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五经会通(第四十七次演讲)

林钰堂



时间:一九八九年七月廿八、廿九日
地点:美国德州奥斯汀佛学社
讲演及校订:林钰堂博士
笔录:台湾大学八位学佛同学(自愿隐名)


第一天

第四十六次〈净土五经会通〉,主要的重点是在:一般人为什么要选择念佛的路?那时主要是对一般人讲的,从很基本的观念上慢慢地讲起来。二月在加州奥克兰的佛光寺又讲了一次〈劝念佛〉,那次时间很短,所以我主要的重点是从「无常」的观点来劝人家念佛。这次你们佛学社,已经成立两年了,大部分佛友又是德州大学研究所的学生,是高级知识分子。有些在实修上的理论问题,还有在这个现代社会,有些问题又不是古时候佛书上有的,我自己就读来读去摸索,所以这些问题的探讨就深了一点。因为你们的程度高于一般人,所以我就讲这些比较深的。

这样子一来,头一个要讲的,就是从人类求知识来看科学和佛法有什么根本的差异。因为现在是科学时代了,你如果不能讲出这个来,人家就会觉得说,你们佛法是不是一种迷信啊?是不是用科学的理论就可以把佛法解释了?就有人会有这种想法,想做这件事,但,是不是真的做得到?我们现在演讲,也不可能像人家哲学家在真正考虑这些问题,很仔细地去讨论,那都是学者一辈子也做不完的事——书都是一本又一本很多的,所以我们只能很大略地来讲。

表面来看,你也许会觉得佛法跟人类的知识好像是一样的模式;怎么讲?我们人类的知识你把它仔细分的话,在哲学里「知识论」上他们早就知道,就是说一种是直接经验,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你现在明明有的,这个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所以这是你的知识。当然你也可以细讲,譬如感官,有的健全,有的不健全,那怎么决定哪些可靠?这些是细的,我们不管。我们就讲大略的,一种是直接经验,另一种是抽象的观念,像数学里面那些,整个数学是一套抽象的。怎样得到这些抽象的?有的人就说那是从经验来的,有的人就说可以不赖经验。这些我们都不管,我们只管它的分类,直接经验和抽象观念。

经验内容太复杂了,你要怎么来掌握它呢?知识就是要用理论来掌握它。那么你的理论是怎么来的呢?就要有一个逻辑系统——有些是基本观念,有些就是逻辑推论的规则。利用这些,我们制造一些理论。这些理论可以有好多,我们要选择哪些呢?就要用我们的经验来印证。根据我们科学的理论推出来,再到我们的经验去印证,合的我们才接受;是不是这样?有了这些验证过的理论,有什么好处呢?一方面我们可以说明现象,说明我们的经验;一方面这是系统化的,要是经验一件件记下来,太多了,我们没有办法处理,没有办法应用,必定要有系统才可以应用。怎样应用?基本上等于预测。你如果认为这套理论可靠的话,那么根据这个,我们就可以应用。我们现在享受的这些科技的成果,就是应用的结果。

你如果只看它这个大概的样子,你看佛法这边也是说,哦,有人成佛了,他证佛了,有的人修行有觉受了,这些是他们的直接经验。那么佛法也有佛法的理论啰,各宗各派也各有它基本的理论。比方说,《金刚经》大概就是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什么一切都是如露如电啰;这是举一个例啦,我也不是说它只有这样子。佛法也有它的逻辑;它的「因明」不完全是现在的逻辑,它有它的推论规则。佛陀教出来的,他给你指出一些理论、修法,然后你修的结果,得到了一些觉受、证量。你这样大概看,是看不出什么差别的,所以我们要深入比较。

人类致知有一些特点;头一个特点就是「主客对立」。你想要对现象说出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你就有了一个观察者和被观察的对象,基本上你马上就做出这个「主客对立」。而且你所有这些理论,就是说你要有套理论的时候,从逻辑来看,除了一些推论规则以外,你不是要有一些基本概念吗?你一设基本概念,以物理学为喻,就是你要有一些座标,你一定从某一个座标开始。你有一个座标,就有一个「能观」,有一个「被观」,对不对?「能观」、「所观」这样的对立就产生了。但是就佛法上来讲,佛法正好就是说这一点就是错误的开始。佛法基本的观念,不管它是讲「真如」也好,讲「空性」也好,讲「唯识」也好,讲来讲去基本上的观念是什么?就是说必须打破对立。有对立,你就离开真实。它基本观念就是这样,你要回到一切是没有办法分的一体。所以你看,这就是头一个最基本的分别出来了。

然后再来,我们人类的致知有限;什么有限?时空的有限是很明显的。每个人能活几年呢?经验也很有限。现在我们有科学的知识知道,人类看的光的范围,是波长多少到多少,听的也是这样,种种经验的限制,是我们受感官的限制。然后呢,科技也把我们限制。在未登陆月球之前,你没有办法决定月球上的土壤是怎么一回事,对不对?这种科技的限制,也是在做研究里面大家都知道的。然后理论上也有限制,我们被我们的语言限制住了。像很多物理上不能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因为高深的数学,还没有发展到能够替你解决这些理论物理上的问题。所以我们人来做的话,种种的限制。但是佛法的教授呢,所谓「他证入佛」的时候,是超出了所有的限制。在他来讲就变成说,时空的限制都不成问题。而且呢,这里甚至不用说到佛的境界,你只要有习定的,道教啊、印度教啊,或者是有些人生来就有一些特异功能。对一般人来说,多远就看不到,多远就听不到;但是他可以千里外的事情,有的是当时知道,有的是预先知道。这个你如果用我们平常有限的这些规则来讲,都是没有办法解释的。所以这一点,它也是很特别的,佛法它是超出你一般的限制。当然这里面有问题啰,你可以讲说,这是不是你自己幻觉啊?但是他为什么可以预测将来的事情?为什么祈祷那个人,病也可以好?你说他只是这样碰上,那为什么有的人他修到一个程度,他可以变成很有效?硬是像我们在讲观世音菩萨,千处求千处应;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

