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五经会通(第四十七次演讲)

林钰堂



时间:一九八九年七月廿八、廿九日
地点:美国德州奥斯汀佛学社
讲演及校订:林钰堂博士
笔录:台湾大学八位学佛同学(自愿隐名)


第二天

今天我们讲的,我是想说偏重在实修上要注意什么?首先,当下的考虑是——我跟佛到底是什么差别?你如果说本来是佛,那么我现在为什么跟他是有差别的?粗的来检讨呢,就是说你现在的念头里面,你是有什么放不下。你要是放得下呢,就好了。然而,是不是只要现在这一念放得下,你就跟佛没有差别?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因为你只要仔细一想就知道,你只是现在没有遇到那个问题,没有遇到那个情况,你就觉得好像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你哪个时候突然遇到什么事情,跟别人发生冲突,马上你心里面那些很深的一些问题就显出来了。所以呢,现在跟他有差别,不只是说你现在那一点放得下、放不下而已,是需要经过一个修的过程,你自己里头的这个——已经成为一个你的性情的东西,或者是你心里常常在烦恼的这些东西,慢慢地才消得掉。

因为这样,所以佛法里就有理论出来了,它就说要怎样分阶段,就是「五道」。先是「资粮道」,就是说好像你要走一个很长的路,你要带一些乾粮作准备。然后在你真正修以前,又要做一些事,它说叫「加行道」,是预备的。再来,经过这些你才有希望真正看到空性的道理——「见道」。这个地方就比较深一点,不只是理论上了解,你真正有一点证量,了解到底空性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再上去才是正式的修——「修道」。因为你没有真地了解他的道理以前,你到底要怎么修,你也不瞭解。最后到「无学道」的时候,就是果位了。就是说你目前做的这些,你都是在学,学到最后,把原来的障碍都清了,你最后这里就不用学了,回到本来清净的果位了。

那么这些资粮的时候、加行的时候,主要都是做些什么?就是说,像是布施、持戒,然后你给人服务,做一些服务的事情,这一类的加行,这样一个大概的大纲。如果是显教来讲,他有他细讲的,密宗讲的又不完全一样,各有各的。那么密宗讲加行的话,就是要做大礼拜啦、唸〈百字明〉、修忏悔啦。然后到了这边「见道」,一般讲都是讲初地菩萨才是见道,真正你证到我们昨天讲的无云晴空。

那么,怎样才算是证到?这里头有深浅之分,最浅的是觉受。觉受就是说你有一些经验、感应的经验,但不是你可以掌握的,也就是碰到的;你今天打坐打得好一点,你碰到一下,不是说你想要有就有。到证量的,就是说比较稳了,等于每次打坐都可以这样了,或者说现在想要这样子,就可以显了。真正功夫到深的了,甚至旁边的人有缘的,或者程度高的,都看得到;比方说他修自己是一个佛,他不但自己看得到自己是佛,旁边的人,有的就看得到显一个佛出来。

然后菩萨又分十地了。初地是「见道」;二地以上,有的系统说二地到七地是「修道」;八地以上接近佛了,就是「无学道」。有的说二地到十地是「修道」;最后成佛,才是「无学道」。

这样子讲都是空洞的,我也不是要细讲这些。但就是让你知道,就是说他有系统地编好这些。有没有需要知道?这些知道也好,你就不会自己稍微得一点什么,你就以为我这是不得了、不得了。你一看,你就知道你还差得远,所以有这个好处。但是实际上呢,登地以上都是很后面的事情,所以我们初学的知道个大概就可以,免得你骄傲了,然后也免得受骗啦。有的人会出来说,哦,我是什么佛、我是什么的,讲一大堆。你拿这个来检讨,他很多都不是的,都是假的!

我们开始比较应该注意的就是这些资粮、加行这些地方。另外像这种讲次第的,比方说《华严经》啦,他那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啦。他里面的分位又不一样了,就是什么十信、十回向、十住……他有五十四个位置。然后小乘的,就讲修罗汉的,就是有四个阶段,通常叫「四果」。我现在就只讲个大概的情形,让你知道都是有一定的体系舖好。我等一下会介绍一些书,详细的就到书里头去看,因为那都是要花很多时间才搞得清楚的。

那平常讲我们修的次第是什么?就是「闻、思、修」。因为你如果不懂佛法的道理和方法的话,你没有办法去修啦。但是你只是听到佛法还不够,你要把它融会贯通,所以要经过「思」的阶段。所以平常讲的是这样的一个程序。所以你闻了以后思,思了以后修。但实际上呢,我们修的话,会变成什么呢?你修了以后,就会刺激你又去想新的问题了,因为你往往会遇到新的情况,是没有修以前想不到的。

「闻」的地方除非是跟着师傅,才会听到一些实际的例子,不然很多都是原则而已。原则要用到生活里,「修」就是要用到生活来。所以修的话,严格讲是「行」啊!这一部分是实际在做的。

「修」和「行」怎么分别呢?比方说你每天做一个功课,或是你在念佛,那个是照着佛所讲的法在做,这个部分是「修」啊!但是你现在生活里遇到跟人争执的时候,你怎么样心放得开呀?不计较呀?那个就是「行」的部分。这样分,只是照着佛法在做,就是「修」;在生活里本着那个原则、精神来做人做事,那就是「行」。

