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尼戒子

林钰堂


以前我常戴一个刻有梵文六字大明的戒子。有一阵子没戴,却就找不到了。原先想再找一个同样的戒子,后来转念想,乾脆将流通已久,屡有感应的六字大明符,我自书的「嗡妈尼悲咪吽」依比例缩小,刻成戒子。


Mani Rings

Photo of Mani Rings


这件事承蒙台北王女居士及香港林成穗居士的热心进行,分别在两地各请匠人刻了一个,寄赠给我。刚开始进行之时,我就梦见左手中指上戴了一个白色金属的戒子,其上方为椭圆形而隆起如龟背,但整体是光滑的。私揣这是表示此戒子有圆满消业的作用。

王女居士在到处洽寻愿意承办的师傅时,就先寄来一个梵文六字大明的戒子。此戒子有里外两圈。外圈刻有咒字,而嵌在里圈的中部,并且可以绕着里圈转动。戴上此戒,可将咒字顺时钟转动,以表示转法轮。此种之制作颇具匠心,顺此一提。

六字大明是观世音菩萨的心咒,代表悲心普济六道众生。戴此戒子以提醒吾人应常保持菩提心,而不忘记六道众生。戴于中指,表示佛法是不落于对立的中道。六字顺时钟方向而列,乃遵循佛法右旋(即顺时钟方向而旋)之规矩。

香港的戒子刻好时,成穗即以电邮传来相片。我随即以电邮转传与一些佛友分享。此戒子寄到时,我正在后院上香,听到门铃便上楼接应。因此迎接之际恰好手持一束正燃的香枝。虽是无心之巧应,却正合了隆重迎接之意。

随后数日内美国佛友楠嬉即有梦见此戒子之瑞应。我请她将梦境记下,以便与佛友众分享。今天收到她的电邮。拙译如下:

林博士:

我继续在康复中,然而进度十分缓慢。我记得两周前当我开始复原时,我知道您在为我祈祷。我入睡之后,在夜半醒来。当时我身十分疼痛,我却是笑着醒来,因此我追索缘由。然后恍然大悟,是因为刚才的梦。在梦中我去到在东湾的您家后院,并且见到您刚收到的妈尼戒子。戒子戴在您手上,而您正坐在后院里,在阳光下祈祷。您对此事十分兴奋。带着笑容,您给我看这个戒子,您的眼睛闪耀着兴奋与敬重的神情。您的神情,此戒子的威力与美观,以及它安抵时恰好是您持香恭迎的巧合,都深深地感动了我。


                     楠嬉
                     二○○二年六月十四日

台北的银匠刻了两种供我们选择。我请示吉祥天母,蒙指示其中较大者极为吉祥,因即择定之。

在台北寄来的戒子安抵之前三日,六月十日,我在梦中见两地所造之戒子,并排而立。私揣这是表示两者同等重要,皆具加持力。六月十三日晨梦见左中指上戴白色金属戒子,上头镶嵌着一排六粒珍珠,紧密相靠。私揣此表在台所造之妈尼戒子之内相。因六字平均分布在戒环上,故分为六粒珍珠,但合成一咒,所以紧密相靠。当天中午邮差果然送来此戒子。

香港的较小巧,适合日常戴。台湾的则盛大醒目,有如一面大旗,雄伟地号召着法务的推进。我戴香港的于右中指,台湾的于左中指。两者对我都是重要而充满隆情盛意的。两者都充满了观音慈悲加持的恩德。希望珍视此法器的佛友们会戴它,而使得观音的加持随之到处传布。如果将之制成坠子而以项鍊配戴,其加持力也是一样的,只要注意使所刻之六字与原符肖似。


                     二○○二年六月十四日
                     养和斋    于加州

附注:
经向林钰堂博士求证澄清,制造此妈尼戒子必须纯为佛法而不涉任何商业活动才会具有加持力。-林成穗谨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