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脱的人生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一九九三年七月七日
讲于马六甲密宗白教中心
录音:林福裕居士
笔录:陈传光居士
修订初校:弟子疾呼

 

今天这个题目,比较难讲;因为你说「解脱的人生」,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还是说我们要过解脱的人生,是不是要离开社会?是不是要脱离世间的责任,才算解脱呢?

通常我们到佛法里来,大家都是鼓励你说,你要有无常心、要有出离心呀!你要好好修学佛法呀!所以一讲到说要过解脱的一生,就会觉得是不是要把世间的责任都忘了,就不理了,然后就专门去修行呢?彻底来说,如果「解脱」是必须要逃避某种环境,才算是「解脱」的话,那一定不是究竟的「解脱」;因为如果那样才是「解脱」,那表示说只有在逃离世间的时候,才得到解脱——一遇到世间,你就没办法;这个不会是究竟的「解脱」。你看看,当佛证到「正等正觉」的时候,在那一刻这个世界并没有忽然间变成一个和平的世界——世界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也不是说在那一刻,他逃到哪里去了,也不是呀——因为在那一刻他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回到他原来的纯真而已。

既然说究竟的解脱不是逃开,那么,我们在开始学佛的时候,为什么佛法总是劝你说要出离呀、要把世间放下?这是因为我们充满了各种偏见和习气,并且被过去生中所造的恶业纠缠,如果不叫我们从世间的缠缚走出来,根本不会有时间、精力可以用在心灵上的培养;所以佛法只好劝我们:现在的情况太糟了,赶快设法抽身出来。这样才能把宝贵的、短暂的生命,跟有限的精力,用在培养心灵平安的发展上去。经过这样的训练,时日久了,等自己有力量了,比较成熟了,才可以教导别人,为别人服务。如果不经过这样的专修调练,那么不但不能劝化别人,还会被拖走,在世间的漩涡里愈陷愈深。

理想地来说,最好每个人都不用管世间的事,大家都能放下、都能出离,专门去进修,以后可以帮别人。这样说是说得很好,但是在我们大部分的人来讲,除了少数很热心、很虔诚的以外,大部分的人即使想要这样做,但是因为已经有家庭、子女、职业,需要谋生,又做不到出离世俗生活;那么,这些人要怎么办呢?如果佛法说,你不能出离专修,我就没有办法帮助你,那么佛法还是不透彻;当然佛法还是有方法可以教导一般没有完全出离进修的人。

不管是仍在过着世俗生活的人或者是出离专修的人,都需要了解如何能就在世间生活而得到佛法的好处。最根本的是要了解、把握佛法的基本原理——那就是我们本来是纯洁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回到我们本来的纯真,而不是要得到什么新的东西。基本原则是我们心里要很天真;这样讲起来很容易,但在事实上我们已在世间很久,有种种的习惯、喜好、愿望等等,那怎么能够回到像小孩子那样的纯真呢?首先要「诸恶莫做,众善奉行」;你要照佛教的方法去做、去行善、去守戒。另外,就是要有一个日常习惯的修法,修法才能使你心里头慢慢地彻底改回天真。为什么修法能使我们回复天真?我们现在不天真,是因为我们执着一些在世间学来的想法,或者愿望,看不开,放不下。唯一能使这些心中的偏执松开的,是每天不断地修法。当你在磕头、在念佛、在持咒、在打坐,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同时世间的那一套就在不知不觉中松掉了。

修行不能像打粉——我脸是黑的,就打打粉来掩饰一下;可是等一下流汗或者下雨,粉就被冲掉了。这个比喻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修行一定要你深心里面,彻底地自己愿意说,我真地要慢慢改过来。你如果没有「里外一致」的话,现在做点修行是有好处呀;可是当你遇到你从来没有遇到的事情,需要做一个选择,就是说,没有事的时候,或者没有遇到冲突的时候——当利益与正义没有冲突的时候,做好人是很容易的;当利益与正义起冲突的时候,那才是真的考验。所以在紧要关头,唯一能够坚持是靠你先看清了这件事的前前后后,然后,心里彻底地愿意这样子,才有可能做到;并且也只有经得起考验的,才可能慢慢改过来,得到解脱。