然后呢,再一个分别是什么?我们的知识是有一个体系的说明,然后我们印证及应用。这就像是就我们的范围内,我们去画个图,然后按照这个图,我们就开始走了。但是因为我们知道的有限,照这个图走,有时候对,有时候不对。还有很多地方我们不知道这个图我们该怎么画,我们的知识是这个样子。但是佛法这一边就不一样。佛法它不是说哪一个人,他碰啊碰的,然后大家慢慢凑一个图出来。他这个佛是超出你的经验,他最主要的超出是什么?我们是有限、对立的,他是超出了这个限制而进入了根本一体这个经验。因为他是一体的结果,你以为看不到的,在他来讲都不成问题。就像我们个人的身体是一体的,哪里有个感觉都会知道;他就是变成那个样子。他所以能够知道超出你经验的东西,是因为他真正回到一体的时候,因为是一体,所以他就知道了。这是本来一体,而不是他编出来的;他只是回到原来的情况。因为一体,他在这里,而千里外的,他也可以帮助。

有了这个经验后,对那些没有这个经验的,他要怎样来帮助他们?从他的观点来看,就是他已经恢复健康了;他知道你有病,那么你的病根是在哪里呢?你自己绑住了,你自己一些观念把你绑住了。他没有办法直接把你拉出来,因为你习惯的是从你的角度看的世界,所以他就要编一套方法,把你慢慢地带出来;这就是说他的教授是「果位方便」。这一套也还不是最后的,但是你得照它这个走,因为他是走过了的,所以他知道怎么样可以出来。所以这个就跟我们那种画一个图,还在碰的不一样。这是深入比较。

而且这里就说明了,你不能把佛法当成它只是一套哲学理论,或者它只是形而上学、空谈;不是这样子。接着我们来看近代物理学的发展,它等于是慢慢地朝向佛法走来,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我们人类的致知,目的还是要求真实。那你要求真实的时候,所有系统他都要假设一些东西,它也知道是它假定的。比方说「牛顿力学」里力的作用,一种是我们知道的,有碰到才有力的作用;还有一类是地心引力之类的,它那个就是讲两个物体并没有接触,可是它有个力在作用。在他的理论系统中有这种观念,但是慢慢现在已经放弃了。我现在要讲的,这个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那时候基本的观念认为有个绝对的时间、绝对的空间,而且这个绝对的时间、绝对的空间是可以独立的。因为那时候对我们的经验范围来讲,这些好像不成问题。但是其实「空间」的观念,如果仔细看的话——我是读爱因斯坦写的有关「相对论」的东西——它是说,比方说这个房间,我们习惯了一个抽象观念,说是有这么大的空间。但是其实呢,对X光来讲的话,那么它的空间就是超出这个,对不对?那如果对一个球来说,它是这么大,那这个球在房间中碰来碰去,有些地方它就碰不到,像角落它就不能碰到,所以对这个球来讲的话,真正的空间就跟你这个抽象观念的空间不一样。物理上是说,你这个观念如果是经验上没有用的,就是假的观念,人伪造的一样。这样子研讨的结果,「相对论」发现的就是说,时间和空间都没有办法是个绝对的东西,而且是不能独立的。你要描述一个现象的时候,你要量时间,就要有个钟。这个钟如果是在旁边,你当然可以马上看到,但距离一远,你要讲这个时间,就要包括这段距离你用什么方法传这消息过去;这个问题就来了。所以这详细的也不是我能讲,但是它就变成什么事情?头一个就是它对座标要检讨,以前的座标就是三度空间,他慢慢发现这不能完整描述了,它就要改成四度了,要把时间放进去。而且时间是相对于这座标而言;那个座标里面的那个钟,这个都有关系。

「特殊相对论」用了一些基本假设。一个是在真空里面,光速是最快的,是不能超过的,而且是不变的,这样一个假设。另外一个是这个座标必须是一个惯性系统。如果从这个惯性系统来描述这个现象,你会觉得有些东西应该是真理性的。譬如说某个东西的长度,应该是不会变的,不会说你从这边量,或另一个角度量就变了。但是它这个理论只能用到什么地步呢?就是这些惯性系统彼此之间有个条件,就是要嘛,都静止;要嘛,就是它们的相对运动速度要保持一致。它不可以是一个绕着一个转,或一个对另一个加速。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虽然对「牛顿力学」而言是改进了,但是他做得到的只有这个,就是某种条件下的座标才能够合理地描述这些现象。那么他就觉得我们要求真理的话,这还是不合理的;为什么只有这种座标能够谈?为什么不能够很自由地——喔,我要转来转去,也可以?他就想要突破这个,再去找更好的,结果他想做的就是「一般相对论」。他做这个的时候,一方面是数学理论上的限制,还有一个是他慢慢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要用「场」的观念。但是你看看这个「场」的观念,比起「座标」的观念,你是不是发现它愈来愈往一体、整体的路线走了?而且特别是你到物理里头去,发现有「测不准原理」出来了。这些小的分子在跑的时候,你想要去观察它的时候,你一观察它,它就不一样了,你测不准;那就表示什么?主客没有办法分嘛。其实物理遇到的这些基本问题,从佛法来看是说,因为你原来就是错的,你那时候在搞一些主客分裂的事情。你只要一想往「真」的路走,你就一定得往这个主客没有办法分,根本是一体这个路去走。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些根本的差异产生出来?这里还有另一个问题,就是佛法那么强调一体的话,是不是变得没有用了?因为我们科学是很有用的啊!但是我们不得不这样,要用描述的,然后才能预测,才能应用的。佛法是不是没有用,等一下再讲。现在先要讨论这些根本差异是怎样产生的。这里其实就变成哲学上知识论的问题了,这个地方比较难一点。就是说,如果我们只留在直接经验的范围,佛法上常说一切如幻如化,它是讲如果你只是在直接经验的阶段的话,是这个样子。比方说这桌子粗看是什么颜色的,但你若真正仔细看的话,从这个角度看,颜色就不大一样,从那一个角度看,颜色又不很一样。这个灯罩若换个有色的灯罩,或我戴这个眼镜,换另外有色的眼镜,看到的桌子颜色就随时在变。现在不要讲说这桌子有没有存在,你就光讲这个颜色,哪一个颜色才是桌子的颜色,你要怎样决定?平常我们不假思索讲的是在通常的情况下的一个颜色,但在你实际经验里没有一个是它恆有的颜色,对不对?但是我们做为一个活着的人,又要吃饭,又要做买卖,这里面我们有个需求,如果不是有个桌子在的话,那我们买卖是在买卖什么东西?所以这里最主要的问题在哪里?就是哲学上讲说有没有一个本体存在的问题,就是说在你直接经验以外,有没有一个东西独立存在。

