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五经会通(第四十六次演讲)

林钰堂



讲演及校订:林钰堂
录音及整理:罗效平
笔录初稿:萧宗钦、陈丽兰、李尧洲、徐一菁、苏清车。
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
讲于美国佛罗理达州迈阿密市迈阿密佛学社


第三天

我师傅在讲〈净土五经会通〉时曾经指出,晚近佛教界常用的成语「带业往生」有很多流弊,应该改成「消业往生」,才是正确。那时候曾引起佛教界许多位法师及大德纷纷发表意见,在台湾甚至有人把各家的讨论彙集成专书出版。这回我来迈阿密以前把〈净土五经〉重新再看过,把这个问题再审慎思考一番,认为还是「消业往生」才是合理。所以,今天跟大家讲解一下,使大家有比较清楚的概念。

让我们先从定义上来了解「业」是什么意思。「业」是指行为、造作。通常分为身、语、意三种业,就是身体的行为,嘴讲的话,心里的念头这三种。可是我们若仔细想的话,不管是身体做的、嘴讲的话、心里想的,都是一下子就过去了。讲的话,除非录下去,否则也是一下子就过去了;心里想的念头也是变来变去。这样看来,它本身根本没有「带」的问题,也没有「消」的问题,「业」早就过去了,只是我们凡夫自己在执着它。当我们讲「带业」或「消业」的时候,严格讲并不是指「业」本身,而是指「业」的结果。因果律上说,因为你做了什么事,所以会有个结果。我们担心的是那个结果;所以,我们要讲的应该是「业果」或者是「业力」。

为什么讲「业力」呢?「力」的观念,在物理学上说,有一种是触力,是要东西碰到了才有一个力的作用。还有一种力,它的作用不必有东西接触。比方现在举起一个东西,随手一放,它就掉下去了。它和地面之间并没有任何东西,却有一个力的作用,叫「万有引力」,把它吸下去了。力是抽象的观念;我们在讲业力的时候,也是用抽象的观念要来理解业的因果现象。比方你造了一个业,可是这个业不一定今天、明天就会有个结果,有的是来生或多生以后才有结果。这中间隔了这么久,怎么这时又跑出它的结果来了?我们就用抽象的「业力」观念来解释。一造了业,就有业力,等到因缘时节成熟,就产生了业果。这种观念是像「万有引力」一样,把因、果两头的现象连贯起来了。

依照业果,在佛法里将业分为三种:一种叫「善业」,一种叫「恶业」,一种叫「无记业」。所谓「善业」,就是事情做了以后所产生的结果,觉得很好、很快乐的。结果不好的就叫「恶业」。所谓「无记业」,就是有些事情,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不会有好或坏的结果。其实这样分类,仔细推究即是有些难解的问题的。好人吃了饭去做好事,坏人吃了饭去做坏事,可是不吃饭又不行啊!到底吃饭是哪种业?我们在这里只想简介传统的分类,所以不多说了。

善业又分两种:无漏业与有漏业。佛法跟其他宗教或世间法的根本差别是:只有照着佛、菩萨所讲的道理及方法来修行,才可以超出轮回。如果超出了轮回,以后永远不会有后遗症,或产生出其他副作用、坏的结果,这种业叫「无漏业」。有些人做了很多好事,结果生做人,或生到天道去,但不能保险一定永远都是好的。生做人还是有可能做坏事,将来有可能在轮回里面再转来转去。这种还有可能生出问题来、不保险的,叫「有漏业」。有漏业又分「引业」和「满业」两种;这个业所产生的业力大到能够决定你该往哪一道去,就把你带到哪一道去的,叫「引业」。同样是生做人,有的人事事一帆风顺,甚至当上了总统;有的人就偏偏什么倒霉的事他都会遇到。每个人的天资也不一样,有的人很聪明,样样一学就会,有的人就是什么都学不来;有的人很健康,有的人生来就有耳聋、目盲等种种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呢?那些能够决定这些同道中各别高低、好坏果报的业,就叫「满业」。一般来讲,你所造的业都会得到结果。这些果报,有的是这辈子得,有的是下辈子得,也有的是再下一辈子才得,甚至有的还不一定什么时候会得结果。这在佛法里又细分为二种:一种是会有什么结果还没有决定,一种是会有什么结果虽已决定,但是这个结果会在什么时候发生还没有决定。我们对业有了这些分类的概念以后,再来讨论「带业往生」,就会比较清楚一点。