你如果总是想「我怎么样、我怎么样」的话,那么,不但是被「我」这个观念给绑死了,而且一生要因此受许多的苦。因为你的心随时都随着自己的利害、得失而上下起伏,而每个人的际遇又不可能永远是平顺的,所以你的心是永远不会平安的。只有当你看到说,世界那么大,我的心不必那么小,只顾着自己,要把我的心变成说怎么样子使大家都好。看到说要使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整个世界都和平,个人的幸福才有保障。只有在这么开阔的心情里,你才能得到心灵永远的平安。

要过解脱的一生,有一点很重要的,那就是佛法讲的「不要着相」。「不着相」在生活里来讲,就是不要看到人家怎样,就要批评人家。因为其实我们看到的很有限,他心里想什么,我们不知道;当我们在批评他的时候,都是照着自己的成见来做判断。其实有时不是他不对,只是我们了解得太少;但是你一批评他,他就会听你的话吗?你能改变他吗?讲几个人是有用的?你自己的小孩都讲不过来。你骂他不见得有用;也很可能你骂错了,而我们自己不知道。这样一来,我们只是把时间花在管别人,结果却连我们自己也没有管好,并且连自己进修的时间都减少了。要是你一直这样纠缠——哦,这个人这一点不好,那个人那一点不好;这样子的话,你哪有时间回到天真呢?你心里根本没有宁静嘛。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着相」。

「不着相」对于我们得解脱,另外还有一层意义;那就是说我们要得解脱,不能是要求外表的改变——不能说这世界要先改成什么样子,我才有快乐。那是永远等不到那一天的,因为没有人能控制这些外在的因素。

「不着相」得解脱的另一点意思是说,真正得解脱的人,是超越了感官的经验;这并不是说他不生病、不会老、不会死——他还是一样会生病、会衰老、会死。得解脱的禅师也有遇到惨死、横死的。这些事是每个人都可能遇到的;但是真正解脱的人遇到这些事情,他还是解脱、还是自在,还是有他的平安;那样子才是真正得到解脱。

这样来想的话,就知道真正的解脱是很不简单、很不容易的。因为这不是只是在环境很好的时候可以有自在,而是在最坏、最差、最糟的环境,都能安然地度过。由于这样的考虑,我常强调修「容忍」是很重要的一点。如果平常这点小事,你都忍不来、你都放不下的话,在危急的时候想要得解脱,根本就是不可能。有的人死了,过几天又复活过来,可是那时候可能变成已经被活埋了——真正解脱,就是被活埋也还是安然。这样比起来的话,就知道我们需要练的是很深的功夫。这样子想,可以帮助我们练习在世间的事情上看开、放下。即使功夫没有练得那么深,至少眼前这一点要是放得开,你就得一刻的解脱。

佛的解脱,不只是前面所讲的离苦,也不只是他自己得乐,而是超越时空,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与作用。昨天有人跟我讲,他们去年去佛成道的地方——菩提伽亚朝佛;虽然佛离开我们已经有三千年了,可是他们去到那里,还感觉到佛给他们的加持。这并不表示佛的加持限于当地,而是当我们赤忱、努力远道前往,这样的真诚使我们易于体会佛的威力。可见佛法究竟的解脱,不只是离苦,也不只是自己得乐,还可以超越时空地加持、照顾别人。佛的这种果德,才是真正解脱的人生的典范。更重要的是佛教导我们说,解脱并不是祂一个人的专利,而是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做到的;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依佛法去修行。你若发心真切、下大功夫,就迟早会得到一部分,或是整个的成果。

