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太平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
以台语讲于太平佛教会
笔录:蒋荣水居士
校阅:弟子疾呼、弟子晓艳

 

我来时,邱宝光老居士为我介绍说,此地在古时候曾发生打架事件。英国人来告诉大家不要打架以后,希望永远有和平,所以才取名叫做「太平」。现在我们来想一下,当时为什么大家会打架?就是大家想说自己的利益很重要。但是,你也要、我也要;大家都在争,争的结果就想成打赢的就是赢。但是打赢的岂能永久占上风?打的时候便至少有一边会受损;他们不会想报复吗?虽然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如果我们真正希望这类事情不再发生,但是心里想的却是,「只要我能占到便宜,便是好的」;那样子岂会有永远的太平?所以,我们应该追究说,要如何才能达到永远的太平?

岂止社会需要设法达到太平?我们自己的心,一般来说,年纪愈大,烦恼便愈多;这些烦恼,有什么办法使它消失?世间的问题,我们并没有办法完全解决,所以我们也免不了烦恼东、烦恼西;我们希望事情怎样子发展,它偏偏不是这样子;那我们心中如何能有太平?所以,基本上,佛祖是很慈悲的;祂发现说,我们人不必活得这样辛苦;然后要教我们怎样生活,可以免这些苦。你一生长长短短,是什么时候要离去,并没有人知道。你如果没有早点看清楚这个事实,难免一生浪费在烦恼里面——争的一些世间东西,到时是没办法带去的,到时是对你一点儿也没有帮助的。你如果现在没有了解,一生这样子烦恼,到死的时候,一定是十分艰苦的——你所要的「世间」,偏偏完全失去;你所最不要的「死亡」,却无可避免。再加上,你一辈子心里辛苦的结果,你的身体有许多地方气血不通,全身处处紧张、束缚;到死的时候,神识要离开这躯壳,就会感到很艰苦——因为紧张的都要使它松去,不通的地方要勉强通过;那时才要松开,一时要松开这么多,所以变成艰苦的事。死时你会感到很孤独,又没有人可以帮助你。平日你爱的人,到时候也没有什么照顾你,只顾着遗产要如何分。所以,你如果没有早点觉悟——你一生从头到尾,到死都没有一个太平。所以佛就教我们:第一点要看清楚,你一辈子做人,要如何才能有平安?你一生到死的时候,要如何才能心里有一个平安?你这一生心里要有快乐,没有烦恼,最根本你心里面要从决心「做好人、行好事」开始。

纵然瞭解了这些道理,世间不如意的事情一直来;我们的烦恼这么多,我们又没有办法说不烦恼,便没烦恼;我们紧张起来,要睡也睡不下去;那要怎么办?头也痛、心脏病又来,如何是好?佛教我们一个修行的方法;这个方法——古时的人比较单纯,可以说实在有阿弥陀佛在极乐世界;祂很慈悲,只要你一心向祂求,到时佛会接引你去。但是,现在的人学了一些科学;他说这些又看不到,又没有办法以实验证证明——你们都只是迷信,欺骗无知的人。遇到这些人,要怎样介绍这个修法?我就说,那些你不必先勉强去信——我没法子要你一时马上相信。但是,我要问你,你是不是有烦恼?你是有啊;那你有法子抵消吗?你没法子不烦恼;你那个心这样跑东跑西的,连清心都不可能。如果你想得到心中的清净,有一个方法,就是佛祖教我们说要念一位佛的名号。

为何要念佛的名号?因为你如果想别的事情,世间的事情都连在一起——你如果想东,它就会把你牵到西去——硬是离不开这一套;所以你怎样想,都无法逃出世间的烦恼。你如果要出来,一定要想一个与世间没有关系的——佛祖的名号是清净的,没有世间的关连。还有一个道理是,我们的心力就只有这么多;你如何会这样烦恼,烦恼到跑不出来?就是因为你从小到现在,都在想说「我怎样、我怎样」,不然便是「我家里怎样,我的事业如何了」;都是以自己做中心,一直这样想,已经太习惯了。结果要不是与你有关的,就变成没有趣味,便不愿去想。如果要改这种情形,一定要开始培养一种新的习惯——每天选一个时间,没有人会吵你的,自己好好地念佛。这样一声接一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或者你比较喜欢观世音菩萨,你就专念「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这样念,一声接一声。

你在念佛的时候,若有烦恼来,该怎么办?不要紧,来就让它来;你不要理它就对了。如果你理它,就是跟随它去了,就离开了佛号——你就脱离不了烦恼了。所以,不管哪种杂念升起,我照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察觉烦恼来了,马上还是念「阿弥陀佛……」接下去。我们就尽量接下去念佛号。这样子一时是看不出有什么好处,但是如果你保持每天定课这样做,并且没事情时,随时提起佛号来念——比方说,你在等人、等车,或排队,你也可以利用这种时间念啊!你在塞车时,也可以念呀!洗碗、洗身体、上厕所,都可以念;这样子念佛成了习惯,慢慢地你自己就会发现说,心里较轻松,身体也较不紧张。

这都是习惯的作用;我们以前习惯惦念着自己,现在换做念佛;念久了,以往的执着会减轻,所以就会感觉心较清明。遇到世间一些事情,以前会很烦恼、很生气、很苦的;现在遇到一样这些事,咦,怎么变成比较不那么艰苦,心里面较轻松?而且,这不只是心里面会较轻松;你如果念久了,咦,连身体也轻松了——以前身心很紧张、很束缚的程度,你自己也无法察觉,因为你一直在紧张里面。你要念到轻松了,才知道自己以往多可怜啊——我一向这么紧张还不知道!所以,这样念了以后,慢慢我们的心会转清明。

就是要做世间的事,也要心清才能做好。等你心清以后,慢慢才可能开阔一些,看到说,是不是每件事情都要这样只顾自己?只顾自己难道就有用吗?你自己的孩子也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你事业建立得多好,总有一天也要交给别人去。不管你多富有,你又能吃多少、穿多少?你真正能受用是多少?你又何必这样辛苦?那你如果得到财富、权位,你只知道保持;到时又换别人,只是给别人多一个争夺的目标;这样对你没好处,对别人也没好处。但是,如果你心较清,你就会开阔一点想说,我们每个人若不了解,都是同样这样,只是在辛苦、忙碌。你如果能够心较清,不只想自己,你就会知道,不是只有你才有这些问题——你辛苦、他也辛苦;你会老、他也会老;你会生病、他也会生病;大家都是同样的命运。那你如果要好的话,没有可能说只让一个人好;若是整个社会不好,你有可能一个人安稳吗?如果不可能,你就应该改过来。

如果我们有法子,便要尽力互相照顾和帮助。我们当然有一个责任说,一定要照顾自己的孩子。但是你照顾自己的孩子,不要那么痴心——只是想说,「哦,我只要他好。」你要知道,一人一个样子,你照顾是照顾不完——他有他的限度。你看那古时候,皇帝把天下交给儿子;到时如果是该给人家的,他也保不住,还是失去。他那个人如果是有办法的,从什么也没有,也可以做到什么都得到。所以你不必替他操心这么多。你真正照顾他们的话,要想想,我们对别人可以帮到什么程度?你给他更加好的环境,你没法子给他心里一定有平安。你如果能使他心里有平安,才是他一生的幸福。这一生心里的平安,要从那里来?你自己做长辈的,就要做好人、行好事;做个好榜样,他才可以学习。你要教他修行,做个好人,他才会得到平安。你给他钱,他若不知道说人生要怎样过,钱愈多,愈乱花、愈乱来。结果你们都陷在烦恼里;这不是爱他呀!你真正爱人,你自己要做个有爱心的人;别人学到这个,他才真正是得到益处。

