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劝念佛》有感

原载《狮子吼》一九九一年一月十五日

刘欣如教授



大约从八年前起,除了深奥看不懂的佛经,只要是白话文的佛书,我一拿到手,会像口渴般地认真看完毕。当然,其中良莠不齐,有些甚至不算佛书,致使我初期对佛教的认识,有过相当时日停留在溷沌怀疑阶段,直到看完印顺导师、星云大师和圣严法师等三位高僧的若干本大作,才开始登堂入室,对佛教有了比较正确的了解。之后,我也看了几册日文的佛学专着,奈何我的资质驽钝,兴趣也不太浓厚,一直没有什么心得。不久前又我从加州少林寺借阅一本《劝念佛》,不论书名、封面和印刷纸张都很不起眼,我却忍不住看完两遍,得到了意外的丰收。狂喜之余,我觉得有义务写些心得,也很诚恳地想推荐这本书给初学佛者,以及正要学佛的有缘人。

本书作者林钰堂博士毕业于加州柏克莱大学,他的学问渊博,自然不在话下。本书是他的演讲记录,非常口语化,毫无摘章寻句的毛病,使读者不会在文句上发生困难。他有几点独到精闢的看法很吸引了我,这些是我在台湾不曾听过或看到的。林博士师承陈健民居士,陈居士不仅佛学造诣深厚,又有过三十多年的闭关经验,中、英文的佛书著作,卓然自成一派,在美国享有祟高的地位。

作者起初喜爱禅宗,觉得看禅书很有智慧、很聪明。他看了许多公案,虽然觉得头头是道,自以为领悟,隔了一段时期再看,却有不同的解释,每次都出现新的观点,长久以来,始终得不到最后的结论。而且,对实际生活也没有直接改善,苦恼和紧张依旧存在。于是,他才改走念佛的路。他念佛很勤,一天平均念一万遍,十三个月里,念了四百多万遍。这时候,他发觉念佛起了许多作用。他说:「首先觉得肩膀轻松,生活上遇到一个情况,自己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心里很稳定、很踏实……佛、菩萨的事情是千真万确,只怕你不信,倘若只是为自己,应验就很慢,若肯发心救人,不妨由我来做,就很快了。而且佛、菩萨会一步一步指导你,到什么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师父、修什么样的法,都会有巧妙的安排。这是我自己的经验,我讲给你们听,是要你们慢慢去试,自然会慢慢知道……」。

有关念佛的心得和受用,他讲得很生动、又很精彩,而且有许多感应的经验,恕我不在此赘述了。

美国无疑是基督教的天下,教堂到处林立,耶稣的影响也处处可见,许多佛教徒对耶稣既不是排斥,也不是崇拜,似乎存在一种微妙的感情。譬如我有一位张姓朋友,也是虔诚佛教徒,当他收购一家旅馆时,发现每个房间都挂有耶稣像,他逐一拆下来聚集一处,既不敢丢弃,也不想再挂,但始终不去动它。作者却把耶稣看成观音的化身,因为他的师父陈健民居士曾经梦见有人送他一盒礼物,说是观音像,打开一看,却是耶稣。另一位佛教大德张澄基教授也一向不信耶稣是观音化身,后来也得到类似的梦。作者自己学佛以后,也梦见过三次耶稣现身,所以,他相信耶稣是观音的化身。另一件有趣的是,《圣经》不曾记载耶稣十二岁到三十岁出来传教以前,中间十八年,究竟去了哪里?十九世纪一位俄国人在印度发现若干记录,讲到耶稣在那段时日来到印度学佛,关于这方面的书有好几本,其中一本叫做《The Lost Years of Jesus》,作者是 Elizabeth Clare Prophet。而且,《圣经》里有些比喻也跟佛经里的《百喻经》一样。

佛教常常提到轮回,这是最容易引起外国人起疑的问题,他们一听到就问:「那是看不到的,谁会相信?」或者说:「你们为了便于弘法,才故意编造出来」。作者说,西方人开始学佛的最大困难是不信轮回,因为这跟他们的社会传统思想完全冲突。于是,他列举两位非佛教徒学者写的专书-一位是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史帝芬生教授(Professor Ian Stevenson)在作品里,列举二十个案件佐证轮回的存在。另一位是英国剑桥大学的威尔逊博士(Dr. Martin Willson),也指出有些事情除了用轮回来说明,简直没有其他方法。譬如印度有个小孩,出生不久会说话时,曾跟父母表示:「我原来是哪里人,家庭怎样……」,吵着要回去。父母在半信半疑下跟着去,小孩不但能叫出那里每个人的名字,也能指出以前藏钱的地方。