但你在这个修行的过程中,你就又得回去「思」了。而且你有时又需要再去读一些佛法,帮助你了解。还有呢,你再回去读的时候,你的了解就不一样了。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佛经很多道理,我看那些学者写的,他们很博学,但是我看来看去都是菜单而已,都是没有吃到菜,都是门外讲话头的东西,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他都是人本位,学者讲来讲去,他要讲出来都是一般人认为他是对的;那就惨了。因为人的范围内,讲来讲去,真正佛的东西,是超出人的,你都得不到。所以如果你真的在做修行的功夫,你回去读经啊、什么,完全不一样。

那,这里还有一个,比方说读经,读经有两种方式。当然一个最好的就是你要懂那个经的意思。但是你要知道还有一种读经法,他是把它做一种修行的功夫。像那个短的经啦,《金刚经》,或者《阿弥陀经》、〈心经〉,很多人就是背,一直背这个经,或者一直抄。当然那个是能了解意思最好,但是你要知道有的人不一定了解意思。还有,就算你了解了,也可以用这个做为一个修法,那个就跟念佛一样的。当然经的意思你读久了,意思慢慢就了解,因为你生活的体验。但是它的重点还不是在了解意义——等一下再讲。这里插一下说明以念经做功夫的功德。因为是佛、菩萨规定的,你照着做的时候,你虽然开始不能感觉,佛、菩萨就在给你一个加持。因为你照着他的做,对他有信心;他本来随时是跟你一体,你一有信心的时候,他这个感应就来了。所以你在做的时候,你觉得这有什么用呢?但是其实呢,那些我们没有办法自己解决的问题,就是有些你过去的业障,使得你现在的生活什么事不顺利、什么事怎么样,那个消业的就是靠这些。

比方说,我读到《文殊》杂志上写,有那种变成植物人的,台湾也有人发心在照顾植物人。结果有一位居士医师很聪明,他说这个植物人就是业报,也就是命不该完,但他福报完全没有了。那个植物人没有感觉了,他福报什么都没有了。这个如果帮他消业,他应该可以走。现在植物人是很大的问题,到底是养他,还是让他走?让他走,照佛法讲杀人是不可以的;养他呢,家庭、社会拖累得很久。他就叫他们全家来,大家要了解这个要靠消业;然后连同他们家人就好好给他唸佛。那时杂志上登有两个例子成功,唸佛几天就走了。消业——这是你看不到的。像这样解决问题,多好!对不对?超出我们普通人有的办法。我们讲来讲去都是法律上、道德上冲突的问题。本来植物人不一定活多久的嘛。现在不必把他人工机器拔掉,他自己就命终了。因为业消了,植物人就死亡了。

你唸佛、唸经,一方面是消业,一方面是积功德;对你自己也是消你的业。你要知道将来要是真的能够世间的事不管,专门只在修行,那是很大的福报。你要有那些福报,也是要先做这些修行的事。

然后另外一个意思是,你那种老是唸一个经,或者老是抄一个经,那是在做甚么?那是做到最后很纯粹;多纯粹?你不用意识,读这个字的时候只有这个字,读那个字的时候只有那个字。你平常都是意识溷在一起的,你的感官经验都是跟人的这一套观念溷在一起的。当然我们现在学佛法是靠这一些观念来了解意思,但是你要回到纯粹的话,功夫是要着力于调练直觉上。

而且,比方说现在一个问题,大家都说习定是很重要的。当然对啦,只是你要习定,又是非常难。因为你整天都忙东忙西,你心都是乱的,突然间要它停,哪有这么容易?而且就算你坐了十年、二十年,你现在慢慢定也可以了,但是你就发现有问题,你觉得好像得的不是真的;为什么?因为你这个人是两头啊,两头在打。因为你一边是世间的;习定这边慢慢也有力量了,就离开世间。你自己里头是两头在对立,最后你会很苦恼。所以我们等一下要讲次第重要,就是这样子。你不是真的全心慢慢要往一边走,你以后工夫愈是厉害的时候,就愈苦恼;两边在打。

但是这里要讲的是,你如果老是一个经背很熟、一个咒唸很熟,或者一句佛号唸得很熟,其实你不要小看这一样工夫,主要都是靠你工夫深,力量才大。力量大起来,你就在这一点上,你就可以入定了,而且这是做惯了自然进入。关于习定的等一下再讲。现在我要提醒的是念诵有这些好处。

