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的开导

 

一个人 微渺如斯
一世命 石火电光

伴随着林上师轻声吟唱的「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爸爸于2018年6月2日上午10点58分安详往生了。

看着监控器上爸爸的呼吸降为零,心中存着侥倖心理,以为爸爸只是呼吸暂停,也许马上会恢复。后来,经过医生确认,爸爸已经往生。当时,病床前只有我一个人。亲友们赶来为爸爸擦洗身体和换衣服时,将他渐渐变硬的躯体翻来翻去,这时才真正体会到这个躯体只是我们这辈子的一个寄居地。以前看到的都是别人家的亲人离世,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远。这次,爸爸的离世,才真正意识到:人生如山崩般急促……

2016年11月,爸爸因为咳嗽做了肺部的电脑断层扫描,意外查出肝部的阴影。拿到检查结果,我们全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爸爸年事已高,又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到底是要做手术,还是依中医保守治疗?从皈依上师以来,就把他老人家当作唯一的依怙,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依靠上师的祈祷和帮助。收到上师的回信,让爸爸依中医保守治疗。在跟父母和弟弟商量后,决定找中医,保守治疗。

经人介绍,爸爸去了杜大夫那儿,开始以中医治疗——吃中药。中医的效果比较明显,爸爸的体力和精神越来越好。在针对肿瘤的用药中,杜大夫说,爸爸对两种消肿瘤最关键的药过敏,用后全身发痒,如果不用,会大大影响治疗的效果。尽管如此,看着爸爸精神矍铄,我们渐渐放下心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概有半年。爸爸的单位安排体检,检查出肿瘤增大了好几倍,建议进一步检查和治疗。爸爸的检查结果拿给专业大夫一看,就说情况不好,建议马上动手术。我们全家再次陷入困境,不知该如何选择。无奈之下,又请示上师;上师说,爸爸年事已高,身体状况经不起那么大的手术,建议我们还是保守治疗。我将上师的建议告诉了家人,全家为做不做手术陷入争论中。最终,爸爸自己做了决定:要手术。即便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也只能遵从爸爸的决定。随后,请上师再次为爸爸祈祷。由于爸爸有严重的糖尿病,就怕手术后伤口癒合不上,同时,还有很多担心……

就是这样事无巨细地劳烦上师他老人家。上师一路祈祷加持,爸爸手术顺利,平安度过手术后的危险期。手术之后的检查结果,爸爸已经到了肝癌晚期,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尽管如此,爸爸仍然乐观地认为,自己再活个三年五年,不成问题。

从去年年底,爸爸就开始有疼痛的感觉,慢慢用上了止痛药,止痛药慢慢升级,人渐渐消瘦和虚弱……。今年四月初,爸爸开始疼痛难忍,腿脚肿胀,为了缓解疼痛症状,他住进医院。看到检查结果,才知道疼痛的原因是爸爸的癌细胞已经全面扩散,尤其是骨头上的癌细胞;腿脚肿胀是因为长期糖尿病引起的。大夫说爸爸的情况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让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关于爸爸的病情,我跟弟弟不知该如何跟妈妈说,以及要不要给爸爸说出实情。这时,只能请教上师;上师说,还是要跟妈妈说;对于爸爸,不要说出实情,他可能还没有做好面对这些的思想准备。

经过十多天的住院,经过疼痛药调整和消肿治疗,爸爸各方面情况略微平稳。这时,关于是住在医院里度过所剩无几的日子,还是出院回家安心往生,大家又各抒己见。弟弟坚持要爸爸住在医院继续治疗,而我想请爸爸回家安度余生。爸爸不愿意住在医院,一心要回家。在禀明上师之后,上师慈示:在家对病人是比较舒服,但是,难在家人能决定放弃医疗。家人要先认清已经不可能病情回转,然后才能下决心。上师的慈示,犹如暗夜中的指路明灯,在我们恐惧和无助之时,为我们指明了前路。于是,我们遵照上师的慈示,一步步安排爸爸的事情。

5月17日,当时爸爸的情况是:生命垂危、疼痛难忍,无法起床、无法下地,无法翻身。因为止痛药已经不管用,我们将爸爸送进医院。在送爸爸住院的时候,我们商量好,不做过度治疗,只是减少爸爸的痛苦。由于爸爸已经基本无法进食,大夫建议插入胃管进行鼻饲,否则人很快会耗尽。我们商量后,还在犹豫不决;于是当天又给上师发了邮件,请上师赐教。上师当晚很快就回覆说,不放鼻饲管;只会徒增痛楚。接到上师的回信,我心中有了大方向;于是,将上师的建议告诉妈妈,妈妈同意了。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欣慰。