念佛,佛祖教的这个方法,并不是一种迷信;不是叫我们变成一个傻瓜,只会念佛号,世间事情都不懂;不是这样子。佛祖了解说,我们人都是有情,本来都有同情心,都有爱心;现在是想说,东西只有这么多,我如果给你,我就没有了;因此开始有私心了,这样才产生了苦。但是实际上,如果大家都有「平分东西」的想法,就不必要用抢的。所以,佛教我们这个方法说,你若真地修下去,心如果清来,你的爱心、你的纯真就会自然流露出来。

社会真正要有太平,真正的保障就在这里——大家的纯真与爱心。你说用法律、靠军队、靠警察,那是捉不完的。社会的太平不能只靠这些制裁;更何况人为的制度下,难免有种种的不公与冤屈。人心如果坏,法律愈周详,愈会被聪明的人利用来欺负笨人;这不是可靠的解决之道。美国花很多钱增加警力,盖很多监狱,还是犯罪率不断上升。我们可靠的是根本上民风淳朴,大家知道自私、害人是不对的。那些想害人的人都是傻子,不知在争些什么?到头来没有人要理睬他;那样活着有什么意思?那些都是未觉悟的,我们要可怜他们。

念佛也不只是这点好处而已。世间的这一些有一个范围;例如我们的眼睛只能看到这样多,耳朵能听的也有一定的范围。例如我们人听的跟狗听的就不一样——多么远的声音传来,狗听到但我们却听不到。但是,佛祖了解说,事实上我们的心若很清明,生理上的耳朵、眼睛这些感官的限制,也有可能超越。所以,佛祖体会到的是说,事实上,并没有我们世间想的种种限制。

我们如果照佛法修的话,慢慢地我们不只是会有广大的爱心,也会知道人以外还有别类有情。人生也不是只有这一生而已。我们死了以后,如果心还未开悟,做鬼也会受做鬼的苦。你就是再生做人,如果不了解这些道理,也同样一辈子这么溷过、受苦,永远没有一天太平的。所以,我们这样修来,慢慢修久去,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说,人以外还有鬼、还有神明,你那个慈悲的心就会更广大,因为你就会知道这个苦不只是一辈子的事。有的人以为一生短短的,很快就过去,可以随便乱来,到时候死了就完了;不是这样子。你这世做错,这世如果未报,来世会报,那是永远没停的。所以要趁早了解这些道理,渐渐地修,慢慢增加了解,你就会愈发觉修行的重要。那你了解以后,一样是过世间的生活;不是说,忽然什么都放下不理,一切不管,只顾念佛。少数人能够这么做,他是发了一个很大的心说「我来修;修好了,我自己知道如何使心里太平,我就能够指导别人、帮助别人。」

譬如说有人快要去世了,十分痛苦;我们佛友大都知道要「助念」——大家都到他身旁念「阿弥陀佛」。那个时候,什么东西都无法帮助他,医生也没法子了。你若在旁念佛,他本来也有修「念佛」,这样互相地支持,使他到那时候有个「清明」,那是唯一能够帮助他的。那时候,那个要走的人会知道,有修的来助念,比起平时没有修的人来助念,是很不同的。所以,你如果是发大心的人——你说将来我要帮助人家,所以我现在要专门来修;那么你可以把世间的一切都放下,专心修行。

但是,我们大部分的人有社会责任,并没想到要做到那个地步,因此没有完全放下世间的事业、关系,只是每天修一点。这样子,不管说你念得多好,如果你做人还是像以前那样,每件事要跟人家计较,你是没有法子真正念佛念好的。所以,我们需要知道在生活里面,要怎样做才能配合念佛。第一点,虽然你照样去打工、做生意,你的想法就是要改——不要想说工作只是为了要赚钱、为了要发财、为了自己的好处。你要改想说,这个社会需要各种人做各种事,大家互相来帮助,所以我现在是做这个工作,我的主要目的是服务大众;你就要改成有服务大众的心。所以,你照样做同样的事,你要用心考虑怎样才能够对别人有更好的服务。你换成这样的心态,你就不会跟人家计较,就会很努力;那么我们的社会岂不是会更好?

如果遇到一群人的事情,虽然每个都是好人,但是看法不一样——我认为这样做才可以,你认为那样做才可以。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了解佛法,我们便要学习忍让。为什么要让人?第一点,彼此之间会比较和平;第二点,如果我们会让人,就有一个机会在精神上长大起来。我们心里有什么东西过不去,那是因为我们的心量太小。如果心量太小,就很容易生气;遇到心量较大的人,他会认为这种事还不要紧嘛——世间多的是这些事,不值得生气。那样的结果,是谁比较划算?还是心量大的好过日子。开始修「忍让」的时候,当然是辛苦;为什么叫我让人,叫我要忍耐?但这并不是叫你要勉强——哦,我实在受不了,我要强忍;不是那样子。我们是怎样去忍让?我们要看到说人生是短短的,不知什么时候要走,所以时间很宝贵。这个很宝贵的时间,用来跟人家争说,在这一点上我赢、在这一点上我输;这样计较太不值得。你如果能够这样开阔来看,就会了解,处处稍微让人家一点、马虎一点,才能有时间去做更重要的事。世界上有这么多好事可做,有那么多人需要帮助,你为何不去做?为何这样跟人争,彼此纠缠不休?在这里跟他争说要这样、要那样,时间都浪费掉了。所以,如果你懂得这样开阔来看,「忍让」也就不辛苦了。

再者,你知道吗?世间的事你说,哦,这种事情严重得不得了;可是你去坟场走一趟,墓志一个、一个读一下,就会发觉这个人这么年轻便走了;唉唷!这个人跟丈夫差这么多年去世——一个去那么久了,另一个才走。你若把这些事情看过了,当你从坟场走出来,你就会觉得以前烦恼的,算是什么东西?根本都不成问题嘛!我们就是太过于只活在眼前,一点儿事情便那样放不掉,过了好多年还在讲那个人如何了;这一切都只在浪费时间。应该看开一点,那些是不重要的,也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了。

修习「念佛」,有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用佛号作歌。你就去听那个歌、唱那个歌。因为歌好听,我们很自然便爱唱;而且唱起来,它会自然深深地跑进心里面。我们人不知何时会去,小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你叫小孩念佛,他哪里肯一直念?你不必叫他念;你只要常播放佛曲,大人也常唱,那他自然就学会了。所以唱佛号是很重要的,大家都要这样来修。

以上这些是基本上我想到的。如果每个人都这样做,慢慢地我们心里便会有太平。我们没可能管制别人,所以要先从自己修起。如果每个人都懂得修,这个社会自然会好;所以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修「念佛」。已念惯「观世音菩萨」的,还是念惯一个咒的,你们不必改,你就一直念下去——「一门深入」,才成功夫。你如果今天念一个、明天念一个,那么力量就弱了——你还是跟以前那样散心的差不多。所以,要坚心、专心,长久做下去。一辈子有修没修,到最后都明显地露在脸上。你看邱宝光老居士,他几十年的修行都在脸上可以看出来。我们不要等到老了才觉悟,就没有多少时间可修了。趁着年轻要早点看到这一点;如果到老的时候,要得这种慈祥的脸,你现在就要开始好好地修。我就谈到这里;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提出来大家讨论。

 

问答

问一:是否凡是皈依的,去世的时候,都会往生极乐世界?