这里你要注意一点,就是科学在解释的时候,科学是用理论来解释的。它用的理论是很少话又包含很多事情,然后又验证的结果可靠,但是这样的理论,不一定里面的每一样都真的是你可以直接经验的。就像你说原子、分子,真正你看到的是什么?它只是云室(cloud chamber)里面的一些轨迹而已,也没有人真的去看过一个原子、分子。所以他的理论基本的那些部分,在某一个意义上讲,还是人类的意识造出来的一个假设而已。当然它可以解释那些现象,所以那样子解释有道理,我们接受那一套。

但是你从那一套来解释,你看这桌子,微观来看也是没有桌子。因为你照那个分子、原子来看的话,它哪里有我们这个肉体可以感觉的界限?它在里面乱撞啊,它并没有一个界限,对不对?所以它在哲学上来讲,问题就是:有没有完全超出我们的经验而存在的东西?我们的经验都是条件下的产物,就是有没有一个不依赖任何条件而独立存在的东西叫「桌子」?我们平常是不用想,从小就被教了这是一个桌子,早就假定了;科学即使不假定这个,也假定了分子、原子。

但是佛法却很乾脆,它说没有那个东西,任何东西都没有它独立存在的本体。这是个抽象的观念,而这抽象的观念,我们用「我」来代表的话,这个「我」佛法说没有。这里所讲的「我」并不只是指人。但是它并不是讲说有一个绝对的「没有」存在,它只是讲说我们平常习惯说有一个独立的存在,这个是没有。但是它并不是讲变成虚无了,它不是变成说一切都没有。

我们平常经验所以会讲「我」,是因为这个很容易解释嘛!譬如说有一隻猫在这里,跑出去玩了,过几个小时回来为什么又饿了?要是看不到就没有的话,它怎么突然就饿了?这就很难解释。但是若是解释成——哦,有隻猫在这里的话,很好解释。你若回头来看我们自己,是习惯有个「我」。但是你如果仔细去想,你本来小的时候是个婴孩,然后到你这么大,然后老了又缩了一点;形体的变化这么多。心里的观念一阵子、一阵子地变;小孩子有小孩子的想法,青年人、老年人,……;你去哪里找一个「我」?你是觉得有,那是没有错,但是那是因为我们习惯了;习惯的这个「我」当然有啦!你说我不好,我当然不高兴哦!你欠我钱,我当然记得啦!这个「我」当然有啦!

但是从佛法的观点看,这个根本的问题产生的地方是什么?就是你一开始抓的时候。经验,你不去抓的时候,本来没有问题。但是你一开始抓,一有执着,这个累积的结果,你就有一个「我」,而这个是你苦恼的主因。因为你有了执着,就是你已经绑惯了,观念上习惯画个界限。因为你有这些界限在,你就一直关在这个牢里面,所以你有苦,是这个原因。不抓的时候,你自己也会有感觉嘛!我们心里如果对一件事情介意了,就是你有一个执着的时候,你就随着这件事而情绪起伏,就不快乐了。但是你如果能从那个里面解脱出来,你就有解脱的快乐。像我们有时候看小孩子,为这个玩具哭,而你觉得这又何必呢?那你没有这个烦恼的人,比起来,你就是有解脱的快乐。

但是这里头有个问题,佛法是要你回到原来的纯真,不是要你去抓一个什么觉悟。你这个觉悟是本来的;你本来是能够有这些觉受,你如果不去抓它的话,不会有后来讲的这些「我」的这些困扰、这些问题。但是你听了这个,不要变成说,那么我再去抓一个什么,使我能够觉悟的东西。不要!因为那个还是多加的。它跟你讲的是要你回到本来的,很自然,不必另外再加一个。任何另外人为再加一个的,都是使你苦的原因;就是这样。

从佛法来看,你这边有问题是因为你抓起来的。所以这样子讲起来,佛法本身虽然也有理论,但也不可以太执着。佛法它所以比起其他宗教发展得很好,就是它自己有自知之明。《金刚经》里面不是跟你讲,你过了河不要把筏放到头上;没有人这么笨啊!它现在给你的教导是一个方便,使你从苦的情况走出来,你过河的时候非靠它不可,但是它并不是说你过了河以后还要抓着它不放啊!所以它理论上很圆满,它有自知之明,它不会给你一套,使你从那个笼子出来,然后又一个笼子要把你关进去;不是这样。它只是要你出来而已;出来以后,它没有要你再进一个笼子。

而且它的方法是对治,因为你突然要像佛一样,什么都不抓是不可能的,对不对?我们这个根深蒂固的习惯,你叫他不抓这个的时候,他就不知所措,或者抓另外一边去了。所以他只好利用我们这种习惯,给你的方法也是要你抓——是对治;要你守戒啊、要你念佛啊!你若不懂他的意思的话,学佛好像更执着了。老是念佛;这有什么好执着的,对不对?但是它不是,它这个方法是对治。佛自己的解释是怎样?就好像你钻木取火,火还没起来的时候,是两个木头嘛,火一起来都会烧掉。所以你必须相信他,因为这是超出你范围的人给你的一个教导,你照他的方法做,做到将来,这两个一起会烧掉,所以不会有那个毛病。理论上这样告诉你,实际上也是这样子。

