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的积极面

MP3 A B

开示及校订:林钰堂上师
一九九三年七月二日
讲于马六甲人生佛学中心
笔录:陈传光居士
修订初校:弟子疾呼

各位佛友晚安。我今天讲这个题目,是因为有些信佛的人,觉得念佛好像是低层的修行;而一些不信佛的人则误会念佛是消极、是逃避,所以我要强调:念佛其实是一件很积极的事情。首先要说明为什么要念佛。有的人说,你们这样嘴里念一念,到底有什么用呢?念佛也不能解决世间的事情;有的人甚至专门去念佛,那么这些世间的事,难道可以不管吗?

为什么念佛是一件积极的事情?首先我们要问,这世间是不是有问题?要怎么样才能真正地解决?当然一般都会说,我们从政治上、经济上,用种种方法来解决。但是这些方式的解决,大家也都知道很有限。就算法律订得再好,人不好的时候,不但会去钻法律的漏洞,甚至用它来做坏的事情。但是人好的时候,就算是法律没有规定到,坏的事情也不会发生;所以根本的解决方法,还是在每个人有一颗纯真的心。

每个人的心要是纯真的话,那么,不必要发生的问题就可以减少;就算是出了问题,大家都会懂得要互相帮助。我们仔细地来检讨:每个人都有生、老、病、死,种种人生问题,我们自己或是别人遇到同样的问题,你能给他多少帮助?严格地讲,其他的帮助都是很表面的,即使社会福利做得很好,大家都很帮助人,还是有人在钻牛角尖,什么事情都跟人家斤斤计较,一生过得很烦恼。

美国算是世界最富强的国家,可是你看那里的青少年,虽然有钱,郄仍有很多问题呀——吸 毒、性泛滥、得爱滋病,或精神苦闷要自杀呀。他们环境很好,不像非洲没有饭吃,为什么内心有种种的烦恼和问题?这是因为没有人指导他怎么样来解决根本的人生问题呀。所以这就证明,要是心里没有安稳,外面再多的帮助,也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呀。一般说来,我们只照顾自己的几个孩子都觉得好辛苦,更何况说要照顾很多人?其实不易办到。所以真正根本、彻底,能够自己得到好处,并且帮助别人,还是要使人人的心里有一个平安。

那么,要得到心里的平安,佛法的教导,并不是用一套理念来灌输,不是教育每个人都要一个样子做。如果用这样外在的强制,即使讲得再好,但是,每个人天生有他的需求,而世间好的东西有限,那么当然会引发私心,而起争夺;所以光是要用一种制度,叫你非怎么样不可,这是很难的。

但是,佛陀教我们的是一个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这个方法不是靠勉强,而是说我们人基本上有很纯洁的一面,那是本来的,很纯洁、很善良的,只要这个纯真能够发扬出来,就可以超越这些私心与斗争。我们会有种种问题,是因为被身体、文化限制住,产生了种种的偏见,而形成一个以个人、一家、一国、一个社会,或一种文化为中心的「我执」。你从自己这边看,有些事情我们大家都这样做,这样对我们好,就以为这就是对的、就是好的。然而遇到别的做法时,才发现其实只是两边看法不一样,不见得谁对谁错,只是你以为你对,他以为他对;这样子而已。

我们从小生长的环境,所受的教育,文化的背景,都影响到形成我们个人的偏好、偏见与偏执。我们生为人,有人的限制;例如,有些狗听得到的声音,人听不到;有的人可以看到鬼,有的人看不到;这一类的是生理上感官的限制。要是这些生理、文化的限制都能够超越,你就会了解,其实都是有情;而且这些有情,在佛证悟的时候来看,都是一体。这「一体」的意思不是说我分不出来——这里一个人、那里一个人。而是说大家在都是「有情」这一点上,心其实是相通的,而且这种相通是不受时空限制的。这个听起来太抽象,甚至会引人疑问说,这种「一体」是不是一种幻觉?超越文化的限制还可以想像;超越生理限制哪有可能?「超越时空限制」更是不知所云了!

