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法事业的殊胜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一九九三年七月八日
讲于马六甲密宗白教中心
笔录:陈碧霞女居士
修订初校:弟子疾呼

 

我们要讲的密法事业,是指为人祈祷而行火供、烟供、献宝瓶、超幽这一类的事情。头一点我们要说明,密宗这一些事情,为什么我们说是很殊胜的?这是因为在小乘、大乘及密乘这一整个的体系里面,密乘是最顶上的一部分。就是说以通常的学校制度来讲,它等于是研究所的部分。它所教的是佛、菩萨要成佛的时候的那一些实在的经验。因为是最接近成佛的经验,所以它不是初学的人所修的,而是要先有了小乘、大乘的基础。这些我们前天已经讲过,所以今天就不再深入地去讲。

因为密法是最接近佛的果位的,所以常常能够产生最接近佛、菩萨亲自在这里做那个事情一样的效果,所以常常有很快的感应。现在我要举例说明,为什么往往密宗的感应很快、很直接。昨天我们不是在这里讲过,有人请求说看我能不能祈求龙王显给我们大家看啊?那时候我说,祈求是可以的;但是我就跟你讲说,一般的情况是什么?因为大家的程度不一样,所以很难说全部都有感应;所以佛、菩萨给我们加持的时候,可能就是在我们里面,也许有一、两个人会有特别的感应。那么他来跟大家讲呢,大家就知道说,哦,真地有这样的事了;就都一样地增加信心了。

今天早上,我在这边等着他们去买放生的东西回来。因为那天我们已经放生一次了——在「新通报」上也刊出相片及报导了,然而那一天放生的钱多,买不到那么多东西呀,所以剩下的钱,今天又去买了一次。今天买了三千多隻本地的海螺和泰国来的海螺。在等他们回来时,一对母女——母亲叫「高燕珍」、女儿叫做「赖凌丽」,来找我,因为昨天晚上她们就有感应了。

高燕珍就跟我讲,昨天她临睡的时候,结龙王手印,念龙王咒,跟龙王说:「我没有见过你,但是希望见到你,请你不要把我吓到了。」结果她整晚都不能睡,因为只要她眼睛一闭起来,她就见到自己坐在小舢舨,就在海里,到处都是水。昨天半夜一直到早上都是这个样子,连睡都不能睡。

赖凌丽说,她前天和昨天晚上都没有来参加这儿的法会。我们是昨天才祈祷求见龙王的;在那之前,即前天晚上,她已经看到在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供桌,上面有一个宝瓶和一个龙王的像,然后宝瓶的前面还摆着八供。她讲的是很有道理;她梦见说龙瓶的前面陈列着八供,其实她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宝瓶里面是观想成最下层是所有的龙族都在那里,然后中间那一层是龙王及龙后在那里,最顶上那一层则是观成龙王佛在那里。得这个梦的她根本不知道有这些观想。因为有过这样观想的加持,宝瓶固然是给龙王的供品,但瓶的本身因其内含,也成了受供的对象;所以在宝瓶的前面有八供是完全合理的。由此可见,密宗感应的梦不是乱梦的——她这个人根本不知道其中奥妙,而她的梦却合规矩。

密宗感应的梦有时候还会教导你。像她根本不懂宝瓶内的观想;但是经过我的说明,她就瞭解说难怪她的梦就是那个样子。昨晚赖凌丽就梦到说,我带着很多人,包括有些这边的佛友,要到海里去看宝瓶。而且有一条绳子,我就说如果不会游泳的,就捉住那条绳子,然后大家就到海里去了。到了海里就看到有五个木箱子浮起来,打开一个来看呢,有一个宝瓶、一个龙王像,然后又是摆八供在那里。我对大家说赶快许愿呀;这是很灵验的。然后又打开另一个盒子,里面也是一样,有龙王像、宝瓶及八供。这个宝瓶也打开了,就看到里面都是金、银、首饰等珍宝。最先打开看到宝瓶的时候,她没有什么愿望,只是希望说龙族可以早点成佛。然后她听到一位这儿佛教会的女居士跟她说:「小丽,你赶快给自己拿个金饰什么的;我们都已经拿了。」她说:「哦,我并不想要!」然后就醒过来了。

