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见

二○○五年十月十九日
讲于古晋佛教居士林
讲演及校订:林钰堂博士
笔录:陈秋燕


今天下午我在录音,读一遍〈阿弥陀佛证契仪轨〉以便你们共修用,念完时又念一遍题目,表示结束,紧接着就在晴天里打了一阵响雷。现在我放这段录音给你们听。(大家听了,自动鼓掌。)以前陈上师作的〈绿度母火供仪轨〉在第一次修法时也感得晴天霹雳。有人请问第十六世大宝法王,法王说这是此法会传遍全世界的瑞兆。不意今天此法也有类似的瑞应。

昨天我们讲护法的感应,后来我又记起关于韦驮菩萨的两件事,都很重要,所以我现在补讲一下。有一次在睡时我同时看到一个梦境以及梦外的金身韦驮菩萨。在梦境里我站着,右手作施无畏印,并且有人在给我照相。梦外的韦驮菩萨,比我高约两个头,则是全金的,不论是身体还是衣着,都是金的。韦驮菩萨显了很久,约有三十秒。我后来想,他所以显在梦外,是表示这是真的,不是梦。我想,他是要我照这样的相,来加持有需要的人,因为那一阵子我替一些鬼缠身或鬼闹屋的事祈祷过,所以韦驮菩萨要以这样的「施无畏相」来帮助大家解决这类的问题。我就照着做,并且将陈上师传下的韦驮菩萨像安在右侧,一起拍照。这张「施无畏相」在网页上有公布,也印了很多分赠,对有鬼缠闹的人很有帮助。

另外一个跟韦驮菩萨有关的事,是我印赠的「六字大明符」。有些人知道我祈祷有用,就很小的事也来求祷。韦驮菩萨大概想说,这些小事不用非我知道才能解决,就感应让我印赠此符,以利益大众。有一天我忽然看到空中有一张长方的,我以中文写的黄底红字「六字大明符」,「嗡妈尼悲咪吽」,事实上我并未曾有此一举,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我写的,垂直悬立,然后由其下端自己烧起来,到全符燃尽时,空中出现一尊小的韦驮菩萨像。我想,这表示烧化此符可以得韦驮菩萨的驾临帮助。显小尊表示是来处理世间琐事的。这张符以及「阿弥陀佛圣号符」,都在网页公布,并且印赠流通已有多年,也有很多感应。

我所以流通「阿弥陀佛圣号符」是因为很多年前有一次在梦里我去到纽约,梦中见一女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我就用手指对她写「南无阿弥陀佛」,她就不见了,并且显蓝天。我想,这表示我写的「南无阿弥陀佛」可以超度他们,所以我就写了一张,印一千张,分赠流通,有很多感应。后来就应佛友的请求,将一些佛友们写的感应报告合订成《弥陀圣号符感应录》,印赠流通。网页上也有此篇,都是他们自己的文字,我没有修订过。

我跟你们提这些符,因为你们人很多,相信的人可以合起来印一些来用。要用薄纸来印,以免烧起来烟太多。你们会发现很有帮助的。「弥陀圣号符」主要是用来超度,有人往生,或有鬼的问题,就可以烧。迁居时,即使是搬进新房子,也可烧此符,以超度当地的往者,使家宅平安。「六字大明符」主要是在遇到世间问题时烧来求韦驮菩萨加被,帮忙解决。

现在来讲今天的题目,〈大圆满见〉。这个题目是你们提出来的。「大圆满」是密宗红教特有的,最高的教导。见是指这个教导的意思。在还没谈「大圆满」之前,我想先谈一些事情,才有办法谈这个题目。首先要讲的是,到底成佛是怎么一回事。用传统的方法来说,是说「福慧圆满,证入空性」这一类的话。这些就算你听得懂,怎样才圆满,你也不知道,因为这离我们太远了。佛的五智,就算我们会背、会解释,怎样才是五智我们也难以决定,因为我们不是佛,所以不知道佛的智慧真正是怎么样的。谈到空性时,大部分人也都觉得很难懂,特别是中文佛经又是古文。虽然〈心经〉你会背,但要解释却很难,大部分人都摸不着头绪。所以我用我自己的瞭解来讲,就说证入时是「无限的一体」。它的意思是这样:我们平常受到感官的限制。例如:我们人的嗅觉与狗是有差别的。狗可以闻到很多人所闻不到的东西。这是科学实验出来的。因此每当海关要捉毒品时,都会带一隻狗去,因为狗的嗅觉甚至是有三度空间的辨识能力。 所以头一点是我们有感官的限制。