佛在证悟的时候,他是先看到人有生、老、病、死这些问题,所以觉得有个王位也没有什么意思,这些问题来了的时候,也不能解决呀。他为了解决这些根本问题,经过很苦的修炼,精神上的境界慢慢提升,到后来证到跟神明一样了。但是他很聪明,他能察觉还是有一个很细的「我执」。他最后的觉悟是破了这层最微细、最根本的「我执」,才恢复本来的样子。那么,佛那个时候证入的「一体」,照经书所说的,就是一切众生的三世因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现在不是佛,怎样知道佛经上讲的是真还是假?我们信受经书,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我们只要依照经书讲的方法去修,渐渐就会发现,我们真能超出原先认为有限制的范围。

比方说,有一次我打坐时,迈阿密有一位佛友曾宪炜居士打电话来,说他的朋友在洛杉矶去世了,叫我修「颇瓦法」(密宗超渡的法门)。当时我在打坐,所以没有起来接,只是听到答录机传来的声音。我一边听着,就在同时,在我右前方显出一个老人的脸,白头髮、白鬍子,眼睛小小的,但很有精神。等我打完坐,马上为那个人修「颇瓦」,又看到那老人背对着我,走进我所观的阿弥陀佛里去;他的背有点驼。等我修完「颇瓦」,才回电话给曾居士,说我刚刚已为他的朋友修「颇瓦」了;我说看到他朋友的样子,他说全对。然而事实上我从未见过这个人,连相片都没看过。打电话的人在迈阿密,去世的人在洛杉矶,我在旧金山,这都是相差几百、几千里的地方。这个事情发生,你说我有什么本事?不是呀,而是我们每一个人,心纯的时候,自然会发生的;这是因为我们本来是有这种本 能。有些人也经验过这类事,比方说,自己很亲的人过世,因为关系深,他就会来跟你索取冥纸,或者他虽在远方去世,却出现在你面前;这些事都有呀。

为什么这些事对我们来说很稀奇?因为我们的心有太多世间的烦恼,把我们的本 能都遮蔽了。这些烦恼不是一天、两天积起来的,而是生生世世不断在操心说,我要怎么样啦、我的家人要怎么样啦、这个事要怎么样啦;计较这点、计较那点。自己计较惯了,就变成跑不出去了,整天的想法只在这里面绕,连外边是什么样子也看不到;甚至因为习惯了,根本不想离烦恼而去。那么,要怎么样才能出去呢?佛、菩萨教我们一种方法,是从问题形成的根本处着手。我们现在所以会得这样的结果,是因为整天只想我要这样、我要那样;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有办法出去。那么从根本解决,就要在心里这个「我怎么样、我怎么样」这根本的地方想办法,也就是把我们从「老是想和自己有关」的地方转移出去了。我们每个人的心力只有那么多,现在全用在与「自己」有关那边,要转移就得用一个与「我自己」完全无关的念头。用其他的都没有办法达到效果;例如数字,我们马上会联想到金钱、生日等等。但是佛、菩萨就给我们一个跟这个「我怎么样、我怎么样」完全没有关系的,这就是「佛号」。世间的一切是连在一起的;只有佛号是超越的。你要了解这个道理,知道这个方法是要从根本上来解决我们的问题的。「念佛」是一个很安稳的修法。当然我们不可能一下子被拉出去;你习惯在这里,硬要把你拉出去,你很痛苦,也受不了。但是每天念佛,就好像今天到门口看一下,明天看两下,慢慢你习惯了,就敢出去了。