然后体系的讲法里面,你如果讲到大乘的菩萨道,平常都讲「六度」;六度就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些他们通常会讲「三轮体空」,意思就是要把那个最根本的、我昨天讲的那个原则,要能够融会进去;就是说整个是一体的,那个观念要有。那个观念有的时候,你自然是「三轮体空」嘛;对不对?那平常会告诉你的是什么?比方说六度的话,他说有个次第的,就是说,你为什么先是布施呢?因为你这个要能做得到,那么你心里贪着就减了;贪着减了,那么你持戒才有可能;贪心重的人,你持戒就不容易。就是说他一方面是讲次第,一方面他会讲说,因为都是一般原则嘛,布施、持戒等等,都是一般原则,所以你在布施里面也有别的。你布施时能够三轮体空,那么你就是持戒了。你布施也要能够精进啊。比方说,你说法给人家,人家反骂你一顿,那你要能够忍辱啊。就是说布施里面也有忍辱。这一类都是很好、很重要,都是圆融的。但是圆融里面最主要的就是「一体」那个观念。因为你要是有「一切是一体」的观念,这个六度就知道不是分开修的,也是一体的东西,就是说你要融会这一点。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如果知道一些法的次第,就有一个好处。比方说,习定严格讲起来是很后面的事。要是不先了解无常,你世间看不淡,对法不觉得珍重。然后你不开始练习对世间的事就放、放、放,法上就努力、努力、努力。你这些没有一路一路慢慢来,你就先在那里急着想习定,你就会花很多时间而得不到很好的效果;一定的!但是你如果先做一些基本的,那就对了。比方说,唸佛自己已经开始很努力唸了,久了你心里的妄念就会大部分被佛号取代,这时候你来习定当然就容易了。所以知道次第就有这个好处。

那这里在讲次第以前,我想要再回到整个是一体的那个地方。就是你要知道,如果真理是「一切是一体」的话,你就要知道你现在如果有一个「我」的观念的话,在某个意思上就是你自己在拉你自己,有没有想到这个意思?因为你自己在分裂;你一说「我」,你就把一个真正一体的里头自己在分裂——自己在拉自己。这是你会出毛病的根源,所以你要放掉「我」这一点。

那么,最好的放掉「我」的方法,就是你要「忘我」地去服务。这会帮助你了解一体。种种事情,随便什么事情,都是服务。一有这个心态,跟人来往很不一样。小孩子他如果叫起来,你原会想这是你爸爸、妈妈的事。但现在你没有这个观念,你就说:「弟弟呀,怎么样?妹妹呀,怎么样?你要水,我也可以拿给你。」何必一定要他爸爸、妈妈去拿。所以说,你不要小看这个观念。这个观念一有,你整个跟所有一切的来往都会不一样。你跟同事,大家本来会计较说我份内的做完了,我为什么要帮你。但是你如果是这个「忘我」的服务,只要我有空、我愿意帮你,不计较说你是不是会帮我。那以后你跟人家就不一样了,就真的能感化他了;是这样。因为有时候你想说佛法道理很好、很好,可惜我讲的话没有人要听;为什么?因为你这个实际上没有做到。你要是做到了,他们自己慢慢就觉得这个人很亲切,有问题可以跟你谈。他有问题跟你谈的时候,那你已经知道一些佛法了,你就可以给他分析这个问题的根源是怎么样。那么这时候,你讲,人家就会听,而且真正有用了。

而且人是很容易误会,很容易出问题,因为大家都是「着相」很厉害,就是抓一点,你说一句什么话,或那一件事怎么样了,怪来怪去的。那你服务的时候,你还是要回到这个「一体」的观念上,就容易忍耐;这种忍耐我叫做「法界忍」。你如果有一个观念说我为了修啊,那么这种忍都还很勉强;我练习克制我自己,这样忍是很勉强。但是另一种忍耐很容易;你心很大,你想世界这么大,这句话讲过去就过去了,有什么好去留住?世界本来很大,你心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一件事跟这个人、跟那个人怎样?那个忍就很容易了。法界很大;你什么时候真正开阔?就是等到你看到自己真的是微不足道,自己整天在惹这个小东西,这个有什么好惹的,世界这么大。只要能这样子,忍也容易啊,开阔也是真的开阔了。

那么现在就讲一个次第,这个次第《净土五经会通》那本书有,在《体系表》那本书也有讲到。陈上师讲的这个次第,他用一个比喻,他说:「以无常钱,买出离土,筑戒律墙,下菩提种,灌大悲水,施定力肥,开智慧花,结佛陀果。」他用这样子的比喻。这样子的次第,虽然不是那么细密,但是这个是很实用。就是我们在实修上,他就提醒你,头一个密勒日巴就讲过,什么时候一个人真的进了佛法的门?他说:「『无常』是入佛法的门。」他说,你要是没有「无常」的观念,那么你就是很难真的进来。

另一方面讲,你如果没有「无常」的观念,很多佛法的观念,你很难了解。比方说他叫你说世间事忽然就不管了,那你就想,那吃饭问题怎么办、家庭问题怎么办、什么问题怎么办?马上会有很大的冲突。但是你如果了解他是以「无常」的观念做基础,就比较了解那个意思。真正实际上是没有人可以保证你会活多久。那你很多现在在忙的,如果你忽然现在得走的时候,回头一看,你就发现说我一辈子忙、忙、忙,都是想得很远;现在真的走了,觉得说其实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准备晚年——晚年都没有了,你准备什么呢?这一生中的事情有多少是我仔细想过有意义的,或者我真正愿意做的?没有啊。很多都是一个大的观念说我们得赚钱吃饭,然后一个谋生的工作就把最宝贵的时间都占去。你一辈子被绑住,就在那里奴役、奴役、奴役。真正积下来的钱做什么呢?你也不晓得。如果没有好的观念,也不晓得拿出去服务,就留下来,有时候反而是害了子孙。所以很多观念,要「无常」的观念紧的时候,才可以了解到底为什么是这样。