今天我们要讲〈密法事业的殊胜〉,昨晚就马上有感应了。我们要知道密宗的殊胜,一下有这种感应、一下又有什么法力啊!但是你要知道,不要以为说任何人一碰到密宗,就有这些事;并不是这个样子。因为这些能够流传下来,是靠历代的喇嘛、祖师很用功地修行,真正有菩提心,感动了佛、菩萨、护法,而把这种加持、这种保佑一直留在人间。就是说这种加持非常宝贵;我们任何一个领传承的人,要是菩提心不真实,或者戒行不好,乱来的话,这是随时可以被拿走的。你就算可以骗人一时,但是你没机会骗佛、菩萨。佛、菩萨的心里没有分别说只有这个人好、只有那个人不好;祂没有任何的分别。唯一的理由说为什么有的人祈祷有感应,有的人祈祷没有感应,是说哪一个可以真诚地替祂服务,做为法器、供祂来为众生服务,那么就会得加持。所以,一方面你要知道说留传下来很不容易;另一方面,你也不要小看自己——任何人发菩提心,真地献身修行来为佛法服务、来为众生服务,都有可能领到这种恩宠!

所以说,不要把密宗的这一些很殊胜的感应,变成说我们只是在追求什么神通境界。它的基本并不是完全这样子;它的基本还是在于了解佛法所教的无常、无我、利他,发这种菩提心,要为众生服务啊!世间没有什么好执着——一切无常,随时可以没有呀!要努力做修行的事,使自己和别人都得到这种心灵无限的扩展,这才是密宗修行真正的基本。

你如果注重在这种实修,发展你的智慧和慈悲的话,那么神通感应是自然慢慢会来的。你不懂的,佛、菩萨可以帮忙你,不需要你懂。但是如果你变成在那里迷神通、迷感应,专门整天在那里讲「我有一个甚么样的梦」,那就本末颠倒了。因为你的智慧、慈悲不但没有增长,而且你还是更加迷惘嘛!你在迷这个境界、那个境界,又喜欢谈——谁多么厉害呀,一祈祷就有什么结果;那就完蛋了。我们密宗虽有感应,但非其根本。你若是搞错了,那你就反而更糟糕。

修密宗的这一些持咒、观想,若没有小乘、大乘所教导的无常、出离、持戒、菩提心,以及对空性的了解这些基础的话,有时候会很危险;因为你变成专门迷神通去了,你就只在求感应,这样子就走错路了。所以我们一定先要有这些正确的了解,然后来谈密法事业的殊胜,才有意义,才不会走错路。

现在要讲的「颇瓦法」,是密宗超渡的方法。「颇瓦」是西藏话的音译,它的意义就是「迁识」——把亡者的神识迁到净土去。本来人死的时候,神识离开这个肉体,而照着业力或者升天,或者转生做人啊,或到动物、地狱、饿鬼道去了。但是,如果有密宗的修行人或者喇嘛懂得这个法,也修过这个法,请他为亡者修这个法,那么,凭着传承和这个法的加持,以及行者累积的功德的帮助,可使神识往生净土,或者转生到比较好的情况去。我们已经造业,应该是有多少好业、多少坏业,已经决定了我们转生到哪里去;为什么有人修个法,又可以改变呢?那是因为决定的部分,是你自己做到的部分;现在别人新加一个力量给你的话——这是他修的和传承祖师从佛一直传下来的加持,这些也是力量,这些力量一加进来的时候,即使不能把你完全超渡到净土,至少使你善因增长,所以你转生的时候,可以转到比较好的环境去了。如果是修习显教的,当然可以请法师、佛友给你助念;念佛号、诵经,当然都有帮助。但是密法修「颇瓦」,有时候我们说它比较殊胜,是因为它结合了传承的加持和修法者的功德,往往修法的这位法师、喇嘛,或亡者的家人,会有一个感应,知道说超渡的结果是好的。

以前有位陈居士,请我为他的亡父举行阿弥陀佛火供。火供结束后,他告诉我他看到的感应:火供一开始,就出现一尊很大的佛;在佛的身边围着很多人,显得很小的样子,包括他的父亲都在那里。后来到了火供结尾,我修「颇瓦法」,念「嘻、呸」的时候——念「嘻」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向西方飞去,念「呸」就又再飞,随着「嘻」、「呸」、「嘻」、「呸」就愈飞愈过去。另外——因为这不是只有过一个人有这类的感应——另外一位吴居士,他跟我讲的是说,我喊「嘻、呸」的时候,头一次的时候,随着那个声音,他就看到天上有白光。头一次他以为是他自己眼花;可是我念三次,每次都这样,所以他知道不是眼花,而是感应的现象。