你本来心的所有力量,都在「我」这边;慢慢地,今天一点过去,明天一点过去,念佛久了,你自己慢慢觉得身体有些松了。平常我们因为心中纠缠得厉害,身体也都是紧张的。如果工作又忙起来,往往就会有胃痛、头痛、失眠等毛病。平常我们烦恼这件事、烦恼那件事,甚至自己也不觉察,身体因此而很紧;但是你要是念佛,好好地念久了,你会感觉身体真的自己松掉了;为什么呢?因为你原来烦恼很多,心力都执着在这些烦恼上面,以致身体很紧;现在念佛,它就慢慢一层、一层地松掉。依照我自己念佛的经验,我们是从心里很微细的地方开始执着,然后影向到身体里面一层、一层地纠缠上去;到最外面这是很粗的纠结,也就是我们最易觉察的身体上的不舒服处。这些粗的纠结,我们念佛、修大礼拜、做好事等等,就会慢慢松开。但是,要是没有一个彻底的诚心说「我要放弃我执」的话,这些纠结是不会真地解开的。您如果还设一个界限说我只能修到这个地步,那结是解不开的。

「念佛」的意思是要彻底地改造,就连心底最深、最细的地方都要慢慢改过来;这自私的心要改过来,要了解你这个为「自己」的心,其实就害自己。因为你若只为自己,看事情时就看不到真相——你心里都是偏见嘛;做事情时,即使您是好人,不存心害人,您还是只想着我好就好;这就自己把一道墙围起来了,把自己关在里面,死在里面。你要是只关心自己,一定会有问题,因为世间谁能保证你不会老?即使老了也没有问题?你不会病吗?病了不苦吗?你若只爱几个子女,谁保证他一定活到老?谁保证他婚姻美满、事业顺利?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人生是高高低低,每个人都没有保障呀!当然,照佛法讲这是因果,你过去做多了坏事,这回坏的报应多。所以在生活上要慢慢改,尽量做好事,坏事不要做。可是更深一层讲,如果我们做的好事只有一点点,不能抵偿过去的恶业,那么仍旧会有高高低低的际遇。你的心要是只顾自己,只关心少数几个人,那么你这颗心哪一天能安呀?一定不能安!所以你了解这个以后,就知道只为自己就是害自己。

反过来呢,你要想到大家一样,都有生、老、病、死的问题,都一样会快乐、会痛苦。那么我们要怎么样才能使大家都快乐,都减少痛苦?你若能这样来看世界、处理事情,你就安稳了;为什么?你的心是这样开阔时,虽然人生的问题还是有,但是别人的问题就跟自己的问题一样,大家就会互相帮忙;问题就容易解决了。人总是会死呀,但是心要是有博爱的人,这几个死了,还有活着的,我们可以服务,可以照顾;对不对?这样你就活了,不会死在那里。你这些儿女,就是你有心照顾他们一辈子,也有太多地方是照顾不了的呀。若不懂得教他要开阔来服务、来爱人,他也只有烦恼一生,你也只有烦恼一生,大家都只在那里纠缠——我的儿子怎么样啦,我的女儿怎么样啦;儿女们也是——我的爸爸怎么样啦,我的妈妈又怎么样啦;这样大家都没有快乐,又有什么意思呢?

你如果能够往佛法服务去,你就会慢慢得解脱;为什么呢?你不一定需要有特别的表现;你只要在工作的岗位上,把基本的精神改成为大众服务,而不是跟人家计较做事多少,待遇如何。不要往计较的方面走,而是要往服务的方面走。能够多服务一分,将来死的时候,就多一分安慰!你到那时候,什么都没有了;到坟场走一次看看,每人只有一块墓碑呀!就连这个,百年之后可能子孙都找不到了;特别是现代社会,往往有人连祖父坟在那里都不知道。最后只有一块墓碑在那里;你有什么好争的?都是假的呀!你死的时候,能安稳地度过,这一辈子能快乐地过,只有靠你的爱心呀;你在为人服务上做一分,你就得一分平安,只有这个是真的呀。不要被骗——不要被「自我」骗了。