「无常」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你正在人事纠缠、财务纠缠、种种纠缠里头的时候,很多不容易看清楚自己只是在自苦。但是「无常」的观念就使你暂时跳出局外来,想想如果现在就得走,马上就能回过头整体地检讨一下,到底有什么意义?那么就比较容易做一种改善——检讨我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放在这些事情上是错了;我应该要花一些时间去做有意义而我向来忽略了的事情——才有机会这样反省。

其实严格讲,光是知道「无常」不一定懂得要往佛法来,所以佛法一般就讲你要知道有「六道轮回」这个事情,你要得到一个人的身体来修佛是很不容易的。就是生做人,有的生在听不到佛法的国家,像美国到现在佛法还是很少地方可以听到;对不对?有的地方佛法已经没有了,有的是根本没有过,有的是见不到佛,遇不到环境可以修,有的人是生活逼迫,根本没有时间,想修也没有时间修。你要是能够抓一点时间来修,都是很不容易的。

那么,这样接着,它讲「出离」,就是说要离开世间的事务,把你的精力、时间往修行佛法这方面去努力。那么这个做得彻底的人,当然他就一切都放下,专门在做法务了,专门在修行了。如果我们一般一时做不到,你至少心里要慢慢练习世间的事能省就省。因为你人的时间、精力很有限,你如果不这样子,你永远不会得到一点修的好处。所以首先就要停止社交应酬。

社交应酬有什么意思?我生日、你生日,大家这样来来去去,又要送礼物,忙半天。这些你要马上就放。你又说你自己不办,别人办,怎么办呢?像我以前那时候就是,好吧,你生日我不来,但我替你放生,就转移到佛法去了。你可以用头脑,不一定就不行。人家结婚我也不来,我也给你放生了。这是很难得的礼物,放生比买一个礼物还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做。所以你要把一切事情尽量把它转到佛法上来。

这样你要是世间的事放得开,那么你这个贪欲弱了,你守佛法的戒就容易守了,对不对?而且你减少了跟人家来往,有的人拉你去赌博,拉你去喝酒,这些都断掉,你守戒也就容易了。没有坏朋友,你就容易了。所以他这个次第就这样一步一步上去。

你这个人能够守佛、菩萨的戒律,就容易维持你发的菩提心是很真实的。你不是一个假名称,披一个宗教的外衣,说我是一个好人,这样去做一些社交应酬,就不是这样了。你这个发心就容易保持纯真了,是为了佛法,有真的帮助人得好处的心去做这个事情。你真的发了这个心,接着你就要「灌大悲水」。你要使这个种子长大,你就要开阔,要往外去服务,而且尽量要使这些服务跟佛法连起来。要如何连起来?比方说现在给这个小弟弟喝一杯水,我就唸个「嗡阿吽」,想成已经先供了佛。虽然只是这样一想呢,供了佛,这个水就变成是甘露,他喝了就与佛结缘了。所以很小的事情上,也都跟佛可以拉起来。那大的就比方说我们大家努力把这个佛学社维持得很好,介绍朋友来,这样当然是更好。就是说服务也都要连到佛法上,因为只有跟佛法连起来,才能使这个人彻底的解脱。因为我们的想法是说,他即使这一辈子不能成佛教徒,只要他跟佛有缘,将来他就有希望变成一个佛教徒,慢慢可以修啊、什么的,所以一切设法跟佛法连起来。

然后你看,再来才是「施定力肥」。就是你有了这些基础——你心很纯正,你自己的烦恼已经很少,因为你整天注意的都是给人家服务,那么,积了这些资粮,你有了这些基础,你过去的业也消了,你的福报也增加了。然后你又都回向到大家都成佛,你不执着。那么这些福报就不是使你再去做人、再去升天的,而是对你修行佛法有帮助的。在这么好的基础上你才习定,才是习定的适当时候。但也不是说,你们已经开始习定就马上放掉,你已经在坐了,没有关系,你继续坐。你要是明白这个次第,你就可以检讨自己了:我是什么地方还比较不够,那么我那部分就要去努力了。那么这样子你一回来坐,你就又好很多。

那像习定有一本英文的《Buddhist Meditation》,陈上师讲的。他里面到「定」的地方,他就讲说在佛法中,到最后你真的要修证有结果,离不开定。当然高一点的就是定上面的观法,那种观必须是「定」和「观」是一件事,「止观双运」这样。他那个就是把整个佛法弄个体系出来,说怎么样一步一步修愈来愈深的定。在最前面讲修止,他就讲到你要如何做一些预备运动。脚还不容易双盘的,怎么样运动他可以容易,这一类的。还有比方说坐下来要盖腿,不然的话,容易以后风湿啊;什么要注意啊,风最好是在你面前过去,而不是对着你吹。还有吃的食物不要太甜、太酸、太辣、太冷、太热,衣服穿着要适当。种种实修上要注意的,那地方都有写。

