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护法的体验和感应

二○○五年十月十八日
讲于古晋佛教居士林
讲演及校订:林钰堂博士
笔录:陈秋燕


讲这个题目先要讲什么是护法。一般而言,我们分别说,有上师、有佛、菩萨、还有护法。护法也可以指人,也可以指天龙八部,只要他是做护持佛法的事业的,都可以叫做「护法」。广义来说,护法的意义是保护正法,保护佛法,所以上师也是护法,佛、菩萨也是护法,因为他们没有不护持佛法的,只有依靠佛法才可以救度众生。在密宗里,法本要放在佛像上面,佛像不能放在法本上面,因为能成佛是要依法修行才行的。法是代表真理的意思,所以以真理为先。因此首先要瞭解,在佛法里,所有的都是护法,因为法太重要了。在密宗里,有些圣众的工作是帮助佛法去降伏邪魔,或者给予经济、人事上的支援。显教也是有的,比如韦驮菩萨和关公,他们可以让你有安定的环境,顺缘俱足,使佛法的教化容易开展,对修行的人有相当的护持使他们能够专心去做修行的事情。

要讲修护法感应的经验,也可以讲别人的经验,也可以讲自己的经验。讲自己的经验,不用翻书,而且想到就讲,很自然、生动,所以我就讲自己的一些经验。当我们提到修护法感应的经验时,应该以感恩的心情来讲,目的不是要夸自己有多了不起或护法对我怎么样特别,而是要感谢他们一步一步的牵引着我们,把我们带大。当我们遇到事情时,世间的人就要依靠社会关系的帮助,对于一个修行的人来讲,自己每天默默的做功课,做法务,又要去哪里找谁求助呢?唯有依靠说,我有修行的经验,知道佛、菩萨是真的。虽然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还是继续地做功课,做法务,自然事情的演变就成为没有问题了。这个就要感恩了,因为我们不是像世间看得到去哪里找谁帮忙。就这样过了几十年,所以这个恩很大。而另一边是,你们听感应的人也要有感恩的心,因为这样的事情平常从书上看来像神话,历史上记载的种种感应要真正遇到是不容易的。就算你有位师傅,他修得好,他有一些感应,但他不可能整天要跟你讲什么,因为那样的话变成是一种执着,所以真正的师傅是不会这样的。只有当你去找他,大家正好在说什么,而想起、提起。像那天我们去献宝瓶,我就当时想到以前献瓶的一些感应,顺便跟大家说一说。而不是整天在那里想说,要讲什么,要讲什么。所以你有机会听到也是很不容易的。书上写的已经很多了,而你亲耳听时又跟读书上所写的是不一样的,因为你很容易感觉这个人是不是在说心里的话。写时有时要省略,讲时没有稿子,想到什么就讲什么,不知不觉中有时可以听到更详细的地方。还有我也不知道会讲几件感应,但是不管讲几件,你要知道这是几十年中不计其数的感应中一时忆起的。因此你要感谢有这个机会,这是他们给的题目,不是我主动要来讲这些的。大家都以感恩的心来谈来听才比较有意思。不然的话,修行应该是希望一切众生早日成佛,现在讲这些,像在讲故事,似乎是偏离了正道。

其实我所要讲的并没有事先准备,没有稿子的。我先来讲护法是怎样慢慢的把我牵起来的。我一认识陈上师,就开始慢慢地亲近他,追随他,帮他做一些法务。就在开始时,有一次梦见陈上师供的韦驮菩萨像,左手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那就是我,所以在我作的韦驮菩萨赞里,写说:「眷顾行人为亲子」。又说:「适时鼓励与补给」,这都是实在的事情。我开始修行时还是一名研究生,结婚不久,太太刚来到美国,她还没有工作,我们的生活还是靠家里寄钱接济。有一次我在闭关时,感觉到韦驮菩萨站在关房通浴室的门那边,和门一样大,接下来的一、二天便接到家里寄来的款项。他知道我们需要接济时,他就会在后面支持、安排,使我们得到接济。那么他怎样适时的鼓励呢?我有一本书,叫《一曲十谈》。因为在台湾印刷比在美国印刷便宜很多,所以我都在台湾印书。这本书印好了,我爸爸要让我先看到,就航空邮寄了两本过来,但是没通知我,所以我也不知道书寄出来了。就在那两本书要到的那一天清晨,我在睡觉时看见一张韦驮菩萨的画像。我当时不晓得为什么会梦到,到了白天收到那本书时才知道原来韦驮菩萨出现,表示在护持那本书。 所以后来印第二版时就将我看到的韦驮菩萨像印在书后的内页。这本书里有一篇文章很重要,是叫做《佛法习定入门》。后来我在迈阿密用英语讲了三场,再由佛友笔录成书,叫做 ‘A Golden Ring’。画那张像的人是当年在洛杉矶的一位华侨,叫「夏老师」。他说当他画时也多次见到韦驮菩萨,让他知道该涂上什么颜色。所以当你真正发心要去做一件弘法的事情时,佛、菩萨是会像这样护持你的。