再来,我们讲火供。火供有不同的种类:有的叫「息法」,是消灾的;有的叫「怀法」,是求人事和睦的;有的叫「增法」,是求福报增长的。我们是随不同的事情来求不同的佛、菩萨加被。比方说求子,我们就举行一个火供给绿度母,因为她是慈悲的观音的化身,就等于求送子观音的意思。若是有病的,就烧给消灾延寿药师佛。求事业发展的,就烧给毗沙门天王财神。求婚姻的,就供古鲁古里佛母。火供基本的意思,是藉完全烧化供品来表示供养的诚心。因为通常供上去的东西,我们还是拿下来自己用。但是火供把供品完全在火里烧掉了,那就是真的给佛了。

佛法的火供和其他宗教的火供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就是说我们绝对不是杀生的。我们虽然有供荤的,但只是把市场现有的买回来用而已,没有说为了火供去牺牲生命这回事。

火供能够有很多种感应,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传承祖师的加持。比方说你求一个病好,那么你烧这一些东西——差不多是二百五十美元;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来讲,已经不是少数,然而比起你所得的这个好处,其实是微不足道。何况佛、菩萨也不缺这些东西;祂们是无限的,并不需要这一点点。但是他们慈悲地传下这样一个方法,使我们有信心的,照着这样子去做,就会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由于有修行人的加持,所以火供才有感应;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一般人自己拿同样的东西去烧供,并不会有那个结果。这个完全是因为他跟佛、菩萨有传承的联系,而且他本身有菩提心的修持,才能产生这种结果。

火供、送宝瓶这一些,我们并没有登广告做宣传,可是一直不停地有人求;这是因为一个人求了,有了感应,下次遇到他的朋友、亲戚有困难,就会讲说这些修法是有结果的,所以他们会来。从陈上师莅美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我们在美国,而来求的不只是在美国各州,加拿大、智利、台湾、马来西亚、香港、菲律宾、泰国、新加坡,都有人来求,而且愈来愈多。

这种加持很多不可思议——像我们一般想的话,龙王跟我们亡者生西有什么关系?看起来好像没有关系。我们在美国的加州,夏天政府不准山上举火,以防森林大火。那时候若有人过世,我只能献宝瓶给龙王做功德,求祂护持亡者生西。就是这样,还是有感应——让人知道,送宝瓶对亡者消业往生是有帮助的。为死去的人送宝瓶;送了以后,亲友梦见那个人回来的时候,穿着白净的衣服或者脸变白的,都是消业的表示。另外,住在我附近的一位郭先生,本来因为有血癌,很不稳定的,差不多一、两个礼拜就出现严重的情况,就得叫救护车——这样很苦呀,家里也苦啊!结果朋友就介绍找我们送个宝瓶。送宝瓶之后,他就有一年没有高高低低不稳定,免了常常叫救护车跑医院,然后才逝世。所以,比起他得到加被的那个结果——一年的平安,一个宝瓶美金两百元,其实你没花什么钱。可见这完全不是钱多少的问题,而是你表现的信心和佛、菩萨的加被。

我们要知道,佛、菩萨给我们这些感应,不是要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我们有信心,今天有事以火供求一下佛、菩萨,明天有事再送个宝瓶;这不是佛、菩萨终究的目的。感应加被只是要使人增加信心;信心充分以后,你才知道要认真修呀!要得彻底解脱,还是要自己发心及努力。如果自己不踏实修行及做人,而只迷感应,那等于被佛、菩萨的感应害了一样,是万万不可以的。这一些都很重要,我们在讲感应的时候,一定要随时提醒这一些。要努力(修行)呀,要注意增长智悲,而不要沉迷于感应。