除了感官的限制以外,我们还有观念的限制;这些限制随我们生长的环境的语言及文化而异。这些限制使我们遇到事情有某种反应,而看不到其他面。释迦牟尼佛当年发现人生有生、老、病、死的问题之后,就寻找如何从不断的生、老、病、死的苦里出来。起初他只能依当时的印度教的修法,在精神上净化、提升到印度教最高的禅定。但是他的伟大是在于他能觉察到还有一个微细的执着,并且能舍去这个执着。他能够看出其中还有一种人为的潜意识中的执着,而加以突破。他所体验的这种突破不只是超越感官的限制,并且在超越观念的限制上,不仅超越意识范围的限制,更要能超越所有潜意识中的执着,才能达到彻底的解脱。在修行人来说,也可以瞭解真的是这样一个过程,修行会慢慢使身心都松开,解脱是这个意思。当你真正深入了这个过程以后,你才会知道自己原来被绑得有多紧。现在大概的把我经历的过程说一下,供你参考。以前我一开始就一天念一万遍「南无阿弥陀佛」,念了三、四个月之后,开始觉得两个肩头的最外边有一点点松,开始时只是这样子。那么现在经过那么多年了就发现身体的外层先松,慢慢松到身体中间,接着是往上松,松到脑子里也松掉了。现在你如果把头摇一摇,大部分的人会觉得脑里有一团,真正松的时候是这一团会松掉的。接着在中间还有一条杆也开始松了。等这个松完,以为没有了,接着还有再松的,舌头中间有一条线,耳朵有三层,脸庞及脖子整片都会松。我们经过这些过程的,就知道原来释迦牟尼佛解脱的过程一点也不假。如果你照着修,你也会经验到这些松开的过程,直到最后进入无限的一体。这是超越刚刚所讲的种种限制,连潜意识的执着都没有了,到那时才瞭解连我们通常瞭解世间一切事物所假定的时间及空间,也是因为人心从小就被感官所限制而构造出来的,并不是本有的。 真正回到本来时,连时空都没有的。

佛法不都教说「不二」吗?你们居士林不是有个「不二门」吗?其实还有个小门。「不二门」的意思是说,这个法门是教你「不二」。「不二」的意思是说,没有主客的对立。真正到了没有主客的对立的时候,时、空都没有了。这是讲起来难以置信的。但你要知道佛法的证入,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分不出你、我了,也就是一切都是一体的。也没有里、外了,整个是一体。你要是懂这样的时候,你就知道佛法另一边是强调缘起。所谓缘起是说全部会互相影响的。只是我们没有办法察觉到说,一切都会有影响。比如说现在因为科学发达,用了这么多能源,产生了很多垃圾、废物。那么整个地球的污染越来越严重,天气也受到影响。这些在一点一滴时是看不到的,但一累积起来就知道其实一点一滴都会影响到整体。