那现在要来回答一个问题,就是佛法讲不抓、不分别,那是不是变成一个白痴,就成佛了,或者一个小孩子什么事都不懂,就是成佛了?那成佛就是大家来养你,就是成佛了。不是的;为什么不是?我们要了解佛的境界分为两种三摩地,一种叫「根本三摩地」,一种叫「后得三摩地」。所谓「根本三摩地」,就是回到原来自由的状态,这些心灵上的束缚、成见都没有了。我们人是受感官限制的,佛在根本三摩地时,超出了这些限制,因为他进入的定很微细了。我们平常太被感官绑住,因为你本来就有一套观念,这些观念使你非常盲目。人的心情明明是千变万化的,你却习惯地想,老张是怎么样,老李是怎么样;你有一套观念绑住,你看不到他现在真实是怎么样,你太被你的观念绑死了。但是当粗的这些束缚都能够去掉的时候,就能直接体会到那个人真正的情况。

你也许会觉得这个好像没有用,但是当佛进入这个三摩地时,他不是只留在这里面,他是证回原来的一体。他回到一体的时候,当然知道这些同体是有苦啊!每个都搞错了,都在苦啊!因为是一体的,所以这个苦,他当然觉得很难过了,于是他就从根本三摩地出来,来做救渡的事业。

那佛出来的重点在哪里呢?虽然说根本是一体,但是你被绑惯了,没有觉悟到根本一体;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可以说你是离开了。什么意义?就是说实际上你得不到一体的好处,得不到一体的自由自在。那么佛的不一样在哪里呢?他看到这些后,虽是从根本三摩地里出来渡众,但是他永远不再离开一体。佛证到了以后,又再出来帮我们的时候,他没有离开,他永远是留在这个一体里面。

然后他看到这个一体里面,某一部分有这个问题,某一部分有那个问题;他就怎么样帮你也回到一体去,所以他出来帮忙的时候,他是能够分别。我们常讲佛法无分别、无分别;「无分别」是说你回到一体的时候,你失掉了主客的对立,在那个意义上,没有办法分了,因为都是一体,没有分了。但并不是说他变成一个不懂事的,不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不知道谁有没有在苦。不是;他其实是能够分别,不然佛为什么说有妙观察智、成所作智?可见他不是个呆的,他还有大圆镜智,表示不管什么,他都能够如实地观察,所以他不是变成白痴了;不是这样。

而且他才能够真正来帮你的忙;为什么?因为以前都是对立啊,对立就有分别——看怎么样我多得一些好处,害你没有关系啊;所以以前是这个样子。他现在是从一体上看出差别来的时候,他就想怎么样才是大家都好,所以他不但能够分别,而且善于应用这些差别。

但是在修行上,有时你会遇到人家讲说,就是修这个「无分别」;那样讲也是对啦,那是为什么?因为你不可能马上就变成花式熘冰啊,这么棒,又能跳舞,又能怎么样,对不对?那就从根本训练起,想办法先让你回根本三摩地,先回到一体去。因为你如果能体会一体,后面这个不成问题。为了修那点,所以就暂时简化,你就只修一个,就是不要分别。虽然是笨一点,做一些事不是很完美的,但你这是在修的阶段,这没有关系。你就是上了熘冰场,那一个基本步,你就这样走、这样走;那是在修的意思。所以有时候人家讲修「无分别」,也是没有错,但是你要知道是什么阶段、怎么讲,就不会搞错了。搞成白痴就是佛,那就不对了。

理论上来讲,我们说佛达到涅槃了。涅槃在讨论上有的说是「有住涅槃」,就是住在里面就不出来了;有的说是「无住涅槃」。从这样来看,应该无住涅槃才是究竟的,绝对不是说住进去就不管了,就不用做事,不是这样。一定是他到了一体,就会利用神通,随时看各种情况的需要来帮助大家。

那么回过头来看,就知道科学有什么流弊。从佛法这边来看科学,它主客对立啊,所以它研究就很有限了,就很尖锐地分化;很尖锐地分化,就失去了整体性。结果就变成现在发明什么很好、发明什么很好;等过了几年大家都在用了,又说,喔,什么化学药品用多了,我们的臭氧层又有问题了;整天就是这些问题。我们当然现在也就慢慢知道要科技整合,要什么了;但从这边来看,科学的流弊就是失去一体的整合。而且很多问题的处理都是着相,治标而不治本,它就是这样表面上处理,基本上的问题也不是它的范围内可以解决的。所以我们研究佛法有很深的意义,因为很多科学所解决的都是很表面、很肤浅的。知识发展得很厉害,但是跟人的智慧、天真是两回事;脱节的结果,反而产生很多问题。这些都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学佛法的原因。

像佛法里面有个名词叫「所知障」。本来它的意思是说,我们众生比起佛来,有烦恼、有不圆满的地方,里面包括「所知障」,就是说佛什么都知道,而你所知的有限,是这个意思。但是现在有时候,往往大家说到「所知障」的时候,没有照原来的意思讲,但是那个解释也对啦,就是说,所知变成你的障碍了。我们被我们的知识绑得更厉害了;因为你这个知识根本的地方错了,但是你不晓得,那你就愈走愈远,离开原来这个真实愈来愈远。

而且如果我们老是什么都只有科学知识、人类知识才可以接受的话,那我们将会被感官所限制。你只在有限的感官经验和世间的成见里面转,那你就不能了解佛法所说的三世因果、六道轮回这些事情。那这些事情为什么有信受的价值?因为它是佛在果位跟你讲的,是依据超出了你能看到的范围所体会的来跟你讲。即使他讲的那个不是完全的真,也没有关系,因为这整个佛法是个方便。这套理论可以帮助你了解世间的经验,这种了解比你完全关在人的范围内的了解要好。其实我自己多年实修的体验使我深信因果不坏、缘起不可思议,佛法所教示的是正确的。

刚刚讲的这些佛法的用途,还是在理论的范围,像佛法指导科学、指导生活、一体啦,什么。其实佛法还一个是当下的应用;比方说我写了一个小册子,就是〈随唱中的修行〉。我因为送宝瓶、做火供,开车要到北加州,一趟就要两个半钟头,有时都自己一个人去,那段时间怎么利用呢?我以前开始的时候是听〈五会念佛〉、听〈六字大明〉,后来我就听普通的歌曲。但我听的时候,是想利用这个来修行;我就想修,看我能不能一听,马上就跟着唱。