烟供是敬山神、土地的。因为祂们没有肉体的存在,所以东西摆在那里,他们吃不到营养。你以小火烧成烟,祂就可以吸取烟中的精华来享用。那么我们信佛的,为什么要供奉山神、土地呢?祂们是存在的。佛法说「无我」、「无人」,但是释迦牟尼佛在经文后面,还是咐嘱天龙八部来护持流通呀!佛法并不是说这些神明没有暂时的、某种性质的存在;祂们只是没有一个绝对的「自我」,然而祂们是在这里。就是人也是这样啊;明明一个活人在这里,你不能说没有这个人呀!那么,在的话呢,我们尊敬祂们、供养祂们的话,祂们就会保佑我们。不管是修行或者做世间的事,有祂们保护,会比较顺利。不然你靠自力,光是克服业障,也往往是很难的。

我们要修行的话,要举行法会等,也需要邻居和睦、附近没有火灾、交通没有事故;这一切平安,才能做得来,所以我们需要请祂们帮忙。并且,这些神鬼、龙王帮我们忙,也绝对不是说贪图、稀罕这些供品。龙王有整个大海,祂需要这个宝瓶吗?祂帮助我们的理由,也是为了做好事、做佛法的服务。祂与佛、菩萨的(救渡)事业连在一起,而聚积修行的资粮;所以祂在帮我们忙的时候,祂自己在成佛的路上也进步了。所以整个所做的,都是跟成佛有关的。

今天大家捐的钱有九百八十元马币,所以就去多买一些金饰,添进这次要献的宝瓶里。买了五样金饰,一样样拿给大家看了之后,就放进去了。这是一个金坠子,上面雕的一边是龙、一边是凤。这是一隻金鸡——今年是鸡年嘛,而且鸡的发音也是吉祥的「吉」,另外一边是「福」字。陈上师圆寂以后,有一天他太太在湖南老家整理衣服,从衣服里面飞出一只蝴蝶来,而且这蝴蝶还飞到佛坛绕来绕去;后来蝴蝶一直留在家里,过了三天才死在那里;所以我选蝴蝶代表陈上师的加持。这条男用金链是供龙王的,因为其他的饰物都是供龙后的,所以我们选了一条男用的。这条手链上面有八种宝物,代表「八吉祥」。

问答

问一:要求做火供或献宝瓶,要什么东西?

答:我都只收成本——火供美金两百五十元,献瓶是两百美元,请用支票或汇票寄来,注明姓名及要求祈祷什么事情即可。火供只能在每年雨季的十一月至隔年的五月做(夏天防火灾,不能举行),而且也比较花时间,前前后后连准备得花三天的时间。至于献宝瓶,全年都可以做,只要没有大风浪。通常是集中在龙日去送。在预定献瓶日之前,所有请求献瓶的,我都在那一天一起送,因为我不可能为每一个人跑一趟——高速公路来回要五小时。所以有时候一次送很多个瓶。像今年的五月十一日,前面三次龙日都因风浪太大不能下海,所以到那一天就是第四次。每十二天一个龙日(辰日),这样累积下来一共送三十个宝瓶。从陈上师来美算起,到现在已经献了四百八十五个宝瓶。这次要去刁曼岛敬献的是第四百八十六个。现在加州已经有两个等着要送了。火供已经三百十几次了。

因为我住的地方平时不能做很大的烟供,所以我在每顿饭以前,在院子里插个香,供养山神、土地。每次火供以后,就利用余烬做一个盛大的烟供,供很多种类的粉及乾粮。

问二:修「颇瓦法」,是不是会促成短寿?

答:这要看你修得多勤和看你的程度是怎样的。如果你是每个月只修初一、十五的,那就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很精进,天天在修,就得在修完「颇瓦法」后,接着就修「长寿法」,至少要持〈长寿佛咒〉一百零八遍;这样才比较平衡。严格讲,除非你的脉真的已开,不然不会有很大的问题。

问三:修「颇瓦法」可令修者短寿;不修「长寿法」的话,那岂不是可以早点往生,何苦要加修「长寿法」呢?

答:早点往生固然是好,可是留在人世久一点,可以做更多的法务,也是很好嘛,所以不必急着去。

问四:布施应该没有分别心,那我们为甚么都喜欢供养修行的人?