要是成佛是证到这个的话,那他要怎样教我们一般人,离他不止十万八千里的,去回到本来这样无限的一体呢?严格来说是说不出来的。实际上是,要嘛是已经经过那么多的努力,一层一层的松开,慢慢的松开,终于进入一体,然后起很多神通作用,因为他是跟一切一体的。但是,这个有办法讲吗?因为一般人还有层层的阻碍,所以不管怎么讲也不可能知道真的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出乎慈悲又非要把你从像婴儿一样一步一步的引导你,所以不得不用语言来教导。所以有两种方式的教导。一种是用语言一步一步的教,先小乘,再大乘,从皈依,做功课,一步一步的教你松,直到究竟解脱。但是因为你离他实在太远,所以就要经过漫长的时间修行,经里也讲成佛需要修三大阿僧祇劫,也就是说,生生世世你不知要磨到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成佛。所以这种用语言教的就是很慢。但是人也是千千亿亿种的,有的也像释迦牟尼佛,能够很快就体会到本来是什么样的。这一类的人要怎么教呢?在佛法里叫做禅宗。禅宗的禅并非指禅定,它的意思是直接看你有没有办法达到无限的一体。严格讲,它也是没有办法讲的。当然,禅宗也有公案、语录,但那些不是要你去背说,哪个禅师说什么,他的弟子又说什么。只要会背这些就会成佛,哪有这种事情!其实那些只是记录说,以前有师徒在这样的问答或动作间,弟子忽然得悟,而这个悟实际上是无所得,只是回到本来的无限。你要想说,为什么可能这样子,这不是像中彩券,忽然碰到。古人参禅真正是为了要了脱轮回生死的苦,所以听说哪里有师傅可以教人家,他就去了。这一去,在寻找师父的过程中,有多少年他过着流浪的日子,路上如果遇到老虎、狼、强盗,他就死了,他也不顾这些,他只想要求得了生脱死。这样的人碰到一位在这方面已经有体验的人,有时候就有可能得到帮助而得以体验一下。那些公案是这样的情况下的事。不是说,我跟你讲两句话,我懂得你什么意思。那不是懂意思的事。有意思都是错的,有意思都是观念范围内的,那个离这个太远了。所以一种是没有话可以讲的,那是禅宗。

另外一种可以讲的,教你一步一步走的,固然有教你开始的步骤,也有教你到很接近果位的地步。这些接近果位的教授,在密宗叫做「大手印」。这虽叫「大手印」,却跟我们手并没有关系。它所讲的,就是证入无限一体的体验。在显教里有讲菩萨十地。什么是初地菩萨?他就是已经「见道」的意思。这儿的「见道」并不是说,读了经论,有些心得的意思,而是指有一次体验到无限的一体大概是怎么一回事。对无限的一体略微体会一点轮廓、有一点经验,那叫做「见道」。对有过那样经验的人来说,有了一次这种无限的经验之后,再来就希望修的时候它可以再出现,并且延续更久一点,甚至是在你看来他是跟普通人一样的,而其实他可以在生活中跟无限一体的经验配合。这样的层次还是有阶梯可言,这种有层次的修法叫做「大手印」。它是说佛的法身,你已经可以尝到一点了。然后等于从初地菩萨慢慢进修到二地菩萨,…,这种最高层的但还是一步一步的教授叫「大手印」。当然在大手印里并没有提菩萨十地,我只是用这些来帮你瞭解其内含。

在密宗里最接近禅的就是所谓的「大圆满」。这是只有红教才有的教授。什么是「大圆满」?其实大圆满也是讲不出来。大圆满就等于是说成佛是怎样的。但是它又想讲出来,就要用到平常的说法。通常一步一步的教法要把修行分为阶段,就说是「见、修、行、果」。首先要先学习佛法的空性、菩提心、慈悲、等等,这些见解懂了,叫做「见」。有了这些观念之后,就要「修」,依照仪轨来修或者念佛、拜佛,要一步一步的。修得好一点时,就要「行」了。你关门一个人做功课时有个样子,到了日常生活里是不一定还能维持一样的。如果只是在自修时才记住这些道理,出来时却把它忘记,变成跟一般人都一样,那是不行的。你要把佛法的教导,比方说慈悲,在生活里对他人应用,那才是「行」,把佛法实行起来。这样做久了,慢慢就会看到结果了。等于说「佛格」慢慢成就了,这个人就会有个佛的样子了。所谓「大圆满」就是说,同样在这里,佛和一般人外表好像差不多,从我们凡夫看一切是充满问题和苦恼,从佛看来是什么问题都没有,所以叫做「大圆满」。因为大圆满是要说成佛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它说:「即见、即修、即行、即果」,也就是说大圆满的见、大圆满的修、大圆满的行及大圆满的果都是一件事,因为已经成佛的时候分不出阶梯,没有一步一步慢慢来的事。整个无限的一体里面,还有什么是见、什么是修、什么是行、什么是果?见到就是修到,就是行到,就是果到。严格讲,就是没话可说。所以提出「大圆满见」的题目时,就表示尚未瞭解大圆满。大圆满和禅宗一样,都是要去请教师傅的。问师傅是不是这样,是不是那样。当师傅的很简单,只要都跟他说「不是」就可以了。因为能讲的都很有限,当然不会是对的。所以只要懂这一点,就可以做禅门的师傅了。日本的禅宗有曹洞宗、临济宗,他们的规矩不一样。一派是每隔一阵子弟子要去见师傅一下;一派是弟子有问题才去见师傅。依我看来,你有问题才找师傅才对;师傅不用找你去,因为师傅没有问题,不需自找麻烦。