你不要以为你这个听都是很清楚的;怎么说?譬如说,现在忽然有人跟你讲一句西班牙话或法国话,你如果不懂这个话,你就不听了;你知不知道?其实他出来的是一些声音啊,不管它的意思怎样。如果你生做西班牙人的孩子、法国人的孩子,你就很自然,妈妈讲的话,声音就很清楚,就听进去了。但是现在我们说,哦,我是中国人,我不会什么话,结果你这个声音听不到,因为这也是你聪明,反正听不懂,何必浪费力量,对不对?但你就知道日常生活中,很多是你自己自限的。本来是很自然的东西,你应该是完整可以听得很清楚;你不一定记得啊,但你应该完整可以听得很清楚。但你已经失掉这个能力了,已经被你的成见关得很厉害,所以我就想要回到这个本 能去。

那我的方法是什么?我不是听一句背一句;这不行,这样已经是意识在作用了,对不对?这是记忆的结果。我是听到一个声音,马上就要发这个声音。当然开始很难了,而且你自己心里的干扰马上就出来了:你怕等一下的抓不到,还有我们习惯了听一句话就抓一下。你要到像我这样做的时候,你才会遇到这些问题。你刚刚听的,你又把它抓了,就干扰你听下一个声音;你听不来就都是因为这样。除了心理上有这样大的干扰之外,你还有呼吸的问题要注意,因为你无法预知录音带上的歌者是在哪里换气的,所以你呼吸配合也是很难啊。

本来依照佛理修行的规矩,你要先修定;有了定,定上再作用;然后在日常生活都能用,就是生活里不离定。佛所谓「不离这个」,他是不离最深的本定;修行就是修这个。我这个方法是直接就在生活里上战场,就马上下水,就靠着摸水、摸水,希望有一天会游泳。

我的方法是用同一卷录音带,就一直听。随唱了一年多,才慢慢有点能够追得上,但是我完全不懂它的意思;我听法国歌曲,因为这个还容易。你若用国语歌曲,那歌词的意思又形成干扰,所以先找的就是不懂的话。然后就这样学习,慢慢、慢慢,可以发现这里面可以修的也是很多、很多。

这样修有什么好处?我发现心里可以想别的事,但心里所想的不会把我所听的遮盖住。像去一个宴会,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我不知多久没有去参加宴会了。那时在宴会中,大家都在讲话,你的心不知不觉就只在这里;外面有人来,人家听不到,但我听得到,我的听没有被挡住;就是你的听界要保持清醒不容易。若你「听」上能够练,那其他的也可以啰。你听能够如实、贴切的话,你看也可以,你摸的也可以。你要是真的这样做的话,你看电视也可以入定;为什么不可以?所以佛法不光是一套空洞的理论,它最后是要回到你生活里来的。

你看马戏团,那些空中飞人和种种特技,或者你看他们怎么训练世运的选手。他们要去突破人类能力的巅峰,非调心不可。像跳水的选手,他们的方法是坐在电视前面,注视荧幕上移动的黑点,来练习集中。因为他跳水的时候,心力一分散,他一定跳坏了。所以你看我们有很大的潜能,但是你这个心都是被一些很粗浅、不对的观念绑着、带着,整天迷迷糊糊过日子。你这个潜能根本发挥不出来,浪费了一个佛的材料。不但浪费了,而且很苦,以后又轮回,就更糟蹋了。

佛法的修行,是要让你回到本来一体。这一体它本来自然有个「定」;这怎么讲?你现在心里很难过,什么事把你搞得心很乱;但这一刻你如果能看这整个世界,哪有一丝一毫变了?跟你心清的时候不是一样吗?但是那一部分你不把它叫做「我」,你一定就是要在这里搅。那部分你不认为是「我」,其实你的经验范围,比方你的眼界,它哪有画一条线说这个叫做「我」,这个不叫「我」?没有啊,这是我们自己搞的啊!这样看来,你搞到现在还没有发疯,是因为还是小范围,那发疯的就是搞得厉害的。

现在要恢复健康,你就是要扩大去,你要恢复它原来就是这么大的,不是要你费力去撑大的。你是心意绑惯了,比方说你坐下来,试试看把想的空间范围扩大去,到很大很大,看有没有办法?你会发现,除非你是练习过的,不然没办法。你已经被这个墙挡住了,你马上会觉得,你想的空间透不过墙。你不管是在哪个房间,那个墙就把你限制住了。我们被感官限制惯了;所以这就是讲学佛不是没有用的。

再来讲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就是你到佛堂去看,那些佛经、佛书,哇!这么多、这么多;还没有一部《大藏经》在那里,就已经这么多了。大家还不停地写,结果就不断地有新书出来。这当然很好心啰,都是免费送你的,希望你学佛。但是你真正要来学的人就有一个大问题——到底我要怎么办?我这辈子专门去读也不一定读得完啊!而且又是很难,又有很多宗派,各有各的学问,又是专有名词充斥,搞到什么时候,对不对?我是在实修的人,同样有这个苦恼,而且最大的苦恼是什么?就算各宗各派都懂了,现在生活里马上出现一个问题——怎么用呢?你讲的全是抽象理论,我怎么办呢?修行上其实最大的问题是这个——我实际碰到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我现在想讲的是,当然每一个特殊的问题是一个特别的情况,活到老,学到老,需要慢慢去考虑,怎么样处理这个问题才恰当。但是我所要提出的是很基本的一个原则;在我来讲,这个原则并不是我新创,而是佛法里面,不管哪宗哪派各种理论,你只要这个基本原则抓到了,就容易了解。而且当你遇到实际问题,照这个原则来想,就有了指导方针。

这个基本的原则其实已经讲半天了,就是:一切是无限的一体。你不要管以前怎么想,或者以为这个是空洞的理论。你要得佛这个超出我们凡夫的好处,你就要接受他的教导,你要有这样的信心。因为你不这样尝试,你得不到后面究竟的东西。这个后面是无限的一体;不但是一体,而且因为是一体,所以是无限的。因为你只要说哪里有个边界,那边界的这边就是我,那边就是他,所以它这个是无限。这个一体不是说你必须外求,它是本有的。不是说我没有,到哪里去找一个,不是;你并没有真的离开过。你现在是自己的观念把你绑住,是这样的离开,就是你不能得到那样的觉受。但是基本就是这一点,而这就是所谓「法界」啊、「佛的法身」啊,密宗讲什么大手印、大圆满啊,就是讲这个东西。