答:不一定。因为你所谓的「皈依」,只是说领过皈依典礼。那样的话,你修得怎样,还是一个问题。有的人今天来皈依,明天又忘记了;那怎么办呢?所以皈依了是不一定能往生极乐的——要保证的话,就是靠实修了。生活上要照〈皈依〉讲的佛的教法实行,然后每天的功课很重要。因为我们临终时不晓得会变成是多么病苦、多么弱啊,或者是遇到意外啊。那样的时候要能念佛是很不简单的,所以平常要很努力,养成定课念佛的习惯。平常在修,就要想说人生不晓得什么时候会停;那样子来修就会得力。

问二:《佛说阿弥陀经》和《佛说无量寿经》这两部经有什么差别?功效如何?有没有需要加修《十六观经》?

答:《佛说无量寿经》主要是说阿弥陀佛祂因地发心的时候是怎样发心,以及讲一些为什么我们要修行的道理。《阿弥陀经》比较短,主要是说极乐世界已经修成,是多么地好,所以大家要信受、要念佛、要发愿往生,才能够去。前者是比较强调说,我们要行善、要修行;后者则说,佛已修成的极乐世界是那么好,所以你要发愿往生。

至于加修《十六观经》,你如果有时间,当然多修是更好。但是你要考虑,祂叫你修的观想,你是否有定力可以作观?要修「观想」,一定先要有定力——就是要先修「止」有成,心能专一,才有可能修「观」。如果你念佛还没念到一心不乱,定力还不充足,又要去加修「观想」,那可能是浪费时间。我觉得你如果不是专修的人,先不要想修那么多。我们应先问自己,是否已经念佛念到一心不乱?能够这样一念又一念,接成一条线,没有任何空隙?你如果能够这样做,你要多修是很好;如果不能够,不必修那么多。

问三:我们念佛最好念到一心不乱;但是,我们的心常常太乱。不知有什么办法,能使我们念佛达到「一心不乱」?

答:最快的方法,第一点是要知道念佛的秘诀;就是说若有杂乱,不要理它,你一理它就随它乱了。所以,第一个秘诀就是说,念「阿弥陀佛」这个方法,就只是念这四个字。其余都是多讲的,是我们自己增添的;佛祖教的方法,只有念佛号这几字而已,其他的都不是这个法。所以你就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如果有什么杂念来,就任它来,任它去;你不要想法挡它——任它来,任它去——都与「阿弥陀佛」无关,我只顾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是秘诀;但是要能做到这样,就要靠你念愈多,你就愈快到。所以,最快的方法是拼命念佛,常常念佛。

另外,就是要知道我们几时走不一定——你要想到「无常」,念佛这件事才显得重要。不然你会想说,哦,那是多年后的事;就在世间的事里一直溷下去。实际上是没有人可以保证你何时才走。那么,要如何才能警觉「无常」的事实?坟场要去拜,要去走,去念佛给他们。另一种方法是,在佛友临终时去助念;你就想说,这次轮到他,几时轮到自己不知道。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用一本簿子来记录自己遇到过而已去世的人,不论亲与不亲,都把他们的名字记下。你如果不知道名字,就写个简单的描述,何时遇见的某种人。这样经常记载「无常」的实例,你才会体会「无常」之迅速与不可测。如果只是说「不知何时会休」,你听到只是一句话而已,过耳便忘了。你一个、一个记录,你就知道说这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你记下来做什么?你把这本簿子摊开放在佛祖面前,来修你的慈悲——向佛祈祷,请菩萨救渡这些人。那你每次遇到认识的人死去,就这样记下去,你慢慢就会有一种警觉。但是,这个方法的目的不是要使你紧张,而是让你知道,时间原来这么宝贵——世间一些没意思的关系、活动,早点放掉;省下的时间,大家一起来念佛、拜佛、读经书。

问四:我们拜佛的人有一种风气:很多佛教会都有组织助念团;人去世以后,其子孙请它去助念。有的是说,人还未入棺,我们不要替他念;要等到盖棺论定,才来替他念。有的助念是这样,那人还未去,差不多要去了,就要请来助念。请林博士为我们开示,人去世了助念才好,还是还未去世,要去之前我们就替他助念?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说,如果那个人去世了替他助念,是不是要等他棺材盖棺后才替他念?

答:有的人说他现在是生病,也未必一定会去,你怎能替他念佛?你念佛要他早去是吗?不是啦。你应该知道,阿弥陀佛不是只会接你往生,祂也会替你消业;也就是说,你现在不是天年已尽的,应该会好的话,你念佛会好得更快。你想想看,念佛心里是不是会比较清?我们心若比较清,身体不是会比较快好吗?难道烦恼愈多,会愈快好?没有这个道理。所以,不必说快要死,就是生病,也要念佛。

「念佛」的意思是说,我们希望死后能去极乐世界,并不是说现在马上就要去。甚至可以念佛求长寿,以便能有时间多念佛,念到一心不乱,往生上品莲位。

再来,我们要看看,那些真正自己有修行、自己有念佛的,你看他到临终时是怎样走法?他到时知道要去了,他要求人家赶快替他大声念;不但要替他念,而且还要大声念,助他的心保持清明,才能够真正往生。所以,你如果知道这点,你才会知道并不要等甚么时候,而是愈早能替他念就愈好——绝对不好说等一下、等一下;这都是不对的。我们不能随便替那个人决定,那个人这时候已经讲不出话来了,所以我们要参考有修的人的经验。有修的人会说,「拜託呀,为我助念。」所以,你才会知道怎样才是真正对他好,绝对不好说等一下、等一下;那都是不对了。

但是,我们去助念的人,遇到他的子孙不知道这些道理的,讲也讲不听,你也不必和他争吵。佛法的救渡,不是说一定要听到才有效——你有心替他念,心里面念就可以,他就会得到那个助念。所以,我们不好用那个时间跟人家争议;你若不让我们助念,没关系,我们回到家也可以助念。佛祖的慈力,绝对不会被水泥墙挡住,被空间的距离减弱,所以没有关系。那如果遇到其他宗教的,比方说,你看到这个人被车子撞死,也不知道他是信什么宗教的;不要紧,我们一样替他助念。不论他信什么教,你替他念佛,佛就会保佑他。有的人说他是信别个教的,他不要往生极乐。事实上,他活着的时候虽不要,但是一做鬼,有鬼通,就知道往生是最好的,就会很高兴有人助念。不能只照他活着时的见解来判断;他一变鬼就知道,唉呀,这样念的才是好!

问五:请林博士介绍「颇瓦法」,其超渡的原理和好处,给大家知道。

答:我们今天早上总共去了五处坟场超幽。「颇瓦法」是西藏密宗的超渡方法;要修这个方法一定要有师傅的传授,才有传承的加持,再加上你自己修持的功德,而生效果。我学的时候,师傅并没有把此法写给我。我请他去坟场超幽,他就在坟场修「颇瓦法」。他叫我录音起来,回去自己学。所以只是这样子一再地听,一直听到自己会念——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学起来。学起来念诵以后,又慢慢地去修;有不懂的地方,问师傅到底是怎样修;前后几年才把一个法完整地学到。师傅传授,并不是说一切写好的给你。我请得上师的许可,才把它写下来——写给大家,永垂后世。那时候,我才刚把整个法学会念,就有护法来请我去修法。我也不知道那就是謢法——梦中看见两尊骷髅——那个死人没肉的,只剩下骨头——两个很大的骷髅出现。我问师傅那是什么?师傅说在密宗来讲,那是看守坟场的一对护法;知道你会修,就来请了。我就是这样开始去修的。