那到底大圆满是怎么一回事?有没有办法讲呢?要讲的话,只能用比方的方式说一说,让你瞭解这是可能的。从我们看来,这世上有这么多问题,怎么可能说是大圆满?可是你要知道,你看到很多问题因为你都是从一边看的。你想你自己是一个个体,别人也是一个个的个体,然后从这些来看事情。但是一进入大圆满,就是无限的一体,所看到的就不止于眼前,而是过去也看到,将来也看到。它也没有只限于哪一方,也没有偏于哪一方,说我们是哪一教或哪种人。在大圆满里,全部都看到,全部都平等,全部都在一起。现在有堕落及做坏事的人,这怎么会是大圆满?从大圆满看来,他现在堕落及做坏事,就会很苦,因为很苦,他就不得不找寻解脱的方法,让自己离苦得乐。这样他就不得不找彻底解脱的路,因为不彻底的,将来还是会苦。找来找去,他就只得修行,因此最后他就会成佛。你只看到眼前,所以那个人的行径成问题;佛看到整个因果的前前后后,那个人的目前情况就不成问题。他目前的苦正是他成佛过程的一部分。这还是用比喻来讲,真正的是讲不来的,因为他看到的太多了,何必一定要看到这一点?现在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有很多苦恼,但是如果你的心能有地球那么大,你就看不到自己的这些问题了。问题是我们的心没有办法那么大。那你想,无限的一体不只是像地球、太阳系或银河那么大,比人类已知的还要宽广,它有什么问题?在你看来,我被谁欺负,被谁怎么,在它看来,都是一体的,这样也没有关系,那样也没有关系。严格讲,既然是即见即修即行即果,也无法可修。

有兴趣的人可以参考陈上师所作的《曲肱齐文二集》里面的两篇:〈小、大乘修空及密乘大手印、大圆满、禅宗辨微〉及〈莲师大圆满教授勾提〉。但是真正大圆满不是在文字里面的,所以我要来讲这个题目也没有先找这些出来温习,然后把内容说给你们听。靠背诵是无济于实修的。你看他文章里面也是说否定的原则而已,能说的只是说「不是」。又因为是无从修起的,所以他只能教你出离。因为你老是在世间的结构里的话,你有你的种种角色、人际关系、利害考虑、等等,因此你不可能达到无限的一体。如果你真要成佛,那你就只好不管世间的事了。另一个方法是领恩,因为你不能说我要怎样去努力;你有心去努力的时候,就还有「我」的观念,你就无法进入无限的一体。你只能学会无我,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时,你忽然就进入无限的一体。换句话说,领恩是整个法界给你一个恩使你和它变成一体。但这要靠你达到什么都放得下的时候,你才可能跟它成一体。他们提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已经讲过,大圆满其实是不容易瞭解的东西。不过,没有关系,这样也是结了一个法缘。平常我们讲的,好像佛法都是抓得到的东西,现在好像泼一盆冷水,说其实是抓不到的东西。但你听了这些之后也不可以说你不念佛、不拜佛了;这是不行的,因为要你完全放下,你也做不到。你唯一可以真正踏实做的是一步一步来做,这样会比较安稳。真的能进入无限一体的人,至少心中一定要无念。而你现在心中是什么念都有,所以你至少要先做到这一步。那就一定要靠念「阿弥陀佛」,把一切都忘掉了,你才有点可能进入无限的一体。这个题目我居然可以讲这么久,实在是很了不起,因为这是无话可说的。(听众鼓掌)。要我们来讲佛,看都看不到边的,你要怎么讲?

吉祥圆满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 works: 大圆满大圆满观离相大圆满普贤大圆满《金刚经》之大圆满普贤大圆满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