那这个东西你就算接受懂了,但是你生活里全都是对立的;怎么办?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用不到啊;所以生活上要用,要有个基本原则。基本原则还是从刚才我们说佛法和科学的根本差异那里来。那个是从抓开始,就是「着相」了。我们感官有些内容、有些经验,你就开始抓了。抓了,你就这个是好的,那个是不好的;我就要设法多得这个,我那个不要;哦!这个是我,这个比较要紧;那不是我,就不要紧;就是说从抓开始。所有生活上、修行上,基本的一个原则,就是要改这个习惯。你一遇到事情的时候,就练习不要那么坚持,什么都可以放,愿意放,就是学这些。这样子做的时候,有什么好处呢?消极面就是「放」,同时从积极面看就是「开阔」。你就是这样子开阔,因为你抓的时候,你都是以为非这样子不可;但是你知道的其实很有限,为什么一定这样才好?有些是不这样才好,你也不知道。大家忙着结婚、结婚、结婚,结了婚以后天天吵,有没有?也不是说结婚不好啦!只是举个例啦!很多事情你看不到的,对不对?所以你要回复到无限的一体,要开阔。遇到任何事情,知识、智慧上的开阔,就是观察事情要观察多面,不要再是以自己为中心的观察;情感上的开阔,不要老是只关心这个、关心那个,哦,佛学社就只有中国人啊;不是这样子。在你的心胸里,知识、情感啊,都很开阔。积极是这样;消极方面就是尽量对执着的,要学放。

这样讲起来很简单,但对我来讲,很实用。我学了这么多、这么多,但我觉得这个非常宝贵;为什么?比方说我说无限、本有的一体,这个佛法里面说真如的理论啦、如来藏的理论啦、唯识啊、空性啊,你哪一家来讲,讲来讲去只是要你回到这个,这是它的根本。然后你真正生活里遇到问题了,你经里讲无生啊、无愿啊、无相啊、无住啊,讲半天就是「无执」而已;不着相啊,都是这个,就学「放」。所以在我来讲,虽然是几句话而已,我就觉得我得这个,实修上就有一个把握了。那个细节当然要依每个情况去考虑了,但是我这个基本抓到了,我就很自在。而且我得到这个的时候,我现在不记得是天语还是得一个梦兆,那个意思就好像我达到一个阶段以后,有这样的印证,我现在——那整个是忘记了。

但还有一点要注意的,这个不执着,有的人就觉得是不是像有些人就变成老奸巨滑,什么环境下他不执着,他就很会顺风转舵,对不对?但那个是不对的,那是为自己的好处,基本上有个执着在;不是那种。这个根本上的不执着,最主要的还是放掉你自己的「我执」;这要分得很清楚。不是变成很油滑,就是不执着,不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们原来讲无限的一体,所以「无执」这原则也是无限的应用。开阔呢,你不要自满,你不要说我开阔到这样就是了,它是无限。这是一般原则,你不管什么事情,设法能开阔多少,就尽量开展去。

这个有时候你会觉得太打高空了,在这个世间没有用啊。你自己在这里开阔,人家也不开阔;对不对?你去到哪里,这世间还是原来这样子。但是这个是要修久慢慢才会知道,就是说你开阔是真的会有影响。我们在这里修佛法,看起来只是关起门来在那里,也没有人在旁边,你就想,哦,这边就是爸爸,那边就是妈妈,前面冤亲债主都来了,后面六道众生都来了,大家一起唸,好像自己一个人在编一套幻想,佛法就教你在那里自己发疯一样;不是这样。因为你开始好像很不实在一样,但是这些,佛教导你不是乱讲的,它这个一体是你没有看到的时候像是假的,你到将来慢慢一体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不是假的。有的修得好,他在定里面观爸爸,爸爸就出现了,观妈妈,妈妈就出现。

这个还不重要,他那个观一体真的到家,还能起作用。就是说,像我——我不是说现在我观得起来,而是我有佛、菩萨的加持,自己是很真诚在修,还有上师传承加持,这些都有。但这些合起来发生什么事?最近发生的事——才几天前。上次在迈阿密讲经的时候,有位外国老太太叫「安.克莱恩」。那时候她妈妈刚走,她心里很乱,后来她还能够看到她妈妈,一天差不多十次出现在她右肩膀这边,还会跟她讲话。她以前常常小事情跟她妈妈闹意见,但是她现在觉得,咦,妈妈怎么现在很能了解她,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到底是她自己幻想吗?我就跟她讲,这个不是这样;这是我们人有形体束缚的时候,都是各有各的成见。养猫她觉得好,她妈妈觉得不好;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彼此关心啦,只是见解不一样,所以会这样闹啊。但是这个人一走,她没有形体束缚的时候,她有鬼通,她马上知道很多了。而她女儿本来就是比较朝修行的路子去走的,她现在都能了解这套,所以就可以跟她这样和睦。她们两个当然是彼此关心嘛,但以前只是这成见束缚的关系,才有这种争执嘛。

还有上次讲完经,我们大家去尸陀林超幽。她本来没有想去,我是想帮她妈妈,我就请他们那边的人跟她打电话说,你妈妈叫什么名字,你不来都没有关系,我到时候祈祷就连你妈妈一起超渡就是了。后来连她自己也来了。那天修了颇瓦以后,回去因为晚上还有讨论会,他们大家在那里,有的在那里持咒啊、有小孩子在玩啊,环境还蛮乱的。结果她那个人从来没有办法打坐五分钟以上的,根本就心静不下来的,她那天在那里,直到人家要吃饭,坐了四十五分钟,她觉得如果不是人家叫她吃饭,她还可以坐下去,非常好。而且后来他们那边的人才跟我讲说,她连着三天心里都是宁静的;为什么?因为她跟她妈妈是很亲切的,她妈妈这回超渡是真地得到好处的时候,就解决了她一个很大的问题。她自己虽然不能在感官的层次觉得,但是她那个重担走了,她就得那个宁静。前几天她又打电话来,她说她因为这件事,变成很好的佛教徒。她原来也是天主教家庭出来的,她外国人嘛。她跟我讲:「哦,我现在给十几个亲戚朋友祈祷,都很有效果。但是我不能跟他们讲,因为他们都信天主教、基督教,但是祈祷都有用。」她唸「南无地藏王菩萨」,她就唸国语,因为人家教她就是这个,她就这样唸。但是有两个要请我代祷,因为他们是得癌症,她觉得比较重的就跟我讲。

