functions (by the use of Dorje and Bell) of Deep Silence that is a fundamental characteristic of Dharmadhatu.
此三印的每一个都呈现出表现此二字为一体的一种方式,而它们整体则呈现出深寂的根本上的普遍(藉由长方形)以及其圆含一切的功能(藉由铃及杵的运用),而此深寂乃是法界的根本特征。

He also wrote in Chinese an introduction to the origin and processes of his hard endeavors throughout these four years on this project. See attached file F1322 in simplified Chinese. He had actually tranformed one order from his Guru into a path of Dharma practice and thereby gained much understanding both of seal-making and of essences of Dharma.
他也写了一篇文章阐述有关他这四年来辛勤致力于这项工作的缘起及过程。请看附呈的简体版档案F1322。实际上他已将上师的一个命令转化成实修佛法的一个途径,并且因而获得许多在治印及佛法精要两方面的领会。

May his offering of the seals and the article serves as a solid foundation for his advancement to full enlightenment, and may, by sharing all these with all beings, the enlightenment of all beings will arrive sooner!
愿他以此诸印及文章所做的供奉得以成为他迈进成佛的坚实基础,同时也愿藉由以此等与一切有情分享而使一切众生的成佛早日实现!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祝早成佛!

Yutang
钰堂





Trinity of Deep Silence Seals
2006-12-01
三位一体的深寂诸印

Last time disciple Wang Hao stamped the three seals of Deep Silence, Shen Ji, apart from one another. So I told him that for Dorje and Bell to function, they need to be close to each other. Furthermore, since the rectangular one represents the fundamental quality, it also needs to be close to the functions. In other words, the three seals should form a trinity of Deep Silence. Hence, they need to be placed close to one another in the order presented in the attached file. Now he sent me the stamps as I instructed, and I share it with you.
上回弟子王浩所印有关深寂的三个印文,将彼此的间距隔开。所以我跟他说,铃杵要产生功用,它们必需是彼此紧靠的。并且由于矩形代表本质,所以也需要紧连着功用。换句话说,这三个印应该形成深寂的三位一体。因此,它们必需照现在所呈上的档案内的排列次第彼此紧靠着。现在他传给我依我所指示的印文,而我就将它和大家分享。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祝早成佛!

Yutang
钰堂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