这些是荣利印出来的法务活动相片,你们传着看。我看到什么就讲什么。这一张是献给龙王的宝瓶,旁边那些是通常献的瓶,九英寸或十英寸高。我手中捧的是特别的,有十二英寸高。献龙王宝瓶的缘起是这样的:陈上师一九七二年到了美国,隔了一年才开始送宝瓶给龙王。他要送宝瓶给龙王是因为他单独在印度闭关二十五年时,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如香港、日本、以及欧洲有些国家的人都想请他去他们那儿。最后请成功的是来自美国的人。在这些美国人来见他之前,陈上师就先看见海龙王显人身,穿着中国帝王的服饰,来下跪求他去美国弘法,所以他去美国时就想要坐船,然后在海里献一个宝瓶感谢龙王。可是请他的人说坐船太久了,而他们是搭飞机的,所以当时就没有献瓶。虽然如此,他还是很想献一个宝瓶给龙王。但是当时龙王没有显灵告诉他龙宫在哪里,后来他就先准备好一个宝瓶,然后他选了一个龙日,便向龙王祈祷说,他早上五点从住的地方出发,(他不会开车,找了一个外国人开车),他要在他的手表九点钟时抵达龙宫(七点到九点是辰时,亦即龙时)。如果这段时间太长,就请龙王挡他一下。如果时间不够的话,就请龙王推他的车子,让他快点可以准时到达。结果他那天一出门就遇到一个人跟他讲东讲西,他就知道那是龙王来挡,所以他没有向那个人说有事要先走。结果那个人一讲就讲了一个钟头,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沿袭下来现在我们是六点钟才出门。当他们出门以后,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上高速公路,遇到分叉路时,便往西往北走,就是向海走。他们先抵达一个有船可以下海的地方,司机问他是不是在那儿,他说不是,因为他的表还没到九点,所以他们继续走。结果,那一天雾很大,他们到了九点在海边的高速公路旁停下来时,根本不知道那里是附近几十哩唯一可以下海的地方,有船可以送人下海。等雾散了,又看出这个海湾的地理是像个太师椅,是尊贵所居。从此就一直在那儿献瓶。后来在一九七三年佛诞日,陈上师在献瓶时看见海龙王亲自来接,所以我们确认这儿是龙宫所在。

现在在美国加州送宝瓶,就是去这个地方,叫建材湾(Timber Cove)。从我家开车去一趟来回要五个钟头。西藏的传统也有送宝瓶给湖或河的龙王,不过以前大部分是向龙王求雨。但我师傅说龙王在天龙八部里,地位仅次于天,他有种种神通,有很大的能力,所以我们不只可以向他求雨,也可以向他求助人世间的事。我师傅又添了首饰为供品,因为他说龙王有龙后,我们也应该供养。除了传统的供品以外,他还加了一些东西,例如五轮的补药。陈上师在美国十五年,到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圆寂。开始时知道献宝瓶的人并不多,慢慢的一个人、一个人要求他送。那十五年里他送了一百五十个宝瓶。从一九七三年算起到现在已经有三十二年了。在三十二年里已经献下海的宝瓶有两千五百八十一个。这些年来每年送的宝瓶越来越多,这是因为有人相信这是对他有帮助的,不论是通过自己的经验或者听他们的亲戚朋友说的,因此不断有人要我送宝瓶。