然后她说,但是还有一点很奇怪,她自己全身很酸痛,为什么祈祷没有用?我说:「要给自己祈祷很难,因为你要知道这个病根就是自私自利,妳又往自己走,只有加重。妳要能够为自己祈祷有效是非常难的,要修到不需要为自己祈祷的时候才有用,所以这个很难。那我给你祈祷。」她第二天就不酸痛了,就是这样。

我讲这个,目的不在讲说我很厉害,而是跟你讲说佛、菩萨的东西是真的有东西。你照着做、照着做,他这个都是开阔你的心胸嘛。这样子观,你大悲心在做,都是为了全体在做。然后你这样观,观前面都是十方三世佛、菩萨,时空的界限都打掉。慢慢开阔、开阔、开阔,久了你就可以跟他在一起了,在一起就发生这些事情,就可以真正帮助别人。现在看好像很特别,其实每一个人都可能;佛、菩萨这个事情最公平了,因为根本无我嘛,哪有一定谁怎么样?就看你心跟他是不是真的合了,你真诚为别人都会有效。那个安.克莱恩,她唸「南无地藏王菩萨」才没唸多久,她祈祷的都有效。因为她既然祈祷,她很诚心嘛;只要诚心,马上都有用。那我们可以藉这个来修自己,而且帮别人,你只要相信,很诚心替别人求,会有结果的;而且不一定要在佛像面前,任何时候都可以,都没有时空的限制。

而且「开阔」上面,刚才讲一切时空上的扩展:空间上的扩展,你想的范围广啦;时间上的扩展,就是你考虑事情时,不要只考虑目前啊,要长远想。这些都帮助我们智慧开展。但是细的来讲「开阔」,就是「不着相」。你这个所以被绑住,就是因为着相,抓东抓西的。细的讲就是不着相,你要能够彻底不着相的时候,它自然本来就是开阔的。但这个没有办法勉强的,这个因为是很深的东西,就靠
知道了原则去做,做久了就自然能体会。

而且我觉得你如果把握这样的原则,你再去读那些经书就容易了。因为你很难的就是这样,它经书出来的时候,就是你得这样一字一句慢慢读下去,你不知道后面那些基本原则在哪里,就像是看这个秀、那个秀;就很难了。你现在等于知道它原来出来的那个最根本是什么的话,你读它们就容易通达了。

那我们刚刚讲的佛法的特色,是说它本身的特色是这样。那么现在从外头来看佛法的特色,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比较起来它是一个根本的解脱之法。我们世间习惯,政治上的问题,政治的解决,经济上的问题,经济上的解决,但很多这种是真的解决吗?你说现在这批人搞得不好,就另外一批人来骂他;然后也许到哪一天就换了这批人来了。那换了这批人了,还是同样的问题又出现了;为什么?因为那个「人」没有改嘛,对不对?没有权的时候都是别人不好,到你有权的时候才知道很难啊;对不对?你现在骂他贪,你到时候贪不贪呢?所以很多问题,在世间的范围来讲,你比较根本的解决就是教育问题啊、心的问题啊;但是这些问题你来来去去呢,你总是在人的知识范围内,不会是真正的根本解决。

因为从佛的观点来看的话,你现在看得到的这些,等于只是说眼前演的一场戏,你不晓得后台的准备经过。他那个佛来看的话,他讲「三世因果」。你很多事情现在来看,都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个人好像这个也很好,那个也很好,偏偏他做事这个也不顺,那个也不顺?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解释。冤家偏偏要聚头,好的一定要分;这些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但是其实他有的修行久了,他有些定功,他慢慢神通开发了,他就看得出来,都是前世的因果,就是说是幕后的,你现在看不到的。所以你要解决很多问题呢,不一定都是你看得到的方法,才是解决之道。

比方说前年加州是旱灾,全美国也是旱灾。去年我们送很多龙王宝瓶的时候,就祈祷啊。台湾有时候旱灾就有人写信来跟我讲,也是跟龙王祈祷啊。常常都是祈祷五天哪、一个礼拜啊,就下雨了。结果去年加州雨就够了,今年就没有说因为去年,今年就要变旱灾,这样子。

不相信的人就讲说你们都是自己附会啊,这个隔五天谁知道啊?当然你可以这样讲啦。但是在我们有经验的,因为也有人去我那里求送宝瓶,看我装宝瓶啊。那个宝瓶放中药、首饰啊,装好了,然后我在加持宝瓶的时候,有一个人他就看见龙王太太就出现了,戴的就是今天供的首饰啊。然后龙王的太太不见了,龙王自己也出现了。传统上龙王的形像,他修到一个程度,他下面还是龙的身体,但他上面已经是人的身体。但这个每尊不一样。像我们在拜的那尊太平洋的龙王,他以前去印度关房叩头,请我师傅来美国的时候,他已经修到全部是人身了。但这回这个人看到的不是这个样,他这个各有各的因缘,有的完全看不到。他看到的是显龙的头,他说非常大的龙头,头上有很多小蛇;其实那个不是蛇,那个是代表龙。所以真正看到的人,他就知道真的有这回事。

讲这些当然不是提倡迷信,而是告诉你,有这些超出一般经验的事情。那这个东西真的有,主要的就是你要去尝试,慢慢得那个好处。不怕你试,只要你诚心做,慢慢你会知道结果。而且当然目的也不是要看到什么东西啦,因为这个你做下去,自己身心上的解脱,你会感觉的。