而且这个很容易,并不需要你特别到那里做什么,只要我们平常做人,遇到事情,能做一点的,就帮一点;这就对了!比方有个小孩跌倒,你不要说这不是我的小孩,不管他呀,你赶快把他扶起来;就是这样。有个陌生人,口渴了,我们给他一杯水;就是这样子呀。你要是整个精神是在服务上,就一辈子有意思,其它是没有什么好争的。

若能像上面讲的来想,就会了解念佛是很积极的。他并不是要逃避世间的问题,而是认清怎样才能根本地解决人生的问题。有些人说要来改良社会,就喊出什么主义、什么主义的,结果他们是要强制人家接受那一套,事实上还不只是一群人来管另一群人吗?这一群人要是自己不纯的话,或者在得权力以后腐败了,又是什么样呢?以前革命的时候讲得怎样好,等到上台之后,他就变成被革命的对象,因为他又跟以前那一群统治者一样了。可见这不是真正解决的办法。何况有的也强制不来;比如一个小孩子,他虽有他的纯真,但是你要他忽然懂得对人有爱心,不见得做得来。我们的爱心是人生慢慢吃苦吃多了,知道自己自私不对,才慢慢学有爱心的;这也是一种觉悟嘛。所以你要强制人家,要管人家,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够做得到的是管理自己呀。

念佛是一个觉悟——我先管理我自己;我自己心纯了,这个社会就少一个问题,就少一个坏人。从这样子做起,等你自己修到能够感动人的时候,才能做菩萨。如果你自己不成熟,甚么事都不懂,却以为自己是修菩萨道,到处介入人家的事,坚持自己的意见,而看不到自己是外行乱讲,那岂不是更糟?反而搅乱别人的事情吗?所以「念佛」这个修行,有很深的道理,有成熟的考虑,是积极地为世间解决根本问题。你想想看有几个人,心那么纯,能够受得了那个寂寞,一直在念佛?有几个呀?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呀。但是愈是枯燥无味,愈是寂寞,你还是默默地修,这就愈是你心里力量成长的助缘。能够好好念佛的人,世间的事必然已经不挂心了,因此他就没有贪心;没有贪心就免了贪心的苦。同样一件事情遇到了,有的人很生气,有的人却说这个不必那么气嘛,甚至有的人可以不当一回事——不当一回事的人就解脱了。所以你念佛念得多的时候,很多事情就自然解脱了。别人为这个苦、为那个苦,你却连问题都没有了,只是「阿弥陀佛」,又过去了!

你想想看,人生会遇到什么事,谁知道呢?不要看你现在健全,马来西亚车祸也很多,要是碰上意外,随时都可能断手断脚。遇到这些事情时,心里没有力量的话,就会怨天尤人,有的一辈子抱怨不已,有的要好几年才能走出这种心态。你要是有修行的话,人生虽然没有人可以替你保障,但是万一遇到不幸的事情,就比较容易处理而能安然度过。

到现在我还没有强调说,念佛其实会得到佛、菩萨的保佑。这是因为,一般而言,修不久的人不易感觉到佛力的加被,所以我先只从一般的道理谈起。但是我们实修而有感应经验的人,也应该告诉大家这些事实。佛是已经证入一体,已经超出时空的限制。当你相信祂,念祂的佛号的时候,你就容易跟祂接通。我自己修的经验,佛、菩萨来加持的时候,那个感觉是没有办法讲,就只能形容像充电一样,忽然有一股力量把你全身笼罩住,使你失去身体的感觉。佛、菩萨给你的加持,真的有这么强呀,这是我们修比较久的有这种经验。你在那里念佛的时候,就是慢慢跟佛通电,就慢慢得这些东西。佛、菩萨教我们,是要做个好人,要做好事,不可以做坏事。我们照着做,在个人的业上就提升了,就减少了一些问题;这样就有可能大事化小事。再加上佛、菩萨的护法给你护持,那你这一生可以很平稳地过。