然后,至于说怎么样习定,也有九个次第,叫「九住」。那个怎么样——我等一下介绍一本书,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那个宗喀巴大师的,那里面也写得很详细,就可以自己慢慢去看。如果这本书不容易看懂,现在洛杉矶大觉莲社的日常法师,他在台湾花了很多时间,讲了一百多卷的录音带,就是专门讲这本书,详细解释的;所以那个可以从他们那边请到。你们如果有人专研的,可以慢慢去详细研究。所以呢,详细的你到处都有书可以读。

我在这里只是跟你强调,你要了解这些次第。你定要好,你前面这些要做到,不然你自己也不能真的得到那个定。而且到那时候,你那个是自然的,就是说我每天习定的时间也不见得很多,但是因为我整天都是在做法务的,那个定真的是你自己的,是长在那里,不是一个临时来点缀一下的;不是那样,很不一样。他自己慢慢长,所以整个学佛,就像养一个人,一定是慢慢长大;种一棵树,一定是多少年之后才长大,是这样子。你只要方法对了,心是真的,你每天这样做一点、做一点;久了,他真的出来了,那个是真的大。其他的——空中楼阁,这里一点的,那里一点的,没有用。其实真正严格讲起来,那个也有好处啦,只是可惜了,因为你是事倍功半,你要是不知道那个次第,你会枉花很多的时间。

然后在定的基础上,你能够心中没有世间的妄念,你能够真的照佛理去观察,慢慢你就开发佛的智慧,然后最后证入佛果。这个次第大概意思是这样子。
修行主要是踏实。踏实主要一个方面是什么?像我们一般来讲,每天的功课要抓很紧。你要设好我每天哪一个时间一定做多少的,你就不要自己今天也可以马虎,明天也可以马虎。一天都不要马虎,一定做;做久了这个习惯的力量,对你就有很大的帮助。那么,更踏实的,就是你随时心里头在检讨。但是你心里头老是检讨来、检讨去,你自己如果不是很通达佛理,有时候你以为对的,还不一定是对,而且那还是一个主客对立,所以不是最好的方法。时时检讨最好的方法,就是时时维持一个佛号就可以了。你这一念要是真的时候,你主客对立就消了一分了。就是这样,每一步等于时时在那里练习,慢慢就很好。

然后,就是说你修法,去读、去看的话,都是这边讲一个法,那边讲一个法,很多法、很多法。然后你一看,啊,后头有很多大法、大法,你很容易就贪多了。这个也想摸,那个也想摸;这样子对开始的人是很不好、很不好的。因为你东摸一个,西摸一个,每一个你都不熟,每一个你都没有力量。你摸半天,只是花架子、空架子,你都不扎实;不好。所以一定要简化。像我们去学熘冰,没有人一开始就是花式熘冰;对不对?一定是基本步,这一步、那一步。这里面,你简化下来,就是说你的功课不要贪多。你要知道主要是专精一样,才有力量。习惯久了,力量就大。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也是建议唸佛。

因为你唸佛很简单,而且我们是基于「无常」的观念。谁保证你什么时候走?那我修这个就期望说,即使我修这个还很差,随时哪个时候得走了,佛、菩萨就把我带去往生净土。这跟买保险一样,我买的是佛、菩萨的保险,所以你一定要知道你为什么选这个最简单的。因为这个简单的,你是要在很危险的时候,病苦或者病得很虚弱了,那种时候,或者是临终,都是很困难的时候,你都还能够记住做的;其他的因为太长,你可能都忘记了。这个东西是很容易,就是一句「阿弥陀佛」。这样,比起来,总是容易;就算说身体很弱、很痛苦,一个简单的还是容易,就希望那时候你还能抓得住。

还有,你要实修「无我」,理论上很难了,要去观绝对的存在是没有,那一种;你没有习惯这样想,很难。但是,我们要真的在修行生活上得「无我」的好处,要怎么办?如果你现在想起事情来,念头里面是我怎么样、你怎么样、他怎样;你就不管这些,一丢了事。这也是一种修了。因为我们平常不是真的什么事情都理智地、客观地思考一下要怎么样处理。很多时候不是这样,很多时候只是纠缠,自己心里我这边的想法是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得住我吗?哦,什么、什么,我对你怎样;都是这样纠缠。你要碰到这种,你就不管;这是一种方法。当然你不管,你没有那个力量的话,你就是靠念佛。念佛设法看能不能专心在佛号上,这种纠缠就弱了。

还有另一件事,就是一切事情不要勉强。你要劝人家来听经也不必勉强,因为你要知道,佛法这个事情是很广大的。比方说,佛、菩萨弄一些佛像让你拜,看起来好像很迷信。可是你要知道,你这个拜的因缘,有时要几十年后才得一个结果。像我那时候开始想读佛书,去到图书馆一看,那个加州柏克莱大学的图书馆几千本佛书,你叫我读哪一本?因为我家里有拜一本《金刚经》,我就从《金刚经》读起。你那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觉得这一本亲切。那个时候我大约三十岁,从小拜了到三十岁才有结果;这是不可思议的。你很长远地看,每个人的机缘,这种学佛的事往往是经过六道轮回的苦,是几个阿僧衹劫的事。你不要勉强——他有他的时间,你有你的时间。你自己现在知道了,劝他当然好了,但不要勉强。勉强的地方,最后还是我执嘛。这个客观来看,他的情况还不成熟,你勉强他,有没有可能?当然不可能,何必呢?你劝他是好,给他多一次印象,去听经,有这个念头,这些是好,但不要勉强。小孩子也不要勉强。所以这种地方不但除我执,而且发展你自己的智慧了。硬逼他唸,唸不来;不要逼他唸,家里每天给他放〈五会念佛〉的录音带,听久了他自己都会唱了,不需要你叫他。有的还会说:「这个好听,我要听这个。」这就是智慧。我执消了多好。不是说这个对你好,不来就打、骂;没有用;他还是不唸,更反抗,对不对?所以不勉强也是一个方法。