「带业往生」,这句话是怎么产生的?是在什么背景之下发生的?照我们刚刚讲过的,善业里有「无漏业」,而「无漏业」是指依佛法认真、努力修行的业绩。你要知道,修行的目的不一定都是「往生净土」啊!有的人修密宗,他的目标是要「即身成佛」。也有人真的修成功,他即身成佛了,这里就是净土,他还要往生何处?这样的人就没有往生的问题。并且,同样是以「往生」为修行的目标的,也不一定都是求往生极乐世界,也有的求往生弥勒净土,或是其他净土。其他净土有没有准「带业往生」去那里的说法,我没有去研究,所以不知道。现在我们讨论就不去涉及其他净土。「带业往生」这个问题的产生,是因为《观无量寿经》里面最后几观,谈到那些做坏事的人也还可以往生到极乐世界去,才产生了这个问题。也有发愿修菩萨道的人,他的愿就是生生世世到人间来行菩萨道。他修的虽是净业,但他的愿不是要往生,所以这些人也没有往生的问题。最后一种人是他勤修净业,又发愿往生阿弥陀佛国土。他修净业,得净果,因果相当,并没有带业却能往生的问题。可见无漏业的部分,都没有「带业往生」的问题。

现在,我们来看看「有漏业」的部分。照因果关系讲,若是善业,果报就是生人道、天道或阿修罗道等三善道之一,而不是往生极乐世界。本来做很多好事的只是生善道,但若你知道回向、发愿,回向给众生,回向给自己,说大家都要往生,都要成佛。经过回向发愿往生,就将原来有漏的善业,变成无漏的净业。从这里可以看出回向发愿是多么重要啊!所以善业方面,没有带业往生的问题。无记业,因为它本身对往生没有什么影响,也不用讨论,剩下的就是恶业了。

《观无量寿佛经》第十六观中提到:「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教令念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如一念倾,即得往生极乐世界。」有些人就解释说,虽有那么重的恶业的人,然而因为佛、菩萨的慈悲,「仗佛慈力」还是可以「带业往生」。但是,如果他的业力没有消掉,而带去西方极乐世界的话,照因果律来看,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堕落轮回之中,受业报。这样跟佛经所说的就不合了。上面所引《观无量寿佛经》的一段中,明明说了:「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阿弥陀经》里说:在极乐世界连恶道的名称都听不到。去到那里的人都是「阿鞞跋致」(梵语,意思是「不退转」)。他们在佛法上只有进步,更不会堕回轮回之中来了。在那里虽然有鸟,却不是业报的产物,而是阿弥陀佛的化现,演唱佛号、佛法,使法音宣流。《无量寿经》里说:极乐世界有一类号称「胎生」的众生,他们到了那里等很久之后才能见到佛。虽然是这样,他们还是在很好的环境里,在七宝的宫殿里住,无有刑罚,乃至一念恶事,都不会有。这是因为他们不能了解佛智,不能信受佛法的哲理,而被自己的疑惑所限,所以他们的进展就慢了。就像先在预备班受训,很久以后才能变成正式的学生。这样只是资质问题,而不是造恶业的结果。

你如果讲「带业往生」,还有什么弊病呢?初学佛法的人,听到「带业往生」的话,就觉得既可「带业往生」,又何必注意小节?马马虎虎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都能往生。这样的心态下,临终时他是否能够念佛,就不知道了。本来这些人如果严格地要求自己每天做功课,可以有往生的希望的,结果因这一句话懈怠了修行,变成不能往生;这样流弊就变得很大了。

所谓「消业往生」,也不是全靠你自己的力量,主要是靠佛的力量来消业。有的人以为,要劝业重的人念佛,要说可以「带业往生」,他们才肯试修,不然他们以为往生无望,就连试一试都不肯了。事实上,如果你告诉想学佛的人,靠着佛的力量,可以把所有的罪业,不管多么大的罪业,都消去的话,他们不是对佛法更有信心,更要好好地修行吗?这是衡量弘法上的利弊来检讨。另一方面,经文本身,讲来讲去,都是在讲可以把业消掉。比方,《观无量寿经》第十观里就提到「净除业障」。不但如此,而且阿难尊者问说,「这部经应该叫什么名字?」佛说,「应该叫做:《观极乐国土、无量寿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又名:《净除业障,生诸佛前》。」不但经的名字是说「净除业障」,而且在第三、六、七、八、十、十一观,每一观后面都说如果你能这样观,就可以除多少亿劫生死大罪,都是讲的消业。

《无量寿经》里讲,往生的都是「正定聚」。所谓「正定聚」,佛法里有多种解释,但都是说,修行程度很高,都是圣贤了。如果往生的人都是修到这样高程度的,怎么可能还有恶业没有消掉?在《无量寿经》里说,极乐世界的天人(这儿所谓「天人」,只是藉用我们平常的语言来称呼,其实非天、非人,不是六道轮回里的天、人。)都是「自然虚无之身、无极之体」,也就是以法身为体,等于是化身一样的。生在极乐世界里,一种是「化生」,一种是「胎生」。所谓「胎生」,也不是真的谁把你生出来。这类天人都是因为有疑惑,所以在极乐世界的莲苞里待很久,莲苞才慢慢展开。在那里的都是化身,不再是有质的身。