你要知道我们这个身体,如果你心里纠缠,同时身体就跟着纠缠。所以到后来,慢慢老了,驼背啊、什么紧啊。然后更厉害的,我们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大家心脏病啊、胃病啊、脑充血啊,什么的。那要松呢,医生给你的就是一些药嘛,只能治标;好一点的劝你饮食要注意、要运动、呼吸要注意啦。你心如果还是那么乱,谁都没有办法。而你心如果根本上能够轻松的话,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连药都不用吃了。

而且这个是真的啦。我原来也是读佛法理论,因为我们是知识分子,就喜欢禅宗啰,因为很聪明啊。可是你聪明有什么用?我当时读这些公案,我都会解释,但是过几个月,我觉得我以前解释不对呀,我又有新的解释了,过几个月又新的解释来了;我到什么时候才是最后的呢?我不知道啊!这东西不是用头脑的问题。而且你现在关起门来读书,没有问题啊,很好。等一下一到生活里面,你能不生气吗?还不是一样,对不对?光看没有力量。当然是需要去了解啦,但是我要跟你强调的是,我那时候的走法,只是调整脑子里面的念头,这没有力量。

所以我就想,老实人就做老实的,一步一步嘛。念佛就是你每一个念头上面去努力啊;我每一个念头要解脱啊。你要知道最高的道理是「主客对立」要打消嘛。它这个念头本身是没有主客对立,是你自己爱抓一个「我在念佛」;对不对?但你如果懂这个东西,你就这样子去磨,磨、磨、磨,磨到这一个念很纯熟的时候,就离开主客对立了,就很纯粹地只是「念」本身了。这跟那最深的道理是合得来的,并不是一个笨方法。而且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禅宗它参禅,有的可以参「念佛是谁」;他还不等于整天就念那句「念佛是谁」?还不是跟整天念佛差不多?所以主要的地方是在于你那个功夫深不深。你自已要懂这个道理;不要小看它,要死做。你做这东西,就是每一刻抓得很紧;这个很难,对不对?但是你看我这样努力念,那时我论文没做完,我不做就不做了,我就放着,我就在那里念佛。一天念差不多——后来平均,是一天念一万;这样念了四百多万。那样子念,念了两、三个月,首先肩膀这里觉得松;还有什么松呢?就是同样遇到生活里的一个情况,自己就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觉得很稳;这样子。

那个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我这几年慢慢修起来,我慢慢知道就等于说以嵴柱为中心,一层一层紧的。它是从外面松起,松到后来就到嵴柱来了,就整个这个一条,连脑子里面整个都会松掉。当然这只是等于打个譬喻,个人体验也没办法讲得清楚。所以说你努力的话,你慢慢也可以。

而且佛、菩萨这事情是真的,怕的是你不相信。还有,你要是只是为了你自己,就很慢。你要是真的发了心,说这个是真的能救人,然后因为它能救人,所以我来做,那就很快。而且他一步一步给你指导,你到什么时候,该遇到什么样的师傅,修什么样的法,什么都会安排;这个是我自己的经验。这个讲给你听,是说你慢慢试,你慢慢会知道。

那我们现在要来讲,佛法何以是根本的解决。刚刚讲的是——比起来,世间法就是不能彻底,而我们做这个修行的事,不是没有用。其他宗教,比方说,修成往天道,这些从佛法来讲是不彻底的。佛法不是说我跟你对立,我一定其他的都排斥,就说你不好;不是这样。其他的所以不能超出佛法所讲的「三界」,就是超出天的范围,是因为根本上对有没有哲理上这个「我」的问题,还没看透。因为你看得不透,所以你虽然修到天,能有定什么的,也有很大的福报,但是你最后还有一个很微细的监牢,关在里面。所以佛法不是乱讲说你们不能解脱,它有它的道理。它说你修到了上帝,因为还是有「我」的概念——我是造物主,你们是我造的,那么就有我和你对立的情况。在佛法上来解释,就只是缘起,就是条件下的产物。比方布希现在做总统,你觉得很了不起了;美国怎么样,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等到任期满了,你还是下来。而你现在是不是真的只是你了,这是整个政府体制的关系,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的问题。在佛法看来,上帝——不管是哪个教,他的想法好像是「这一切都是我造的」,但是在佛法上来看,只是各种条件配合的产物。现在轮你做上帝,等到你上帝的福报用完了,等于任期满了。所以它觉得你有不究竟的地方,是有它的道理。

而且这里我们要讲根本的解脱,同时就要提到佛法另外一个特色——佛法是果位方便。就是说,佛到了那个完全自由的境界,他每一个众生都想救,但每一个情况都不一样。有的三言两语,比方说只剩最后一层牢狱,自己解出来就没事了。有的是重重束缚,还提不到里面那一关的问题,外头那道墙先打开再说嘛。所以他说的法呢,适应不同的状况、不同的程度;有些法就比较是根本解脱的法,有些就不是这样。所以佛法里头,它也有层次的问题,就是平常说的「了义、不了义」的问题。自己要懂得这样,不然的话,你会觉得是不是有冲突啊?在实修上你会遇到这些问题。

有人会想,佛法跟其他宗教,是不是只是名词不一样,这个叫「神」,那个叫「佛」,实际上「条条大路通罗马」,是同一个东西?哲理上来讲,当然已经讲出来了;不是这样子,它有它的深浅。实修上的经验呢,也不是这样子。像我虽然是修佛法的,我也看过耶稣。当然后面要讲的都很深了。如果我们只就直接看到的来讲,耶稣是耶稣,龙王是龙王,是有不一样的。就实修上的经验来讲,里面还是有不一样的东西。你不要讲看到的东西,就连「定」的深浅也是有不一样的。这些都是细的,我们就不讲了。

还有你不要以为字面上相同,就是一样。比如《圣经》里面有说什么都是成空的。那它《圣经》里面有「空」这个字,是不是就有空性的道理?不是这样。它的「空」只是说「一切无常,最后终究是无用的,世间的是不可依赖的。」只是这样的意思,并不是佛法所谓的「空」。佛法所谓的「空」只是讲说没有哲理上的绝对存在的「我」。所以我想今天讲这样就可以了。明天再讲一些,明天我比较偏重实修上的问题。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回劝念佛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