然后,再多去服务别人。我们目的是要究竟利他。表面上讲,就是使他往佛法上来;深一点讲,就是使他能够得到佛法真正的好处,也就是使他的私心能减掉。那,怎么样使他私心能够减掉呢?就要你自己是开阔的。同样遇到事情,别人遇到很烦恼,而对你只是小事。他看到你真的是这样子,他就会想:「你能够快乐,为什么我不能够快乐?」就是这一类的。你懂这个道理,再讲这个道理使他开阔。

我们要帮助别人,有时候权宜,你可以顺他的私心,你不要勉强。现在就让他,他喜欢就让他,你自己忍耐。这样子他对你觉得亲切,你这个人能够顺他的心。慢慢自己再衡量,怎么样做是彻底帮他。我们的重点是菩提心。所以我们在人间真正处理事情,你原则上讲很容易啊,你真正遇到很多事情不是那么容易。你可以忍耐,他不能忍耐;你要怎么样,他不一定要怎么样。他可以误会你,他可以毁谤你,他可以随便怎么样。而且有时候你又不可以说只是忍耐,因为如果只是个人的问题,就可以忍耐。但比方说现在是一个佛教社团,一个法务的问题,那法务有它法上应该怎么做的。有的人他不知道这个佛理,你也不可以都是顺他;顺他,这个法就破了,也不行啊。这个时候我们真正用到生活里很难了。但是那时我们是菩提心为主,以大处着眼,以长久、以法为主。因为法上必须,所以有时候表面上看起来是跟人家在对立,不让人家,也是有可能的。

就像〈大涅槃经金刚身品〉,本来佛法都是讲:不可以杀生,要忍辱,还要把自己身体割给人家。但是在〈大涅槃经金刚身品〉,它说我佛、菩萨为什么得金刚不坏的法身?因为我以前碰到有好的法师、居士,受到不相信的人要来攻击,我为了维持正法,就拿了刀杖去跟人家打仗,还杀了人。不但没罪,还有功德;甚至讲到这么极端去了。本来最主张不可杀生的;甚至去杀人,根本戒就犯了,而且不但不堕落,还有功德;这为什么?这就是菩提心着眼。这就好像——比方说你的手被毒蛇咬了,壮士断腕,你就只好斩了,就是这样的观念去做这种事。为了维护众生慧命的根源——三宝,不得不用权宜的手段,以顾全大局。

所以佛法是很活的,没有把你绑得死死的,但是难就难在你的心真不真了。因为佛法它是方便嘛。它基本是圆融的,因为我们只懂对立的,所以他教你的就是对立的法。它就是跟你讲,有佛、有菩萨,这个是好的。结果很多时候有人学佛学了半天,他变成他自己就是佛,就是菩萨,别人都是魔了;就是这样子。是不是真的这样呢?也不见得。但他讲起来,在佛法上凡是遇到跟大家不一样的时候,他自己就是佛、菩萨,跟他意见不一样的全是魔;那你要怎么办?我们没有办法管别人,因为他如果不肯自己改,谁都管不了。但是我们不是心里就把他放弃了;你真的要感动人家,只有靠自己修。所以我讲这个,不是要批评别人,而是说,我们自己就要检讨自己,免得犯这种毛病。你搞半天就是自己都是佛、菩萨,自己错的都看不到,把别人全当成坏人;这是最大的问题。

那么,还一个在修行上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人生你没有办法控制它的,有顺有逆;对不对?这顺逆当然也不只是说对世间法上顺逆,就是你修行上也是有顺有逆。但是你真正要能修的话,你就是不管他这个环境怎么样,不管你直觉反应是好是坏,你都利用它来修,那么就一切都是好的。这个有没有可能,就是你自己要用心去想。比方说人家要挡你,那么你就学开阔,就学忍耐,都是可以修的。就自己要懂这些,理论上要通达这意思。

还有一个就是,一方面利用境遇修,一方面不要忘了想说:要怎样处理,不但可以修自己,还对别人有利?就往这方面去想,然后自己去想解决的办法。这在实在的「行」上面是很重要的。

然后还一个常讲的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个我觉得也是一个很好的修行方针。那这里面,「自净其意」这个地方,特别是我们修行要注意的。你就是根本在这里:管自己,别人不是你管得了的。等你把自己管好了,你才有可能可以真的感化别人。

然后这「自净其意」的「净」,里面更深一层的意义,不止是你心里维持纯洁的念头,而是有空性的意义。就是说使它回到本来的清净,没有我们人的偏见、执着在里头搅乱,是这个意思。