极乐世界里的品位有高低,因为往生的人的疑惑有浅深。比方,到了罗汉的程度时,见惑、思惑都已经没有了,但是还有尘沙惑。那是菩萨程度的问题;菩萨自己是没有问题了,但是要教别个千千万万种的众生,就要有千千万万种合适的方法。他的智慧还没发达到说「法自在」的地步,不能对这种人这样教,那种人那样教,都恰到好处。所以他需要好好去学,去启发智慧,并不是他本身还有坏的问题。有的人见到《观无量寿佛经》里第十六观下品下生有「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就认为下品下生的一定还有罪,佛才说这灭罪法。头一点,在逻辑上这就是错误的推论。比方,佛、菩萨讲五戒,杀、盗、淫、妄、酒;难道说受戒者都先有这些罪,所以佛才这样讲吗?政府颁布一个法令出来,难到说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罪,才颁布这个法令吗?不是的。若以为颁布刑法,就是大家已有罪,这就犯了逻辑上的错误了。再一点,我们判断文义,要看前后文,不可以只截取前半。「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是告诉我们:「一切东西的实相是无我的。人会做出种种错误的事,是因为不了解真理,所以会有我执,在我执的误导下而做出种种错事。只要懂了这个根本道理,以后就不会再犯错了。」这是比较深的解释。如果接下去的经文是讲修忏悔,就表示还有罪业,所以需要修忏悔,但是经文并非如此。接下去的经文只说,他听了很欢喜,就发菩提心,因为他已经懂了诸法实相的根本道理,他就知道不可以只为自己,而是要发菩提心为众生。所以,从经文前后来看,不能说这儿证明了「带业往生」。

另外,对罪的解释,《无量寿经》里也提到疑惑之罪,是指对佛智没有完全的了解,因而存有疑惑,不能完全信受佛法。原本做了很多善事,可以进入正规班的,因为对老师讲的不很相信,就先入预备班。这是自己心理上的障碍的结果,可是也没有受刑罚。这样看来,讲「带业」并不合理,而且也跟经文整体的精神不合。

一个人造了业,依照因果本来要在轮回中转来转去,现在佛特别开恩,靠他的力量把你的业力都消掉了,不止消恶业,连有漏善业都消了。有漏的善业本来还要生天或生人,现在全都消掉,去净土重新开始。这完全是佛、菩萨特别的恩,只有佛才有力量这么做。结果,你现在往生去了,还说什么业都还带着!这岂止不合理,实在是忘了佛恩。

「消业往生」很明显地指出,原有很重的恶业的人,就是靠佛替他消了业,才能够往生的。古代的大德,在「带业往生」之前,原来都有「仗佛慈力」,意思是靠佛的力量你才能往生。后来才省略变成四字的成语。只是这个「带」字用得不好,歪曲了原来的重点,导致后人的误解,流弊很大。

若只说「消业往生」,而不加「仗佛慈力」,仍然包含了后句的意思。因为我们自己并没有力量可以在短期内消业,当然是仰赖佛力替我们消了。说「消业往生」不但完全合乎经义,没有流弊,还包括了赞佛及感恩之意。以「消业往生」劝人,顺理成章;以「带业往生」劝人改过,不合理而有哄骗的味道。相信佛、菩萨是件很重要的事。有些往生者,虽然已经去了,因为生前不完全相信佛,所以得待在边地五百年不能见佛。在「信」方面,信得很彻底,发愿往生就很恳切,将来往生才能得力。

《净土五经会通资料全集》里有一个积分表,可作自我反省的依据,用来检讨每天到底做了多少功课,时时警惕自己,这样「净业」就容易修得好。依上、中、下三生,一共九品,列了很多项目,其基本原则是坏事不要做——断恶。如果已经做了不好的事,就要忏悔。如果不知其他特别的忏罪方法,一直念佛也就是忏悔。另一方面,就是要多做好事。我们修的是净业,做好事要记得回向往生,就是功德分享给众生,愿大众将来都能往生;这样可转善业为净业。更进一步就要读经、学佛法、思考它的道理、照佛法修行,还要守戒。这些是基本原则。

我们现在来讨论这里头的一些条文:下品下生的第十条里面的一个重点,是能不能断家里的杀生。有些人学了佛以后,一下子要全家吃素,是不太可能的。为人父母者会顾虑小孩子的发育,需要动物性的营养。我们容易做到的是不买活的,如活鱼、活虾,回来自己杀,而只买市场里已杀的,但不是专为你个人杀的。因为那些是共业的结果,不管你买不买都已经杀好,摆在那里了。那种买回来用,对自己往生的障碍较小。如果是特为了自己要吃而害了它的生命,它到时候就会阻挡你往生。