爸爸已经出现谵妄的情况,经常说他看到已经亡故的人在做什么……。我想,这也许是冤亲债主在找爸爸来了。这时,请示上师,上师叫我给爸爸每天念《佛说阿弥陀经》,并且不停地播放上师唱诵的「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每天上午,我会问爸爸,想不想听《佛说阿弥陀经》?爸爸已经几乎不能说话,他每次都会点头表示愿意。当我念到极乐世界的殊胜庄严之处时,爸爸就会点头;有时,他还会向我「嗯」一声,表示他听到和瞭解了。

爸爸之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佛法根本不愿听、不愿看,更不会相信。而此时的爸爸,却愿意听佛号、听经书,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尤其是有一次,爸爸突然出现病危情况,我们跟他一一告别,大家一起劝他念「阿弥陀佛」,他真的跟着我们一起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同时,好像看到虚空中的圣众,并向圣众三次拱手作揖。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妈妈和弟弟都觉得很神奇!

在爸爸临终前两个晚上,爸爸的血压又降到高压60左右和低压30左右。晚上值班大夫查房时说,爸爸可能当晚就要不行了。当爸爸听到此话,虚弱的他竟然喊了半夜,不肯睡去。这正应验了上师曾经说的,爸爸可能没有做好准备。到底该不该告诉爸爸他目前的实情?他是否能接受自己即将告别这个世界、告别亲人?这时,又要请上师帮忙。上师说,既然爸爸已经听到了,可以告诉他。

于是,我「残忍地」告诉了爸爸他的病情。我告诉爸爸:「您现在无法吃喝,无法排尿、排便;癌细胞已经扩散到骨头和其他脏器,您的肾脏已经衰竭,毒素已经侵入全身,身体很多地方已经衰败,所有的治疗只能徒增您的痛苦。不过,您不要害怕,跟着上师念『阿弥陀佛』,要去西方极乐世界,勇敢地去西方极乐世界!在那里没有痛苦,只有祥和、平静和欢乐。正如《佛说阿弥陀经》中所说的一切情境。」我跟爸爸讲,「人死不是终结;身体只是这一生神识寄宿的地方。这个身体终将败坏,不要留恋,而神识会继续流转——轮回。」爸爸虽然有很多不捨,可是,听到了我说的这些,他安静了许多;也许,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而且,他此时能够感受到上师加持的力量,相信自己能够得到上师的慈力帮助。

「众生百病苦难挨,群医束手药方无;唯赖上师大悲力,业障全消早回春。」(藉用上师的这首诗,来赞叹、感激上师的加持力。)医生说爸爸只有半年的时间,而爸爸最终却继续存活了整整一年;足见佛、菩萨的加持不可思议啊!爸爸往生后,我马上向上师发去请求超渡的邮件,上师慈悲应允。

在爸爸的追悼会上,我为大家念了上师的诗作〈从死学生〉:

尸林漫步踏斜阳,一一坟志用心读;
寥寥几字名时地,聚散长短自然陈。
一生忧扰或争执,世间功名与荣华,
至此皆如雾消散,唯余生辰与忌辰!
生前贵贱贫富殊,各据地盘与山头;
死后同聚尸陀林,枯骨横列成比邻。
死者是我真教师,无言传尽无限诀!
坟场归来心自淨,此行无生胜有生!
经行尸林顿然悟,生死只隔咫尺间!
一旦觉悟死生近,顿时花鸟有閒情。
那来时间行争论?何不放下任自真!
虚伪逢迎只因迷,无贪无求乐天真。
此刻同聚不久长,谁能保証再见欢?
抛弃心机与城府,笑颜相对乐一场!
苦海浮沉迷失客,早日醒悟死非遥!
一朝识得无常道,一生和平与消遥。

「苦海浮沉迷失客,早日醒悟死非遥!」看着躺在棺木中的爸爸,听着令人心痛的哀乐,不禁扪心自问:假如明天就会死去,我准备好了吗?

爸爸,愿您不要再牵挂妈妈和我们,放心地跟着阿弥陀佛走吧。愿您早日离苦得乐、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祈愿所有的亡灵业障早消,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感恩上师一路的加持、指引和救渡!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弟子晓艳写于北京
2018年12月29日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