我们通常献的宝瓶是九英寸或十英寸高。不过每当要再送第五百个宝瓶时,我会用一个比较大的,十二英寸高的,来纪念又达到五百个了。这个宝瓶就不是哪个人求的,而是大家一起来供的。把有兴趣参加的人的供品都加入瓶内,一起送出去。此外,每次来马来西亚时因为没有时间找那么多瓶子,所以我也用大的瓶子,把一路演讲时有兴趣参加的人的供品都加入瓶内,一起送出去。。我在刁曼岛、马六甲及浮罗交怡送过宝瓶。送宝瓶并不是说随便一个东西往海里丢就算是送给龙王,而是有感应说那里有龙的,我们才去送。在刁曼岛,当地的人本来就说有龙。在我去之前,就有佛教徒在那儿度假,梦见龙王来求宝瓶,所以他们请我去献瓶。在马六甲也是有人先梦见龙来求瓶,并且在献瓶那天的清晨又梦见龙来,说河口的泥沙太多不容易进来接瓶,希望我们出海远一点才送。出海的当天是有浪的,但当我把宝瓶放下去后,在五分钟内整个海都平静了下来。我也看见龙一接瓶就转头回去。在浮罗交怡那里送时也是因为那里有人有感应。那个华人也见过金色的龙,但却不晓得怎样拜龙神。在我们送了宝瓶之后,在岸上遇到当地的土着,他也说依照他们的传说那儿有龙。

这么多年以来,送了这么多宝瓶,都是有人自己来求的,解决了种种的问题。除了送宝瓶,每年有六个月可以做火供,那是另一种供养的方式。在不能做火供时就只能送宝瓶,所以献瓶是全年每个月做一次的。送出去的宝瓶都有结果的。例如,一位住在中国东北的人在二○○三年送一个宝瓶时,求了一个愿望,希望得到一个好儿子。隔了一年就生了一个儿子。而且出生之前他的家人也有得到好的梦兆。而且到快要生时,也在梦里听到说这个孩子应该取什么名,连小名也听到了。而且他太太在怀孕期间一点都没有感到不舒服。

其实我们古晋这里也有人有感应。像吴荣利,这回也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只是读我的书和在网上联络,他求我献瓶也有很好的感应。请他自己说一下。

荣利:我是做建筑的,有时会有危险,如果工程不顺利,我们就很辛苦。有一次要造桥,通常要造桥的地方都是因为水很大,所以往往桥基会被冲走。我读到林上师献瓶的感应,就请他为我献一个宝瓶。献瓶之后,就开始做工程。本来预定要十六个月才做完的,居然七个月就完工了,因为我们造桥时,桥下一点都没有水出现。那时从八月到一月是下大雨的时候,可是工程那儿没有水。(听众鼓掌)。

另外,有位叫霭霖的女士,她的孩子因为小时发烧,所以身体有一半不能动,只能在地上爬,也不能站,都是要人背着他的。她请教了一位喇嘛,喇嘛告诉她要修龙神法。结果她来找我送宝瓶,并不是送了一次就会成功,而是送了几个。后来那个小孩便好了起来。现在可以走路了,这回跟我们去放生、献瓶,都是他自己走的。这些是你们当地的人,你们可以自己查证。

再看我相片上穿的那套衣服,为什么在袖子上及裤管上都绣着龙呢?有一位弟子想要供我衣服,他常去大陆经商,起先是供我衣服上绣龙的现成品。后来我就请他去订制相片上的衣服来纪念一个感应。当年我跟随师傅没多久之后,他就开始慢慢教我做火供,让我主持火供。一个一个火供慢慢教。第一次让我做毗沙门天王(北方天王)火供时,主持人要观想自己是金刚手菩萨,那就是大势至菩萨在密宗里的忿怒相。金刚手菩萨的手腕及脚踝上都是有小蛇绕着,那小蛇其实代表是龙的意思。结果在要做火供的早上快要睡醒时,梦里面真的有小蛇很用力、很快的绕一下我的两个手和两个脚,跟金刚手菩萨一样,而且有一隻大龙,从底下在我前方伸起头来,咬住我的鬍子往下拉。这鬍子是代表长寿,鬍子往下拉就是加持我长寿的意思。因此就是说在要开始修法时龙来加持,为了纪念这件感应我才把袖子及裤管都绣上龙。