听众问:「以屠宰为业的人,是否应该改行?」

最好改行。不改行,要往生很难。开餐馆的人最好改成素食馆。

下品中生第二条:忏悔之罪已取得忏净之相否?什么叫「忏净之相」?这是说当我们发觉过去所做的事很不对,现在要忏悔,比如念佛、念〈大悲咒〉、修〈大悲忏〉,都是忏悔,但是如何知道事情已忏净了?照佛法修持是可以消罪业的;功夫到家的人能在定中看到罪业已消的相,普通人可能是得到一个梦兆。到底什么样的梦比较可靠呢?有一本已在流通的,我写的《修途随笔》,里面头一篇就是讲〈梦与梦法〉,可以参考。如果是罪忏清的梦,发生在睡得很熟的第二天早晨快醒来的时候,会比较准。所得到的梦境可能是喝牛奶或清水,或以清水洗澡,或把黑的、髒的东西吐出来,或者是在修〈大悲忏〉、念〈六字大明咒〉、向观世音菩萨忏悔。如果梦见佛、菩萨、僧宝、自己的师傅、晴空中有日、月等等,也是很好。另一种比较少由忏悔所得的梦境是梦见自己死掉,那是得解脱的意思。

中品下生第二条:了知「五浊」不再贪求。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要任何事都想尝试一点,也不要买太多的东西。家里的东西愈买愈多,精力都花在处理那些上面。上班本来就很累了,剩下的时间又搞其他的,又去应酬,哪里还有时间念佛?即使有时间也没有充分的力量了。自己应该了解这些东西到时候也带不走,处理起来也很麻烦。东西堆了那么多,真正用也是用几下而已。为了这些东西把生命和精神投进去愈多,担忧也愈多。家中贵重物品一多,出门都不能安心,所以自己要早点检讨。如果「无常」的观念深厚,也不用处理这些物品,只要不理它就是了。但是,若不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平常还是放不开的话,那就要想办法先安排一下,免得到临终时一方面连念佛的时候、精力都没有,一方面心里的挂碍多,哪能往生极乐?

中品下生第八条:能分别生天、生西否?依密宗来讲,是有方法分别的。一个人走了以后,全身会慢慢地冷下来;有的地方先冷,有的地方后冷。佛经里有讲何处最后冷就生天、生人,等等。一般说来,头顶最后还是暖的,就是生西。严格分的话,从前额髮际算起,四指并排宽的地方最后还是暖的,是生天;再往后四指宽的地方最后还是暖的,才是生西。修密宗的颇瓦法,修到开顶时会起小泡,出一点血,或者出黄色的水,都是在中脉顶端,也就是生西的地方。有人走的时候,多给他念佛才是真正的帮助。不要东摸西摸,想知道他哪里最后冷。这不但不能改变定业,反而扰乱他,增加他往生的障碍。记得只要多念佛就对了。

听众问:「如果想知道走的人是否生西,应该在什么时候试探他?」

应该要等八小时以后才试探他。如果在我们自己的社会,或是佛教家庭,平常大家就先讲好,逢到有人走的时候,至少等八个小时不动他,若能够等到完全冷最好,也不要急着换衣服。在死的过程中如果动他,他会很难过,他又没办法开口抱怨,有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一生气就堕入恶道去了。梁武帝很喜欢建寺、供僧,做了很多功德。他的皇后本来应该生天的。她临终时有很多侍女在旁边,其中有一位侍女一不小心,把手中的扇掉下来,打了她一下,使她很生气。她心里一起瞋念就转生为蛇了。后来她托梦给梁武帝,请出家人修法超渡,蛇身死后才得生天。所以,临终时能不动他最好,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

大部分的人是随着老变弱,弱了就容易有病。病一个接着一个来,子女就把他往医院送。医生就千方百计的要救活他,愈是死去活来的紧要关头,愈要受现代医技的苦楚。有哪一个人修行程度会那么高,在被电击、全身插管子、开刀,这种时候还能自在?所以,我们都要及早准备,希望靠平日念佛早点把业消了,到时候就很自在地去,就免得受这些苦。

一九八七年八月里,有一天,我在睡觉时听到有人说:「十一月二十六日。」别的什么也没讲,只给个日期,也没有说阴历、阳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直到我师傅病了以后,我看他病得很重,就有点怀疑,才去翻日历。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是感恩节。感恩总是有追念的意味,我就怕万一师傅是要走了,就向照顾他两年多的医师说明,请求许可在万一之时不要移动遗体八小时。医生很同情我们,就帮我们向院方交涉,得到院方的同意,所以能够在走后八小时没有人动他。擦身体、换衣服这些事都是等了八小时以后才做的。当我们遇到这事就必须争取,而且是有可能争取得到的。你可以跟院方讲,别的地方也有这样例子,并且是基于宗教的理由来申请的。若你提出宗教的理由,他们会觉得必须尊重你的宗教信仰。但是你若要争取更多的时间就很难了,因为医院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床位总是要赶快空出来,以供使用。大宝法王走时医院让他停了三天以上,这是他住院时表现的德行感动了整个医院的结果,是很特殊的例子。一般人争取八小时的时间是可能办得到的。