修的时候,你观想前面有一尊阿弥陀佛;接着今天请求被超渡的亡者化光入佛身内,与佛合体;然后整个坟场待渡者也化光进入佛内。再来,全太平地区需要超渡的都进去;再来,全马来西亚需要超渡的都进去;全亚洲、全地球,最后全法界需要超渡的都进去,进去变成和阿弥陀佛一样。这尊是阿弥陀佛的化身;在化身上面,观想有阿弥陀佛的报身;阿弥陀佛的报身上面,观想有阿弥陀佛的法身。然后念师傅传授的仪轨。第一部分是请这个法传承的祖师都来加持,表示自佛祖到现在,慈悲的心是一样,继续来做超渡的事情。再来,就念经文、念咒,就用气功送亡者超升:念「嘻」的时候,把化身的阿弥陀佛送上报身的心里去;再念「呸」的时候,把报身送上法身的心里去。如此修法成功的时候,这个人就变成跟佛一样。那么,有的人业障较重;还未送上去的,就要加念些咒,帮助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这样修,我也有感应过。我曾替人家修——原先认识的,去替他修;有看到他出来,形状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变成缩小了,变成五、六岁孩子那样大小。我们的眼睛还是每样东西都看得到,只是多了那个影像,并且不会阻挡原先的视野。修的时候,就有这种感应。第一次看到,是朋友的妈妈,那是在她棺材旁边修时看到的。再来,也曾有在离开我住的地方,五、六百英里处被撞死的,我那时候不知道他已死去,只知道被车撞的有两个人已死。我想说不管是不是我的朋友,我都为他们修法超渡。那时候我就看到那位朋友出现——撞成甚么样子,都看到了。有时候会有感应看到亡者,但不是每一次都看到。

问六:请问林博士,要怎样才能控制自己的「心魔」?

答:最大的「心魔」是「我执」;最好的去魔方法是「忘掉自己」;最易入手的修法就是「念佛」。讲「忘我」是简单,你如果没有一个方法来对治,那是不可能达到的。光懂道理没有用,所以要靠实修;这个方法就是一点一滴,很踏实地一直念佛——慢慢清心。心清就可以从「我执」出来。但是,这个所谓「对治」的意思也不是说,要用一点东西来压制它;不是这样。佛号跟以自我为中心的那一套没有关系。我们念佛的重点就是说,原来的烦恼起来,硬是不理它就对了;只是继续维持心中纯洁的佛号。你如果长久修「念佛」,念到心里能够维持一直是佛号,那样就是「净念相继」,心自然就净;也可以说,能这样就很满意了。

事实上,你修下去就会知道说,你也不用修别的;只要修久了,一门深入的结果,它那种清明会展开,你身和心的纠缠都会一层、一层地解开;但这种效果只有实际修下去才能体会,也无法传达给别人。但是生理上可以感觉说,身内一层、一层松开,有很多、很多层。心理上就是说,以前一件事情可以把你笼罩在烦恼里好几天;这回呢,哦,容易出来了,容易恢复清明。所以,就是要一辈子继续修就是了。诀窍就是不要理烦恼;不要说因为有烦恼起来,你又加上后悔,那就更浪费时间了。这个法只有简单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问七:送龙王宝瓶,有什么好处?

答:这位邓小姐,以前有过一些问题,她写信问我,要怎么办啊?我说,「我也没有办法,可是龙王护法可以帮忙。」这是陈上师传下来的方法,可以替我们解决一些问题。因为你要修行的话,也要有一个环境,才能安心专修;也需要没烦恼,没有一些世间问题,一切都相当平顺,才可以安心修法。所以,密宗自古传下来,有种种解决世间问题的修法。其中有一种叫做「献宝瓶」,一种叫做「火供」。「火供」的意思就是说,供奉佛、菩萨,请求保佑——我们平常供奉,是拿一些东西摆着供佛,但是供完,我们便会请下来自己吃。火供是为了表示诚意供献,所以把供品烧化,真正给了佛,自己没得拿回。

至于献宝瓶给龙王,本来西藏传统做法,是遇到没下雨、欠水,就向管下雨的龙王,送个礼物求雨——用一个瓶子,里面装一些符以及宝贵的东西,把它放进湖或河里面,送给龙王。我师傅常说,龙王的福德、威力很大,是很有办法的护法;岂止可以向祂求雨,有其他的事情,也可以求他护持。所以有的人求消业;有的去世了,在夏天没办法做阿弥陀佛火供,就献瓶请龙王护持生西;有生病求愈的、求婚姻的、求子的,什么都有,都很有感应。所以,从我师傅去美国至今二十年,已经献了四百八十六个宝瓶。第四百八十六个,就是前几天去刁曼岛送的。这次有十一个人一同去,以供品参加送宝瓶的人有百多人。

问八:把骨灰撒入海中有何益处?有人说海葬是不好的。

答:其实与土葬都一样,并没有甚么特别;只是依照当地的习俗以及死者的遗嘱来做而已。例如,在西藏他们把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与死辰八字排列,来决定这个人是应该土葬、火化、水葬(把尸灰撒入河流、湖泊中)或者****(把尸体切给一种秃鹰吃得精光,连脑髓都敲出来供献)。但在我们汉人就没有这样的习俗。不管怎样,遵照死者的遗愿是很重要的,因为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身体有执着,看得很重。如果他先说明了要如何处理,我们就最好要照着做,以便使亡者安心长眠。

问九:如果把骨灰撒入水中是不好的,那我们应该劝立遗嘱的人不要这样做?

答:当然是可以劝人采取别的方式,但是水葬并无不好之处。有的人以此方式与鱼虾结缘。

问十:如果一个人在生时没有皈依,他去世后,他的子孙要采用佛教仪式来替他办丧事。例如不烧纸屋、纸箱、纸钱,那样子;只用佛法的仪式做功德给他。那么,那个去世的人是否会得到?

答:会的。你不必烦恼说他那时候没有皈依,我们有多少替他做一些功德,他就会多少得到一些。但是,这里面有一点要注意:普通我们佛友是想说,我们只要做佛教的功德就够了,那些纸钱不必烧。其实这也不一定;因为我们替他做功德,消去他多少业障,我们并不知道;他要过多久才能得到那些功德的好处,我们也不知道。照实际发生的事情来讲,去世的人有的会托梦告诉亲戚说,要烧一些纸钱,要弄些衣食给他。所以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功德要做,那些也要烧。就算你烧东西给他,对你也不会差多少,但是对他可能很重要。因为你如果不确知,你就不可以随便把这些省掉,恐怕对他不好。

我是加州大学柏克莱读书的,当时有位同学也是台湾来的,公费送出来的。他得了硕士,回去两年,才三十多岁便癌症去世了。他的太太是信基督教,但是她去基督教坟场,还是烧纸钱给他;为什么呢?他去世的时候,他生病住在医院,家里的亲戚轮班照顾。那时候,他的妹婿回家睡觉的时候,他去世了。他的妹婿就梦到他来说,我需要纸钱上路。那你已经梦到他来要了,你能不烧吗?你去到基督教的地方,你也一样烧下去,否则你心岂能安?世间实在无常啊!告诉我这件事的朋友,也在四十几岁时忽然脑溢血去世了!

问十一:我们的祖先去世几十年了,我们做忌、拜他们,不知他们吃到,吃不到?有没有来?

