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怜慈住

 

 

???“垂怜慈住”印小记

六月廿二日,林上师莲师圆帽加被典礼前,率真和通密两位师兄将他们合作的诗文书法《莲子吟》供养上师,以此祈请上师长久住世。诸位在场的师兄都十分随喜,大家看到作品上没有印章,便提议由我来刻制一枚。

丝绒催促我快些完成,不然又要两年的光景,上师也跟着一起点拨打趣,疾呼师姐则说她来出资买印石。在轻松的气氛里,我便答应在上师登机前奉上,也就是两天以内完成。

上师拟定了“垂怜慈住”四字印文,将这四个字写成“田字格”的形式,并画圈儿强调“怜”和“慈”属于心,应该用阴文;“垂”和“住”属于动作,用阳文。

下午,我在古玩市场买到了一枚红色寿山“三羊开泰”钮章料。“羊”通“祥”,表吉祥。“泰”同“太”,表平安。“三羊开泰”即代表一个吉祥的缘起。

考虑到“田字格” 对角阴阳印不容易刻好,我便将“怜”和“慈”两字并成一行,视如一字;“垂”和“住”各占一行,取“长垂慈” 、“长住”的意思。次日中午,我将基本完成的印作呈请上师过目。上师说,虽然没有按他预想的格式刻制,但是符合强调的重点,形式更美,寓意也很好。

印可以传递抽象的内涵。如“住”与“慈”交会处的“一点”,也是阴阳交界处的“一点”,它是模糊的、交融的;在此,线条、界限和空间已经不是绝对的“非彼即此”、“非是即非”、“非内即外”了。印面上原来有一个小凹坑,治印之前一般需先把它磨平,但这次就直接用在了“人”字旁和边栏相通的破残上,瑕眦随即转化为美的元素、朝气涌入的天窗。

“垂怜慈住”印如约在上师离京前供上,“急就章”复观时仍有增益的余地,也敬请上师和诸位仁者见教!愿借此供奉,祈请林上师长久住世、永转法轮!

二〇一三年六月廿五日
遵林师指示,弟子王浩记录于北京,完成后小憩时梦见“天瑜”。

 

 

 


[Home][Back to list][Related work:莲子吟]