听众问:「有些人在家里过世的,过世的时候会大小便失禁,虽然家人信心很强,但亲戚来看到了,觉得很不好,那该如何?」

那些都先不要管,要等过了八小时后才清理。如果人过世了马上通知验尸官,验尸官一来就会翻动尸体。所以最好能等八小时之后再通知验尸官,不要人一过世就立刻通知他。他来的时候,就告诉他刚刚才发现人已过世,就可以了。

一般人常常有一种烦恼,就是自己给别人一点好处,就记得很牢,就期待说我对他怎么样,他也应该对我怎么样。但是我们要修行的人,就要学着开阔自己,学着体会别人的好处。人家可以这么做,也可以不这么做,他对我这样就是很好了,要这样去了解。比方说邮差来了,如果你认为,这是他的工作,你付了钱,你就是大爷了;这是不对的态度。你要知道,有些人连这个工作都不做,而去****什么的。这个人愿意花这个时间,认为这是有意义的事,而以此做为他的职业,不管日晒雨淋,风雨无阻地送信到你这里来,我们都要很感谢他。

我师傅以前常举一个例子:他在印度闭关修行,他要节省时间多花在法务上。但是衣服、床单非洗不可。如果自己洗,觉得花太多时间;要找人洗,偏偏又找不到。因为当地的女人有一个观念,只给自己先生洗衣服,绝对不给别的男人洗衣服。怎么办呢?这时就知道肯替你洗衣服的人有恩。不要任何事情人家做了,都理所当然的一样。人家愿意做,要感谢他。不要以为我付钱就是了,要真诚地感谢他。这是对个人;对整个社会,也要时时有感谢的心。今天我们能够在这里讲经,就是要靠这个社会是安定的、和平的。因此对这个社会和平守法的大众也是要真诚地感谢他们。

中品上生第四条:对「极乐无女人」能深切了解否?它的意思是说,有人推论说极乐世界无女人,那么,修念佛的女性们将来怎么去呢?当然很容易想到——她到那儿去就化生为男人。经文里说阿弥陀佛化现的鸟,如鸳鸯,有分男女。那么为什么他化现的鸟就可以有男女,那儿的天人却只有男的?其中深意是说,到了那里已经超脱男女的欲望了。因为没有男女之欲,就和都是男的一样。在这个意义下,如果你喜欢女的,也可以说都是女的。它的意义主要是超出男女这个烦恼了。

上品下生第七条:有没有加修「六念」否?六念是释迦牟尼佛教示的。「念佛」,记得佛的功德;「念法」,记得佛的教训;「念僧」,佛的肉身虽已不见,但是现在代表佛在这里维持这些教法的出家圣僧,我们要记得供养他们、尊敬他们、遵守他们的教训;「念戒」,就是佛、菩萨说怎么样做才是正确的,你要照着做;「念施」,就是修布施——遇到穷苦的人,经济上帮助他;遇到不懂佛法的人,讲佛法的道理给他听;遇到人家有灾难,要帮助他,使他免于恐惧。比方,你看到猫要捉鸟,就警告猫一下,让鸟可以飞走,使那鸟免于惧怕,这就是「无畏施」。最后一个是「念天」。释迦牟尼佛虽然希望你成佛啊!往生净土啊!可是你做为人呢,总要往高处想。天道也不可以轻忽,你要看他们为何可以在天上?他们比你快乐,比你福报大那么多,比你多很多智慧,因为他们做了很多好事的缘故。所以「念天」的意思是看到天人做了那么多好事,你要效法他原来是怎么做的。「念天」的另一层意思是,原先世人还不晓得佛法的可贵,但是在天道的有神通,知道佛法是不得了的,比他们高明多了,要赶快来学。而且不但他们自己要学,还要请佛出来给世人讲法,不然世人太可怜了。天对人有这么大的恩,而且是一直护持着释迦牟尼佛。像释迦牟尼佛那时能渡大迦叶,就靠显了很多神通,里面包括说他要洗衣服了,本来没有池子,就变出一个池子来;洗完衣服要晾衣服了,就突然出现一个很大的石头可以晾衣服了。大迦叶就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那些都是天帮忙的。大迦叶看到佛光怎么这么大、这么亮?佛就跟他说,一来是我自己修行的结果,一来是天来听法的时候,他们也放光,表示护持,光都聚在一起,所以就比谁都亮。天有很大的护法功劳,因此我们念他们,还要包括念他们护法的功劳。你念他,尊敬他,他们有神通马上会知道,他们会帮助你修行顺利,顺利的结果是你就容易往生。多一个人往生,将来就多一个人回来协助做救渡众生的事。所以我们对于其他劝人生天的宗教,应有尊敬的态度。

在做佛法与其他宗教的比较时,我们可以说,佛理是这样的,你要不要学一学啊?多了解一些佛法啊!但是基本上的态度应该尊敬他们,不应该乱批评。比起来,做坏事或不做好事的人有那么多;肯做好事,肯信天的人就已经很难得了。后者比前者有时还更容易转成佛教徒。很多人都是天主教徒变成基督教徒,再变成佛教徒的。现在全世界的知识交流很广、很快。他若没有机会碰到佛法,没有比较的话,他当然一辈子就那样了。他一旦有机会比较,你的理论比他好,修的方法也讲得比他详细,那么他就容易转过来学佛法。

