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上师〈净土五经会通〉四十八讲满愿记

林钰堂



先师陈健民老居士于一九八○年发愿讲〈净土五经会通〉四十八次,与学佛大众结缘,藉此略答阿弥陀佛因地发四十八弘愿渡生之恩。随即编写讲义大纲及图表,并于当年开始演讲此题。首次讲于旧金山之「美洲佛教会」,连续五周,每周日讲一小时。前此不久,我适蒙友人于天一先生介绍,得值陈师。陈师即示以讲义,我遂陪侍前往会场,因此得聆全部五日之开示。

陈师于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三日示寂之前,一共讲四十五次,其中三次是派我代讲。略述地点及主办者如下:

一九八○年五次:

一、旧金山,美洲佛教会。
二、加拿大,湛山精舍。
三、纽约,大觉寺。
四、台北,慧炬社、田刘世纶女居士。
五、洛杉矶,菩提佛学社。

一九八一年八次:

六、洛杉矶,夏荆山老居士。
七、香港,东莲觉苑、光明寺。
八、马来西亚,马国佛教总会。
九、圣荷西,宝华寺。
十、纽约,光明寺。
十一、旧金山,甘女居士。
十二、旧金山,侯居士。
十三、缪庇他斯,陈美燕女居士。

一九八二年十二次:

十四、洛杉矶,法光寺、菩提佛学社。
十五、圣荷西,陈希舜居士。
十六、台北,中华佛教居士会、孙一居士。
十七、香港,佛教噶玛迦珠法轮中心。
十八、台南,佛教莲会。
十九、嘉义,香光寺。
二十、嘉义,嘉义佛学社。
二一、高雄,寿山寺、佛光山。
二二、员林,员林念佛会。
二三、台中,宝觉寺。
二四、檀香山,夏威夷大学。(英语演说)
二五、檀香山,夏威夷中华文化复兴会。

一九八三年六次:

二六、蒙德利公园市,大觉莲社。
二七、马尼拉,灵鹫寺。
二八、台北,能仁道场。
二九、宜兰,宜兰佛学会。
三十、温哥华,世界佛教会。
三一、圣荷西,佛教净行社。

一九八四年五次:

三二、蒙德利公园市,大觉莲社。(弟子林钰堂代讲)
三三、柏克莱加州大学,梅冠湘教授。
三四、沙加缅都,李淑荣居士。
三五、索诺玛,诺布。(英语演说)
三六、密西绍卡,鲁梅娇女居士。

一九八五年五次:

三七、缪庇他斯,陈美燕女居士。
三八、洛杉矶,沉乃宣居士。(弟子林钰堂代讲)
三九、约舍利多,郭松楠居士。(弟子林钰堂代讲)
四十、洛切斯特,潘先泰居士。
四一、阿汉布拉中华文化服务中心,大觉莲社。

一九八六年两次:

四二、善尼卫尔,刘鲲居士。
四三、马来西亚,北海佛教会。

一九八七年两次:

四四、台北侨光堂,文殊佛教文化中心。
四五、善尼卫尔,杨一华及陈志雄两居士。

我继承师志,于一九八九年应邀讲此题目三次:

四六、一月于迈阿密,迈阿密佛学社。
四七、七月于德州首府奥斯汀,奥斯汀佛学社。
四八、九月于迈阿密,迈阿密佛学社。(英语演说)

前后十年,经两代之努力,而今此愿终得圆满实现矣!

陈师讲经,有「九不」原则:

一、不收红包。
二、不化缘。
三、不募捐。
四、不受筵席。
五、不受礼拜。
六、不参观。
七、不浏览名胜。
八、不拜访名贵。
九、不收徒弟。

由此可见他老人家纯粹为了弘扬佛法,以高龄之身躯,全球奔波八年之苦心挚诚。

陈师讲经,虽越洋之远程,亦不安排先后得以休息之时日。每次都是抵达次日即开讲,讲完次日即登回程,以免占用施主之时间及精神,并且自然免去游览参观之招待。讲经所需之幻灯及扩音设备,如当地缺乏,师即不辞艰苦,自备前往。并且不选易带的小幻灯机,而是带效果最好的钜形讲表幻灯机。此种为法利他磨己的精神,感人至深。陈师以中式长袍为礼服。每次讲经,不论酷暑,必着长袍,其敬业之忱亦可由此一窥。我随侍多次,师皆清晨即起,将该日要讲的大纲写于黑板上,然后才进早点。若是冬季出门,师还自备被盖,惟恐施主家中被盖不够分配,冻了家小。其体贴他人之深心于此自然流露。

陈师所讲五经乃:《佛说无量寿经》、《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佛说阿弥陀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及《愣严经》中之〈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陈师融通净土宗、禅宗及密宗以开示此五经之会通。他强调实修,提倡「消业往生」。所至之处,闻者披靡,都为他哲理的畅达、悲心的流露及苦行、实修、亲证的风范所折服、感动,而起修起行。

讲经期间,师即闭关不见访客。只抽短时出门做超幽、放生、烟供等法务。有一次在香港,三船齐开,放了六万尾鱼。在台湾、马来西亚及美国多处也都曾放生。陈师一九七二年来美后共放生了二十三万七千四百四十命;在印度时曾放生十余万命。其夫人曾放一万命。每至一处讲经,即往附近坟场修〈三身颇瓦法〉,超渡幽冥,广结佛缘。我现在也是如法遵循。一九七二年至今吾人已到过全世界八十五处坟场,一百四十七次。(有些坟场离住所近,则去的次数较多。)

师在台北讲经时,曾倡建五轮塔,得佛友大众响应,不久落成。曾有多人目睹此塔放彩光。立塔以来,历年十余次颱风转向或减威,感应昭着。后又续倡建幽冥钟楼于塔侧,以减轻幽冥众生之苦。此楼亦已建成,其上之幽冥钟曾有驱邪魔及令人闻之入定的感应。陈师之舍利宝塔即遵遗嘱安于此二者之间。

在一九八○至八二年时,师已是七十六至七十八之高龄,但健康有力一如五、六十岁之健者。因此越洋讲经,不但无前后之休息日子,并且不顾时差,照常于当地子夜一时至三时起身修其定课。更加上去台湾、菲律宾、马来西亚等湿热之处,特择暑期以便利益放暑假之一般青年学生,使得彼所承受更为辛苦。如此积劳三年,终于在一九八三年由菲律宾及台湾讲经回来后,额上显出黑斑。我即侍师前往医者求诊。医师说是湿热侵体所致,要先使热毒泄出体外,再以补药调回元气。师遵行其方,结果一月之间,元气大失。师之身体从此大不如昔矣。师之行谊岂止为法忘躯,实是为法为众而捐命也。

现在我幸而能坚持其志,代圆大愿。回顾上述陈师高风亮节之行谊,只有兢兢业业自修及弘法,以期无辱吾师,不负其托。最后一次以英语演说,更与陈师蒙文佛咐嘱及龙王跪请来美弘法之大业契合。谨以此文纪念陈师讲经大愿之圆成。愿陈师建立普贤王如来坛城,以供志士闭关实修,导致世界永久和平之大愿,早日达成。愿陈师夫人健康安宁,家眷平和康乐。愿法界众生精勤佛道,早证菩提。


                       一九八九年九月八日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劝念佛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