你要是能把这个教给你的子女,那才是真正抢不走的遗产呀!其他的,你给他愈多,他烦恼愈多。他要是处理不来,那就糟糕了,越多人想要闹他;对不对?要注意这些呀,这些是真的东西。像今晚有人弥留,你们要去助念,可见念佛不是没有用哪;那个人到这个时候,什么都帮不了忙,只有「念佛」对他真正有帮助。有些久修「念佛」的人到临终的时候,就跟人家说赶快帮我念,而且还要大声念,他自己知道那样对他有帮助。问题主要是人在世间成长的过程中失去了纯真。生死的过程应该都是自然的。小孩子出生的时候,也是有痛苦呀,但那个时候比较纯真;纯真的话,身体松软,比较没有什么苦。我们人将死的时候,为什么会痛苦?因为这一辈子身体都已经缠缚、僵硬了,平常世间的想法、考虑太多,用心机、造城府,导致筋脉纠结、气血堵塞,随着年纪渐老,就有些地方气血不通,筋脉僵化。到死的时候,要从躯壳离开,但是这里脉路不通,那里又弯弯曲曲,你说会不会苦?当然很苦。但是你如果开始念佛,念久了你自己的身心都慢慢松开,到死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就不会有苦。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修「念佛」久的人走了,身体还是软软;他先已经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到时候只是一个自然过程,就不会苦了。人生无常,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念佛」这个事情是最后真正有个结果的,而且不但对自己好,对别人也好。

佛法中也有其它的修法,例如打坐、参禅、学密宗等,我们为什么提倡「念佛」呢?因为一般来讲,我们都有世间的事情,有职业、家庭,而没有充裕的时间专门修行。深入专修当然最好,但就像全世界只有少数几个人去参加奥林匹克竞赛,专修的总是少数。我们普通人要一下子达到高水准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平常若肯在家里运动,等成绩好了,再参加都市的运动会,慢慢你也许就有资格参加世运了。那些比较深入的修法,是要完全投入,才会有一个结果。我们现在若能从定课修「念佛」做起,等修到净念不断,也是可能完全投入习定、参禅,或学密的。

我们平常人安稳的做法,就是一步一步地念佛。也不需要搞组织,等一下又有人事问题、利益问题,问题一大堆,搞得乱七八糟。每个人的见解不同,就算都是好人,也同样会有争执呀。比如说有的人老爸爸病很重,倒在床上;一群儿女因为都爱爸爸,这个说要为他洗身体才舒适,那个说不行呀,洗身子会着凉呀,争得都要打起来了。这个世间很难就是这样,都要做好事,也都还是争执不下的。

念佛呢,就会减少这一类问题。每个人自己好好地念,也不会说跟错了人,上当受骗。都没有事;每个人就自己念,念到自己真的知道很好,才知道如何劝人也念。遇到别人也是要慢慢劝;这不能勉强的呀。你遇到他有苦,你跟他开导——想开一点嘛,人生无常,有一个方法可以从烦恼解脱。还有一点很重要;当一个人正在苦的时候,没那么简单,人家讲几句话,说看开就看开吗?看不开呀!人家劝说放掉,就放得掉吗?放不掉呀!你生病很弱、很苦了,怎么办哪?但是平常有修「念佛」的人就不一样,因为他早就看开了,早就放下了;这全是多年念佛,不知不觉中做到的。你要是念的功夫深,别人以为会苦的情况,你却没有苦;这种解脱是靠平常努力修才能达到的。到时候为什么不会苦?因为你里头都松了、都通了,就自然不一样。你看,我头上本来是快要秃的,现在又长新毛,也没有涂药,也没有经过任何治疗。可见只要好好修,身心自然会改变。讲这些,是要助人了解「念佛」是有用的;你们去助念,也是很有用的;自己遇到问题,念佛定心也是很有用的。