上品中生第六条:行前三度,能配合「三轮体空」否?什么叫「行前三度」?「行」就是实行;「前三度」就是六度——六波罗蜜——中的布施、持戒、忍辱这前三个法门。当我们在修布施、持戒、忍辱这三个法门的时候,能不能「三轮体空」?「三轮体空」的意思是,首先,要能不执着我是个能给你东西的人、讲法给你的人,我是个布施的施主。其次,也不要执着你就是我的受惠者,我对你有恩,你就好像欠我债一样;要没有这样的执着。再来,对于正在做的这个方法也要了解是有空性的。这个方法是个方便,随缘设施,过去了就不要执着。藉着布施表达一种关心,连做的方法也不要去执着。「三轮体空」粗讲是这样,细的部分要自己慢慢读经论去体会。这个〈积分表〉内我觉得需要提出来谈的就是这些。

在《净土五经会通资料全集》这本书里有一个〈欣厌表〉。欣是喜欢,厌是讨厌。以佛法要接引你往西方去,如果一开始直接跟你讲空性的道理,或一个抽象的「主客一体,没有对待」的理论,你在实际生活里不晓得该怎么做。那么你永远没办法将理论变成生活里面的一部分,永远没办法体会理论后面的真东西,所以佛就用你平常所习惯的,对待的方法来教你。在此娑婆世界中,有这个苦、那个苦;你想不到的苦,全部向你提出来。你说现在很好,但是未来没有保障,这不是苦吗?现在好,等一下就坏了;现在很健康,等你老了、弱了、生病了的时候,该怎么办?你想得到好的,他都把你说成有问题的。这些病根全部挖出来,就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糟糕啦!但是实际生活里并不是整天都在那里讨厌。家里讨厌就跑到外面去;小孩会出走,夫妻也会离婚。佛所教的欣厌的方法不是对治一时的讨厌,而是对人生反省后,对整个人生的改革。

你本来对世间是非常执着的,这个东西要抓得很紧,那个东西也要抓得很紧,什么都要抓得很紧。到临终的时候要你放,一时也放不开,就非常痛苦,只有再来轮回。那么现在就要预防那时候的痛苦,先想清楚,反正就是会有那样的一天,要早点做准备,练习这个也放,那个也放;这也没关系,那也没关系;到时候走得就很轻松。你如果习惯抓、抓、抓,一路抓下去。这一点跟你想的不一样,不可以;那一点跟你想的不一样,也不可以;你整天都很苦恼,一辈子就都很苦。如果你现在已经练习「放」惯了,这个可以放,那个也可以放,不但最后那一刹那轻松,这辈子也轻松多了,就不会被这些东西哦、事啦,把你绑住,就可以智慧地来支配这些东西,而不是被他们奴役住了。但是要抓惯的人练习放是不容易的,所以一边要你厌娑婆的苦,一边要你欣净土的乐,双管齐下。利用你抓的习惯改来抓往生的机会。

因为很难凭空说一个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是怎样的情形,除了画出来以外,不管你们说了好多,我都看不到;是不是在骗我?所以佛就讲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就是这么好,就是怎样、怎样;你去那里就永远超出轮回啰!阿弥陀佛亲自教你喔!要吃饭,一想饭菜就出来了,吃完了也不用洗碗,多快乐。也就是以相对待的方法要吸引你。你不要把它当假的。像《简介五会念佛法门》里面头一篇,莲宗的第四祖法照大师,他在定里真的到阿弥陀佛那里,他看到的印证了那样的世界是真的存在的。但这是要修得很好的人才可能在定里去那里,看到这些的。我们虽没看到,从他们的开示,就可以知道,现在好好修,靠佛、菩萨的力量,到时候消业了,还是可以去的。

欣和厌是对立的。如果深入佛法懂得空性的道理,没有对待的「一切是无限的一体」的那个观念的话,好像跟欣、厌的对立是一种矛盾。要如何一方面修欣厌,一方面没有这个矛盾呢?这个道理是没有办法一下就说清楚的。(补充说明:欣、厌自身是没有对待的,两者对比下才有对立。先修对立下的欣、厌,使对立的心态松弛,渐渐证入无对立,然后才能见到欣、厌自身的无对立。)但是你最好就还是照那欣厌的方法去修。因为一个法门,是一种方便、权宜之计;佛给的路是这样子,你就照这样子去修。你现在好像做一个很对立的工作,就是说这里坏得一塌糊涂,那里就是好得不得了。这边要完全丢了,那边就千方百计要去。看起来很对立,但是你都不管它;你就专心地念佛,相信、发愿。这样修下去,修久了,原来的烦恼就松开了,慢慢地身体就觉得松掉了。这是佛法不可思议之处。在此顺便提一个我自己体会到的经验。几年前,有一天突然觉得两脚底下一松,从那以后到现在都觉得脚底好像是满的。没有松过不晓得有这回事。佛的三十二相里面有一个是「脚底盈满」,我猜大概是指这样的觉受。是否就是指这样,我也不知道。本来修行的这些境界不宜讲太多,惟恐让那些还没有证到的,整天都在追求这些境界,反而造成问题。但是我现在讲一点,一方面增加大家对佛法的信心,另一方面是做一种见证——真正修的,真的会发现有这样的事情。我师傅是经验了很多境界,但他常说:「修就是了!不用讲。」结果他走了以后,他所经验到的生理上的变化,我们就没办法知道了;这也是我想说一点个人境界的原因。你们开始念佛,好好地念几个月,可能就会开始觉得轻松了。最先松的地方可能是两肩接近上臂的部位。