答:布施当然要修没有分别心,但是你对修行的人喜欢供养,是因为放下世事来修行是不容易的,所以对修行的人特别表示尊敬。供养真正修行的人有一个好处,就是他拿到你的东西,也不会变成他的积蓄,他会用这些布施到别的法务上去了,结果是使法务更易进行,使更多人得到佛法的教导。但也不是说,若不是修行人,我们就不布施;也不是这样子。济助贫困、老弱、病患,都是修慈悲的。所谓「平等布施」,并不是说不知道分别。「平等布施」是说,只要对方有需要,基本上我们都愿意分享。但是遇到年轻人,好吃懒做的,我们愈给就愈害了他;这样的就应该不给。布施还是要有点选择。

问五:比如有两个人同样祈求一件事,同样做火供,一个有感应,一个没有感应;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答:是有可能发生啦。但这并不是有一个没有感应,只是感应的表现不同。为什么会有不同?因为每个人的业不同;可能是一个的重业减轻,另一个的轻业化无,所以没有办法说一定会有怎样的效果。这只有靠长期的经验,才知道说真的是有做都比没做好。这是很难传达给别人的,因为要自己有很久的修行经验才能知道!有些久修的人,则一做就有直接的觉受。另外的人,虽没有直接的感应,也看出事情有意外的转变。而且很多时候很难做——我知道做了对你会很好,可是除非你是已经很有信心的,我只能说我给你祈祷,都不敢说我要给你做;因为你若不相信,会觉得说我在向你要钱,那我要怎么办呢?我虽不怕你误会,但是说了,也不一定能使人有信心;所以做这种服务是很难的。

问六:「颇瓦法」是不是一般人都可以修呢?如果可以,应怎么做?

答:「颇瓦法」照密法的层次来讲是很高的,修这个法不是容易的,所以重点倒不在于你有没有出家,而是你到底有没有修到可以修这个法的程度。一般是没有办法的——就是自己修都不容易,何况是超渡别人。如果对我修的「颇瓦法」有信心,我这次在马六甲修「颇瓦法」超渡亡灵,已经录音起来;你们可以要一份。遇到有人逝世的时候,可以放;这样对亡者会有帮助。如果你有颇瓦的法本,你虽然不能修法,但你可以像唸经一样诵读。唸经总是有功德,但那跟修法是两回事就是了。你也不要因为听到有什么高法,就心痒痒地非试不可。自己本来唸佛、唸〈六字大明〉的功夫,好好修是一样的,因为修这些超渡法,主要的还靠佛、菩萨的慈悲接引嘛!只要你的心是真的菩提心呀,你看到有人要走,你替他祈祷,很真诚呀,佛、菩萨都会照顾的。

问七:那天参加你在基督教坟场修「颇瓦法」的一位佛友,当晚梦见有三个鬼追打他;然后他见到陈上师,就醒过来了。请解释这个梦。

答:这个梦一方面是让你知道说,我去修「颇瓦法」,有陈上师传承的加持在,因为陈上师出现了;另一方面表示说,他在修行上得力了。我那天就已经讲过,梦境不能照平常的解释。梦中被打是表示修行得力。就是说,他去参加超幽,帮助那些鬼,有菩提心及菩提行,所以他自己修行得力——那些鬼打他,就是在帮助他。

问八:如果有人想去坟场超幽,而他又胆小的话,他该怎么做?

答:第一点要相信说,若是真心要去帮助幽冥众生,佛、菩萨、护法会保护你。第二点,鬼有鬼通,他们知道你是要来帮忙的,所以他们不会闹你。第三点是,如果你没有把握,我们有绿度母的符,你就戴着身边去,或者找几个佛友一起去。这张符一边是大白伞盖佛母的咒轮,另一边是绿度母的咒轮;你可戴在身上或挂在车子的后照镜下,都可以得保护。坐飞机的时候戴着,也是很好。

问九:我的房子有白蚁,若不清除也不行;若清除又犯了杀戒,我怎么办?

答:关于持戒,我们头一个得了解说,戒律的目的为何?戒律不是要我们在表相上做个样子。它的目的是要指导我们的行为,使我们减少烦恼、心地开阔、不自私,这一些。但是,也不能弄成说持戒使人没有办法过日子。关于杀生这个戒,仔细地研究,就像是研究法律了。严格讲,它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杀人。至于如何才构成杀人、才是故意、才是完成了这件事,都不是容易决定的。因此研究戒律就像是研究法律了。