然后,还一个现在想到的,就是说其实简单讲,就是要我们天真一点。你之所以苦恼,就是世间想法太重、想太多了。其实将来世事怎么变化,你也不知道。那你就是被你自己现有的一套想法绑得太紧了,所以很不容易单纯、纯朴;这是最主要的问题。你要是天真,你就接近。要天真,你就要简化,就是事情能省就省,东西能没有就没有。要简化,那么就容易天真、容易纯朴。这样子修行就容易了。

再来,我想跟你讲的就是那种体系的书。因为你一般读法,都是读一下这本经,读一下那本经;那一些都好啦,但是你要修起来,要注意有一种叫做「道次第论」的。就是古德把经、论读了很多以后,他就把它编了一个次第。从开始讲,怎么劝你来学佛,然后再来就告诉你一步一步如何修,你要注意什么。有心要修的,读这一类书很重要。因为你东读一本、西读一本,三藏十二部你要读到哪一天?但是这种是人家有经验的大德整理过的,你读了,你至少知道一些有系统的次第,那么你自己再上去就容易了。

这里有一本书,书名叫《冈波巴大师全集选译》,是张澄基翻译的。冈波巴是西藏白教的祖师。这本书分三部分,第二部分蛮长的,叫〈大乘菩提道次第论〉。冈波巴以藏文写的道次第论,主要讲的是显教范围,菩萨道的范围。张澄基是将藏文译成中文。另有一位德国教授叫 Herbert V. Guenther,他是从藏文翻成英文,叫《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这两本可以对着看,因为这个人的学问也好,这样对着看,对你有好处。

另外更有名的,可能是宗喀巴大师作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广论》我手上拿的这一个版本蛮好的,你们可以向洛杉矶大觉莲社日常法师请。因为这个版本是最近又核定过的,二十几个人花很多时间,把以前原来译的,错的地方他都重新校过。而且后面又附了一些相关的东西,蛮好的。你们可以写信去要。

然后,另外如果是学密宗的,我顺便讲一下。你们如果有人想对密宗深入的了解,要知道它的道次第论,可以读宗喀巴写的《密宗道次第广论》。这在「佛教书局」出版的《佛教大藏经》里头有。美国教授 Jeffrey Hopkins 已经将它前头一部分翻成英文了。这英文译本我还没唸过。不过他有跟着喇嘛学,而且懂藏文,所以他翻的也应该是值得看的。有时候你对着看也是很好,因为以前法尊法师翻译时,是一边学藏文一边翻译。而且这个《密宗道次第广论》,它有一些讲到双运的,因为他是比丘,他就省略了,或是简略地写。所以中文与英文对着看就有好处。那翻成英文有两本,一本是《Tantra in Tibet》,另一本是《The Yoga of Tibet》。它是第一册及第二册的意思,其实都是从那本翻来的。第二册新版改名为《Deity Yoga》。

然后,跟这个《密宗道次第广论》有关的另一本书,是宗喀巴大师的徒弟克主杰大师作的,它的名字叫做《密宗道次第论》。我是从《佛教大藏经》第四十八册中印出来的。它这个薄薄的五卷而已,但是我觉得相当好。因为在广论里面,他把坛城要怎么画都详细写,我们平常也用不到;除非你是做上师,要去给人家灌顶,要学这个。有的上师也不一定知道细节,他们有专门学这个的喇嘛。所以这一个很简要,这一本蛮好的。很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也有英文本,也是从藏文翻的,叫《Introduction to the Buddhist Tantric Systems》。这是两位教授翻的,F. D. Lessing 及 A. Wayman。他们做得很好,翻得很好。而且他们好花功夫,花那种做学问的功夫,把里头的一些专有名词,原著者没有详加解说的,都去找出原来出自哪个经论,加一大堆附注。我很感佩他们的那种功夫,做得很仔细。所以对着读也是很有好处。

接着这本是年轻的美国教授 Daniel Cozort 写的,叫做《Highest Yoga Tantra》。关于西藏无上密宗,你东读西读,往往就是见树不见林啦。你要有一个全局的鸟瞰,很不容易。但他这个是写得很简要;他是从全局来看。这本书它是简介全局的,而且他们是在做学问,所以也是加很多附注。他们都是问不同的喇嘛;不同喇嘛有讲不一样的,他在附注里又跟你写出来。当然他们写的这些东西,我看还是有我的意见,有些地方跟他们想法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都是很难得啰,有这些书就很难得了。