我们现在即使不能完全出离来专修,至少在日常生活里要修;那要怎样修呢?首先,每天要做早、晚课。养成定课的习惯很重要!其次就是在日常生活里要保持一种服务的心态。当然做生意还是要赚钱,但是有的人只想怎样子赚多点钱;你要把想法改成为:要怎样给顾客最好的服务,而我取得是一个合理的利润。而且在日常的服务里面,还可以修平等;怎么样修平等?就是说,你以前可能都是说,这个跟我有这种关系,那个跟我有那种关系,所以我才给他特别的服务。别的人我都不大理睬,或者做起来没那么热心。就在这种地方,我们要学习平等地处世。

谈到这种服务的人生观,会不会只是在唱高调,而不能落实在生活里?你自己这样讲;别人做事却都是打算盘打得很精的。是否真的有可能说,我们在做生意时也是基于服务的心态呢?其实是有可能的。现在有些规模大的公司已经慢慢发觉说,不见得把自己的算盘算得很紧,才可以得到很好的利润。比方说,大多数商家通常要花费很多时间及金钱请律师去打专利权的官司。但是,美国有一间很有名的药厂公司——我忘记这个公司的名字,它就是完全不争取专利,而把那些本来要花费在请律师争专利权的费用,用在研究发展上,结果它的生意还是很好。为什么生意很好?因为他们能提供最好的服务,他能研究发展出最好的东西——总是遥遥领先,所以生意还是很好。

美国有一间大的电脑公司叫「诺维尔」,他们的哲学也是和传统大公司的不同。本来以前大公司都是只卖自家的产品,排斥别家的商品。而这家公司就不是这样,他们的门市部,什么牌子的产品都卖。这间公司的哲学是以满足顾客的需求为第一——只要能满足顾客的需求,生意自然会好;所以他卖各种不同牌子的东西,让自家的产品和别家的一样公平竞销。他们的成功还是植基于提供最佳的服务。

美国的 IBM 公司,早期出的电脑,有其他国家的厂商就开始仿造。IBM 最早想要去告,以保护自己的专利。后来 IBM 公司就开悟了,体会到不告这些仿制品公司还好些;为什么呢?因为越多人仿造,那么软体的市场就变成由他们的系统来充斥;市场就变成他们在控制了,销路反而更大,对他们更好,因此他们就不告了。如果只靠他们一家产销,反而不一定能充斥商品于全球。

由上述这些实例,可见佛的教导只是要我们不为「自我」所限,而看到真相。我们若为「自我」所限,反而不能充分发展;可见以「自我」为中心是错误的。而且佛法是教导真理,所以不只是道德规范,还可以应用到做生意上去。佛早就说过一切是「无限的一体」,可是那时较难了解,因为被感官的经验限制了。可是现在科学发达、交通发达、资讯传播迅速——你看现在世界的发展,是不是越来越觉得整个地球的人类、整个地球的动、植物,都是息息相关的?所有的环保问题、经济问题、人口问题……,有谁可以说这个只是你们的问题?只要有一处火山爆发,火山灰就会遍覆全球;只要有一处政治不安,就会影响一个区域,甚至全球的经济与安定。「关门自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希望我这样讲了之后,使大家知道佛的教导很珍贵;日子我们照样过,只要能够照着这些教导来修,那么我们慢慢也都会得到解脱的人生。谢谢。

 

问答

问:林博士说的「无限的一体」,跟陈上师说的「明体」,这二者有什么异同之处?

答:第一点,是没有不同,都是指佛的法身。但是我在讲「无限的一体」,这样讲比较容易使人在观念上有一个了解。陈上师讲「明体」,比较强调说,当你真正证得法身时,它就是一个「无限的光明」。一边侧重在理论上帮助你了解,一边是指出实际修到那里,您证到的是怎么样子;讲来讲去,都是讲佛的法身。

 

吉祥圆满

 

二○一五年二月九日修订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