答:当然有可能说已经投胎转世了,那么他当然没有来。但是我们祭拜祖先,意思不只是为他们,而是表达我们自己的孝思,以及保持社会「慎终追远」的风气。父母在时,我们为他们做了多少?现在虽然去世了,仍然是我们一辈子要纪念的;一年做一次忌,表达孝思。所以这是为你自己做的;不论他有没有来,你一定要做。你如果不拜,将来谁来拜你?这主要是一种孝心、一种感恩的纪念,利用忌拜的仪式来表达和传下去——这是教自己,也是教子女。所以第一点,不论如何,我们要做忌拜。第二点就是说,如果你替他做忌,不只是供奉一点祭品,而且加上诵经、念佛,那就不论他现在去到哪里,对他都有好处。因为我们诵经、念佛,不可能有私心说,只为某某一个人。我们做这些法事,最后都是说回向一切众生。你如果因为他的关系发这大心,他就得到很大的功德啊。一个人如果得到这样大的功德,不论他现在去到哪里,他本来以前有什么宿业会遇到果报,是不是会消?所以,为报父母恩,替他们消业、培福,我们也是应该(这样)做忌。

再来,别以为他们去了很久,就没事。我外祖母生十四个小孩,里面有个阿姨十三、四岁时便去世了——至今已经去世六十年了。但是今年我妈妈叫我为她做个阿弥陀佛的火供;为什么?她虽是去世已六十年的人,仍然托梦给她的二哥的一个尚未出嫁的女儿,说:「你还是李家的人,我可以告诉你,我还很苦,要替我做法事超渡。」所以,你不要以为他们死了好久;如果我们还没有为他们做过功德,我们要赶紧为他们做。

问十二:林博士是在美国念书,读逻辑和科学方法的博士;为何这样的人会信佛、拜佛、学佛?请介绍你学佛的经过给大家知道。

答:本来我在台湾大学读哲学,比较偏向研究逻辑、科学这方面的,所以我对佛学一点都没接触。后来到美国加州大学研究所进修,等到博士候选人的资格考试都通过了,只剩下论文还没写,我比较有时间。那时,我去同学家吃饭,他有一部武侠小说,是金庸作的《天龙八部》,我因为较有时间,便借回去看。那位作者在书里面写很多佛经的道理,我就心想,他写的是不是真正佛教的道理?就去图书馆找佛经来研究。但是去到图书馆一看,哇!佛书有几千本,我到底要读哪一本?但是台北家里有拜佛,供桌上面有《金刚经》;那时候不知道要找哪一本,而这本曾看过,就觉得比较亲切,便从《金刚经》各种的说明、注释读起。那时读起来有意思,因为看出来说佛经的道理跟人生的问题有关系,就读得有趣味;我就是这样开始学佛的。

但是读来读去,因为是读书人,就比较喜欢禅宗的公案,感觉说那样直接了当。但是读了两、三年,感到说,心里面还是没有因为读公案得到一个平安。因此我想说,既然我不是聪明的,可以读书开悟,就要做那个实在修的,就要一步一步念佛。所以我就自己决定念佛;也没有师傅教,都是自修的。我一开始念佛,就很努力念——那时开始念,一天平均念一万遍;念到四百多万,就遇到我师傅,才进一步学密宗。

问十三:请问林博士,我有个亲人,他以前是吃素的,不过到了很老的时候,就返老还童,他就又开始吃肉类;你看他有没有罪呢?

答:他这个是天真忘记,不是有心破戒,你不要管他。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什么?不要为他吃而杀生,你给他的都是市场现成买来的;市场卖的是共业的结果,和他没有直接的关系。那么老的人,也不可能和他讲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须要为罪恶感所缚。你只要——他要是能念佛的,劝他念;要是不能念佛,就常放念佛好听的歌给他听;还有,我们念佛要为他回向。他如果不能念的话,你每天做功课就要为他回向;这样子也有帮助。

问十四:我们要怎样领受「三皈依」及守「五戒」?

答:领受皈依跟学习持守「五戒」,一定要找法师。而且,他在给你传戒的时候,他应该会先详细给你说明每一条的范围;然后问你,这条戒你守得了、守不了?你在那时候就要仔细考虑说,自己是做得到,还是做不到。做得到的,你才接受。如果你光是图早点受戒,在佛友前比较有面子,那样子反而糟糕!「五戒」是可以慢慢地分批领的;比方说,你觉得这一条戒做不到,你就不要受持;因为你如果说要守戒,后来又破了戒,那你就除了原有的罪,又多了一层错误,变成「明知故犯」,罪上加罪。至于每一条戒,怎样才算破戒,那是很复杂的问题,一定要请授戒的法师仔细分项说明;因为那些等于是一种法律问题了,往往是很难判定的。

关于持戒这方面,有一个问题是,你要了解说,戒律是要帮助我们达到心里本有的清净,而不是要设法来增加我们的烦恼。这并不是说,所以我们还是可以乱来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你要了解,戒律要是写成了条文,你如果只抓文字表面上的意思,往往你会增添很多烦恼。很多初学佛的,一知道了戒律,就觉得寸步难行。它说不杀生,那你现在糟糕了——蚂蚁来了;孩子头上有蝨子、肚子里有蛔虫;家人生病了,说是感染细菌;那我们杀不杀?所以,你如果不懂戒律的主要精神,就变成不学佛还好,一学佛,烦恼更多。戒律的目的不是这样子啦!

你要了解「戒杀」这一条,主要是说不可有意杀人。其他的杀生,我们当然尽量避免,因为有情同体,他们也会苦,也怕死爱活。但是有些情况,我们也是不得已呀。同样是有情,一个是儿子,一个是跳蚤,你也不能说,儿子你一定要忍耐,随牠咬。修行可以说自己忍耐;像有些高僧修「同体大悲」,就任蚊子叮,不挂蚊帐,甚至裸身以供。若是勉强小孩子这样,岂不是惨忍?所以,你那个时候当然要把跳蚤弄掉。但是,我们是已经有「同是有情」的觉醒的人,我们要运用我们的慈悲和智慧,就是说我们尽量要存心及设法避免杀牠。不得已非杀不可,还要研究如何防止此种情况再发生。比方说,我们如果能保持孩子清洁,屋内乾净,不再有跳蚤、蚂蚁,我们就可以少杀了。所以我们要在这方面用心。学佛以前你是不用想——这个讨厌,我马上就拍下去。现在就会想说和我一样是一条命,是有情,那么我要怎样,才可以避免害牠?所以,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问十五:我们人生最后的一件事,要怎样料理?

答:那一件事,你已经走的话,就是别人料理;对不对?你到时候才要料理,一定手忙脚乱。所以,唯一真正能料理的,是这一刻要开始料理。生跟死是连着——其实只隔呼吸之间,不晓得什么时候就是那一边了。唯一能够保证到那时候不乱、唯一能保证这一生有头有尾,心里平安,就是时时刻刻现在就要清心。现在料理,最好的方法,一方面在做人上,要了解为甚么要取服务、容忍的态度;另一方面,就像我们吃东西,也是要挑营养的来吃,(并且)身体每天要运动;念佛就是在心灵上吃最好的东西——这是甘露啊;而且每天念佛,就是心灵的体操。所以,你要能把握住这样修法,你就不会只顾到身体,而没有顾到心理;心里会慢慢得到清明,得到平安。

问十六:我听说人拿去火葬,会很痛苦的?

答:火葬不一定会痛苦。因为死亡是一个过程,它是慢慢地,要等到身体全冷了才完毕。要是不懂得这个事实,依照现代西洋人的做法,脑波没有了、心脏停了,宣布死亡,就送去火葬场,那会很痛苦,因为其实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神识还在身体里面。照佛法讲,要等到尸体全部都冷了,才是真正那个会感觉痛的已经离开了。但是,世事难料,死去也有再还阳的,所以也可能被活埋、也可能被活活烧死;你要怎么办?靠你现在了解说,不知道会碰到什么,赶快念佛。你要是念佛,修得好,到时候是阿弥陀佛接去,就没有这些事了。但是,一般而言,你只要等到他身体已经全冷了,就不会难过了。

问十七:我们每天要念的,除了「阿弥陀佛」,还有什么佛?