你虽然走的是欣、厌对立的路,你这样走下去,你达到的却可能就是它那一体、广大的那条路。因为原来自己被成见、烦恼绑得很紧;现在松了以后,你对别人的态度不一样了,对事情的看法不一样了,来往不再是利害的考虑,而是真诚的——不管你对我怎么样,我就是修行,很尽心地要替你想、替你做啊!所以佛法很巧妙,不要以为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对立的,你照着做呢,最后你达到的就是他要教你走到的那个目的,会得到那个结果。

有人喜欢讲「无分别」;「无分别」当然没有错。但从最后哲理上来讲,它是指去掉主观、客观的对立。所以真正严格讲「无分别」,就是在讲那一点,就是你能够从那个对立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回到本来的一体了。但是讲「无分别」,有时候容易变成一种错误,误会成如同呆瓜就是无分别了。如果这样,变白痴是否就成了佛呢?或者变成木头、石头,如植物人,根本就不知道分别,是不是也成佛了?它的意思不是这样子的。真正成佛的是有「大圆镜智」,就是他一切能看得很清楚;有「成所作智」,知道一切事要怎样做才圆满的;有「妙观察智」,能分辨是非、正误。这些明明要有分辨的力量,才有可能。所以讲「无分别」,不是指变白痴就是学佛,还是要能分辨什么是善恶,什么是修行的正路,什么是不对的路。但是在实修上可以用无分别的态度来修「不执着」。

以前有任何事来,他就分这个好、那个不好;好的怎么样、不好的就怎么样;整天就这样分来分去的。现在要修「不执着」,好的来了,就让它过去了;坏的来了,也让它过去了;都淡然处之,又没有执着。修「无分别」,有时是要忍耐的;本来是很生气的,也是以无分别的态度去淡化它。有时是强忍,目的是修行,把自己这个「我执」习惯打破;这些都是很好的。在禅宗里有个故事:有个老太婆问师傅她该怎么修?师傅教她什么都不管。人家跟她说什么事,她都回答说:「我不管、我不管。」后来绰号叫「百不管」。她是在修「无分别」,她不是不知道,就变成木头、石头一般。她是在修她的「不执着」,这种无分别是对的。以前有朋友就对我说:「不可以啦!这个会变成白痴,怎么可以?」他以为学佛就是做个白痴。那为什么要学做白痴呢?他就不学佛了。所以有必要搞清楚「无分别」的意义。

在这本书里还提到证量的检讨,叫做「二九自省」,在第六十七页。所谓「二九自省」有两列,每一列都有九件事情,要自我检讨。修行有时为什么要读经论?一方面在理论上多了解一点,同时从他的讨论里可帮助你分辨什么才是正确的。还有一个深度的问题,就像那天所提到的,「没有我执是否就是成佛之时」?。其实在「没有我执」里面有很多深浅的层次,如习定时暂时没有「我」的观念,并不表示你已成佛,你只是得到「止」而已。像这点也是经论里讨论的意思,免得你得到一点皮毛就自以为不得了了,就停止在那个阶段。这里的「反省」也是这个意思。

头一个「时量」。常常有人表示自己学佛几十年了。但是,如果仔细检讨这几十年,他做的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家事;几十年里真正学佛时间只是几个月。在时间上可以这样去检讨。如果闭关跟在监牢里没两样,那就没什么意义了。闭关时一定要好好在那里做些佛事,精进修法才好。如果「时量」上注意到了,就可以在「数量」上来进一步检讨,这样比较严格一点。如果在佛前做一个小时的功课,心念不专,可能中间去想别的事而忘记了念,虽然用念珠计数,也只念了一点数量。而别人很专心地念,虽然只念了十五分钟,可能他念的数量反而多些。所以在数量上检讨,就一层比一层深。数量虽然好,更严格的就是要讨论「证量」。有的虽然念了几百万,但心里没有很专心地念,并没有一念起来就进入定境,这就是一个证量上的检讨。