然而在我们日常生活里,遇到的有什么问题呢?有病啰——肚子里有蛔虫,你吃不吃药呢?你不吃,身体不好呀;你吃呢,就一定是杀生了。现在你小孩头上有蚤子,你杀不杀呢?做妈妈的不能说就让孩子被牠咬呀!也许你自己要修行的,你可以说自愿喂蚊子;但是当妈妈的不能说任孩子被牠咬!所以主要是分别一下,最根本,他说不杀生,第一个就是不杀人。当然不是鼓励你去杀别的动物了,但是在轻重、缓急的考虑之下,你要了解,像遇到有白蚁的事,若是坟墓就比较没有关系了,你也许可以说,不要讲风水了;但是房子有白蚁你不能说不弄;万一房子倒了,怎么办呢?非弄不可。在这样不得已的时候,我们还是得清除白蚁。但是不再像以前那个样子,连想都不用想,我就是可以杀你;我们要想说怎么样子可以杀最少的白蚁。比方说,不要想说没关系,今天清了;明天再有,我再清。而是该想说怎样才能使白蚁不再来了。目前杀的,想法杀最少的,或者是将它移走。就是要用一些心思来处理有关生命的事。而不得已,非得要杀的,你就要懂得说,众生都是有苦,都免不了一死,我们要为牠们回向,替牠们唸〈皈依〉,祈祷牠们能早点超出轮回,往生极乐。经过这样子的处理,与完全没有经过这样想的处理,是很不一样的;并且不致于给戒条绑得整天很苦恼。

遵行佛法的基本原则,往往遇到现世的问题就很困难;我们要怎么办呢?我觉得是只有「活到老,学到老」。原则懂了以后,像刚刚详细讲的,就是智和悲这样子用来用去——你要考虑怎样处理才是合情合理;这就是「活到老,学到老」。每个人在自己的情况下,怎么做才是智及悲两边都顾到——自己由生活中慢慢体会。没有人可能一直在你身边讲该怎么做!

问十:请说明「回向」的好处。

答:佛教我们的真理,基本就是说一切其实是一体,其实是连着的。当我们不懂这个道理的时候,行为都只为自己。因此受私心所限,不管做好或做坏,都变成只是个人的因果。但是知道了「一体」这个道理,你就会做「回向」——每当你做了好事情、做了法务,你就会想说,「愿这一些功德普及于一切,使我与众生共成佛道。」这样做的好处,一方面是说,你自己就藉着练习慢慢开阔,慢慢将来就可以证到「正等正觉」。另一方面,因为一切本来真的是一体,所以你这样一发心的时候,就好像你把石头丢到水里,所产生的影响会渐渐波及到整个法界。所以你的功德变成很大,而且一切众生也真地可以得到这个回向的利益,并不只是你嘴里在唸唸而已。

问十一:甚么是「自我」?

答:愈讲就是愈纠缠;所谓「无我」就是「我」不成问题,就解脱了。你要是能讲得清楚,那你还记住一些话;你哪有解脱呢?——你不要揹着石头。

问十二:对于不信佛的亡者,到了他临死的时候,你才给他唸;这样到底有没有帮助呢?

答:帮助是有,但是这个帮助比较不像给已经信的那么大了,因为这样好像说一个不愿意走,一个在推;比起他自己愿意走同一方向,当然是不一样啰。但是你也要看情况来决定如何做;为什么?因为有些人不但不信,还会反对;你为他唸,还会惹他生气——因为那时候你惹他生气,是很不好的;那么,你就不要当着他的面为他念佛。佛法的力用是没有时空的限制的——即使远远地做,只要你诚心地做,就可以了。但是你还是得为他做,因为对他究竟是有帮助的。

问十三:修了「颇瓦」以后,为什么还要撒米在坟墓上呢?

答:在修「颇瓦」时,到了唸「嘻、呸」的时候,理想的情况是当时来领加持的幽冥众生就跟佛成为一体了。但是也有的业很重呀!也有的业重到我的力量超不过;所以有的得渡了,有的还没得渡呀!所以在唸「嘻、呸」以后,我还加唸一些咒,就是希望帮助他们往生净土去。经过这样修法以后,因为我们把米袋子都先打开,咒力都进去到那些米内,使那些米变成了佛、菩萨的甘露。所以我们用那些甘露来撒,一方面是表示说使所有这些待渡的都得到佛、菩萨的甘露,另一方面则是我们自己在修大悲。因为我们去到一个、一个坟上去撒,把佛的甘露传给他们,就是训练我们自己以佛法为众生服务。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二月十日修订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