答:所有的佛都是同样的道理,可以说所谓「成佛」,就是说他完全忘掉自己。所以,他自己都分不出来,你还替他分吗?可是,我们在念佛的时候,是要利用一个佛号来修——因为我们的能力有限,不可能说一天念十万尊佛的名号。所以,只念一尊的佛号是一个方法;你可以自己挑一个佛名: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药师佛、文殊、观音、普贤、地藏……;随您喜欢选一尊,你固定专念一个佛号就可以。这是藉这个方法,使我们心里变成纯洁;只是这样子。念的虽然只是一尊,但是要瞭解,所有佛的智、悲都是一样的,所以念这一尊,也就是念所有的佛——这一尊便代表所有的佛。

问十八:我们念佛号的时候,是不是一定要在那尊佛像前念才行?

答:并不需要如此;主要是诚心,一念接一念。但是,我们开始修「念佛」的人,为了养成这习惯,最好每天有一定的功课。比方说,早上早点起来,六点到六点半念佛;或者更好的呢,一定要用念珠念满十圈;为什么这样?因为我们在念的时候,心又东跑西跑了——虽说今天早课念了半个钟头,其实也许真正念佛只有三分钟。或者今天很忙,来不及做功课,一下子时间又过去了;这样子的情况下,很难维持定课,也就很难养成一个习惯。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规定,比方说每天念五圈或十圈念珠,开始时这样子。所以,你念佛的时候,要藉念珠来计数,日久自然功深。这样一来,手也在这个事上,心也在、嘴也在念这个,就比较容易专一了。所以念惯了,每天至少有一定的数目——一千、五千,或者一万啊。这样子修久了,比较容易养成定课念佛的习惯。

问十九:发梦的情况,是不是与我们的脑波有关系?好像我们白天想什么,夜间便会梦到什么?

答:做梦是这样:绝大多数的梦是因为平常心里在烦恼什么,所以到晚上它就出来了。但是,如果修行久了,也不一定都是这样,有时候会有一些感应的梦。感应的梦比较多是在清晨发生;就是说你晚上,睡到早上快要醒来的时候,心里最清明的时候,那时候你也许看到佛、菩萨,或者知道一些事情,得到一些教导。因为也有感应的梦,所以不能一概而论,都说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梦的解释,有时候跟我们平常日间觉得好的、坏的,是不一样。所以,你如果没有人可以为你解梦,你就都不管它,就对了,反正佛法教我们就是要「无执」嘛。这一些也没有什么好讲,你就是还是念你的佛,就是了。

问二十:林博士,有个问题:听说超渡,不是只做三次就够了。是不是三次以后,我们就不必替他做超渡?

答:如果真正超渡成功,一次也够了;所以问题不在于超渡几次。你为他做功德、为他回向,总是很好。不一定是说一直要做超渡,主要是做佛事,如诵经、念佛、拜忏、放生、印经、供僧、建寺等等,而功德都记得为他回向。为亡者超渡并不限于只做超荐的法事,随时遇到有什么佛事、善举,如有人需要救济、印经书,都可以他的名义参加下去。以种种功德为他回向是最好的;那就不只三次,你做一辈子也不嫌多。

问廿一:对于去世的人,我们要如何帮助他们?

答:头一个是说,刚走的时候,通常就是由自己家人,或者请修行的人、或者法师,为他诵经,或者念佛、拜忏。通常诵的是《阿弥陀经》,或者《地藏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这一类的。如果有知道密宗的,可以修「颇瓦法」和举行火供。此外,原则上就是说,凡是佛事、慈善的事,都可以做,尽量以他的名义做一些;那对他是最好的。在做慈善的时候,也要回向说,助他往生极乐世界——慈善事业的福报,本来只能助他生天道或生人道,但加上回向「一切众生成佛」,回向他往生,就成了生西的资粮,那么他得到的,就不再限于轮回以内的福报;这一点很重要,要特别注意!

问廿二:要帮助生病的人,要做甚么法事?

答:生病的人,通常我们可以替他念「观世音菩萨」,或者念「药师佛」;或者诵《药师经》,或者诵《地藏经》也可以——因为《地藏经》也消业嘛。求病好的,还可以去放生;放生的效果很直接。

问廿三:一个人在家里念经,可以回向给家人吗?

答:可以;不但回向给家人,还要先回向给所有的众生。先发大心,回向给所有的众生,然后才提到自己想到的人。而且,你慢慢要练习说,不只是回向给你的家人,你看到、知道哪一个人生病、哪一个人有苦恼,都要替他回向。这样就慢慢修扩大慈悲心。而且,你在修任何法以前,最好一开始便想说:你的爸爸在你的右边、你妈妈在你的左边,然后前面是你认识的——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后面是六道众生。那么,前面的空中呢,是所有的佛、菩萨。这样一来,整个十法界都在一起修。比方说你是修念佛的,你不用说开始念佛了,还一直观想这么多,那你心又乱了。你只要开始的时候先这么想到,那么,接着你就专心念佛号了;到最后回向,又是要先回向给所有的众生。要是天天都养成这样的习惯,久了你的心就会很广大;那么你的烦恼就会减少。

问廿四:有个人在未死之前是学佛的,一直很精进;但是到他最后那个时候,却进了基督教;那又怎样解释呢?

答:这个以佛法来解释,就是业障还没有消的关系。因为他对佛法的道理,还没有彻底的了解,才会有这种事发生。比较起来,基督教讲的是比较简单的理论,而且在人与天的范围而已;佛法则是能超出「六道轮回」的。因为他没有彻底了解佛法,所以在他来讲,原来信佛也只等于是拜个神;那么临终也许有其他因缘,他就变成改信另一个神。所以,还是个人的正见不具,修持又缺乏证德的结果。

问廿五:林博士,有一位信士问:他的妈妈去世了几个月;那么在还没有去世以前,她有跟孩子讲,「你拿鞋子给我穿,我要到佛寺里面去拜佛。」后来这位妈妈就去世了。这样子的话,是不是往生?

答:只有讲这样子,不能证明说是往生西方。但是可能表示说,她有觉得说,如果去拜佛的话,是对她好,所以她会跟你要求这样子。我们不能只根据这个,就判断说是不是往生西方;但是她临终有心拜佛——佛缘深厚,当然是很好。

问廿六:有一个人他本来是基督徒,也会传教;但是后来他看了佛书,觉得佛理比较好。有一天他告诉人家,「我以后不来祈祷了,我叛教,我拜佛了。」那样子不知道有没有叛教的罪?

答:那倒不必担心。照基督教的教义来讲,那样当然是不好。但是你要知道,每个宗教的教主出来教人,就要看当时的情况,讲那个时代的人所能了解的道理。所以,耶稣在那时候,只能教徒弟们到那个地步。实际上,他知道的更多——这是连《圣经》里面都记载的。他曾告诉徒弟说,有一些较深的,我现在还不能教给你们。因此,耶稣还会为那个人改信佛教而高兴,因为那个人进修更高深的哲理和境界了。

像我们自己的感应——我师傅也有感应说,耶稣其实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我自己感应的是什么?我开始读佛经的时候,我也有去教堂读他们的《圣经》。你如果读了佛经,再去读《圣经》,就很容易了解——以前没法子了解,现在很容易了解。我那时未曾梦过耶稣;但是到后来,念佛念很多的时候,就曾梦见耶稣好几次。有一次祂出来是这样子:人修长,头髮垂到肩头,穿的是白色的长袍子——看得出布的质地有纹路,不是很细滑的。他给我一件同样的袍子,但是短的,不是长的。奇怪的是,给我的袍子的衬里,上面有中文写的佛经。

问廿七:有一个人贪、瞋、痴非常重,要如何帮他减少?