作者─林博士平时常去坟场念佛,或在夜晚施食给鬼,目的在结鬼缘。他也不以为信了佛,可以不再理会神明。他说对于山神、土地神也要尊敬,并非滥讨好。我们可以请他们当护法,因为我们在修行,可请他们照顾邻居平安,方便我们顺利修持,这样也算跟邻居结缘,祈求合境平安。早晚一柱香供他们,只要心意到,他们自然会知道,也会乐意来保护。不是信了佛、菩萨,其他鬼神都不管了。

目前,大家都很重视科学,有人以为用科学来说明佛法,会使人更相信佛法。作者说,科学是有系统的知识探讨,若做有系统的事,就非用观念、语言和文字不可。一有文字就把主观、客观都放进去了。科学里面任何东西,都先定下一个基本假设,一开始就有一个座标,也就是主、客观的分别,都已经先假定好,而佛法要说的,却是这个座标还没定位以前的事情。这样用科学根本永远讲不通……譬如科学主张时空有限制,那么,为什么在台湾的人做什么事,我们修行人在美国这边会知道呢?此外尚有无数奇异的事情,又怎样解释呢?佛、菩萨教的观念很有用,若要打破时空的限制,就得照这个观念去修,才可能发生这类感应的事,因为佛、菩萨教我们的是超越时空。

在美国,实在难得遇见佛教徒。毋宁说,几乎都是天主教或基督教徒的天下。基本上,对我们弘法会碰到事实上的困难,甚至弘法者本身也会缺乏正确的观念。关于这一点,作者提出一种可行的见解。那就是基本态度应该尊重他们,不该乱批评,比起来,做坏事或不做好事的人有那么多,肯做好事,或肯信天的人,就已经很难得了。后者比前者有时还更客易转变成佛教徒。事实上,很多人都是从天主教徒变成基督徒,再变成佛教徒。因为他们一旦有机会比较,慢慢会发觉佛法比他们的好,修的方法也比较透彻、比较究竟,他们就很容易转过来学佛了。

在弘法的时候,常常会听人说:「现在很忙,以后再来修」。我有一位张姓同学,事业做得很大,天天忙碌。有一次,他向我叹气:「到我老一点,也要找时间信佛,才有心灵寄託。」虽然,现在医学很发达,人的寿命也能延长,但「无常」照样存在,照样是威胁。所谓:「黄泉路上无老少」,不是无的放矢。只要到坟场一巡,里面也不乏年轻者的墓碑,他们当年何尝理会无常的厉害呢?每人都应该警觉无常不仅会发生在别人身上,也可能随时轮到自己。不仅生命如此,其他万物何尝能够永恆不变呢?有了这个认识,才不会什么都抓住不放,自寻苦恼。

在修持的次序方面,作者引用陈健民居士的一套很实用的比喻-

以无常钱,买出离土,
筑戒律墙,下菩提种,
灌大悲水,施定力肥,
开智慧花,结佛陀果。

诚如密勒日巴说:「无常是入佛法之门」。人若缺乏无常观念时,很多佛法解释不易明白。譬如正当人事、财务和各种烦恼纠缠在头脑里,无常观念能使人暂时跳出局外,冷静检讨一下。光知「无常」,也不见得会往佛法走,故要讲究出离,离开闲杂事物,把精力和时间往佛法方面修行努力……对世事看得开,贪欲也会减弱,就自然容易守佛戒,也会维持得住自己所发的菩提心。若要使这颗种子长大,心胸要开阔,往外界服务,跟佛法连结起来。有了这些基础,才是习定的适当时机。心中除去世间的妄念,才能真正观照佛理,逐渐开发佛的智慧,最后证入佛果。

这是修持多年的经验谈,也是本书最珍贵的开示。

此外,作者也编着有:《龙宫献瓶感应记》、《沐恩录》、《修途随笔》、《陈老居士法界大定教授彙总》、《汉译佛法精要原理实修之体系表》等书。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劝念佛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