然后,还有两本是外头买得到的,也是跟密宗很有关的。这一本是叫《Death, Intermediate State and Rebirth in Tibetan Buddhism》,是 Lati Rinbochay 及 Jeffrey Hopkins 合作的。因为密宗整个的讲法是说,你这个人你怎么样投胎,然后长大,然后到了临终的时候,死的过程是怎么样,然后到了中阴身的时候又怎么样。它是先有一个理论基础,描述这个。然后在这个理论描述之上,才来讲说我们要修呢,就是随时都要利用。生的时候怎么利用,要死的时候怎么利用,中阴的时候怎么利用,投胎的时候怎么利用,随时修。那么死的过程你去修呢,就是要去证到佛的法身。因为死的时候,本有的光明会显,你利用那个时候修佛的法身。你那时没有修成功,你到了中阴身,你就利用那时候修佛的报身。报身跟那个中阴身,跟我们平常梦里的那个身是类似的,所以我们平常梦里的时候也可以修。那么你投胎的时候,怎么办呢?你上辈子修行没成功,或是已经成功,你要来救人,你要转世来救人,你要投胎的时候,你就要挑了——哪一对父母将来可以让我去修行;什么环境很好,可以接近师傅啦。哦,那时候又要怎么修?就是这样。所以你先要懂它的理论基础,这些过程是怎么样的。这本书是把藏文翻成英文的。这个我们中文其实以前也翻过,叫做《体三身建立显明灯论》。那是民国早年的,现在有没有这本书,我就不知道。我是有一本啦。但是坊间找不找得到,我就不知道。英文是有,翻得也是很好。这一本书很基本。

然后,还有一本也是很难得,是黄教一位喇嘛,Geshe Kelsang Gyatso,他的中心在英国,他出的这本书叫做《Clear Light of Bliss》。一般密宗都是你去,他给你一个灌顶,传你一个法,就是你每天修的。你要真正得到深层的那些道理,那些修法,通常是你真的去跟着师傅,才有机会从师傅那里学到。这个喇嘛他教徒弟十几二十年啦,用英语讲,徒弟就把他讲的都写出来。现在书都印出来了。真的在坊间你能找得到,把那些高深的修法仔细一步一步写出来的,只有这一本。这是很难得的书。

你真的要知道密宗,我现在把重要的说一说。另外两本就是我师傅的,一本是《汉译佛法精要原理实修之体系表》。这一本因为是融会贯通起来讲,所以读起来比一些严格写的容易读,但是真正懂,又是另一回事。这是容易读,所以你开始可以看。它制造的体系,不是显教一段、密教一段;它是整个小乘、大乘、密乘编成一个实修的体系。另一本书,他更早以前在印度闭关的时候,给两位比丘讲过这本书。你们这个图书馆里也有,叫《Buddhist Meditation》。这本书基本上就等于说,我们的烦恼五毒,怎么样一层一层地修,把它对治、升华。而且里面讲的一些都是他实修的经验。但这个书也不是容易读的,因为它夹很多梵文专有名词。但你们这里有一本《中英佛学辞典》可以利用;怎么利用?就是它后面有索引,你遇到一个名词不懂的时候,你从索引那里可以查到在第几页有那个名词。所以它虽然是中英,你如果利用它索引,反过来就变成英中,你还是可以找到一些解释。(此书在二○一三年我已完成汉译,叫《佛教禅定》,并已印赠流通。)所以就是这一些。当然啦,很少人会去读这么多书啦,我不知道你们谁将来有兴趣的,就我目前知道比较重要的跟你讲。那要讲的,就是这些。

那,其他要讲的,就是实修上,你的功课要怎么办?那个其实是每个人自己要选择的。但是我们强调的那个——就是说你的主要的部分。像我编一个《净业朝暮课诵读本》,那是比较短的。因为传统那个很长,有很多咒。一般现代人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学那么多,每天花那么多时间,所以我新编一个。而且我有些原则在里面,就是「法界观」,就是训练你「无限的一体」,设法去融入。然后以西方三圣为主来编它,原来传统的并没有特别以西方三圣为主。比方说,你可以用我编的这本做你的早、晚课,或者你自己比较喜欢念〈大悲咒〉,比较喜欢背《金刚经》,那么你自己可以调整,对不对?或者你有在习定的人,那么就每天另外打坐啊。定时、定课很重要。

另外的,〈五会念佛〉也很重要。我编了一本《简介五会念佛法门》,而且这书现在有英文本出来了。然后自己家里要怎么样布置一个佛堂,我写的简介也中文、英文都出来了。英文的是这次刚印出来、刚带来的,这些书都可以看得到。〈五会念佛〉很重要,是因为你光是念佛是理智上的,不容易融进你的整个身心、整个情感都进去。唱的时候很自然融进去,所以对你自己很重要;对小孩很重要;对别人让他无意中就听进去,也是很重要。

然后我们大家在美国,朋友大家住很远。如果知道谁临终需要助念,哪一个人有办法给你念二十四小时,还要搞几天,搞几个礼拜?你到时候可能主要是靠一个录音带。所以你以这一个录音带跟人结缘,也很重要;也不一定要讲道理,只要说:「这个听了很舒服,你要不要?」

迈阿密有一位针炙医师,他因为给人家治病,他自己压力也很大。因为人家是很重的病才来找他,那付了钱的人希望很快好啊。人家很久没好,你怎么办?那些问题其实也不都是物理治疗可以好的,心理问题也是原因。所以搞得医生本人自己睡不着觉,但是后来怎么睡得着觉,就是听〈五会念佛〉。然后他自己睡得着,他就也复制去给他的那些病人。所以这些都是有好处。然后以佛像、佛书送人,跟人家结缘,就做这些。像我们明天要去公墓超幽,跟鬼结缘。这些因为我上次在迈阿密已经都讲过了,你们可以听那次的录音带。而且你们自己平常也有法务活动,你们也知道,所以我不用再细讲这些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二○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重订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回劝念佛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