一般而言,只要做习惯了,念经也可以,念长咒也可以;但是我比较鼓励人家念佛,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个是救命用的;要是忽然遇到车祸或是意外事件,必需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就是一句「阿弥陀佛」——心中只有此一净念。要是老弱病苦的时候,也不需去记下面一句是什么,就只有四个字嘛。你就光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是很容易依靠的。你要是养成这个习惯,遇到你很苦的时候,愈苦就愈非念不可,那么你就有一个机会把自己从苦、从烦恼里拉出来。你要是没有一个东西可以依靠,你怎么能脱离苦恼呢?所以这是很重要的,等于是一条救命的绳子,紧急时可以拉呀。

讲到究竟,则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我们不用住(心)在哪里呀!念佛是不是「有所住」呢?但是还没到究竟的时候,需要一个东西拉着,不然怎么办?而且「应无所住」,并不是说就死在「无所住」,而什么都不抓;紧接着还有「而生其心」啊,就是一面无执,一面要活用。其实念佛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为什么?一念「阿弥陀佛」,就过去了。刚刚念那一句已经过去了,我没有住在那句;我现在念的是新的一句「阿弥陀佛」;这是活用呀!其实要是真的懂「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活活泼泼,就会应用无穷,而不是死在那里。活活泼泼的本来那个,叫做「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谁跟你说句句「阿弥陀佛」是同一个?这是你自己观念上绑在那里,说同样四个字。你要是能从这层观念解脱出来的话,每一句「阿弥陀佛」都是一个新的;你在那里念佛,也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你是在练习活用,练习说这一用很纯真,这一念就只是「阿弥陀佛」。

你要是能在意念上很纯真,念念都是只有「阿弥陀佛」,那么你在念佛里面,慢慢会接近禅定。你不需要另外去学禅定——跟打坐一样的,禅定境界会自然起来;就在念佛的时候,它就起来了。你要是能够在念上做到这样,你在念上纯粹、念上解脱了,那么你会慢慢通达在色、声、香、味、触上解脱的情况。看电视也可以解脱——电视上可以演得很残暴、很色情,你心要是纯的话,看起来全是「阿弥陀佛」一样。
这样讲得很玄,但是你要了解,你眼、耳、鼻、舌、身、意在基本上是一体,你现在只要学会在色、声、香、味、触、法的应用上都是纯真而已。但是要把复杂的经验全部回复纯真是很难的,所以先从念头上修起,做到有定的境界,然后那种经验慢慢会自然传播到其他方面去;所以念佛的结果,不是死在「阿弥陀佛」上,而是藉着佛号的帮助活起来,变成一个活活泼泼的人呀!

「阿弥陀佛」是什么意思呀?是无量寿、无量光。「无量寿」的意思是说时间上无限,「无量光」是说空间上无限——最主要是强调这个「无限」。但这个「无限」是个「一体」呀;阿弥陀佛佛光普照,不是只照你不照他;佛是无所不照,全部平等的。而且阿弥陀佛就是每个人本来的佛性,也就是说,我们本来是那个样子。所以你依佛法的修行而得到解脱的时候,只是回到本来,并不像说比赛得到冠军,那你还要设法去保持,那可就辛苦了,因为还要努力啊。解脱就是回复你本来很纯真的样子。

开始修「念佛」的时候,你知道佛号的意思是「无限」;但是你念久了,你就会超出意义这一层。真正的无限,必须连人类的观念都要超出。佛法开始先借用观念来指导我们,因为我们都生活在观念的范围里面。观念都是有限的、有分别的,那么要怎样突破观念的界限呢?我们说「阿弥陀佛」的意义是无限,就是先把其他观念的界限放掉。这并不是说到最后我们不能分别;还是能分别,不然观世音菩萨怎样三十二应——该如何救渡的就如何救渡?他还是能分别,他是能活用分别,而不被分别绑住。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一有分别,就被分别绑住了;所以佛、菩萨教我们「无限」,就是叫我们不要被分别绑住,要学会同体大悲,能够这样子开阔来爱大家,为大家服务。念佛念久了,就纯了;纯了,观念就自然消失;不是有心要意义消失的——有心的话,还是在观念里面,还是跑不出来;无心地,自然超越出来。修久了,将来很纯的,就是「阿弥陀佛」。念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没有想到意义的问题。