通常在火供烧到后来时,在灰烬里会出现一些东西。有些在照片里可以看得很清楚,有些就只有当场才看得出来。像这一张照片就很清楚有隻龟在那里。这一张是现一隻孔雀站在上面。这张是一隻狮子坐在那里。这些都是不可思议的。有一年在释迦牟尼佛诞辰的火供时,现出了一隻狮子,口里喷火,右脚踩在球上,背上像是真的毛一样的形状。早几年前,台湾有一位曾居士的女儿和女婿结婚了两、三年还没有孩子,想要求小孩,我向他建议送一个宝瓶。当时我正好要做绿度母的火供,所以让他随喜。结果当天在绿度母火供完后现出来的是,绿度母的供桌是摆在西方,而在余烬的东南边有一个精致雕刻的小龙在那儿。你们没有亲眼看到是不会相信的,因为雕刻得非常精致。等我绕到西北边,我才看出有一个婴儿趴着,头向着绿度母,而刚才看到的小龙是在他的左腿外侧。当时还有一位美国女弟子看见这些。送完宝瓶之后的十天左右那位居士的女儿便怀孕了。后来我在六月回到台湾,谈到这些,灵机一动,告诉那个家庭说这小孩可能在左腿外侧会有胎记。后来真的生了一个有胎记的女儿。

我师傅一九七二年去美国,刚好是接近耶诞节,所以他在美国的第一个火供是给耶稣的。那我们是佛教徒,为什么也做耶稣火供?这是因为要在西方弘法,就必须请他们当护法;西方人信基督教,请了他当护法,弘法就会顺利。以前我的师傅及他的师兄弟,叫张澄基,都得过类似的梦。其中一个是梦到人家送他一份礼物,说盒子里面装了一个观音像。结果打开来看,却是耶稣的像。另外一个给他时说是耶稣像,打开时却是观音像。因此,我师傅相信耶稣是观音的化身,在西方那个时候来弘扬人天之际的道理,因为还不到弘扬佛法的时机。

我以前开始学佛,在读佛书时,是加州柏克莱大学的博士研究生,也有去教堂,读圣经,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梦见过耶稣。后来我自己选择要念佛,很努力念,一开始时每天念一万遍「南无阿弥陀佛」。等我念到四百多万遍的时候,就有机缘去认识我的师傅,开始学密宗。就在那个时候我感应过几次见耶稣。有一次见到耶稣是高高的,长头髮到肩,穿着白色的长袍,袍的质地不是光滑的,而是有纹路的。在梦里,他给了我同样质料的白袍,但是一件短袍,而且短袍的衬里是写着中文佛经的句子,所以我们都相信其实耶稣就是观世音的化身。为什么念佛的人会去梦到他呢?这其实是我们人在分什么宗教。在精神界里,依我之见,其实是只看心地纯粹不纯粹,纯粹的话都可以通,而不是人间这种教派可以分开的。只要够纯粹,都可以看见。所以从师傅那时开始,我们每年的耶诞节及复活节,一定做火供来拜耶稣,使我们在西方的弘法可以顺利。

在《供养赞诵集》中有我写的〈东方天王赞〉,是纪念很多年前,在一九八○年代,有一次我看到东方天王,他出现时像普通人的样子,然而当他一敲鼓之后,全身立即变成银白色。我在梦里知道他是东方天王,便向他下跪磕头。至于毗沙门天王的感应,是梦中进入他的很华丽的宫殿,整个宫殿全部是用珠宝做的。我师傅说过,护法是跟着我们的。他的意思是说,所谓修护法并不是说要天天供他好东西,向他求什么的,也不是说他要看你对他怎么样。其实护法的重点不是要得你的东西,而是要护持佛法。所以,所谓护法是跟着我们的,就是说只要你有菩提心,努力去修,去弘法,你不需对护法怎么做,他也会来护持你的。

这是真的这样的,像说莲花生大士的特别护法,当今多吉勒巴,我也没特别去修他这一尊;当然通常在初十及二十九日念赞颂时,我有念他的赞。可是后来却有机缘蒙他表示护持。那是这样的:陈上师造的火供仪轨有八个,师傅走了以后,我也没有想要自己造仪轨,因为这是要经过佛、菩萨的许可才可以造的,使用起来才会有效。师傅圆寂了十二年以后,有一天在梦里他跟我说:「赞颂集第三篇」,然后看到一个框,里面有一些图案,他要我把图案里的叶子以红色涂满。我一醒来马上去看,原来赞颂集第三篇是大悲观音的赞颂,所以我就想说,他是要我做大悲观音的火供仪轨,而且所谓涂红色于图案,是因为他作的火供仪轨有一定的程式,就是要大体依之而作,并且是要作红观音的仪轨。当我把这个仪轨造好后,就得梦,当今多吉勒巴表示护持。可见我们只要努力作法务,作到一定的程度,护法就会自动来护持,而不是说我们需要天天怎样求他们。