证量里又分三种,一种是「梦」里能看到什么,那当然很好。梦里能看到佛、菩萨,不比在「相」里看到佛、菩萨来得好。何谓在「相」中看到?这比较难。如在习止、习定、作观,真正到了你观的佛、菩萨出现,那当然很好。有时是定和梦之间,也不是在睡,也不是在定,那是忽然一闪看到的,那种叫「相」中。第三种是「定」中,又分三类。在密宗里,比方观自己是观世音菩萨,自己的肉身不见了,而看到自己是观世音菩萨,坐在莲花上面,那叫「自见」。有的功夫更高,达到「他见」。「他见」是指不但自己看见是观世音菩萨,旁边的人也看见这个人忽然变成观世音菩萨。我认识的一位住在加拿大的鲁梅娇女老居士,她以前在印度拜见大宝法王,两次参加大宝法王戴黑色宝冠加持信众的典礼。一次大宝法王帽子一戴起来,她就看见大宝法王变成观世音菩萨;还有一次大宝法王就显阿弥陀佛。这叫做「他见」。还有一种叫「常见」。有的只是偶尔见到;今天见到了,明天观又不见了,这就是还没把握。功夫真正到家的呢,就是永远都是观世音菩萨,看不到这个肉身,真正修成观世音菩萨,他自己随时都是观世音菩萨,这叫「常见」。

我师傅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位喇嘛是修四臂观音的。有一次当地的县长来拜访他,他急着去会客。他一急的时候,旁边的徒弟都看到四隻手在穿衣服。喇嘛下身是穿裙子,两手穿下面的,两手穿上面的,真的修成了做起事来了。如果真要追究修行这条路,一山还比一山高,无有止境。有的人在陆地上要走就走;有的就借着水里去了;有的连肉身一起飞走了。这些在表里有例子,请大家自己看。

最后我强调一点,今天我们劝大家念佛,不但平常的这一生会不一样,而且会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啊!平常尽力往好的方向做,归根结柢是为了临终的那一刻啊!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朝」。你希望争取临终时能得到往生的机缘,平常就要检讨自己的生活,检讨自己的修行,随时以「无常」的观念来警惕自己。否则马马虎虎,东听西听;这边也灌顶、那边也灌顶,好像是赶场、业余的消遣,那都得不到彻底的好处。现在马上说要放下一切,专门修行,也是很少人能做得到。还好有这条路——念佛法门,就是普通人在自己家里,真正好好地照着做,将来还是会有好结果的。希望大家能够常常检讨,好好地修,大家都能够往生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

等一下我们要去坟场超幽。在《净土五经会通资料全集》里直行印刷的第七十二页有〈超幽的简法〉和〈放生的简轨〉。放生的时候注意一下:如果放的是龟、鸟,可以先念完仪轨再放;如果是鱼,不能在水桶中支持很久的,可以先放了,再念仪轨。尸林超幽时我所修的〈三身颇瓦法〉,就是专修的也不一定能够做,所以那不是大家可以做的。但是有一个简法,你们可以自己去实行,或约佛友们一块儿在周末时去,或者每个月约定去一次,或者两次都行。

到了尸陀林就找一棵大树,在大树下面向西方站着,点三支香插在地上,拜尸陀林的山神、土地神。去的人,每个人用袋装一些没用过的米,把米袋放在三支香的前面,袋口打开,然后在那儿念佛。我今天去修,如果你们用录音机录下来,以后你们自己再来时可以先放这卷录音带,代表我又修一次颇瓦法了。等录音带放完,就用一百零八颗珠子的念珠,念一圈或三圈的「阿弥陀佛」。接着〈六字大明咒〉、〈大悲咒〉、〈往生咒〉也可以念一些。念时观想佛力加持在这些米上,米都成了佛、菩萨的甘露。然后大家分散往坟场的各方去撒米,一边撒米一边念着佛号或是〈六字大明咒〉,并观想佛加持过的米就直接撒在亡灵上。这些亡灵即使不能马上生西的,也因此能够往生善道。有些亡灵因时日太久,不知转生何处。无所谓,就算他已转生,我们为他祈祷,也可转变他现在的业。况且坟场总有新来的,我们现在跟他们结缘,将来这些众生在你临终时可以帮你的忙。有些每天晚上施食给饿鬼的人,都跟鬼结了善缘。不是坏人家里鬼才会去的;好人家里鬼也很多。有眼通的人看满街上都是鬼在走。那些达官贵人身边,很多鬼都是等着要债的。好人也是有鬼跟着,如果是修到罗汉的,他旁边一定是一大堆鬼等着,他吃东西时掉下来的食物,对他们而言都是甘露;他们就等着领甘露。我们虽然没有这样的法力,然而佛、菩萨的力量无限,藉着我们的悲愿做为一个桥梁,使这些米都变成了甘露,就使领到这些甘露的亡灵都得到佛的加持,结了佛缘,将来大家都能往生净土去。

这回就讲到这里,谢谢。

二○一四年三月二十日重订
养和斋       于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回劝念佛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