佛、菩萨教我们「无限的一体」,又传下很多戒律来规范我们的生活,以帮助我们渐渐达到佛的境界。但是在生活中忽然遇到事情,我们一般人记不得那么多,需要的是一个很基本的原则来做为实用的指针。这原则可分两面来讲:积极的一边,就是要开阔;消极的一边,就是要无执。我们现在是太有限——很多事情我们会觉得很烦恼,主要是因为看得不多,所以就怨天尤人,自怨自恨。但是你要是看多了,年纪大看多了,就会说,哎呀,不幸中之万幸!还有更糟糕的。同样一件事,你年轻时觉得很苦,等年纪大了再看,就觉得能这样也就算啦。所以我们学佛,就是学前人经验累积的智慧;这样我们就可以少受一些苦。学开阔——遇到事情往长远想,从多方面想;再看看别人的情况,自己就容易解脱了。帮助人的时候,也是这样跟他讲,他就容易从烦恼里走出来。

一边是「开阔」;另一边是「无执」,就是放得下。最后反正都是假的嘛;什么是你的钱呀?你要是这一下走了,就都不是了。但是钱还在你手里的时候,你能用来做对人有益的事情;受惠的人会感恩而说:「这是谁给我的,这是谁做的。」这样才真的是你的。只要把它用在公益上,那就真是你的了;你要是死死放在那里,那不是你的。你看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他是孤儿,没有饭吃才出家的,结果打出自己的天下。他真有本事的,是不用你担心的;财产反而可以拖累他。要是你给子孙,而他又是不行的话,你就反而害了他,使他成了被人谋财的对象。让他快乐过一生就好了,真正能给他的是教他这些佛法,使他不再老是想:我要比人家怎样,我要跟人家怎样,而能平平淡淡过一生,就「阿弥陀佛」了,就真很快乐、很安稳了。

现在想到的就是这些。你们有什么问题,特别是对念佛有什么问题,可以尽量提出来。把观念弄清楚的话,大家就会念得更有兴趣,更有信心。还有一个可以提倡的,就是周末闭关。在马来西亚,周末有一天半,佛友们可以轮流闭关,轮流做护关的工作。闭关主要是禁语、禁足。可以在家中规定一个房间或加上厕所,做为闭关的界限,不要出来。闭关期间不接电话,不看报纸、杂志、信件,不见朋友,不看电视,不听收音机,也不自言自语。在里边可以念佛、拜佛、看些经书,照样可以吃三餐、冲凉、睡觉,但不吃零食。这是练习单独,练习专心于修行。你要是耐得住单独,烦恼会减轻,心里的力量也会增长;那就比较容易度过人生的问题。要修呀!

问答

问:家里没有供佛;早上点三枝香,然后静坐念佛,可以吗?

答:可以。念佛的好处是随处可念,而且也没有脏不脏的问题,女人有月事也可以念,生产照样可以念;佛、菩萨是像父母一样,不会嫌婴儿的便溺肮脏,会自动给他清理。厕所里也可以念,到处都可以念。主要目的是功夫打成一片;任何时候可以念,而且一直不断地念。念佛看来很简单;实际上修才知道其实很难。初修的人,一句「阿弥陀佛」,第二句还没念,就不知有多少杂念已经来了。要念到一句一句佛号之间没有一个间隔的感觉,是很不容易达到的。心里佛号维持不断是很难的;这里面功夫是很深的啊!

 

二○一四年十二月廿八日修订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The Active Aspect of Chanting Amitab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