还一位表示过护持的护法是给萨王。我去台湾时,有佛友送我一面给萨旗。我把它挂在住家的前门边上。每天供水给佛、菩萨时,将剩下的水在旗前绕着浇一下,表示供奉他及其眷属。这样过了四、五年,有一天我看见他的图像微向前倾,好像在鞠躬。我马上就知道他的意思:他不要只在门外面,他也要我在里面供一张他的像。所以我就请香港的林成穗居士上网找他的像,我挑了一张,成穗把它洗出、寄来,我就将之供在家里。

还有,像供山神、土地,我师傅教过我烟供,因此我初一、十五都会烧一些东西做烟供。烟供修了三年以后,他才开始告诉我他要什么。他不要用锅子烧,而要做一个像太师椅的炉来烧。然后他会告诉我喜欢什么供品。等到我搬新家时,他又给我看他的牌位要放在那里,而外头还要放一个瓷的小孩、两隻龟。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既然看到了,我就去找那些东西,然后照着我看到的样子去陈设。如果开始那三年我放弃烟供的话,他大概就不理我了。你要知道他真的是有,有诚心一直去做,等到他知道你是认真的,他才会跟你交往。我那个时候有一次闭关时,就看到他现一个金色的豹坐在关房外面,帮我看顾。所以护法的事是,只要我们往法上走,他就会跟来护持了。希望你们听了之后知道真的是有这些事。重要的是,你自己往法上努力。

谈到去坟场修颇瓦的事,我师傅传颇瓦给我时,并不是有写好的东西可以念,而是要我现场将他修的颇瓦录音,然后回家去听着学。我学了一个月才学起来。一到我会念时,坟场的护法马上出现,来找我去修颇瓦法。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看到两个大骷髅出现。我问师傅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东西。师傅说,坟场的护法是一男一女的一对骷髅。密宗是这样的,他知道你会时他马上要你去做事。因此我看到骷髅是坟场的护法来请的意思。这些都是真的,但是你没有努力到一个程度,也不会有这些事,所以你在佛法上努力就对了。

刚才说过师傅走了十二年,这段期间,我没想过要随意写一个仪轨。因为如果你随意写的话,你去做也不会有结果的。在依师梦嘱写好了观音火供的仪轨后,在做第一次观音火供前三天,观世音菩萨便来加持我。我师傅以前写的火供仪轨是强调一个火供是只专注一种法。这样容易集中力量达到效果。传统的西藏火供是一个火供包含四种法,意思是要把一件事做得圆满,就要息,增,怀,诛,面面俱到。师傅以前做的是随着个别要求去做火供的,求的目的不同,做的火供也是不同的。现在要我祈祷的人众多,有时一次为几个人一起做,因此现在我改成在观世音菩萨的火供里有息,增,怀法,但这是很不容易做的,因为你在同一个时间要做几件事情。结果观世音菩萨就在我要开始做火供前以白衣大士的形体出现在我的梦里。她穿着白袍斜躺在一个长方榻上面,旁边站着一位侍女。当我见到她时,赶快磕头,虽然她说不必,但我还是磕了。接着我还要再磕时,他们两个都笑了起来,好像说何必呢,所以我才没再磕。她叫我坐下来,我就侧坐在榻的右前角。她就开始持咒,并以右手结印,向着我,在空中转动。当时我感觉到加持的力量传来,使我全身充满力量,很舒适。她知道我的力量还不够,所以就给我补充力量。

在修行中如果不修护法的话,修行就往往会不顺利。基本上护法不会要求我们特别对他们怎么样,只要我们尊敬他就好了,并不一定要特别修他。如果你只有小小的佛桌,在佛像旁边摆护法,一起拜就可以了。以前开始时,我的墙壁上都放满了佛像,结果陈上师教我把护法集中在一处,另外放一个小的桌子,就可以供很多护法了。桌上放一些灯、花、水。如果和佛像放在一起,不分两边排列,也可以。供养是可以一起的。我们应该尊敬他们,因为他们是在为佛法而努力的。有一种护法叫吃残食的。他的愿是说只要你吃剩的给他就可以了,他并不想要你对他怎样供养,只要修行人把吃剩的留在碗里,在洗碗时念一念咒给他,那就够了。一个人修法久了就会有感应是因为你变成清净的,没有整天想世间的事,不计较肉眼可以看到的东西,他们就会出现给你看。

吉祥圆满

                     校订圆成
                     二○○六年二月廿三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