答:要帮助他,要看他是什么样的人。有的人讲他会听,有的人讲他根本不要听。遇到不要听的,你根本连主动劝他念佛,也不可能。

补充问:他要念,但一面念,一面骂人。

答:那个样子嘛,第一点,你先做你能做到的。就是说,我们做功课回向他尽早改过来。再来,如果他要骂人,你提醒他,那样会浪费时间——你这样骂人,那个人也不会改;而你一骂他,你自己念佛也就不专心了,岂不是很可惜?你就这样告诉他。

补充问:有一天我告诉他要拜忏——你在佛、菩萨前忏悔业障;要是你回去又做不对了,你这样忏悔也没用。我这样讲,我有罪吗?

答:你这样说没有错;你讲的有道理。但是,这个道理也要靠人慢慢去了解。你这样偶而讲一下就好,不要老是讲他——讲到他不欢喜,反而更不会改。我们劝人家,方法还是很重要,只能有时候讲一讲。人多少是不喜欢人家说他不对;他这样,我们也会这样。所以要达到解脱,由我们自己开始修行。目前我们念佛替他回向,这样就可以了。

问廿八:什么办法可以减少他的贪、瞋、痴?

答:既然已经会念佛,你就不用急于一时。学佛的发展有如种树,不是短期间看得出来的。如果有在念佛,便有改良的希望;不必担心。

问廿九:林博士,有一个人已经皈依,做佛教徒了;他有一条海青,有时拜佛穿着海青。那么,这个人去世时,这条海青可以给他穿吗?

答:这是规矩,我不知道;你要去问法师,是否可以穿。在我的想法,若是生的时候已经给他穿,他去的时候应该也能够穿。比方说有一个人做了一辈子警察,到最后却叫他要把制服换下来;这种事是没听过的。但是规矩我不知道,还是去请问法师;我想应该是可以穿。

问三十:林博士,有些老人家本来是拜佛、整天念佛的。他们有一、两个孩子,但是孩子们全是读「圣乔治学校」,那些都是供奉耶稣教的。那么,他们在妈妈临死或者年纪很老时,突然间叫妈妈改信基督教——好像压迫这样的;跟她说不改教的话,将来没有人拜你啦,你又没有其他孩子可以为你做华人仪式——道教的或者佛教的,还是要改信奉耶稣教、天主教才好。那老人家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吓到半死,又没有人理她,死掉了身体要怎么处理才好呢?跟着就给他们说服了;就去领洗礼,就随她孩子的意思拜了耶稣教。那么人死了以后,要去上天堂,还是去西方,还是去哪里呢?请林博士讲明一点。

答:先讲还没有走以前的情况。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你自己是信佛的,现在老了,孩子硬要逼你改教的话,头一个呢,佛友间要互助。你修了一辈子,多少有些佛友;你跟他们讲,要他们帮你找律师立遗嘱,使你「全始全终信佛」有个保障。佛友们要帮忙他,使他能够死在佛法里。

补充问:不是;这是我朋友的妈妈,她没有像我们来佛教会,也没有去皈依的。她自己在家里多是拜道教的。

答:我现在是在讲一般的情况。头一个就是说,我们要设法互助,使老人家不会遭遇这种事情。要是像你讲的那样,很孤独,也没有人可以帮忙,那么在那种情况下,既然是被逼的,外表受洗礼是一回事,心里有没有受洗礼又是一回事。被逼的能算数吗?当然不算。

补充问:那么她算什么呀?

答:正因为有这种情况可能发生,你就要知道,我们念佛,不晓得到时候会遇到什么情况。那时候就靠心里一直坚持、坚定念佛,还是可能往生西方。

补充问:好像这个情形,她的孩子不是凶狠地压迫、说服她,他也是性情很和顺。那么,她心中也有点很害怕,不知会去哪里。那么,以后她去世的时候,她有得去这个地方吗?还是去天堂,还是地狱,还是……?

答:佛法没有说你如果改信其他宗教,你就会下地狱。主要的是,她如果对佛法有彻底了解的话,我想她会坚持她的信念。如果她也是被人家讲得怕了,所以信了基督;这样子的话,从长远看,她既然已经结了很深的佛缘,她死后就是升天,也还会有机会再学佛的。照佛法并不会说,你这样子,你就下地狱;不会的。

补充问:去世前我去见她,她说心中很矛盾。我就建议说,你还是继续念「大悲观世音菩萨」;她在床边还是收着她的念珠。照我想,耶稣也不会罚她的。假如她心想念,我叫她念,我会有罪吗?

答:不会、不会;改信不是她真要的。会有这些问题,全是人造出来的,不是佛或神的问题。

补充问:那么,我有个同学,他说他的亲戚也是这样。他死前那些子孙很坏蛋,一定要他转入耶稣教。后来他们又「牵蒙」,用灵媒请出他的灵魂;他说他很苦,没有地方去。

答: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他本身平常念佛的力量不够。他皈依佛是一回事;念佛有没有修到死时能不忘念佛,又是一回事;所以会发生那个事情。这些从佛法讲,就是业障起来啰。

补充问:那么他应该怎样?他说地府也不能去,耶稣他们又不接受他;他怎么办?

答:这种时候,知道他这种情况的这些亲友们,要为他做佛法的超渡法事。

补充问:不过他有告诉他的亲戚,叫他们去一间佛寺去为他行超渡。

答:对啊!跟我讲的一样,就是要给他做功德。

问卅一:我本人每天全部神佛——东、南、西、北方的神佛我都拜;有没有罪?

答:那是很好的。

补充问:我所有的宗教都拜,但只修「念佛」一个法门?

答:这是可以的。

补充问:我希望这样不会触犯耶稣。

答:不会的。祂们还会助您往生佛的净土。

问卅二:我相信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样的。

答:还是有不同的地方,不是完全一样的。基本的哲理上,往往有微妙的差异。

问卅三:既然基督教说只有一位上帝,所以我想各个宗教的神都是同一尊。请问您的意见?

答:基督教虽说是只有一位上帝,衪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出现,所以有很多天使。

问卅四:我想,在不同的地方,不能传其他地方的教,因为当地人不能瞭解;所以我想,也许所有各个宗教的神明,都是同一尊上帝的使者。

答:但是在基本上,佛教有不同的见解。佛教认为真正的解脱,是连「神」的观念都要超越;因为只要你有「神」的观念,你就偏执于某种绝对的存在。但是从佛法的解析看来,一切都无常,不停地在变迁,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捉而视为绝对的存在。

问卅五:请您开示,我每天这样做是对的吗?我面向西方,先向佛祈祷,然后向所有的神明一一祈祷。

答:那样也是可以的。但是你的修法是要专一于「念佛」才好。

补充问:我总是只修念「南无阿弥陀佛」及读佛书。我向其他宗教的神明祈祷,只是表示敬意。这样可以吗?

答:可以的。

问卅六:林博士,有一个人在差不多去世的时候,已经昏迷,接着就在昏迷中去世;这种人大概会转生到什么道?

答:一般而言,往生善道的,去世时心中应该是清明的。所以,昏迷中去世,照佛法讲,是会堕落的。但是,这只是就个人的业来讲。既然我们了解佛理,知道说我们可以彼此互助,所以,愈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家愈要给他做功德、给他念佛。那么,他还是有可能消业,然后可以转生善道,或者往生的。

顺便讲一下。有些变成植物人;植物人也是个大问题。这么多年,他就拖在那里,他也难过,对大家也成一个负担呀。我在佛教杂志上读过有一位信佛的医生,他就想到说这是业报,所以他就叫植物人的家人全部来,大家围着一直念佛,来替他消业。到他写这篇文章时,已有三个植物人经过家人一起念佛,念了几天,就自然去世了。那样子岂不是他也得到往生,而我们世间也减少一个苦?所以这也证明说,如果遇上昏迷中去世的,大家为他念佛,很有帮助。

问卅七:上次有一位上司过世,我为他做「佛七」,替他念《地藏经》。当天晚上,奇怪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在睡觉的时候,好像有一样东西压住我;当时我一点都不害怕,心中仍是很清楚,我就念〈观音咒〉——念「嗡妈尼悲咪吽」——这个咒子就自己起来了。过了一些时候,他就没有再压我了。然后我就梦见地藏王菩萨。那个压我的,是不是说要我渡他?

答:那个压你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大概是不好的。这件事的道理是这样:因为你发菩提心,要替人家做超渡、替他诵经;那么你愈想修行,有时候愈有一些要来考验你一下。但是因为你能够马上念咒,他当然就走了;然后你就梦见地藏王菩萨,这是表示嘉许你的菩提心。

补充问:我梦见两次地藏王菩萨;好像这种的梦,是否说我和这些佛、菩萨比较有缘?

答:对,这是表示你跟祂比较有缘;你可以偏重持诵《地藏经》,念祂的圣号「南无地藏王菩萨」。

问卅八:有关佛法说的「空」,我们要怎样解释?

答:「空」的道理,在实修上应用,就是说不要执着;哲理上很难讲明白。实修上就是说不执着;它不是说「没有」,它是说「不要执着」。我在《无限的智悲》书里有一篇〈〈心经〉与〈大悲心要〉的会通〉,可以参看。

问卅九:去年我去老人院,发现到说,那些老人很孤独。我们要去救济那样的人,最主要是说他们在世的时候,不是更需要我们的爱心关怀吗?我一个人有时候也没空去帮忙。像这样的情况,我要怎样去处理?

答:对呀,整个世界是救不完,你只能尽你的心;而且你要相信说,心的力量不是眼睛看得到的。一个人开始修的时候,看不到说这可能影响很多人。但是修久了,却有可能影响很多人。所以,你现在遇到这个问题,就要在服务里面学习;就是说,你去照顾老人,你就要想说怎样子使他们的痛苦减轻。一方面当然是生理上怎样减轻;另一边更根本的就是说,怎样可以给他们讲点佛理,跟他们提醒说,「时间不多了,要念佛啊——对将来有帮助。」看能劝几个人念佛。放「五会念佛」那种唱的录音带给他们听,教他们唱。劝人能劝多少,是很有限的,也许只有几个人能听一点劝。那你也不要灰心呀!你回家做功课,要观想说他们也一起在做。最后要回向他们早日念佛,将来得往生。这样慢慢可以感化。这不是乱讲的;当你一心一意、时时为他们祈祷时,你和他们的关系就会不一样。

补充问:你劝他念佛,他说他还不想走,所以不肯念。

答:你解释说,念佛并不是要求现在就走;念佛是修心;心修好了,将来才可往生极乐,超出轮回。念佛消了业障,还比较可能身体健康,多活几年。念佛的人还可以向佛求长寿,以便多修几年,并且多劝几个人念佛。

问四十:人若在昏迷中去世,我们给予帮助,替他念佛号、佛经。这样子要怎样回向给他?如何帮他不会堕落?

答:还是和普通的回向一样呀。你只要念说,这是回向某人往生。你不必管当事人有没有知觉。不论他知不知道,这些功德回向的力量,都会为他消业的。因为因果不爽,有一分功德,就有一分效用。

问四十一:有一次睡在我弟弟的一个房间。那天晚上我睡了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压着我。另一次,我是睡在我姐夫家,他已过世,但他过世不是在那个床上。但是那天晚上,我睡着,也是好像鬼压着。这是为什么?

答:除非你明确地知道是他,不能说一定是他来压你;但也有可能他来压你,因为人就是有执着嘛——他如果不喜欢你睡他的床,那是有可能发生的。

问四十二:林博士,我正在读高中,上生物课有时需要杀老鼠;这样是不是「杀生」?

答:这虽是研究科学,当然仍算是「杀生」。就像我们刚刚讲的——肚子里有蛔虫,你吃不吃药?也就是说,有些情况实在是不得已啦。所以,做科学的研究,为了研究医药,要救人,很多种药还是从动物身上拿的。如果你就是做这种职业的,你也是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得到的就是说,现在知道这个道理,不得已非做不可,要为他们念佛、诵经回向,说你们是为人类死,我们念佛给你,希望你这个为人类牺牲的功德,使你可以得超生。

补充问:可是,现在他有心要皈依,却又不敢皈依;他讲如果我皈了依,我受了戒又去犯戒,岂不是很糟糕吗?

答:但是这个跟「皈依」没有直接关系。「皈依」只是说皈依「三宝」——佛、法、僧;那个是「持戒」的部分。可以先皈依,再受戒。受戒也不是说,五戒马上就要全受。他做得到的,可以先受呀。遇到领「不杀」戒时,就要先向法师问清楚:我杀老鼠,算不算犯戒啊?如果这个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还是可以的话,还是可以受啊。杀戒基本上只是说,不可故意杀人。一般有情能不杀,当然是最好;但是难免有时不得已。所以说,有这一些问题,要去问法师。你跟他先讲清楚这样情况,还是可以皈依啰。皈依以后,戒的范围一条、一条学会了,然后才受戒,就可以了。

问四十三:有位佛友常诵《地藏经》,可是他时常梦见死人;这是什么原因?

答:一般而言,梦见死人是好的。不论梦见的死者是你认识的,还是你不认识的,都没有关系啊。因为头一点,这可能是因为你念《地藏经》的话,你修的是对地狱众生的慈悲,所以,感应容易梦见死者。另一个可能是说,你如果是修行的人,梦见到死的,反倒是好的;比方说梦见自己死的话,是表示成就、解脱,这一类的意思。所以见到死人,并不是不好,是好的相。你要是梦见到骷髅,还更好,因为骷髅代表「空性」。所以,开始修行之后,梦的解释不能照常理去想。

问四十四:有没有海龙王?

答:有啊,而且不止一尊龙王。照经书说,龙王有六万。有的是井龙王、湖龙王、河龙王、海龙王。

补充问:海底有龙王?

答:有;龙住在海里。但是龙这种动物,不是世间实质的东西,而是好比神明之类,变化莫测。他们虽住在海里面,我们人类肉眼,下海只看得到水,看不到龙的世界。有修行的人,有的不下海也看得到。若不是真有龙王的话,何以我们每次送宝瓶,就有感应的事情发生?如果没有,那我们一代接一代在胡来骗人吗?不是那样的。

问四十五:经书说只有人身可以成佛;龙不是人身,为甚么可以成佛?

答:它说只有人身可以成佛,是要使你珍惜这个人身,赶快来努力修行。但是实际上是什么样?龙里面有些修得较好,会变成龙王;龙王再修下去,可以成佛。在大乘的经里,拜忏有礼卅五佛、八十八佛,其中第四尊是龙尊王佛,便是从龙王修来的,那就是龙王佛。

补充问:那他也可以化现为人了?

答:是的。他是龙的时候,是我们普通知道的那个形状。他修成龙王的时候,上半身转成人身,下部还是龙。他修成佛的话,当然是什么身都可以现,当然可以现人身。

问四十六:在感应中看到自己去世的亲人坐在莲花上,那么这能代表他往生净土吗?

答:这是一个好相;很可能往生了,因为西方净土是莲花世界。

补充问:那么我再请问一下,因为我们不知他在九品中的哪一品,所以我们需要怎样回向给他,助他莲品高升?

答:不管是哪一品,你只要继续做功德回向,他就会增上。

补充问:是不是在平时的功课上就可以?

答:平时功课就可以了。但是,你在做特别的功德的时候,也记得回向给他,就更好啰。

补充问:是不是说回向给众生界,还是什么?

答:对。总是先回向给一切众生,然后才回向特别的事情。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二月十四日修订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